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夢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重生紅三代 > 第1026章 自作孽不可活

第1026章 自作孽不可活

    汪處長面sè一變,但是卻是沒有說話,汪處長已經學乖了,俗話說得好,沒有三分三,豈敢上梁山,眼前這些人,一看就不是容易打發的角sè,之前的時候,自己就應該有jg覺的,不是什么人,在面對主管部門的時候,都能這么淡定的。現在,面對如此囂張的語氣和態度,汪處長卻是失去了反抗的勇氣。

    倒是吳德,臉sè一變,看著趙星龍道:“趙老板,俗話說得好,強龍不壓地頭蛇。做人留一線,ri后好見面。正式介紹一下,我叫吳德,我姐夫是教育廳錢凌云。這一次過來,就是受到我姐夫拜托來的。”

    吳德的話語,帶有一定程度的威脅態度,之前,你們不知道我的背景,那就算了,相信,接手了西澳學校之后,這幾天,多多少少也了解了一下主管部門的事情,現在,自己擺出關系出來,你們再這么囂張,那就別怪以后給你們下絆子了。

    趙星龍是什么人,說句不中聽的話,他們這班子人,作為四九城里面,一路混過來的紈绔,這方面的套路,他們才是祖宗。

    吳德的話語,趙星龍自然是聽懂了,心中冷笑了一下,還真是,天作孽,猶可違,自作孽,不可活。

    這都是什么時候了,還把那什么錢凌云擺出來,這不是明擺著給人收拾么?

    淡然一笑,趙星龍卻是看著吳德道:“哎呀,無德的老師啊。稱呼你為老師,還真是抬舉你了。依我看啊,你就是當個學校保安恐怕都不夠資格。怎么,看你這樣子,似乎感覺比較良好啊。嘖嘖,強龍不壓地頭蛇。這強龍我倒是承認,可是,你覺得你算得上是地頭蛇么?你算是哪根蔥啊。

    還地頭蛇,地頭蟲都高看你了。另外,錢凌云,誰啊?該干嘛干嘛去。有這功夫,我看,你們還是多琢磨琢磨怎么應訴吧。”

    這邊,吳德臉sèy沉,剛才,趙星龍的話語吳德是聽出來了,罵自己缺德,連帶著羞辱了自己一番,把姐夫也蔑視了,這讓吳德火冒三丈。看著學校的辦公樓怒氣沖沖道:“好好,我倒要看看你們是哪路神仙。”

    這邊隨著汪處長和吳德出門,劉昆卻是笑著道:“還真是,瞌睡了有人送枕頭了。”

    趙星龍也壞笑著道:“嘖嘖,不愧是憫農的老板啊,還真是,英雄所見略同啊。既然自己主動送上門了你說,我不給三哥添把火,是不是有些過意不去不是。”

    ……

    聶振邦這邊,對于西澳學校的事情也是知道得清清楚楚的。這種事情,瞞不住安娜和董婉她們也沒想著隱瞞。一回家,就原原本本的講給聶振邦聽了。聽到三人一怒之下把西澳學校給買了下來,聶振邦也是一陣苦笑,事到如此,也只能隨著她們來了。自己的女人,聶振邦是清楚的,絕不會給自己增加任何的麻煩。

    接下來,沒有超出聶振邦的預計,董婉她們把事情交給了趙星龍和劉昆,對于這兩貨來說,聶振邦是清楚的,憫農和龍華礦業都是步入正軌的集團公司,這兩人屬于是那種的典型的,閑得長霉的人。這下,有這么好玩的事情,必定是樂此不疲了。之后,發生的事情,劉昆起訴教育廳,這也在聶振邦的預料之中。

    放在桌子上面的手機響了起來,一看號碼,是趙星龍的電話,聶振邦隨即按下了接聽鍵,開口道:“星龍,過分了啊,這不是給我們紅江省抹黑么?”

    聶振邦的話語,帶著一點提醒的味道,雖然,事出有因,但是,既然自己在這邊工作,還是不宜鬧太大,爭一口氣那就行了。死抓著不放,固然是好,但是,對紅江省委省zhèng fu也是一個負面的影響。

    趙星龍笑著道:“三哥,你還真不能怨我。這事情,嫂子們怨氣比較大,已經全權授權給了我和昆子,之前的事情,那都是昆子做的,和我可沒什么關系。”

    這邊,趙星龍三言兩語,就把自己給撇得干干凈凈。這讓旁邊旁聽的劉昆頓時站了起來,張牙舞爪,做著臉sè,威脅趙星龍。

    趙星龍笑著道:“三哥,這一次,我是給你送情報來了。最新得到的消息,這個吳德,是你們省教育廳副廳長錢凌云的妻弟。依我看,這里面,怕是不簡單啊。”

    聽到這句話,聶振邦的臉sè頓時嚴肅起來,如果,這個消息屬實的話,的確,這個錢凌云絕對脫不了干系。

    要知道,這幾天下來,通過趙星龍他們的調查,這個吳德,在來西澳學校之前,就在省內的其他幾所私立學校工作過,明查暗訪之后,也有不少的家長都反應了這方面的問題,也因為這個問題而鬧出了不少的事情。甚至,為此還有人專門給省里面寫過舉報信。只是,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省里并沒有理會。

