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夢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重生紅三代 > 第1058章 不愧是官屠
    沒有半點猶豫,劉真軍聲音爽朗,鏗鏘有力道:“好。我馬上過來。”

    劉真軍不是傻子,作為zhong yāng紀委的一把手,劉真軍也不是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心只讀圣賢書的書生。紅江省最近發生的一些事情,他還是知道了。前段時間,甚至還有不少老同志,老領導,找到了他求情。但是,都被劉真軍委婉的拒絕了。

    坐在這個位置上,劉真軍的人格還是有保障的,節cāo還是有的。以他所處的位置,和其他人不同,作為一個在任的九鼎核心。有些事情,劉真軍是不能做的,所以,他很委婉的拒絕了別人。但是,對于紅江省的發展,劉真軍一直都在關注,也從紅江省龔正那里得到了不少的消息。

    從劉真軍的家到喬易人這邊,并沒有多少距離,十分鐘還不到,劉真軍就走了進來。

    劉真軍的面sè剛毅,最有特點的,就是劉真軍的眉毛。倒立的眉毛。再配合他本身的職務,光是站著,就給人一種殺氣騰騰的感覺。這就是體制內令人喪膽的屠夫。

    聶振邦也站了起來,即便聶振邦和喬易人的關系很好,但是,該做的,是必須要做的。

    恭敬道:“真軍書記。”

    劉真軍也點了點頭,道:“振邦同志也在。”

    旁邊,喬易人也開口道:“真軍書記,咱們的年紀都不小了。也要適當休息啊,可不能像年輕人那么拼了。”

    一行人,坐下之后,喬易人直接開門見山道:‘真軍書記,你來看看這些東西,這是振邦同志,今天從紅江省帶過來的,觸目驚心啊。紅江省歷史上,從未有過這么惡劣的事情。你看看材料。”

    說著,喬易人將兩本筆記,再加上專案組這一段時間整理出來的材料和資料一起遞給了劉真軍。

    這番話,喬易人絕不是說的客套話,也不是面子話,這是真的發自內心的一種感嘆。

    涉及金額之多,涉及面之廣,的確是觸目驚心。

    在劉真軍看材料的過程之中,眾人都是在等待,喬易人也在等待,紅江省的事情,的確如聶振邦所說,已經不是聶振邦能決定的事情了。甚至,事情擺出來,在zhong yāng都會有一番爭論。

    從自己的角度來看,喬易人是傾向于杳的,上任伊始,到現在,已經是快兩年了。

    一直在提倡反腐倡廉,但是,一直未能有大的動作,這是自己的短板,借此機會,向全體領導干部,表達出自己的決心和態度,對喬易人來說,這絕對是有好處的。

    但是,考慮到實際的情況,接下來,要杳的話,必然要面臨不少的困難,這是很重要的,劉真軍這邊的態度,對喬易人來說,很重要。

    這時候,劉真軍已經放下了材料,摘下了老花鏡,抬頭看著喬易人道:…‘喬總,我的意見是,明天上午,中紀委立刻召開常務會議,討論紅江的事情,并且,在第一時間,成立工作組進駐紅江。我建議,立刻對賀玉1笙、李易紅以及謝廣通實施雙規。”

    劉真軍的話語,極其的直接,極其的霸氣。沒有什么態度模糊和模棱兩可的地方,一就是一。是是非非說得十分的清楚,也明確的表達出了他的意思。

    這讓聶振邦看著有些咋舌,不愧是有著官場屠夫稱號的劉真軍啊,這一手,這是已經明確的表示要徹查了。

    此時此刻,喬易人卻是沉吟了一下,緩緩開口道:、‘我的意見,和你也差不多。紅江省出了這么大的事情,用觸目驚心來形容,這都還是過于簡單了,依我看,這是目無組織,狂妄囂張。對于這種事情,我也傾向要嚴查。”

    說到這,喬易人環視了一下,目光從聶振邦和劉真軍身上掃視而過,繼續道:、‘當前,在黨內,在體制內,有很大一種不良的風氣。地方上,不少的領導干部,一味的追求自身的政績和利益。不顧及人民群眾的實際情況。對于一些違法亂紀的事情,都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這是很不好的行為。”

    “他們為什么要這么做,為什么要捂蓋子。一方面,有一些官官相護的習慣,大家都在想著,現在,我放你一馬,以后,我有什么事情,你也要幫我一把。長此以往。就演變成了陋習。另外一方面,領導干部們都害怕承擔責任,在自己的轄區內,出了問題,又害怕上級領導怪罪,要承擔領導過失。這樣一來,出了事情,首先想到的,不是如何清除毒瘤,而是想著如何擺脫麻煩。這樣一來,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原本是大案,蓋子一捂,就變成了小案。小、  案就變成了處分。這種現象,對黨和國家都是一種巨大的損害,極大的敗壞了黨和zhèng fu在人民群眾心目之中的形象和地位,對于這種事情,我們一定要嚴肅處理。”

