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夢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重生紅三代 > 第342章 老書記的托付
    晚宴之后,朱琢真卻是率先告辭了。這個時候,朱琢真卻是學乖了。這一次,聶振邦雖說是暫時占堊據了上風。可是,以朱琢真對范常勝和李國華的了解。兩人如果就這么一點手段,那也做不到現在這種程度了。雖然,如今何定邦對聶振邦是有種另眼相看的感覺。可是,朱琢真采取的,還是一種穩妥的策略。暫時選擇觀望。所以,朱琢真這才選擇在這個時候告辭。

    等到朱琢真走了之后,聶振邦又坐了一段時間之后,也準備告辭了。就在這個時候,外面,房門口傳來一陣開門的聲音。一個年約二十八歲左右的年輕男子從外面走了進來。

    眉宇之間,依稀還可以看到有一些何定邦的影子。聶振邦此刻也在沉思起來。從何定邦的年紀來看,七十六七歲了。這個人,應該不會是他的兒子,看樣子,應該是何定邦的孫子了。

    這時候,年輕男子也愣了一下,隨即雙腳一并道:“聶市長好。”

    旁邊,何定邦也微笑著介紹道:“小聶市長,和你介紹一下,這是我孫子,何慶軍,今年飛歲了。目前,在市公堊安局刑偵支隊工作。”

    說著,何定邦卻是板著臉道:“慶軍,我和小聶市長,以叔侄論交,按理,你應該稱呼小聶市長為叔。”

    這句話一出口,聶振邦和何慶軍都愣住了。何慶軍臉上,明顯是有些尷尬。聶振邦要是三十大幾,四十歲那也就罷了。可是。聶振邦年紀比他還小。讓他叫叔,聶振邦還真有點難以說出口的感覺。

    旁邊,聶振邦也微笑著道:“老書記,我看,你就別勉強了,論年紀,我比慶軍還小一歲。咱們之間各交各的。您就別cāo心了。”

    聽到聶振邦的話語何慶軍明顯是松了一口氣,喊聶市長,或是喊什么,何慶軍都沒有關系,畢竟聶振邦的身份地位擺在那里,這是應該的。可是,喊叔叔的話那就顯得有些怪異了。

    “呵呵,小聶市長都這么說了。我是沒有問題的一切,都依小聶市長。”何定邦呵呵一笑,卻是從善如流。

    說完這些之后,何定邦卻是突然道:“慶軍,你去泡一壺龍井過來。”

    等到何慶軍出丟之后,何定邦此刻卻是顯得有些正sè道:“聶市長,你上任咱們梁溪市之后,說實話,最開始,我是有疑慮和顧慮的。可是通過這段時間的了解,我覺得,聶市長你和其他的干部都不同。”

    說到這里的時候,何定邦的臉sè顯得很正式。聶振邦也在沉思起來,何定邦話里有話啊。和其他的干部不同,這里面,能夠揣摩的意思很多,有可能,是說自己在老干局事情上的堅持和執著。也有可能說是自己和市委書記范常勝之間和李國華之間的這種交鋒。

    可是,到底何定邦是一個什么樣的意思,聶振邦也在揣摩。沉思了一下,聶振邦也微笑著道:“老書記,過獎了。我這個人,一貫以來,堅持的一個態度就是有所為,有所不為。”

    頓了一下,聶振邦繼續道:“老書記,在我看來。人生一世,草木一生。做人,不能光顧著自己,總得要為這個社會,這個國家,這個民族。留下一些什么。談不上流芳百世,名垂青史的豐功偉績。至少。要對得起自己這短暫的一生。”

    這些話,如果是在何定邦在任的時候,對于聶振邦這樣的話語,何定邦肯定會是咐之以鼻的,可是,在退了下來之后,感受到了世間人情冷暖,感悟人生之后,何定邦的觀念和態度也已經不同了。

    此刻,對于聶振邦的這些話語,何定邦沒有任何的鄙視,相反,卻是帶著一種佩服和認可。

    何慶軍此時也推門而入,一壺龍井放在了茶幾上,隨即,何慶軍卻是知趣的退了出去。作為何定邦的孫子,何慶軍自然是清楚,此刻何定邦和聶振邦之間肯定是有不少的事情要說。

    等何慶軍出去之后,何定邦這才微笑著道:“聶市長,茶不好。家里也沒有準備什么專門的茶具。倒是讓你見笑了。”

    說著,何定邦幫聶振邦倒上了一杯茶之后,再次緩緩開口道:“聶市長,我老頭子雖然已經是退了有兩屆了。差不多快八年了。可是。這市里的情況,這市里的一些事情,我還是知道的。”

    這句話,何定邦絕對不是吹噓出來的,據自己所了解到的情況來看,何定邦十年之前,卸下了市委書記的擔子之后,卻還是兼任著梁溪市人大常委會主任的職務。這個職務,直到四年之前才卸下。而且,以自己對何宏邦這個人的了解來看,何定邦并不是那種無的放矢的人。沒有一點依據,沒有一點實力。何定邦是絕對不會說出這樣的話的。

