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夢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重生紅三代 > 第756章 敲打
    是的的確是難住了。關于農村土地集中流轉的這一個問題。在年限的確是一個疏忽。政堊策并沒有明確的定出一個標準。

    十年這不是一個短的時間。十年內會發生什么。誰也說不清楚。有可能現在的種糧大戶突然發生變故。出現無法兌現承諾的事情。也有可能在看到了農業種植的利益之后農戶們反悔了不愿意了。

    十年的時間太長了。能夠發生的意外太多了。這里面的變數太大了。真要是出了事情蔣金貴很清楚自己承擔不了這個責任。

    沉吟了一下蔣金貴抬頭看著邱為毛道:“邱師傅這個事情。就現在來說。我還真不能答復你。這個事情必須要向聶省長匯報。他要是同意了。我這邊自然是沒有問題。”

    在邱為毛的面前蔣金貴并沒有擺什么市長架子蔣金貴很有自知之明。眼前這人不能用一般的眼光來看待。雖然實質邱為毛的確是一個農堊民。一個地地道道的農堊民。可是他不是一般的農堊民。作為省內農業能手。作為省人堊大代堊表。邱為毛是有自己的渠道的。說句不好聽的。邱為毛可是隨時都能夠和省委大佬直接對話的人。

    在這種人面前你不要去想著應付。是真心還是應付他一眼就看得出來。

    果然邱為毛聽著蔣金貴的話語卻是沒有半點生氣。反而點頭道:“好既然蔣市長這么坦白。我相信蔣市長。我等你的消息。”

    蔣金貴點了點頭卻是補充道:“邱師傅不管成與不成。這一個事情還希望邱師傅能夠暫時保密。

    邱為毛愣了一下隨即就明白了蔣金貴的意思。都不是傻堊子蔣金貴的話語邱為毛自然是聽得懂的。隨即笑著道:“蔣市長你放心。這個事情宣揚出去了對我也沒有什么好處。我老邱怎么會跟自己過不去呢。”

    和邱為毛交流了一陣之后蔣金貴親自將邱為毛送到了門口。邱為毛這種人堪稱為奇人。這是值得尊敬的。

    省政堊府聶堊振堊邦的辦公室李居朋從門外走了進來匯報道:“省長果南市蔣市長的電堊話。”

    這句話也讓聶堊振堊邦從繁重的工作之中抬起了頭。如今自己的工作并不輕堊松。土地流轉的項目先期在果南市試點了。只需要平ri指導一下就夠了。可是全省工業的布局以及第三產業的發展卻是成為了現在主要的工作。另外三千億基礎設施建設投資這也不是說著玩的。這可是需要拿真金白銀出來才行的。而這一切可不是說幾句話就可以實現的。這里面大量的工作大量的件都需要自己來處理的。

    蔣金貴的電堊話聽到這一句話聶堊振堊邦第一個想到的問題就是土地流轉出難題了點了點頭從李居朋手中接過了手堊機直接道:“金貴市長我是聶堊振堊邦!”

    話音落下蔣金貴立刻就將這兩個月發生的一些事情詳細的匯報了一遍。這才總結道:“省長您看?邱為毛這邊怎么給他明確的答復。另外?金江縣那邊怎么處理?”

    聶堊振堊邦此刻眉頭緊鎖幾乎是耐著xg子聽完了蔣金貴的匯報。果南市的事情。讓聶堊振堊邦有些惱火這一班子衙內。就好比是聞到了腥味的貓一樣什么地方都少不了他們的身影。

    要是按照改堊革開放之前的話來說這是在挖社堊會主堊義墻角。要是按照現在的話來說。他們是在發政堊府財。這種事情全國各地并不少見。一般都出現在土地征收這一塊。沒有想到如今這些人竟然把手伸到這里面來了。這是典型的要錢不要命啊。

    換一個角度來說這是在挑釁自己的權威這是在挑釁政堊府的威信。無堊法堊無堊天了。

    沉吟了一下聶堊振堊邦心中也做出了決定沉聲道:“金貴市長你的思路很好。既然這些人喜歡在金江縣鬧那就由得他們去鬧。土地流轉這不是小事。選擇一個縣作為合適的試點單位這是很有必要的。我看可以。另外在邱為毛的問題。我做主了。給他五年的承諾期限。中途出了問題。我來承擔這個事情只許成功不許失敗一定讓這些發政堊府財的人碰一個頭堊破堊血堊流摔一個大跟頭。”

    有了聶堊振堊邦的指示之后蔣金貴就好比是得到了尚方寶劍。天塌下來有聶省長頂著少卻了這一份顧慮之后。蔣金貴直接大刀闊斧的行動起來。和邱為毛的談判也很順利邱為毛說是十年那不過是一個條件而已五年的保證這已經足夠了。邱為毛也有這個自信。有著五年為緩沖在明擺著的效益面前。農堊民兄弟是不會有任何的意見

    這一次蔣金貴也真正見識到了邱為毛在仁章縣的超高人氣。一聽說是縣里的種糧大王要承包土地。農堊民也沒有了顧慮在仁章縣邱為毛那就是一塊招牌拖堊欠承包費用的事情。所有人都相信邱為毛絕對不會做。