    聶振邦倒是很清楚,吳德既不是國家公職人員,又不是什么領堊導干部。這種舉報信,哪怕是送到了紀委,也不會處理,最常見的方式是,轉交給教育廳這邊。讓他們去處理。這樣一來,有錢凌云在,還不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所謂上行下效。既然這吳德如此的無德,聶振邦很難相信,這個錢凌云會是一個清白的人。

    對于這一方面,聶振邦是絕不能容忍的。所謂十年樹木百年樹人。足以證明,教育對下一代的影響之大,意義之深。

    當年,南老都說過,百年大計,教育為本。又有再窮不能窮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這種說法。孩子是祖國的未來,是一個民族的未來。其他部門出一些問題,聶振邦能夠容忍,但是,教育部門出問題,聶振邦是絕不能忍的。

    沉吟了一下,聶振邦沉聲道:“星龍,你覺得,這個錢凌云有多大的嫌疑。”

    這邊,聽到聶振邦的詢問,趙星龍沉吟了一下,也很嚴肅道:“三哥,依我看,可能xg不小。很明顯,今天那個什么汪處長和吳德上門,是來講和的,這里面肯定有錢凌云的授意。這說明,錢凌云也清楚吳德的事情,要說沒有任何的瓜葛,我是絕不相信的,我還聽說,吳德的老婆是從事教輔材料生意的,紅江省,可不小啊。”

    聽到這里,聶振邦也點了點頭,趙星龍的推測應該不會錯,很顯然,錢凌云這邊,就是讓妻弟和妻弟媳在出面攬財。

    “好了,我知道了。你們起訴的事情,你給我告訴昆子,差不多就行了。”聶振邦吩咐著趙星龍。

    掛下電話,聶振邦整個人靠在了椅子上,沉吟了一下,隨即拿起了內線電話道:“小洪,你給我通知一下寶貴省長和龔正書堊記,請二位到我辦公室來一趟。”

    此時此刻,聶振邦已經下定決心了,在教育的問題上,這是從不容忽視的事情,因為,往大了說,這是關系到一個國家、一個民族的未來和根基。往小了說,這是關系到紅江省的未來。

    龔正因為就在省委大樓這邊辦公,來的速度,比文寶貴要快一些,兩三分鐘的時間,龔正就坐在了聶振邦的辦公室了。又過了差不多五分鐘左右,文寶貴也走了進來。

    看到龔正,文寶貴的臉sè明顯的頓了一下,作為省紀委的書堊記,龔正出現,向來都是沒有什么好事的,頓了一下,文寶貴微笑著道:“龔書堊記也在啊。”

    這邊,聶振邦給文寶貴倒了一杯冰水,也坐了下來,看著文寶貴道:“寶貴同志來了,那就開始吧。今一下教育廳的這個事情。”

    說著,聶振邦將自己目前掌握到的消息,向兩人轉述了一遍,看著兩人道:“這個事情,我也不藏著掖著,事情是因為我的孩子引起的,聶盼盼就是這個事情的當事人之一。當時,我愛人楊安娜也是過去了的。但是,我想說,這絕不是我在公報私仇。從目前掌握的情況來看,吳德和錢凌云的關系,綜合其他的一些事情,我想,有很大的可能xg,這個錢凌云也是參與者之一。把二位請過來,我的意見是,借此機會,針對教育廳上下,進行一次全面的調查。教育廳是寶貴同志你這邊在管著,你是主管部門的一把手,龔正同志,是這一次調查的主力,所以,把你們都叫上,和你們通一下氣,聽聽兩位的看法。”

    聶振邦的話語,讓文寶貴和龔正都點了點頭,作為省委的一把手,聶書堊記真要是公報私仇的話,對付一個副廳級干部,完全不需要如此。事后,隨時隨刻可以找一些機會,甚至,都不要找機會,一個授意,就足以讓錢凌云的仕途就此終止。根本不需要如此,既然聶書堊記這么說,必定是掌握了確切的東西。

    想到這里,文寶貴點頭道:“書堊記,我沒有意見。”

    龔正此刻也沉聲道:“聶書堊記,請你放心,紀委這邊一定組織jg干力量介入調查。”(未完待續
广西快三计划网页版 佳木斯市| 仁化县| 日照市| 宾阳县| 高唐县| 岢岚县| 屏边| 潼南县| 河曲县| 宁晋县| 彰武县| 响水县| 沿河| 海伦市| 无锡市| 白朗县| 紫阳县| 阿合奇县| 万山特区| 满洲里市| 晋中市| 牙克石市| 夏津县| 土默特左旗| 大洼县| 卓资县| 巴青县| 涟源市| 任丘市| 成武县| 星子县| 治县。| 潞城市| 赞皇县| 湖南省| 临沭县| 岚皋县| 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