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夢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重生紅三代 > 第618章 返回望海
    ==================================================

    聶振邦的車子趕到寶山殯儀館的時候殯儀館大門口外面的停車場內已經停滿了各式汽車()。來自燕北省、魯東省、遼東省等等各個地方牌照。

    清一sè的奧迪、奔馳、純黑sè系。每一個車牌在當地都是嚇人的存在。

    在外面露天坪內十幾個省部級高官都聚集在了一起臉都有些悲痛神情。

    在旁邊來自總參總裝以及軍委直屬的軍牌車更是整齊劃一的排列五六個掛著將星的軍人也聚集在一起小聲的議論著。

    此刻聶振邦才算是真正的感受到了楊家的底蘊。前世也好這一世也罷楊家能夠屹立不倒。的確不是僥幸光憑這一些人脈關系。門生故吏。楊家的確是國內堪稱前列的政治家族。

    和董家董老爺子去世之后董家一種沉悶和壓抑的氣氛不同。楊家這邊的氣氛顯得要輕松許多。畢竟楊家第二代已經順利進入了九鼎核心里面。這樣一來一個政治派系的核心就已經確定下來了。現在楊老逝世不過是正常的交替而已。

    所以整個楊家派系的人并沒有任何慌張僅僅只是神態悲切而已。

    聶振邦一進來。不少干部都望了過來對于楊家的這個女婿聶家的公子()。眾人都還是認識的。三十歲的副部級。聶振邦的前程還是有不少干部十分看好的。不少人都微微的頜首點頭。

    走進病房內。此刻。水晶棺內楊老整個人都被遮掩起來。鮮艷的黨旗披蓋在身靈堂方黑底白:‘沉痛哀悼楊宗保同志’兩側掛著對聯:‘兩袖清風存正氣;一腔熱血為人民。靈堂兩側已經擺滿了黨和zhèng fu、國家領堊導人以及社會各界敬獻的花圈。

    在旁邊的偏廳里楊家三兄弟以及楊家的女眷以及楊家第三代的七個兄弟都站在邊。

    看到聶振邦進來楊勝利三兄弟都抬起了頭微微點頭一下旁邊楊安邦、肖雅麗都站在后面此刻正在安慰著哭得不成樣手的楊安娜。

    一見到聶振邦安娜整個人就撲了來抽泣著道:“振邦爺爺爺爺他走了。”

    聶振邦此刻卻也是緊緊的摟住了楊安娜的肩膀。低聲安慰著道:“安娜不哭咱們不哭。我相信爺爺在九泉之下也不希望安娜哭的是么?”

    和董老的追悼會相比楊老爺子的追悼會就顯得隆重了許多畢竟董家目前在位的當權者里面僅僅只有一位政治局的委員。而楊家楊勝利則是九鼎核心之一。身份地位不同。體制內就是如此的現實。

    三天的追悼會下來楊老的靈框送往寶山革堊命公墓火化后安葬在寶山革堊命公墓里面。

    全國政協大院內。楊勝別的住所里。

    此刻在客廳內楊安邦三兄弟再加楊安娜和聶振邦。一大家子人都已經坐在了這里。

    即便是楊家小家庭內的內部聚會。座位也很有講究。中間自然是岳父楊勝利的位子。左側卻是楊家老大楊安國。做為楊家第三代的佼佼者。可以說楊安國的身份地位已經基本確定了他未來在楊家的核心地位()。這樣自然是坐在左側右側則是楊安軍這里面最為灑脫的是楊安邦根本不走仕途也不進軍隊。而是從事商業經營。在座的基本都不會輕易得罪他而且楊安邦主動從商等于是放棄了這種權力的爭奪。這樣一來就更是沒有什么威脅了。

    聶振邦和楊安娜則是坐在了側面的沙發。按理來說聶家如今在京城里也算是有著足夠分量的家族。一個軍委副職領堊導。入局的人物。直系省部級也有兩個。派系之內也有不少手握實權的地方大員。雖然如今都已經到了要退的年紀。可是實力還是不容小覷的。

    如果聶家是小門小戶。完全投靠在楊家之下參加這種會議倒也說得過去。可是現在楊勝利卻是堂而皇之將聶振邦納入進來。這說明。

    楊勝利內心里對聶振邦還是很認同的。

    唯獨旁邊楊安國的面有些不太舒服。作為楊家未來的主要核心。內定的繼承人。在職務級別在工作能力卻是和聶振邦有一些差距。楊安國很是高傲的心。卻也是有些不平衡。

    沉吟了一下楊安國卻是凝眉道:“爸今天您把我們幾個兄弟召集起來這是有什么要吩咐的么?”

