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夢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重生紅三代 > 第1124章 羅秋良的決定

第1124章 羅秋良的決定

    傍晚六點

    這個時候,事實上剛剛下班不久。在古都市委家屬區一號院。古都市委書記羅秋良卻是雷打不動的坐在了電視機前面。

    這是羅秋良的一個習慣。只要沒有應酬和其他的事情,在不加班的情況之下,只要在家,每天,隴西新聞聯播和國家電視臺的這是必須要看的。作為一個中高級干部。了解時政新聞的方式有很多。內參消息。自身的人脈關系。這些都是消息來源。但是,新聞,也是一種了解時局的重要渠道這就好比是當年。在八十年代的時候,在有關改革的爭論上,報紙就是當時最大的一個信息參考。

    從新聞媒體上,從這種評論員的文章以及電視上,可以看到一些跡象。

    而今天,羅秋良更是推掉了一切的應酬,甚至,本來今天晚上,還要出席一個商業酒會的,羅秋良也讓其他領導代替去了。之所以要回來,最重要的是,今天白天,聶振邦視察了金安市,晚上,必然會在新聞之中播放出來。

    此刻,新聞剛剛開始。兩個播音主持的畫面已經放了出來,第一條新聞,就是關于省委領導活動集的。

    “今ri,省委書記聶振邦視察金安市。”

    “今ri上午,省長劉振濤在省委會議中心接待了來訪的東瀛汽車工業協會副理事長福田浩二一行。”

    對于這些簡訊,羅秋良是不甚在乎的。接下來,詳細報道這才是羅秋良關注的重點。

    看著聶振邦在金安市視察的時候發表的講話,在趙氏集團視察的時候。臉上面無表情的樣子。羅秋良心中卻也是咯噔了一下,聶書記果然是名不虛傳啊。

    作為省常委,古都市委書記,羅秋良的能力還是值得肯定的。在隴西,兄弟兩人,先后擔任古都市市委書記,在隴西官場也一度傳為美名。

    看完了整個新聞聯播之后,沉吟了一下,羅秋良卻是拿起了桌子上的電話,撥通了一個號碼。電話響起,那邊,傳來了爽朗的笑聲:“秋良啊,是為了今天的電視報道來的吧。”

    這句話,羅秋良沒有任何的驚訝,大哥羅chun才的能力,別人不清楚,羅秋良是清楚的。生不逢時,用來形容大哥,最為正確。當年,也是重點培養的干部。只可惜,當時隴西省,胡尚志和劉秋和的強勢,壓制了羅chun才的發展。再后來,年紀上來了,想進步的時候。隴西省受到上面重視,各個世家都有了想法之后,就再沒有機會了。

    但是,能力上,羅chun才是絕對不差的。這一點,羅秋良清楚得很。

    沉吟了一下,羅秋良也點頭道:“大哥,看這個樣子,聶書記這是準備動手了啊。從手腕來看,倒也不算是驚艷。但是,大哥你覺得。聶書記這是冒險而為呢,還是心有丘壑?”

    話音落下,對面,羅chun才的聲音再次傳了過來:“秋良啊,你自己認為呢?”

    “大哥,不瞞你說,我總是覺得。聶書記還是在冒險。這也算是一個試探。整個事情,顯得太倉促了。省里面的條理還沒有理順。各個方面的情況都還不了解,省委班子里面的狀況都還沒有摸清楚。貿然對趙氏集團下手,似乎顯得有些倉促和草率了一些。要是我的話,勢必會等一段時間。這個時候,我感覺。聶書記這是在冒險。”羅秋良將自己的分析給說了出來。

    “呵呵,秋良啊,你太小看聶振邦了。”羅chun才的聲音傳了過來。

    沉默了一下,羅chun才卻是繼續道:“我這個老同學的能力,絕不是你想象的這么簡單的。對于他,我是清楚的,作為我們同班最年輕的部級干部。他的從政履歷,我是jg心研究過的。用四個字來評價,險中求勝。但是,從這里面來看,險不是主要的,勝才是根本。”

    這句話,讓羅秋良也有些駭然,大哥的xg格,羅秋良是清楚的,從不無的放矢,聽到大哥對聶振邦的這一番評價,羅秋良卻是開口道:“大哥,你的意思是,聶振邦是算定了下面會對趙氏動手?”

