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夢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重生紅三代 > 第1079章 紅江的防汛
    天空壓得低沉沉的,烏云壓頂,空與有一種異樣的沉悶。電閃雷鳴,霹靂在遠處的天際閃現。還是上午九點多,可是,卻如同是夜幕降臨了一般,街道上的路燈都亮了起來,來往的車流也都打開了大燈。

    聶振邦站在了辦公室的窗戶前面,意見白sè條紋的短袖t恤。勻稱的身材顯得很好看,四十一歲了,可身材并沒有變化xg質。

    豆大的雨滴打在了鋁合金窗戶的玻璃上,啪啪作響。聶振邦的眉頭已經皺了起來。轉過身,正好,洪峰推門走了進來,聶振邦突然開口道:“小洪,從四月份開始,紅江省已經下了多久的雨了?”

    洪峰是送資料進來的,作為省委的一把手,聶振邦這邊的文件是從來都不會缺少的。省委下面各個處室、政堊府那邊、再加上各廳局委以及下面的地市。各種文件報送上來。

    秘書的工作,就是從這些文件之中,甄辨文件的輕重緩急,然后,按照不同的分類,呈送給領堊導過目。

    此刻,聽著聶振邦的詢問,洪峰是愣住了,對于紅江省的水文資料,他是不熟悉的。不過,既然是四月份到現在,洪峰倒是還記得,沉吟了一下,洪峰回答道:“四月到現在,大概,四月份才出了不到兩天的太陽吧,五月份好一點,但是也不超過五天。”

    洪峰的話語,讓聶振邦的心情也沉重起來,連續的y雨天氣,即便不是天天都傾盆大雨,可是,架不住時間長啊,持續兩個月,再加上進入六月之后,這幾天連續的傾盆暴雨。這天仿若是捅破了窟窿一樣。

    嘆息了一聲,聶振邦也只能是苦笑的搖頭,最近這些年,極端的天氣是越來越多了。冬天不冷,夏天太熱、泥石流、冰雹、臺風、沙塵暴,霧霸等等各種各樣惡劣的天氣層出不窮。人類,對大自然不停的破壞和索取。而現在,天氣的反復無常,這就是大自然對人類的一種反饋。

    沉吟了一下,聶振邦抬起頭,看著洪峰道:“小洪,你給省水利廳的何正輝打一個電話,讓他過來一趟。

    紅江省水利水電廳廳長何正n最近這一段時間很是惱火和頭痛。連續不斷的雨天,直接導致了紅江省全省的防汛形勢都嚴峻了起來。

    大江鹿山市水文站的測量數據,水位已經超過了jg戒水位一米。紅江省內,其他的干線支流水位也都在上漲,紅陽湖的水位更是達到了一個歷史高點。這一些,都使得何正輝整天都忙碌得不像個樣子。

    即便是現在這種大暴雨的天氣,何正輝也正準備出門,身后,廳黨組的其他幾位領堊導也都做好了出行的準備。

    走到水利水電百的大堂里面,何正輝的手機卻是突然響了起來,旁邊,秘書拿著手機走了過來,臉sè顯得有些凝重和嚴肅:“廳長,省委洪秘書長的電話。”

    省委洪秘書長,此時此刻,誰都知道,洪秘書長是誰,整個紅江,只有聶書記的秘書洪峰是省委副秘書長。

    聽到這個消息,何正輝不敢怠慢,接過了秘書手中的電話,按下了接聽鍵道:“洪秘書長你好。”

    洪峰此刻也沒有任何的寒暄,直入主題,直接道:“何廳長,你好,書記請您現在務必過來一趟。”

    聽到這一個消息,何正輝沒有感覺到任何的驚訝,連續兩個多月的雨水。

    這種事情,遲早會引起聶書記的關注,這是必然的。

    隨即,何正輝點頭道:“好,我馬上過來。”

    掛下電話,何正輝轉頭看著旁邊的幾位副廳長,開口道:“老李,老張、老胡,我看,咱們還是分頭行動吧,你們先去其他幾個地方看一看,有什么情況,隨時向我,向省防指匯報。聶書記那邊來了電話,讓我過去一趟。”

    說著,何正輝接過了秘書遞過來的雨傘,沖進了雨幕之中。

    越野車前檔玻璃上的雨刮器已經開到了最大的速度,可是,雨水嘩嘩的卻是形成了一到瀑布一樣。司機開得十分的山s,僅僅以20公里的時速在前進著。

    原本從水利廳到省委,僅僅是兩條街,不超過三公里的距離。平常的時候,幾分鐘的車程而已,可是,此刻,卻整整用了差不多十五分鐘的時間。車子停在了省委大樓門口,何正輝撐開雨傘,跑了出來。

    簡簡單單的,就這么一個上下車,而且,還是在打著雨傘的情況之下,何正輝的身上卻是打濕了。足以證明,此刻的雨量有多大。

    直接上電梯到頂樓,走出電梯,何正輝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和儀態。這才走到了聶振邦的辦公室門口n

    敲了敲門,里面傳來了洪峰的聲音:“請進。”

