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夢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重生紅三代 > 第1042章 幕后的黑手
    第1042章 幕后的黑手 云浮宮商務會所

    在如今,這個私人會所興盛起來的年代,在這個,身上沒有一個兩個私人會所的vlp會員卡就算不上是高層人物的時代。有市場,就有需求,這是完全符合市場經濟規律的事情。

    所謂有需求,就必定會有市場。在紅江,私人商務會所,也逐漸興盛起來。其中,位于紅城市,迎賓路上面的云浮宮,算是這些私人商務會所里面經營得最好的。

    云浮宮。樹立在紅城市的繁華地段,迎賓路上,du li的一棟七層大樓。門口偌大的一個停車場,這一切都完全符合一個私人會所的要求。隱蔽xg,du lixg。

    云浮宮內部,一樓進門,裝修得無比奢華的大廳,水晶吊燈,明黃sè的裝飾顏sè,一進門,給人一種富麗堂皇的感覺。

    在左側,則是一個桑拿浴池。這一點,就是地方和京城的區別。京城的私人會所,一進門,高雅立顯,而在紅城市,這種會所,卻多多少少都帶有一種低俗的格調。

    從左側進門,一排排的柜子,這是更衣室。從更衣室進去之后,大小,兩個噴泉浴池。在浴池的對面,進門的左側,是一排的淋浴室。

    另外,在這一個大浴池的后部,一個個隔斷隔開,形成了一個個私密xg的小區域。

    水汽騰騰的水面上,不是水浪翻滾。水池的面積,大約在20平方的樣子。此刻,池子里,幾個男子,赤身裸堊體的泡在水里面。

    在水面上,木制的盤子漂浮在上面,猶如是在溫泉浴池里一樣,上面,擺放著紅酒。

    “水少。這以后,咱們的ri子怕是越來越難過了。你家老爺子那邊,難道就沒有什么安排么?”水池里面,一個年約三十歲左右的男子,側著頭詢問著旁邊的一個年輕人。

    年輕人的五官很是jg致,眼眸之中,不時閃現出一絲y鷙。熟悉的人一看就知道,這人竟然是賀玉笙的公子賀淼。

    淼字有的時候不太好讀,在賀淼的圈子里面,相熟的人基本上都會稱呼他為水少。

    聽著男子的話語,賀淼沒有說話,但是,臉sè卻是愈發的y沉下來。這邊,一個四十幾歲的男子臉上帶著一絲愁苦的笑容。嘆息道:“陳老板,你還算好了不管怎么說你們福地置業,多多少少也算是有一些底蘊。你們開發的戶型也很好。地段也好。銷售是不怕任何問題的。我這邊可就慘了。去年年底,拿下了一千畝的土地,基本上把資金都耗盡了。現在,銀行的銀根緊縮。沒有貸款的話,我這邊就死了。”

    中年男子的話語頓時,讓場面顯得十分的清冷。男子的話語,立刻贏得了其他人的共鳴。

    旁邊,一個胖子卻是有些兔死狐悲的感覺嘆息一聲道:“老張,和你這么多年的交情這一次,你倒是說了一句實話。現在,已經不允許銷售期房了。建設的成本,對我們來說,都是一個不小的壓力,沒有銀行的資金。我們根本就玩不轉啊。現在看來,只能是抱團了。”

    “抱團?抱團有用么?哼!”此刻,一直沒有說話的賀淼,卻是冷哼一聲開口了,上述這幾家公司,都是紅江省內,有名的房地產開發企業的老板,無一例外,這些公司里面,都有賀淼的股份。所以,這些人,這才能聚集在一起。

    看著賀淼發話了,所有人都沉寂下來了。目光都望向了賀淼。此刻,賀淼冷聲道:“幼稚,你們都還是三歲小孩呢,如今省內的形式,你們還看不清楚么?這么多的保障房開工,房源的供應,一下就充足起來了。

    就算是建起了房子,你們覺得,還銷售得動么?放在那里,不過就是遲一點死而已。”

    “水少。那我們怎么辦?難道,就這樣等死不成?”

    “水少,你要管我啊。我的事情你也知道。這一千畝地要是被收回去了,那我們就真的是血本無歸了。”

    你一言我一語,立刻,讓賀淼整個人都煩躁了起來,隨著聶振邦在房地產調控政策上面的步步深入,如今,整個紅江省,房地產行業一片哀聲。之前還好,這一個月以來,政策的進一步緊縮。已經徹底的把房地產的空間給壓制了。省內,下面地市的一些小房地產公司都已經出現資金鏈斷裂,甚至,不少公司已經破產倒閉了。