    隨即,聶振邦也微笑著道:“老書記,您這么說,可就是謙虛了。誰還不知道您啊。一輩子都在為梁溪市服務。梁溪市能夠有今天,要不是您那兩屆市委書記,掌舵,力挽狂瀾。再加上一屆人大主任,為梁溪市的經濟建設保駕護航。梁溪市絕對是沒有現在的成就的。”

    恭維的話語,人人都喜歡聽。尤其是聶振邦這種身份地位的人說出來的話語,那份量就更重了。而且,何定邦如今無官一身輕。以聶振邦的身份,也犯不著拍他的馬屁。這樣,就更顯得這話語是真實的。

    何定邦聽在耳朵里面,也是哈哈一笑道:“呵呵,不提也罷,不提也罷。好漢都不提當年勇。那些過往的事情,就沒有必要再說了。倒是,現在,梁溪市的發展,可是要靠聶市長你們了。”

    頓了一下,何定邦的面sè一變,一改剛才那種輕松融洽的氣氛,顯得有些正式和嚴肅,微笑著道:“聶市長,市里的情況,相信,以你聶市長的睿智,也不需要我老頭子贅述。不過。我倒是覺得。市人事局局長譚淼臻、市水利局局長熊偉以及匿城區區委書記陸武這三位同志,聶市長倒是可以和他們多交流聯系一下。”

    說到這里,何定邦也在觀察著聶振邦的面sè。這三個人,算是何定邦手下的嫡系人選。三人的年紀,雖然最年輕的都已經有四十幾歲了。可是,還算是年富力強,基本上,都還有十年的政治生涯,如果,聶振邦用得好,那也算是一個不小的助力。而對于自已來說,也算是給這些手下找了一條好出路了。

    從自己退二線到退休,前前后后,這已經是八年的時間了。所謂一朝天子一朝臣。八年的時光過去了,自己的嫡系心腹部下。有的,已經調離梁溪去了江北省的其他地市。有的,也已經退休了。在梁溪市,還有這么三個正處級的部下,這本身,就已經是很了不起的事情了。更何況,人事局以及匿城區區委書記,這可都是關鍵職位。

    這也足以證明,何定邦的能力。能夠在范常勝如此強勢的壓制之下,還能保有這么強悍的力量,何定邦不容易啊。

    可是,聶振邦臉上一片古井無波的表情,即沒有興奮,也沒有任何的驚訝,仿佛,這個事情,不過是很普通的一個雞毛蒜皮的小事一樣,這一份氣度,也讓何定邦有些佩服。聶振邦能夠以如此的年紀,就走到現在的地步,其本身的能力,可見一斑啊。這些人,聶振邦不需要么?肯定不會,聶振邦初來乍到。僅僅是帶了兩個人過來,一個是公堊安局局長陳樂,一個是市zhèng fu副秘書長易軍。雖說對聶振邦止任的幫助不小。可是,實力明顯還是略顯單薄了一些。既然需要,聶振邦還能保持如此沉穩的神態。光是這一份沉穩的氣勢,就不是一般人可以擁有的。

    沉默了一下,何定邦還是決定開門見山,直接一些。隨即,何定邦也微笑道:“聶市長,你也知道。我老頭子,畢竟是老邁了。所謂不在其位,不謀其政。不過。我還是要說幾句,這幾個同志,都是我看著成長起來的。陸武同志,當年還擔任過我的秘書。論能力,都是很不錯的。我相信,有他們的協助,聶市長在以后開展起工作來,還是會有很大的便利的。”

    聽著何定邦的話語,聶振邦也沉思起來,連續兩次強調這些人,這說明。何定邦的決心已經擺出來了,而且,也不是作偽。此刻,這應該算是何定邦的一種托付,將他手下的這些人托付給自己。一方面,何定邦自己是沒有那個能力了。另外一方面,對這些人的前途也是一個幫助。

    當然,對于自己來說,這也算是一個天大的好處。有了這些人的加入,這對于自己在梁溪市的工作開展也會有巨大的促進。想到這里,聶振邦隨即也點頭道:“老書記的話,我是信得過的。既然老書記都認可的同志,我看就錯不了。我看,明天正好有時間。可以去匿城區視察調研一下。”

    話音剛落下,聶振邦的手機卻是突然響了起來。
广西快三计划网页版 恭城| 柘城县| 土默特右旗| 韩城市| 乌拉特后旗| 乐山市| 灵台县| 姜堰市| 海盐县| 北辰区| 芮城县| 河北区| 蒲江县| 南部县| 全南县| 洛阳市| 永宁县| 娱乐| 仁怀市| 仙桃市| 常熟市| 武清区| 虎林市| 华池县| 中卫市| 漾濞| 南靖县| 宁南县| 花莲县| 宜君县| 木里| 周宁县| 金门县| 邓州市| 靖边县| 博兴县| 台北县| 修文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