    何正輝一走進辦公室,洪峰就站了起來,微笑著道:“何廳長來了,快請進,書記在辦公室等你。”

    聶振邦在看著材料,紅江紡織廠的改制工作已經逐步深入下來了,工作組的努力不是白費的,周傳家這邊,深入到了職工之中,工作組所有成員,耐心的向職工們講解改制的目的和內容之后,紅江紡織廠的職工也已經改變了思想觀念。

    看到這里,聶振邦的臉上也露堊出了笑容,紅江彷織廠的股份制改造,到了這里,基本上,已經算是成功了,接下來,最重要的部分就是投堊資商方面的選擇了。

    房門口,傳來了咔嚓的聲音,房門從外面被推開,洪峰走了進來,后面何正輝跟著。

    聶振邦也站了起來,揮手示意了一下自己身前的座位,道:“正輝同志來了,請坐。”

    等到何正輝坐下之后,聶振邦直接開門見山道:“正輝同志,這一次,請你過來,主要是問一下紅江防汛形勢的問題。目前,紅江省內,各條支流干線,以及長江紅江段和紅陽湖的情況如何了?”

    聽到聶振邦的詢問,何正輝心中卻足松了一口氣,聶書記召見自己,何正輝考慮了半天,還是覺得,汛期方面的內容最可靠,現在,聽到聶振邦的話語之中,何正輝心中反倒是輕松了。

    汛期的數據,基本上都盤旋在了自己的腦海之中,問這個何正輝是最不擔心的。

    醞釀和著慮了一下,何正輝這才開口道:“書記,目前紅江的防汛形勢不容樂觀。”

    說到這里,何正輝解釋道:“書記,您是清楚的,從四月份開始,確切的說,是從四月二號開始,整個華夏中南部地區就連續降雨,截止現在,六十七天的時間里,僅僅出了七天的太陽。其余六十天都是y雨天氣,這六十天里面,中到大雨有三十一天,特大暴雨有九天。單純,只計算這個降雨量,不計算雨水流失的話。總的累積的降雨量都超過了六千毫米。”

    聽到這里,聶振邦的眉頭也皺了起來,六千毫米,這是一個什么概念,十毫米等于一厘米,六千毫米等于是六百厘米,那就是六米了。

    而且,單純就是河流來將,暴堊漲六米那也是承受不住的。更何況,這個范圍還是全省大部分地區。匯流成河,那么,河水要上漲多少。

    想到這里,聶振邦的臉sè也沉了下來,看著何正輝道:“情況很嚴重,防汛抗洪的形式不容樂觀啊。省內,各大支流和長江沿線大堤的情況如何?另外,全國防總的統一調度方面是如何安排的。省內人民群眾的生命財產安堊全方面有沒有什么保堊障措施?”

    聶振邦的話語直接體現了聶振邦的務實,體現了聶振邦執政經驗的豐富,所有的問題,都是直面核心。這就是一種能力的體現。

    這邊,何正輝聽到這里,點了點頭道:“省防指,省水利廳以及在全省各地檢查了一圈,目前大堤的情況,基本完好。省防指已經緊急下撥了五百萬個編織袋分散到全省各個地市。大量的砂卵石也已經準備完成。國堊家防總這邊,給紅江的壓力比較大,因為上游巴蜀、俞州以及楚南楚北都普降暴雨,上游水位上漲兇猛。三峽水利樞紐已經緊急啟動了汛期的泄洪預案,可是,整體來說,上游的防汛形勢壓力很大,這樣一來,就要求我們這邊。要承擔一定的泄洪工作。”

    “還要承擔上游的分洪?聽到這個聶振邦的眉頭頓時皺了起來,這樣的話,紅陽湖的泄洪閘不能開啟。全省,各大支流上的水庫也要控制泄洪的水量,到時候,上游洪峰下來,倒灌紅陽湖,這對紅江全省的防汛抗洪都將是一個巨大的考驗。

    可是,此時此刻,這種局勢之下,聶振邦很是清楚,上面的調撥,必然是有他的道理的。紅江省,不可能只單純照顧自身的利益,而不顧及上游和下游的整體。在這一時刻。整個國堊家的利益才是最重要的。

    沉吟了一下,聶振邦站了起來,按下了電話對著洪峰道:“小洪,你馬上通知一下秘書長,讓所有常堊委立刻到會議室開會。”

    說著,聶振邦看著何正輝道:“正輝同志,你留一下,等下,需要你在會議上講解一下全省防汛的情況。”(未完待續
广西快三计划网页版 勐海县| 屏山县| 阿荣旗| 洛阳市| 大城县| 布尔津县| 永清县| 新宾| 梅州市| 博野县| 安西县| 乌审旗| 股票| 威信县| 长沙县| 丹凤县| 乌兰察布市| 盐源县| 阳江市| 明溪县| 福海县| 太康县| 安阳县| 安陆市| 哈巴河县| 大城县| 房山区| 罗田县| 汤阴县| 乐陵市| 娄底市| 伊春市| 饶河县| 霸州市| 阿坝县| 永兴县| 长海县| 醴陵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