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夢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重生紅三代 > 第926章 各懷心思
    袁東區,建設路派堊出所。

    此刻,當聶振邦被帶到了這里的時候,許紅專這邊,卻也接到了jg衛打來的電話。一聽到聶書堊記以及夫人和聶書堊記的一些朋友和人發生了爭執。夫人被人打了,然后,聶書堊記的朋友出手打了對方,現在被派堊出所的帶走之后。許紅專頓時就站了起來。

    許紅專十分的震驚,不知不覺之中,額頭上竟然冒出了一些汗水,雖然,這個事情和他許紅專沒有太大的關系,但是,夫人被人打了,這可是大事。

    領堊導身邊,從來就沒有小事,哪怕,領堊導一個小小的感冒,也可以延伸到關系全省人民群眾生活水平的高度,更何況,省委一把手的夫人,被人打了,打人的是什么人,誰給了他這么大的膽子。

    沒有思考,許紅專立刻道:“小王,現在的情況如何了。聶書堊記的安全,是否能夠得到保障?”

    小王,也就是兩名jg衛之一,此刻,聽著許紅專的話語,小王隨即道:“秘書長,我已經讓小戴跟著過去了,想來,不會有什么問題,這些人是建設路派堊出所的,我已經查清楚了,秘書長,您看怎么辦?”

    許紅專沉吟了一下,十分嚴肅道:“小王,現在,情況緊急,我命令你,馬上趕去建設路派堊出所,務必要保證聶書堊記,以及聶書堊記隨行人員的安全。我現在馬上趕過去。”

    掛下電話,許紅專長長的呼了一口氣,剛才這個消息,實在太震撼了,讓許紅專有些壓抑得喘不過氣的感覺。

    現在,許紅專也有些欣喜,這是自己的一個機會,一個能夠和領堊導深層次接近的機會。有了這個機會如果,在接下來的過程之中,自己的表現足夠出sè的話,聶書堊記能夠認可的話那么,自己這個秘書長的位置,基本上,就算是穩固了。

    話雖然是如此,但是,許紅專卻不敢怠慢。自己,雖然是省委常委,省委秘書長但是,這樣的職務,不過是在地廳級這一層次以及往上的層次有重要的意義。畢竟,作為秘書長,這可是隨時能夠見到領堊導,跟在領堊導身邊的人,自然而然就要比別人有優勢。

    但是,對于基層,自己還真不一定比其他人有用。

    頓了一下,許紅專拿起了桌子上的電話撥通了省委政法委書堊記陳樂的電話。

    此刻陳樂也正好在辦公室里面看著手機上的來電顯示,陳樂詫異了一下怎么秘書長會給自己打電話,應該不是老領堊導,老領堊導找自己的話必然會打自己的私人號碼。

    想通這個關節,陳樂接通電話,道:“秘書長,你好。”

    在陳樂面前,許紅專也是不敢托大的,雖然都是省常委,但是,陳樂排名第四,自己排名靠后,這是不同的概念,另外,陳樂實權在握,自己不過是省委大管家,職責也是為省委領堊導服務,某種意義上來說,陳樂也算是省委領堊導。

    隨即,許紅專微笑著道:“陳書堊記,你好,你好,這次,給陳書堊記打電話,主要是有一個重要的事情和陳書堊記匯報一下。”

    這個時候,可不是拉家常,扯感情的時候,救急如救火,此時此刻,還不知道聶書堊記的情況如何,萬一,基層的這些人,膽大妄為,聶書堊記要是出了什么問題,恐怕,整個紅江省委都脫不了干系。

    “陳書堊記,剛才,省委辦公廳的jg衛小王匯報,聶書堊記就在剛才,被建設路派堊出所的人帶走了,據說,是夫人在建設大道那邊的碧翠雅閣和人發生了爭執,被對方打了。”許紅專開門見山,直接就將事情引入正題。

    原本,還好整以暇的陳樂,一聽到這個消息,頓時就站了起來,沉聲道:“什么?這樣,秘書長,你現在在樓下等我。我們馬上趕過去。”

    掛下電話,許紅專這邊,又撥通了紅城市委書堊記姚定國的電話。姚定國這個人,極其的牛氣,作為省會城市的市委書堊記,掛著省委常委牌子,雖然,紅城市是地級市,但是,他姚定國卻是高配副部級干部的。

    一看到是許紅專的電話,姚定國卻是淡然一笑。看樣子,許紅專是頂不住了。準備開始走文書堊記的門路了。

    隨即,接通電話,微笑著道:“秘書長,你可是稀客啊。”

    姚定國的語氣和態度,讓許紅專的眉頭不由自主的皺了一下,此時此刻,姚定國對形式的把握還是太樂觀了,還真以為聶書堊記跟張天越同志一樣么?紅江的情況,上面必然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首長麾下,不是沒有可用之人,為什么偏偏要從華夏集團把聶書堊記調出來,這里面,必然有原因。而且,從陳書堊記的履歷背景來看,陳書堊記可以說是聶書堊記的鐵桿心腹。