    說完之后,喬易人看著劉真軍道:,‘真軍同志,這個事情,我看還會有不小的波動和變數。在明天,召開一次常務會議。聽聽其他同志的意見再做決定吧。”

    喬易人的話語,讓劉真軍也點了點頭。國內的政策就是如此。 zhu集中,這不是說著玩的,國內,從來就沒有du cái的土壤,即便是喬易人,有的時候,也不得不妥協。

    華夏幾千年一來,從秦漢開始,門間政治的出現,就注定了華夏是這樣。

    這邊,喬易人轉頭看著聶振邦道:“振邦啊,你先回去休息,明天下午,我再讓梁遠和你聯系,具體是一個什么態度。明天下午,就會有一個明確的結論了。”

    聶振邦點了點頭,這個事情,已經不是小事了,別看只是牽扯到紅江省內的一些副職領導。但是,這后面,云遮霧罩的,并不意味這是一個簡單的事情。牽扯到上面了。

    事情就是大事了。也不是一下就能夠決定的。這一點,聶振邦很是清楚。

    在梁遠的帶領,走出禁海的時候,時間已經是凌晨的四點多,接近五點了。這時候,大廣場上已經聚集了不少的人,早晨來大廣場看升旗,這是來京城的游客們必備的一個項目。看著國旗冉冉升起,聽著雄壯的國歌聲。那種心靈的感染。是無與倫比的。

    從禁海這邊,繞了一個大圈之后,聶振邦就來到了自家的四合院門口。這時候,已經是六點多了,雖然,天sè還是微微亮,但是,里面已經傳來了一些聲音。

    打開門,走了進去,在院子里,大伯聶國棟夫婦兩人,再加上父親聶國威三人都在悠閑的打著太極。

    看到聶振邦回來,三人都愣了一下,大伯更是皺著眉頭道:、‘昨天回來的?”

    這么早就在家門口,肯定不是今天才過來。這一點,大家都很清楚,聶振邦點了點頭,道:“昨天晚上就過來了,一到京城,首長就把我找過去了。”一直到四點多才散場,想著時間還早,怕打擾你們休息,我就慢慢的走回來了。”

    這時候,葉淑嫻也從旁邊的房子里走了出來,手中,端著兩盤小菜,看到聶振邦,有些意外,也招呼道:、‘振邦回來了,正好,早飯也好了,過來吃吧。”

    聶振邦笑著迎了上去,喊了一聲媽。也坐了下來。一個晚上下來,還真是餓了,在自己家里,聶振邦也沒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自然是放開了肚皮。

    吃完之后,很自然的和大伯以及父親坐在了一下,將紅江的事情說了一遍。紅江的事情,讓這兩個退休的老爺子也是震撼了一把。但是,對于聶振邦,不管是聶國棟還是聶國威都是極其相信的,聶振邦的仕途從來都不是一帆風順上來的。似乎,他就是官場的克星。不管在哪里,總會有一些人或者事情被他挖出來。

    而且,兩人也很清楚,聶振邦將事情上報給了喬易人,那么,聶振邦的責任就完成了,事情在他這里就結束了。至于查或是不查,那就不是聶振邦的事情了,一切都是上面的決定了。

    從上午八點鐘開始睡覺,一直到中午十二點,母親葉淑嫻過來叫自己吃飯之后,聶振邦這才起來。

    菜看很是豐盛,對于兒子回來,葉淑嫻很是上心。雖然不是親生的,但是,這么些年下來,感情是培養出來了。

    葉淑嫻盡職盡責,是一個稱職的母親,對于這一點,聶振邦也是承認的。吃過了午飯之后。

    這邊,聶振邦的手機卻是響了起來,來電上面,梁遠二字,極其醒目。聶振邦心中一動,看樣子,這是有結論了。

    一接通電話,那邊,梁遠就開口道:‘振邦。定下來了。”

    聽到這個,聶振邦也笑了起來,梁遠的口氣和心情很顯然不錯。微笑著道:“梁哥,看你的心情,看樣子,是定下來了。”

    說到正事,梁遠也點頭道:“定下來了,會議上,首長和木總都明確表態了。”對于這種事情,不管牽扯到什么人,一律不能姑息,對于捂蓋子這種陋習一定要嚴厲制止。已經定下來了,全票通過,zhong yāng這邊,將由劉真軍同志親自帶隊,組成專案組前往紅江。”(未完待續。
广西快三计划网页版 平邑县| 东乡族自治县| 尼玛县| 宁陕县| 赫章县| 嘉祥县| 福海县| 柳林县| 罗江县| 清流县| 上杭县| 互助| 巴中市| 巴楚县| 金坛市| 江北区| 静宁县| 乡宁县| 城市| 宜都市| 磴口县| 灌云县| 荣昌县| 拉孜县| 海口市| 井冈山市| 京山县| 浑源县| 杨浦区| 洞口县| 岗巴县| 名山县| 临安市| 乐清市| 手游| 东光县| 苏尼特右旗| 西峡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