    這樣下去,遲早,會輪到這些公司頭上。對于賀淼來說,聶振邦這一些舉措,無疑是在斷他的財路,要他的命。

    可是,想到老爸賀玉笙給自己的jg告,賀淼卻是不敢有任何的動靜。此時此刻,他能有什么辦法,就連自己賴以依仗的老爸,都不過是聶振邦的手下,自己算個屁啊。

    沉吟了一下,賀淼從水里站了起來。沉聲道:“一個個都別跟死了爹媽一樣了,不就是保障房么?我們按照比例建就是了。保障房的利潤還是有的。只不過,少了一點而已。這個便宜,不能讓大河集團的那個老女人一個人獨吞了。好了,今天,會所這邊,來了不少新的美女。今天所有的消費,全部都算我的。你們好好玩玩。”

    說著,放在旁邊池子邊上的手機卻是響了起來。這讓賀淼的眉頭皺了起來,電話號碼很陌生,賀淼沒有任何的猶豫掛掉了電話。

    可是,緊接著,電話又打了過來,再次掛掉,又緊接著打了過來。

    這讓賀淼有些惱火,接通電話,不等對方開口,就咆哮著道:“你堊他媽誰啊?”

    電話里面,沉默了半晌,這才傳來了一個聲音:“水少今,今天聶書堊記的講話,觸及到水少的神經了?”

    這種口氣,這種調侃,卻是讓賀淼整個人都愣住了。耐著xg子,賀淼沉聲道:“你是誰?我發不發神經,和你有什么關系。”

    賀淼即將要發狂的這種語氣和態度,并沒有影響到對方的心情,還是以一種不急不緩的態度,緩緩道:“水少。稍安勿躁。不要這么沖動。沖動可是魔鬼。難怪,你旗下那些個地產公司一個個都半死不活了。就這么一點打擊,就受不了么?”

    對方這種態度,讓賀淼也怒了,什么時候,堂堂水少,被人這么羞辱過。沉聲道:“你到底是誰?不要挑戰我的耐心。在紅江省,我雖然落魄了,但是,也不是這么容易就被人羞辱的。你這是在挑釁我的極限么?”

    話音落下,對面,聲音也正式起來:“水少,自我介紹一下。我是紅利地產的歐陽波。有興趣的話,現在聚一聚。我和新華夏地產的慕容先生在飛虎山莊等你。”

    紅利地產,新華夏地產。一聽到這兩個名字,賀淼心中頓時愣住了,要知道,這可是央企巨鱷,難道說,他們也忍不住了嗎?

    ……

    飛虎山莊,這里,是紅利地產在紅江的一處產業,和云浮宮不同,飛虎山莊,才算是真正的私人會所。

    賀淼趕到這里的時候,剛進門,就有人迎了上來:“您好,請問是賀先生嗎?歐陽總裁已經在等您了。”

    這種素質,讓賀淼也為之愣神,頓了一下,跟著服務生直接上二樓,一個僻靜的包廂里。一進門,里面,兩個中年男子就迎了出來。

    其中一人,更是笑著道:“水少,剛才實在是得罪了。”

    這句話,算是向賀淼服軟了的意思,賀淼擺了擺手,卻是開口道:“歐陽總裁,那些話就不必說了。今這些吧。”

    賀淼說話的空檔,紅利的歐陽波和新華夏的慕容德興卻是相互對視了一眼,慕容德興不經意間,點了點頭,微笑著道:“水少。如今,聶書堊記這一組合拳下來,卻是把咱們都逼上絕路了啊。”

    賀淼冷笑了一下,看著慕容德興道:“慕容總裁,難道說,你有什么好辦法不成?”

    話音落下。慕容德興卻是訕笑了一下,看著賀淼道:“辦法倒是有,只不過,就是不知道賀總你有沒有這個膽量和我們一起了。”

    激將法,這是很明顯的激將法。但是,賀淼此刻卻是冷然道:“我不敢,我長這么大,這世界上還沒有我賀淼不敢的事情。只要二位老總有把握,算我一個。”

    聽到這里,歐陽波也微笑著道:“其實,說起來,辦法也很簡單。如今,擺明了。這是聶振邦在一手策劃的。要是聶振邦不在了。方省長上位,再加上賀副省長接任方省長的位置。政策不就可以改變了么?我們,只要想辦法把聶振邦搞走就行了。”

    搞走聶振邦,這句話,讓賀淼騰地一下就站了起來,說實話,賀淼有些吃驚了。聶振邦是什么人,這可是自己老子都不敢得罪的人,這兩人說得倒好,搞走聶振邦。不愧是上面有人的狠角sè啊。

    沉吟了一下,賀淼看著兩人道:“搞走聶振邦?那我倒是想聽聽你們怎么一個搞法了。”(未完待續。
广西快三计划网页版 西乌珠穆沁旗| 高碑店市| 宜阳县| 南昌县| 聂拉木县| 大邑县| 阜平县| 嘉黎县| 池州市| 财经| 登封市| 桑植县| 吉木萨尔县| 阳原县| 武宁县| 岳阳市| 富阳市| 新丰县| 河池市| 宁武县| 庄浪县| 海门市| 莱芜市| 沂南县| 视频| 章丘市| 平定县| 江西省| 城市| 广河县| 台前县| 当阳市| 义乌市| 沐川县| 临夏县| 普宁市| 淅川县| 山西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