    這個時候,許紅專沒有心情去理會姚定國是什么態度,很是直接道:“定國書堊記,跟你說一個事情,就在剛才,聶書堊記被袁東區,建設路派堊出所的民堊jg給帶走了,據說,是和人產生了糾紛,夫人被人打了。”

    一聽到這個事情,姚定國也重視起來,不管對錯如何,自己都必須要過去,如果,錯在聶振邦這邊,自己倒是可以借此機會,掃掉聶振邦的威風,為親家造勢,如果,是這邊的錯誤,自己也正好順勢而為。

    陳樂這一段時間的工作,勉勉強強,還算是不錯,雖然,名義上是打前站,但是,實際上,自己也不過是先上任一個星期的時間而已,工作局面,要是已經打開,是完全談不上的。

    陳樂走下樓的時候,許紅專已經等候在了旁邊,車子是處在啟動狀態的,隨時可以開動,一上車,陳樂就撥通了省廳jg務jg風督查總隊總隊長常毅的電話。那邊一接通,陳樂就嚴肅道:“常毅同志,我是陳樂,現在,我命令你,馬上帶人,趕到建設路派堊出所,聶書堊記在那邊。”

    常毅,這是陳樂入住公堊安廳之后,看上的第一個人物,常毅這個人,很有能力,但是,xg格上很耿直,嫉惡如仇,也正因為如此,一直遭到排擠,原本是被排擠成為了省廳正處級巡視員的非領堊導職務上面,這一次,陳樂力排眾議,重新調整,讓常毅坐到了jg務督察總隊總隊長的位子,雖然是平調,但是,權勢自然是不同的。而且,陳樂也有意識,想借助常毅之手,整頓紅江的jg風jg紀問題。

    從省委出發,到建設路派堊出所,距離不遠。很快,許紅專的專車就開了進來,與此同時,姚定國的車子,幾乎是一前一后開進了這里。

    在姚定國的后面,還跟隨著兩臺車子。一臺jg車,一臺是袁東區區委的車子,看樣子,袁東區區委書堊記也跟了過來了。

    一看到陳樂,紅城市市公堊安局局長張昭潛就敬禮道:“陳書堊記。”

    陳樂點了點頭,算是打了一個招呼,張昭潛這個人,是紅城市委書堊記姚定國的心腹,自己一直想調整都沒有很好的機會。

    此刻,又一臺jg車開了進來,車子還沒有停穩,常毅從車上走了下來。敬禮道:“陳書堊記,常毅奉命報道。”

    此刻,姚定國卻是微笑著道:“陳書堊記,這可是興師動眾啊。這建設路派堊出所也太不像話了,竟然把聶書堊記給帶過來了。”

    姚定國話里有話,卻是影shè出一些異樣的味道,這里面的潛在意思是,聶書堊記是不是出了問題,否則,建設路派堊出所怎么可能會抓他。

    陳樂臉sè一沉,卻是淡然道:“姚書堊記,批評得對,這是我工作的失誤,看來,完全有必要,在全省范圍內,開展一次jg務jg風整治的專項行動。”

    許紅專在旁邊催促著道:“陳書堊記,還是先進去吧。”

    此刻,許紅專對姚定國的話語也有些不滿。早知道你姚定國是來搗亂的,我通知你干什么。這倒好,自己一片好心,卻被人借用了。此刻,許紅專很清楚,是必須要有明確態度的時候。所以,許紅專干脆連理都不理會姚定國了。

    一行人,剛一走進派堊出所的大門,就聽到在審訊室那邊,一個聲音咆哮起來:“他媽的,你敢打老子,今天,我要是不讓你嘗嘗厲害,你不知道死字怎么寫。”

    緊接著,又有一個聲音響了起來:“你敢,知道這是誰么?這是省委新上任的聶書堊記,今天的事情,你自己心里清楚,碧翠雅閣的視頻監控也在,你侮辱聶書堊記的愛人,還動手打人,你還有理了。你們這是要做什么?私設刑場嗎?”

    一聽到這里,在門外的一干人等都神sè嚴峻起來,這一次,包括姚定國在內,都是一臉的嚴肅和凝重,這還了得,聶書堊記的夫人被人打了,如果,這樣的事情,要是沒有一個說法,這以后,其他領堊導的威信還有沒有了。這還了得。

    旁邊,袁東區區委書堊記胡在軍額頭上的汗水都冒出來了,好一個丁子劍,好一個丁博文,這一次,老子被你們父子兩個給害慘了。(未完待續。
广西快三计划网页版 淮南市| 竹北市| 东源县| 南部县| 贵州省| 扶绥县| 自贡市| 甘德县| 南阳市| 武定县| 武鸣县| 洪湖市| 石柱| 习水县| 伊吾县| 根河市| 江陵县| 金平| 阿克| 临湘市| 花莲市| 蚌埠市| 玛纳斯县| 郧西县| 泽州县| 甘泉县| 萨嘎县| 庆城县| 治县。| 白银市| 花垣县| 确山县| 江油市| 广丰县| 太和县| 九龙坡区| 彝良县| 乌鲁木齐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