    這句話卻是讓聶振邦的神情也有些尷尬起來楊安國話里有話這里面的意思誰都清楚就連肖雅麗都皺起了眉頭。雖說自己是楊家的媳婦不假。可是。自己還是聶家的外孫女不是。

    隨即肖雅麗卻是淡然道:“大哥什么幾個兄弟。都是一家人沒必要分這么清楚吧。”

    話音落下楊勝利的臉也露出了一些不滿自己這個長子楊勝利很了解能力是很不錯。缺點什么的也不多。唯獨就是缺少一些寬容大度。攀比之心太重了。

    隨即楊勝利沉聲道:“好了好了。都不要說了。我楊家向來都是和睦共處立世你們這么吵吵鬧鬧成什么體統()。”

    說著楊勝利卻是環視了一下眾人沉聲道:“老爺子過了之后如今。國內的局面就比較的微妙了。”

    這句話一說完楊勝利卻是刻意的停頓了一下這么做楊勝利就是想看看幾個孩子之間的神態變化和領悟能力。

    此刻楊安國的眉頭有些微皺但是并不是顯得那么的凝重。

    楊安軍此刻卻是一臉的茫然反倒是楊安邦此刻的神情卻是凝重起來。聶振邦此刻也在沉思著。楊勝利的話語肯定不是平白無故這么說的。當年自家老爺子逝世的時候。聶振邦是深有體會的。如今。楊勝利肯定也不是無的放矢。

    縱觀整個國內。碩果僅存的一些開國元老里面有份量的就剩下了南老和李老。還有幾位要么開國時期也僅僅是沾了高級干部的邊緣要么家族不行早已經沒落了。

    南老的地位是超然的自然這是不需要多說的。恐怕楊勝利的問題還是放在李老面李家在zhèng fu體系里面根深蒂固盤根錯節。如今隨著楊老、董老的相繼離世。這以后在國內能夠震住他的也就是南老了。

    再加沈總堊書記和袁總堊書記之間新老交替。沈修超要穩固地位未來肯定是要在體制冉換血的。

    這樣一來楊家的處境就顯得很微妙了。以沈修超的個xg是斷然不會和楊勝利有多少聯合的。

    “振邦你有什么需要說的么?”突然楊勝利卻是開口說了起來。

    這句話卻是讓聶振邦有些愕然同時也摸不透楊勝利的態度了。岳父這么說這是什么意思。原本楊安國對自己就有些不滿這不是刻意要挑動起仇恨么?

    可是楊勝利一方面是長輩另外一方面也是領堊導聶振邦卻是不好不說隨即道:“爸()。我看我們還是需要小心謹慎一些為妙。老李家不是這么容易就屈服的人李老那更是經歷了無數的起落和爭斗走出來的。如今我覺得只能是和氣生財為好。”

    話音剛一落下旁邊楊安國就冷哼一聲沉聲道:“和氣生財以力自己是商人么?這是什么覺悟?”

    這句話卻是讓聶振邦的臉sè也顯得有些尷尬起來。

    旁邊楊安娜準備說話聶振邦卻是拖住了楊安娜。

    倒是楊勝利此刻卻是微微頜首點頭道:“和氣生財這個詞倒是用得不錯。振邦我希望你能記住了。”

    這句話說得很通俗但是卻很貼切。事實這也是帝王心術的一種體現。如今國內的局面以楊家為首、聶家、董家再加肖家和六家等幾個家族的實力明顯要強不少。相反李家在這一次打堊壓得比較厲害這樣一來沈修超處于平衡的考慮。處于自己地位穩固的考慮也會進行平衡。這一點聶振邦都能夠看到李家自然是能夠看到。

    接下來交流了一些事情之后聶振邦卻是站了起來起身告辭。走出政協大院楊安娜卻是走了來低聲道:“老你對不起啊。”

    一聽到這句話聶振邦卻是笑了起來這丫頭還是那個xg子。看不得自己受到一點的委屈。隨即聶振邦卻是搖頭道:“傻了頭你說什么呢?夫妻之間哪里還有什么委屈不委屈的。你大哥是你大哥你是你嘛。

    說著聶振邦卻是呵呵笑著道:“好了好了。這些事情不要再想了。明天咱們回望海市吧。不在京城不就行了么?”

    楊安娜此刻卻也撲哧一下笑了起來親密的挽住了聶振邦的胳膊點頭道:“好我們回望海。”(未完待續
广西快三计划网页版 沁阳市| 新民市| 宁武县| 洛川县| 安图县| 武山县| 中方县| 宾阳县| 长岛县| 定安县| 晋中市| 祁连县| 湖南省| 岚皋县| 富民县| 项城市| 永和县| 九龙城区| 北安市| 镇巴县| 台南县| 施甸县| 高唐县| 江达县| 怀柔区| 汉中市| 晋城| 江安县| 喀喇沁旗| 锦屏县| 淮南市| 广宗县| 靖江市| 奎屯市| 建德市| 都昌县| 藁城市| 伊吾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