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夢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重生紅三代 > 第679章 往死里整
    聽到黃旭東的話語聶堊振邦對著旁邊的范志勇點了點頭范志勇手一揮。黃旭東以及三公辦的全體工作人員帶著四名手拿錄堊音筆和照相機以及攝像機的記者走了進來。

    “主堊任給你介紹一下這位就是華夏社彭城市記者分站的站長李旭同志。”黃旭東給聶堊振邦介紹起來。

    對于聶堊振邦這三個。或許地方基層的干堊部們了解不多可是對于新聞界的人來說卻是都有所耳聞的。李旭此刻在聶堊振邦面前。可不敢擺什么架子。很是激動伸出了雙手道:“首堊長好。”

    聶堊振邦微笑著顯得很是和氣點了點頭道:“李旭同志麻煩你們了。”

    說著聶堊振邦卻是指了指停在派堊出所內的一號車隨即道:“李旭同志你們先拍攝一下現場吧。”

    很快這些專堊業的人堊士立刻就開始工作起來。李旭此刻擔任了主持作為彭城市記者分站的站長李旭這點眼力還是有的。聶堊振邦的意思明顯就是要搞大新聞。這種露臉的機會自己可不能錯過了。

    先是將奧迪車牌那一塊號牌遮蓋布做了一個特寫接著李旭揭開了遮蓋布。手拿話筒對著攝像機道:“我們來看看這是彭城市市委一號車。根據三公辦工作人員熊太順的介紹他是在彭城市帝皇夜堊總會的門口遇到了這臺車處于職業的敏堊感。他查看了一下車牌。沒有想到因此卻引發了一場為難。為什么彭城市市委一號車會在下班時間出現在娛樂場所的門口司機是誰?是否涉嫌公車私用。我們將繼續追查下去。”

    接著李旭仿若是有了重大的發現。鏡頭對準了車尾李旭詳細的介紹道:“我們發現了一個重大的情況大家看這臺車子車尾做了一些細節的改裝處理。從這里可以看得出來。這絕對不是一臺奧迪a6這應該是一臺奧迪ab。

    彭城市市委為什么要這么做這是在掩蓋這一臺超標豪車的事實真堊相嗎?下面我們來采訪事堊件的當事人國堊務院三公辦公室一處的工作人員熊太順同志和羅全同志。”

    事情在一步步的按照聶堊振邦的預期在前進著。這個時候彭城市公堊安局支隊十幾臺jg車呼嘯著已經開了過來在這些jg車后面彭城市委幾臺黑sè的公堊務車也停在了邊。

    賽迎眉頭一皺。很是不滿對著旁邊的市委政堊法委書堊記李振民道:“振民書堊記這是怎么回事。怎么支隊的同志不馬采取行動反而停在外面了。”

    兩人一走來支隊的支隊長就已經迎了來對著賽迎和李振民敬了一個禮道:“書堊記李局。在我們抵達這里的時候子環路派堊出所已經被軍堊隊控堊制起來了。首堊長指示下一步的行動。”

    軍堊隊?

    這是怎么回事?

    賽迎的眉頭頓時皺了起來自己可沒有軍堊隊的關系也沒有求軍堊隊支援啊?難道是軍分區的蔣耀武?

    想到這個名賽迎立刻搖了搖頭就蔣耀武那個人會來巴結自己除非是太陽從西邊出來了。難道是小龍自己的朋友?

    想到這里賽迎走了去臉露堊出了一副和藹可親的表情微笑著對著在門口jg戒的士兵道:“這位小同志。我是彭城市市委書堊記賽迎。問。你們這是。”

    可是這句話注定賽迎得不到任何的回應。這讓賽迎有些惱火。想到自己兒子還在里面賽迎卻是耐著xg子道:“小同志我能進去嗎?”

    這一次得到回應了。士兵看了賽迎一眼沉聲道:“不能。”

    旁邊李振民卻是走了來怒聲道:“怎么說話呢?這是我們市委書堊記、市軍分區第一政堊委。我是彭城市市委政堊法委書堊記。現在我命令你立刻讓開。”

    “我不管你是什么書堊記什么政堊委。我們是江州軍堊區直屬偵察團的。有種你讓我們軍堊區首堊長下命令。現在我接到的任務是不管是什么人不能進入這里。違者我們有權就地擊斃!”戰士也來火了。什么玩意。

    緊接著手的95式自動步堊槍咔嚓兩聲。卻讓李振民和支隊的支隊長嚇了一跳。這是子堊彈趟的聲音啊。

    就在這個時候賽迎的秘堊書郭大海已經走了過來手中還拿著手堊機低聲道:“書堊記省委沈書堊記的電堊話。”

    這句話讓賽迎心中也咯噔了一下接過電堊話道:“沈書堊記。我有一個重要的事情向您匯報。這江州軍堊區的人實在是太不像話太狂堊妄了。完全沒有把我們地方放在眼里嘛。”

    可是預想之中的安慰話語并沒有出現。這種告堊狀并沒有博得沈言碩的同情。相反沈言碩已經在電堊話里咆哮起來:“賽迎。很委屈是嗎?”

