隨夢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重生紅三代 > 第1187章 這才是黨員
    “滾?袁浩愣住了,指著自己的鼻子……副難以置信的神情。似乎,剛才聽到是幻覺一樣。看著聶振邦道:“聶叔,我沒聽錯吧,你剛才是說,讓我滾?”

    聶振邦沒有好氣,老首長這個孫子,實在是太過奇葩了。真不敢相信,以老首長的家教,怎么會寵出這么個玩意。這完全是個犯二青年啊。

    一副氣勢洶洶的樣子,一進門就是責問。仿若聶振邦就是他們家養的家奴一樣。此刻,在自己的強勢之下。卻是如同個二愣子一樣。不管袁浩此刻的表情是真的傻呢,還是在裝愣來緩解他的尷尬。總之,自己是絕對不會慣著他的。

    面sè很是嚴肅的看著袁浩,聶振邦沉聲道:“袁浩。這么說吧。你的那個公司,參加了不少項目的招標投標這是事實,但是。根據古都市方面的調查。你們公司,首先第一個在資質上面,就不符合招標的條件。不是沒有建筑資質就是沒有開發資質。你說,你一個商業咨詢公司。你來湊什么熱鬧。回去吧。踏實一點。這個行業,還是很有發展的前途的。”

    考慮了很久,最終,聶振邦還是轉變了自己的語氣。沒有再用那種激烈的話語來刺激袁浩。不管如何,不看僧面看佛面。老首長的面子還是要給的。公私分明。在招標上,聶振邦可以毫不猶豫。但是,在此刻,多少還是要緩和一下的。

    可是,袁浩卻不這么看。愣了一下,卻是玩味的笑著道:“聶叔,這事情,你做得不地道啊。你之前不是答應了我的么?”

    聶振邦皺起眉頭:“袁浩,說話做事都需要三思而后行。我可沒有答應你什么。招標投標,開標都是在公平公正透明的環境下進行的0能否中標,那是各家公司自己的本事。我雖然是隴西省委書記可我也沒有那個本事。”說到這里,袁浩卻是淡然一笑:“行,既然這樣,那我就沒什么好說的了,聶書記,那就這樣了。”

    從聶振邦的辦公室一出來,袁浩的臉上,頓時是y云密布。太過分了。竟然把自己當猴耍了。什么玩意。不就是一個省委書記么?袁浩輕啐了一口。

    走出隴西省省委省zhèng fu大樓,門口虎子迎了上來:“袁少。”

    “別說了,虎子,走,直接去秦陽機場。咱們回京城。”袁浩沉聲說了起來。

    從秦陽國際機場,直接買了兩張飛京城的機票。下午七點多的樣子袁浩就出現在了京城國際機場這邊。

    走出機場直接在機場這邊的停車場內找到自己停在這邊的車子。駛出機場、袁浩沉聲道:“虎子,直接去西山別墅那邊我爺爺那里。”

    車子上各種通行證一應俱全。在西山這邊,經過了不少審查之后。八點十分。袁浩就站在了一棟別墅門口。

    走進別墅,袁浩就開口道:“張媽,我爺爺睡了沒有?”不等這邊的保姆回答,客廳里面,卻是傳來了一個中氣十足的聲音:“小浩來了嗎?進來吧。”

    袁康安現在也有八十幾歲的年紀了。可是身體還是十分硬朗。頭發已經全部都白了。帶著眼鏡,此刻,坐在了沙發上,看著一些東西。

    退休之后袁康安離開了領導崗位,這些年袁康安也逐漸的喜歡上了研究黨史。

    看到袁浩,袁康安顯得比較的嚴肅,點頭道:“坐吧。有什么事情?”

    對于自己的這個孫子,袁康安是很清楚和了解的。平ri里,見了自己,那就如同是老鼠見了貓一樣。根本就不愿意過來,讓這孩子過來一趟,那比殺了他都還要難過。

    這一次,沒有打電話,沒有派人去請,竟然自己過來了。袁康安很篤定。必然是有什么事情要找自己告狀。這種事情,早已經不是第一次發生了。

    看著老爺子,袁浩此刻也在沉思,告狀那也是有相當的技巧的。這可是一門考驗語言和思維的工作。沉吟了一下,袁浩的臉sè也隨著沉了下來,臉上,露出了一副憤恨不平的樣子。有些可憐巴巴道:“爺爺,這一次,把你的臉面前給丟光了?”說完之后,袁康安卻是沒有說話,目光望著袁浩。一動不動,既不說對,也不說錯。就這么。默默無語,仿若和他沒有任何的關系一樣。

    看到這里,袁浩卻是明白,老爺子也不是這么好糊弄的。沉吟了一下道:“爺爺,我前幾天去隴西了?”聽到這里,袁康安的臉上,頓時有了一陣被動n雖然,袁康安退下來了,但是,一些東西,袁康安還是知道的。聶振邦的成長,老爺子也一直都在關注著。聶振邦真正起步階段。可以說,是在自己手中開始的。對于聶振邦這個南老都看重的人,袁康安自然是十分的關注。自然清楚,聶振邦現在就在隴西省擔任省委一把手。

