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夢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重生紅三代 > 第778章 無妄之災
    聶堊振堊邦話音一落曾太平卻是有些愕然此刻曾太平也艟得很平靜很正常。既然自己都能夠得到消息。聶堊振堊邦在京堊城里根深蒂固自然也能夠得到消息。

    袁總身堊體不好這個事情對省部級行列的干堊部來說都不算是什么秘密。這個時候雖然袁總早已經徹底退了下去。可是一些必要的程序還是不能少的。人走茶涼也不能表現得那么明顯。

    頓了一下曾太平開口道:“振邦也要過去?那就一起吧。”

    聶堊振堊邦一聽到這句話隨即也恍然大悟點了點頭:“曾書堊記也一起過去?那更好。既然如此向中悳央假的事情就交給您了。

    雖然雙方在某些事情爭論的時候可以立刻不顧情面。甚至吵得不可開交。可是在平常的時候倒也不會橫鼻子瞪眼。身為省部級干堊部喜怒不形于sè這是基本的素質。如果這點能力都沒有。在常堊委會你看我不順眼我看你不順眼。你瞪我我罵你。這就lll套了。

    所以聽到聶堊振堊邦的話語曾太平也笑著道:“好你個振邦這個時候倒是知道偷懶了。”

    作為封疆大吏在自己的地方怎么安排工作和休息這是很自堊由的。可是要是牽扯到休假的話想中悳央辦公廳報備這是一個必須要走的程序。

    當然基本這就是一個形式問題。到了曾太平以及聶堊振堊邦這一層次。根本就不會出現不準假的情況。

    這一次前往京堊城兩人并沒有驚動省內其他班子成員。也沒有安排龐大的送行儀式。

    兩人再加兩個秘堊書四個人在天堊府國際機場登了前往京堊城的飛機。

    下午四點多抵達機場一出機場。兩個年約四十多歲的中年男子就迎了來。旁邊還有一個看起來很有風韻的熟悳婦。

    聶堊振堊邦和曾太平一走出來這三人就迎了來中間為首的男子身形稍顯肥胖笑起來整個面部的肥肉都擠在了一起給人一種喜感:“曾書堊記聶省長。歡迎二位領悳導。車子已經準備好了。您二位今天是先在酒店休息么?”

    曾太平此刻也對著聶堊振堊邦介紹道:“聶省長給你介紹一下這位就是我們巴蜀省駐京辦主堊任曾新華同志。他旁邊的這兩位是副主堊任黃超美同志和李堊麗同志。”

    聽著曾太平的介紹聶堊振堊邦也把目光落在了曾新華的身眉宇之間和曾太平依稀還有那么一點似曾相似的感覺。這兩人應該是有深層次的關系。

    這也很正常駐京辦這是關鍵部門是地方聯堊系中悳央聯堊系在京的各個部委之間的紐帶和橋梁。位子關鍵曾太平放一個自己人在這里這根本就沒有什么好說的。

    而且駐京辦每年的招待費用多巴蜀大廈的產業都是由駐京辦管理使用從利益來說這也是一個難得的肥缺。

    聶堊振堊邦微笑著和曾新華握手之后旁邊黃超美也主動迎了來:“聶省長您好。”

    接下來和副主堊任李堊麗握手一握手李堊麗卻是帶著一種淡雅的笑容聲音輕柔嫵媚:“省長歡迎您。”

    在握手的剎那聶堊振堊邦卻是明顯的感覺到這個女人小手指在自己的掌心輕輕的撩堊撥了一下。

    這個女人不簡單啊。這種魅惑的手段。對于這個聶堊振堊邦卻是不會去點明。這種事情。說出去反而會得罪人李堊麗能夠擔任巴蜀駐京辦的副主堊任這已經能說明很多問題了。

    頓了一下聶堊振堊邦若無其事看著旁邊的曾太平道:“曾書堊記我看咱們還是先去軍總醫院那邊吧。”

    這一次過來看袁總送什么東西倒是在其次主要的還是表達自己的一份心意和心思。

    聶堊振堊邦和曾太平兩人走進軍總醫院特殊病區的時候在袁總的病房門外也已經有幾個人站在旁邊了。

    等待了半個小時之后聶堊振堊邦和曾太平走了進去此刻床頭和旁邊的地面擺滿了鮮花袁總半躺在床堊看著兩人袁總也笑著道:“太平同志和振邦來了。你們有心了。又不是什么大病。還是工作要緊。”

    曾太平此刻也笑著道:“首堊長您好好休息我和振邦這一次也是順路正好準備來京堊城要點資金回去。恰好聽說首堊長生病住院了。這不我和振邦合計了一下也想過來探望一下感謝首堊長這么多年來對我們巴蜀省經濟的支槽和幫助。”

    袁總此刻卻是大度一笑擺了擺手道:“談不什么照顧和支持我歷來都是一碗水端平的國內的經濟發展總的思路和政堊策是先東部后西部現在看來成績是不錯的。巴蜀省現在更是要抓堊住這個機會。太平同志穩重振邦有沖擊有魄力和膽識你們這個組合在國內省一級的班子里很難得啊。”

    考慮到袁總的身堊體原因這一次的交流并沒有花費太長的時間。大約十分鐘之后外面保健醫生就已經走了進來中斷了這一次的談話。

    一走出大門曾太平就笑著道:“振邦準備去哪里?”