    羅chun才點了點頭,此時今ri,真正退下來之后,羅chun才所見所聞,反而是比以往要擴大了許多。

    或許真的是旁觀者清這一個道理。在很多人和事上面。羅chun才因為不牽扯自身了,反而更是清楚。

    隨即也點頭道:“不錯,趙氏之前之所以沒有人動,固然因為省里面有幾個同志在多方奔走。但是,最主要的原因。還是大家相互被牽制。都不敢妄動。哪怕是劉振濤,也是這樣的心思,他也害怕一旦他動起來了,其他人,聯合起來阻止,到時候,不光是他的威信會受到打擊,也會讓其他人得到好處。而現在,聶振邦上任之后,其實,這種平衡反而是打破了。如今,聶振邦發出這樣一個信號。我斷定,省委班子里面,肯定有人坐不住。就趙氏集團的那點破事,恐怕早已經被人調查得差不多了。現在,就是表現的時候了。”

    說到這里,羅chun才也感嘆了一句:“我這個老同學,如今的手腕和眼力倒是越發的老辣了。秋良啊,這樣吧,看什么時候,你有空了,我來約一下聶振邦。一起吃個飯。”

    這個時候,羅chun才就是對羅秋良的一種關照和提攜了。一筆寫不出兩個羅字。兩人又是堂兄弟。自己已經沒有任何的機會了,年齡擺在這里了。現在,既然老同學主政隴西了。羅chun才自然是要出面幫忙的。

    聽到大哥的話語,羅秋良也點了點頭,道:“好,大哥你約好了叫我就行了,我隨時都能抽空出來。”

    掛下了電話,羅秋良此刻也在沉思起來,甚至,連家人叫他吃飯都忘記了。

    羅秋良的愛人此刻也已經迎了上來,嗔怪道:“老羅,今天這是怎么了?怎么一副魂不守舍的樣子。工作上出問題了?打了一個電話就變成這樣了。”

    聽到愛人的話語,羅秋良站了起來:“沒事,給大哥打了一個電話。等下,我就不和你一起散步了。我有事,去一下省委。”

    這個時候,羅秋良已經下定了決心了。大哥的xg格,羅秋良知道,絕不會騙自己。從現在的事情來看,聶書記整合隴西,這只是遲早的問題。有上面的全力支持,再加上自身的能力。這絕不是一個幻想。

    對于體制內的事情,羅秋良很清楚,所謂的派系,所謂的意見分歧,歸根結底,還是一種利益而已。

    在發展上產生了矛盾,你要搞這種,我要搞那種,說到底,這也是一種利益紛爭。事關政績嘛。

    在人事上,更是利益的紛爭。哪怕,就是在紀檢工作上,也是如此。打個比方。你自己手底下的干部,出現了一些違紀的事情,作為領導,基本上,都會袒護一下。這是必須的。否則,以后誰還愿意跟著你走。另外,你自己的面子放在哪里?

    這些,都是利益,而現在,隴西省的局面,羅秋良的處境其實同樣尷尬,又在重復大哥的老路。如果,這個時候,不抓住機會。率先向聶振邦靠攏的話,大哥的現在就是自己的未來。在這一刻,羅秋良已經做出了決定。

    ……

    省委小招聶振邦的房間里。時間,剛剛才八點,這個時候,聶振邦卻是剛剛回來還不到半個小時。

    洗漱了一下,打了一個電話給食堂那邊。吩咐他們給自己準備一份晚飯之后。剛坐下,門外,卻是傳來了門鈴聲。

    打開門,聶振邦也有些意外,但是,很快就調整了過來,微笑著道:“秋良同志,快請進。”

    走進房間,聶振邦示意了一下沙發:“秋良同志,請坐。”

    說著,親自給羅秋良倒上了一杯冰水,放在了茶幾上,聶振邦也坐了下來,看著羅秋良,聶振邦心中也在沉思起來。

    自己剛剛回來,羅秋良就登門了。這說明。羅秋良是已經jg心準備了的,否則,時間上,絕無可能掐得這么好。僅僅半個小時。完全是把自己洗漱以及換衣的時間給空出來了。

    看著羅秋良恭敬的神態。聶振邦心中也微笑了起來,看起來,這一次去金安市的決定還是很不錯的。至少,羅秋良就是一個明白人。從他這種表情神態來看,羅秋良無疑已經下定決心投靠自己了。

    對于這個,聶振邦并不感覺意外。羅秋良的身份背景,本身就和自己有關系,他堂哥羅chun才就是自己的老同學,這一個,就奠定了一個信任的基礎。再加上,羅chun才對自己的了解。此刻,羅秋良登門,就顯得很正常了。

    面帶微笑,看著羅秋良,聶振邦也緩緩開口道:“秋良同志,這么晚過來,有什么事情么?”

    羅秋良此刻醞釀了一下思路,組織了一下自己的話語,隨即也點頭道:“書記,這次過來,主要是有一些工作方面的問題向和書記詳細的匯報一下。”
广西快三计划网页版 阿荣旗| 宁远县| 廊坊市| 防城港市| 丹江口市| 内江市| 兰西县| 保靖县| 聂拉木县| 襄城县| 芜湖市| 台东县| 博爱县| 临汾市| 宁阳县| 微博| 庆云县| 新和县| 鄂托克旗| 绥滨县| 大姚县| 农安县| 淮北市| 荥阳市| 正安县| 抚宁县| 扶沟县| 呼伦贝尔市| 义乌市| 宣武区| 广西| 田阳县| 红桥区| 勃利县| 循化| 吉首市| 汝城县| 会东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