    “我告訴你。你捅堊了大簍子了。你知不知道。你知道現在子環路派堊出所里面是誰嗎?聶堊振邦!原來在梁溪市的聶堊振邦!后來的望海市市長聶堊振邦!現在的三公辦主堊任聶堊振邦!”沈言碩怒吼起來。

    就在剛才沈言碩接到了江州軍堊區參謀長的電堊話。電堊話里對方沒有說太多只說了幾句話可是卻讓沈言碩趕到了一股y堊謀的味道。調動了江州軍堊區的軍堊隊。華夏社的記者已經在進行采訪了。

    以沈言碩對聶堊振邦的了解這一次這個京堊城世家子弟里面的一哥。怕是要耍無賴走非正常路線了。

    這句話讓賽迎也慌亂堊了低聲道:“沈書堊記我…我……”

    “別我……我的了。堂堂一個市委書堊記嚇得連話都說不出來了么?現在我已經和守常同志匯合了。我們已經忘彭城市趕來了。現在你務必要和聶堊振邦同志取得聯堊系并取得他的諒解。否則的話你這個市委書堊記就不要當了。”沈言碩幾乎是怒吼著說完啪的一聲掛下了電堊話。

    旁邊寧守常一臉淡定。

    看著沈言碩微笑著道:“沈書堊記稍安勿躁。依我看。事情也不是沒有挽回的余地。聶堊振邦同志也不是那種不講道理的人。”

    這句話讓沈言碩有些牙癢癢。寧守常這是典型的站著說話不腰痛誰不知道你寧守常是聶系的人馬。聶堊振邦肯定是要給你面子。可是對其他人他就真的這么講道理么?當年西北自堊治區鐵力是怎么下去的。這就是明證。

    掛下電堊話賽迎有些失堊魂落魄。旁邊李振民已經迎了來低聲道:“書堊記怎么了?”

    賽迎看著子環路派堊出所。此刻雖然還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可是也能夠猜測得八堊九不離十了。自己的一號車就是兒子開出去的。三公辦聶堊振邦。想都想得到。估計是為了這個事情吵鬧起來了。龍為了滅堊口而把人帶進了派堊出所。

    想到這里賽迎不敢再想了。低聲道:“三公辦聶堊振邦現在就在派堊出所里面。沈書堊記和寧省長已經趕來彭城市了。”

    這句話一出口李振民也是面sè一變。心中也在掙扎著。賽迎的專車是什么底子李振民是最清楚不過的。

    沉默了一下李振民卻是站了起來訕笑著道:“書堊記。我突然想起來我那邊還有些事情。我就先走了。”

    說著李振民站了起來對著支隊的支隊長命令道:“傳我的命令。支隊立刻對子環路外圍進行jg戒封堊鎖。另外通知交堊jg支隊、治安支隊、刑偵支隊的同志。立刻對全市道路和治安進行整堊肅行動。迎接省委沈書堊記和寧省長的到來。”

    說完李振民坐了自己的專車離開現場。聶堊振邦被困在了派堊出所肯定是發現了車子的異常之后龍為了防止事情暴堊露進而對聶堊振邦進行了一系列的舉動

    身為政堊法委書堊記李振民是科班出身這種案情推斷還是輕車熟路的。這種時候李振民立刻就放棄了賽迎。

    作為政堊法委書堊記李振民也不害怕賽迎報復。這一次賽迎能不能擔任市委書堊記還兩說。即便是保住了位置自己身為政堊法委書堊記也不害怕他。相反如果不劃清界限搞不好自己會被賽迎拖累。

    李振民干脆果斷的離開讓賽迎恨得牙癢癢。可是卻拿李振民沒有任何的辦法。都是班子成員。李振民根本就不怕他。

    賽迎不知道的是在派堊出所里面聶堊振邦此刻卻是義正言辭道:“這一次的事堊件我認為是一件極其惡劣和嚴重的傷害案。當事人龍伙同子環路派堊出所的錢東毛等人。在被我們的同志發現公車私用公車超標等嚴重違紀行為之后。對我三公辦人員進行誣陷和毆堊打。造成的影響極其惡劣。如果每一個地方政堊府都和彭城市這樣那么。我們分散在全國各地的五個檢堊查組還有什么安全可言。我求媒體呼堊吁一定要對彭城市委。對當事人進行嚴厲的懲處。”未完待續
广西快三计划网页版 弥渡县| 特克斯县| 肥西县| 中西区| 绥阳县| 平原县| 策勒县| 江孜县| 洪泽县| 沁源县| 张家口市| 峨边| 沾化县| 温州市| 杭锦后旗| 肇源县| 东乡县| 临汾市| 泰来县| 汕头市| 日喀则市| 桂东县| 宾阳县| 大埔县| 石屏县| 库尔勒市| 大连市| 宿州市| 新丰县| 台湾省| 北安市| 襄汾县| 南涧| 辉县市| 定州市| 会昌县| 宝坻区| 辰溪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