    對于曾太平的話語聶堊振堊邦自然是明白他的意思的。在京堊城里誰沒有一點門路和朋友曾太平這是要趁此機會拜訪一下他在京堊城的老朋友或是老領悳導。隨即聶堊振堊邦也笑著道:“曾書堊記正好回京堊城了。我還真想個假回家去看一下長輩。”

    看著曾太平的車子消失在街之后聶堊振堊邦卻是拿出手堊機撥通了趙星龍的電堊話:“星龍在干什么呢?”

    電堊話那端趙星龍顯得十分的興堊奮語氣也顯得很高興:“三哥怎么今天有空給我打電堊話了?我在非洲這邊呢。這一次龍華礦業準備投資幾個非洲的金礦和鉆石礦。我和李華過來這邊看看。”

    一聽到趙星龍的話語聶堊振堊邦頓時就愣了一下沒有想到一直玩世不恭的趙星龍現在倒是開始關注事業來了。沉吟了一下聶堊振堊邦隨即道:“我在京堊城呢。既然你不在那就算了。等回來之后去巴蜀玩一玩有些事情想找你聊聊。”

    掛下電堊話之后聶堊振堊邦又撥通了劉昆的電堊話這一次運氣倒是不錯劉昆正好在京堊城說了一下自己的地方之后不到五分鐘一臺賓利就已經停在了軍總醫院門口。京堊城衛戎司令部的小號軍牌。

    此刻劉昆從駕駛坐走了下來笑著道:“三哥怎么這個時候回來了。”

    聶堊振堊邦也笑了起來調侃道:“昆大老板開賓利最好還是個司機開你這個樣子不倫不類啊。”

    說著聶堊振堊邦直接車對著旁邊的劉昆道:“昆子找個會所有些事情要問你。”

    這一次并沒有選擇在自己的王朝俱堊樂堊部這邊在二環路隨意的找了一家咖啡館找了一個包廂等服堊務員送了東西之后聶堊振堊邦直接開門見山道:“昆子你知道楊智和老許家的孩子之間是什么事情么?”

    之所以找劉昆等人這也是聶堊振堊邦的目的所在楊智和老許家的孩子發生了沖堊突可是也不應該輪到楊智跑路的程度楊勝利幾兄弟都還實權在握老許家會這么沒品沒眼力?

    而且老許家不但沒有就此罷手還派出了許愛堊國來巴蜀很明顯許愛堊國就是一個犧堊牲堊品。要是做好了。老許家和李家的打算恐怕就是用一個地廳級來扳倒自己。地廳級換省部級這筆買賣。自然是能做。

    兵書有云知己知彼方能百戰不殆。聶堊振堊邦自然是不會不了解清楚。

    一聽到聶堊振堊邦的話語劉昆卻是有些愕然頓了一下這才道:“三哥該不會是楊安國堊家那小子跑你那里去了吧。”

    聶堊振堊邦點了點頭道:“安娜答應了的我也不好說什么?怎么?這個仇怨結的大?”

    劉昆苦笑一下點了點頭隨即道:“何止是大啊。我聽說楊智這孩子和老許家的孫堊子具體什么事情京堊城里傳了幾個不同的本不過我聽說楊智把老許家的長孫給廢了。以后這孩子有很大可能會有些殘疾。”

    一聽到這里聶堊振堊邦的眉頭頓時就擰了起來誰都清楚這可是大忌。打成了殘疾。可以肯定從此以后這仕途的路就斷了雖然并沒有明確的規定身堊體不健全的人不能走仕途。可是這基本也算是潛規則了。難怪老許家會如此了。

    楊家把楊智送到巴蜀其意思已經是擺明了。此刻老許家如果還抓著這個事情不放那就會激起楊家的反擊。老許家自認是承受不住的可是這口氣老許家肯定是咽不下去的。這樣一來老許家和李家合作李家趁此機會慫堊恿老許家出人來巴蜀。自己這是遭受到無妄之災了。
广西快三计划网页版 务川| 巴林左旗| 米易县| 肇东市| 镇康县| 安图县| 宜黄县| 贵德县| 梅河口市| 静宁县| 师宗县| 上饶市| 唐河县| 平南县| 兴宁市| 古丈县| 梁河县| 荣昌县| 淮阳县| 绥阳县| 呼玛县| 右玉县| 泌阳县| 遂平县| 福清市| 府谷县| 峨眉山市| 南投市| 富顺县| 应城市| 石泉县| 瑞昌市| 舒兰市| 建湖县| 台安县| 榆中县| 普兰县| 柳林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