    對于自家的這個孫子,袁康安是清楚的。依仗著自己的面子,在外面,做一些事情。這些,元康定都知道。但是,看在并不過分的份上。袁康安并沒有說什么。而且,也不是自己打招呼過去的,那都是手底下的老部下們自發的行為。袁康安也不說什么。

    水至清則無魚。自己可以清貧。并不代表其他人也能如此。到了現在這今年紀。袁康安也不會多說什么了。畢竟已經退下來了。再要求子女們怎么怎么樣,未免也太不近人情了。

    可是,聽到袁浩的話語,老爺子卻是坐直了身體,心中基本上已經了然了,估計,在隴西省是碰了釘子了,被聶振邦拒絕了。這才眼巴巴的跑回來告狀來了。沉吟了一下,袁康安卻是擺了擺手,站了起來道:“小浩啊,你先回吧。我要休息了。”說著,根本就不再去管袁浩,背著雙手,走進了旁邊的房間。并且帶上了房門。

    這一幕,卻是讓袁浩也愣住了。該說得話都沒有說。這一次,看情形,這是徹底的栽了。以后這面子就丟盡了。

    這邊,房間里面,袁康安卻是拿起了電話,撥通了聶振邦的手機號碼。

    看著手機上面的來電顯示,聶振邦也放下了自己手中的文件材料。隨即按下了接聽鍵。電話一通,聶振邦就笑著道:“老首長。您好。您老身體還行吧。”

    對面,袁康安呵呵笑著道:“還好,還好。有醫生隨時服務。心情開朗,哪有什么不好的。倒是你。現在又在加班吧。年輕人,雖然身體挺得住,但是,還是要勞逸結合啊。”

    說著,袁康安卻是正sè道:“振邦啊,這一次,給你添麻煩了。”

    “沒有想到袁浩竟然去了隴西。隴西省的經濟建設,如今是如火如荼。有大量的投資,有大量的建設,這就意味著有大量的工程和利潤啊。財帛動人心。說起來。我也是心懷愧疚的。沒有能管好自己的子女后輩。讓你為難了。在這里,我代表袁浩,給隴西省造成的困擾,向你道歉了。”袁康安頓了一下,直接就說了起來。話語之間沒有任何的避諱,也沒有任何的掩飾0直接就說到了袁浩的事情上面。

    坦坦蕩蕩。

    無比的光明磊落,這就是一名真正的員所呈現出來的這種無私和無畏。說到這里,聶振邦反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一樣米養百樣人。袁浩固然是袁康安的孫子。但是,總不能把袁浩的不是歸咎到老首長的身上不是。沉吟了一下,聶振邦也緩緩道:“老首長,您這么說,那就真是讓我無地自容了。袁浩來參加了招標。不過,可能因為某些問題,或者實力不夠,所以,沒有能夠中標。這孩子,心里可能有點不服氣。但是,還是可以理解的。并沒有給我,給隴西造成麻煩。您放心好了。”

    “倒是我,還要跟您說聲抱歉。”

    話一落,袁康安卻是哈哈笑著道:“振邦啊,做得好。這小子,這幾年,搞了個什么商業咨詢公司。我看他完全就是在吃我的面子。下面不少人,抹不開。給他開了一些后門。讓他嘗到了甜頭。我也不好說什么。你這么做是對的。作為一名黨員,就是要有這種心態。不管是誰,一切按照制度辦事,一切按照規矩辦事。誰都不能搞特殊,誰也不能破例。就是要給他一些教訓,讓他知道。招搖撞騙。遲早是行不通的。”

    掛下了電話之后,聶振邦卻是愣住了。心中也有些震撼。老首長的態度,聶振邦也是早有預料的。之所以敢對著袁浩如此發火。一方面,固然是自己的地位也達到了一定的層次之外,最重要的還是,在對老首長態度的揣摩上,聶振邦有著相當的自信。

    此刻,老首長的表現,果然是印證了這么一個結論。有些感慨,這才是真正的黨員啊,一心為公,一心為國。同時,聶振邦也更為堅定了自己的信念。不說要比老首長更為出sè,至少,也要是如此才是。
广西快三计划网页版 龙南县| 江西省| 河西区| 香格里拉县| 平果县| 华蓥市| 六安市| 象州县| 襄樊市| 容城县| 扶沟县| 会同县| 开阳县| 柘荣县| 佛学| 龙口市| 阿拉善右旗| 资讯| 桐乡市| 龙里县| 衡阳市| 庆阳市| 攀枝花市| 榕江县| 南漳县| 政和县| 上杭县| 北流市| 屏东市| 西乌| 泌阳县| 新津县| 阜新市| 广元市| 吉林市| 繁昌县| 永丰县| 宁国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