    五萬畝農田再加原本邱為毛手中有接近八千畝。整個農田面積橫跨仁章縣八個鄉鎮。而且都是清一sè的平原。除去一些農戶自家種植的水田以外整個仁章縣都已經正式的收歸邱為毛的名下。

    果南市銀泰大酒店。

    這是果南市最好的星級酒店。此刻在銀泰大酒店附屬裙樓的銀泰夜堊總堊會里。卻是一片歌舞升平的景象。

    在銀泰夜堊總堊會的一間大包廂里。幾個年輕人每個人身邊都有兩個打扮妖堊艷穿著暴堊露的女子在陪伴著。更有甚者。整個胸堊脯在這些年輕人的手臂摩擦著。

    在粉sè的燈光之下。甚至有的人已經將手伸進了里面。包廂里不時的傳來了一陣陣的浪堊叫堊聲。氣氛顯得無比的曖昧。

    此刻包廂門突然從外面被人推開一個年約二十三四歲的胖子已經從外面沖了進來。

    這一幕卻是讓正中間主位的男子眉頭一皺。很是不滿道:“樊胖子你這是什么意思?這點規矩都不懂了么?”

    樊胖子此刻卻是有些畏懼愣了一下隨即道:“輝少大事不好了。剛才我從我爸那里得到消息。蔣市長今天下午代堊表市政堊府、市土地流轉辦公室工作小組正式和仁章市的種糧大王邱為毛簽訂了合同。邱為毛首期承包仁章市五萬畝農田。我爸還說這一次金江縣將不會進行試點。咱們投進去的這幾百萬可就打了水漂了。”

    這句話頓時讓包廂里其他幾名男子都震住了。原本熱鬧、曖昧的氣氛頓時消失得無影無蹤。

    所有人都有些吃驚。旁邊一個帶著眼鏡的年輕男子更是有些焦急道:“王輝這可怎么辦?金江縣要是不動。那咱們錢就沒了。我那錢可是貸堊款出來的。”

    王輝也就是主位為首的男子。面sè一沉卻是怒聲道:“好了。都急個什么勁。你是貸堊款的我他堊媽就不是了么?”

    此刻王輝有些后悔了早知道是這樣自己這班人就應該要搞一些實業存一些錢。也不至于每一次遇到項目都去貸堊款了。

    可是后悔已經沒有用了王輝看著樊胖子。此人的話語絕對可信樊胖子他老堊子是果南市農業局常務副局堊長也算是土地流轉辦公室的成員。這個消息絕對是真的。

    隨即王輝站了起來沉聲道:“事到如今沒有別的辦法了。各回各家各找各媽。這一次他蔣金貴敢y我們。我們就逼堊迫他在全市推堊廣土地流轉。總不能只做了仁章縣不做金江縣吧。到時候還不是隨我們拿捏。”

    王輝很是自信。在座六人除去樊胖子以外。其他五位都是常堊委公子。有了這一個枕邊風吹拂王輝就不相信。他蔣金貴能頂堊住壓力?

    市委一號院

    這是市委書堊記王國發的府邸。王輝一進門。卻是讓坐在沙發看電視的王國發和夫人陳堊元莉都愣了一下。

    陳堊元莉更是站了起來。欣喜道:“小輝怎么這么早就回來了。”

    話音剛落下王國發就冷哼一聲道:“慈母多敗兒。你看看他還有個什么樣子。天天在外面鬼混。遲早一天要給我惹出大亂子。”

    王國發的話音剛一落下旁邊陳堊元莉就不依道:“老王罵孩子干什么?小輝能惹出多大事情來他不過就是喜歡玩而已。能有什么大事。”

    此刻王輝卻是低著腦袋道:“爸還真惹出事情來了。這一次土地流轉我原本是想趁機做一番事業出來。沒有想到反倒被蔣金貴給算計了。三百萬打了水漂了。爸這蔣金貴也實在是太不像話了。您可要幫我。這些錢都是從銀堊行貸的短期貸堊款。這要是還不我就麻煩了。”

    這番話讓王國發臉sè一沉怒聲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等王輝將事情本末仔仔細細說清楚之后。王國發的臉sè也沉了下來王輝在此刻演得太成功了。完全把自己變成了一個有事業心的大好青年。心中對兒子有種自然的偏向。對蔣金貴也很是不滿。不看僧面看佛面。蔣金貴太不把自己放在眼里了。這種事情完全可以事先溝通一下。

    這樣也不至于讓兒子陷入絕境。

    沉吟了一下王國發卻是站了起來背著雙手道:“你自己做得好事你自己去處理。我不管你這些爛事。”(未完待續
广西快三计划网页版 江门市| 西乡县| 通江县| 寿阳县| 清镇市| 敦化市| 澄城县| 闽侯县| 韶关市| 柏乡县| 和顺县| 保靖县| 高青县| 平江县| 广元市| 湾仔区| 开原市| 阳西县| 富源县| 吐鲁番市| 临桂县| 十堰市| 裕民县| 天祝| 衡南县| 通州区| 苍溪县| 苏尼特左旗| 湘潭市| 高唐县| 神木县| 新蔡县| 秦安县| 兴化市| 桦川县| 济南市| 连南| 江源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