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夢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重生紅三代 > 第297章 第一個案子
    聶振邦的聲音很大,大哥大,也就是第一代模擬信號移動電話,在京城這種地方,音質還是很清晰的。

    歐陽夏書記召喚,聶振邦不敢怠慢,掛掉電話,隨即就站了起來,不等聶振邦開口,旁邊,劉斌就沉聲道:“老三,看情況,應該是有案子了,而且,還是大案子。我們一起過去吧,有什么事情,正好也可以給你搭一把手。”

    鄭根生的人事組織關系雖然還沒有調過來,不過,那也是遲早的事情,這個電話之后,聶振邦走了,三人再在這里吃喝也沒有意思了,畢竟,主角還是聶振邦。

    四人一行,立刻啟動車子,直接趕到了中紀委辦公大樓。此刻,已經下班了,沒有想到辦公大樓里不少辦公室都還亮著燈,足以證明。加班的人數還是不少的。

    直接坐電梯直上十一樓,這里,是中紀委高層的辦公樓,走到歐陽夏副書記的辦公室門口,這還是聶振邦第一次面前歐陽夏。畢竟是掛正部級牌子的高官,此刻,聶振邦也深呼吸了一口氣,走到門前,敲了敲門。

    很快,房門打開,霍秋原看著聶振邦,低聲道:“聶主任來了,快進來吧。”

    走進歐陽夏的辦公室,聶振邦隨意的打量了一下,就恭敬道:“歐陽書記…”

    歐陽夏年約六十歲的樣子,頭發有些花白,眼神卻很銳利。鼻梁很厚實。給人一種不怒自威的感覺。

    因為辦公室有暖氣的緣故,歐陽夏的外套掛在邊上,內里一件保暖內衣,外面是一件白sè的襯衫,再外面,套著一件針織的灰sè背心。看著聶振邦的舉止氣度,歐陽夏也暗自點頭,不愧是聶家培養出來的子孫,不愧是南老和袁總書記都很看重的人。

    隨即,揮手示意聶振邦坐到自己面前的椅子上,歐陽夏將自己桌子上的一份材料丟了過來,沉聲道:“小聶,看一下吧。這是我的一個老戰友從魯東省那邊寄過來的。”

    看著信封的封皮上面,這封信,來自與魯東省的東蒙地區的大蒙縣。這個地方,聶振邦也是知道的,這可是紅sè革命老區。

    打開信封,第一行字,就讓聶振邦震撼住了——致zhong yāng紀律檢查委員會領導,我是東蒙山區的一名老兵。我不知道,這還是不是我們黨的天下。

    看完全文,聶振邦也震驚了。前世,雖然聶振邦也曾經從電視媒體。新聞欄目之中,了解過很多這樣的事情。可是,真正經歷,這還是第一次。一個參加過抗ri戰爭,解放戰爭,獲得過特等功的功臣,卻是被人逼迫到了一個走投無路的地步。那一聲質問,這是在聶振邦等人,在歐陽夏的臉上狠狠的打了一個巴掌。

    “小聶,看完了?我只說一句話,這個案子,既然是歸屬你們五室的管轄區域,就由你們五室督辦。有信心完成沒有?”歐陽夏的氣勢不是一般的省部級干部可以比擬的。長期在紀檢工作戰線上,說話做事,甚至都透露出一股殺氣。

    聶振邦此刻,也嚴肅的站了起來,沉聲道:“歐陽書記,保證完成任務。”

    歐陽夏此刻還真有點欣賞聶振邦這種勇往直前,干脆利落的態度。紀檢干部,要的就是這種一往無前的氣勢,要是唯唯諾諾。查起案子來,畏手畏腳,那還查什么。凡是要紀檢干部出動的案子,哪個不是嚴重的案子。

    很是滿意的點了點頭,歐陽夏沉聲道:“小聶,這次查案,我的意思是,要繞過魯東省委和魯東省紀委。畢竟,查的是一個縣處級單位。通知下去的話,難免會給人一種不信任當地zhèng fu的感覺。所以,我要求你們調查組只能采取秘密的方式進行案前調查取證。等到事實證據充分之后,你們再去聯系魯東省紀委。至于,魯東省委那邊,到時候,由我來負責協調。明白了沒有。明白了就馬上去組織人手。明天一早,你們趕赴大蒙縣。”

    聶振邦此刻也有些激動,畢竟,這是自己上任紀委之后,督辦的第一個案子,而且,還是小案子。這就很合適,對于聶振邦來說,如果以上手,就是大案子,沒有經驗,還真不一定能夠搞定,可是現在么?這就是一個練手的機會。隨即,對著歐陽夏道:“歐陽書記,請您放心,請組織上放心。我馬上就抽調jg干力量,組成調查組。明天晚上之前,一定趕到大蒙縣。”

    回到自己的辦公室,聶振邦一進門,此刻,正坐在自己辦公室沙發上喝茶的三人同時站了起來。都是一臉疑惑的看著聶振邦。

    將手中的材料放到桌子上,聶振邦也搬了一條凳子坐了下來。隨即道:“同志們,有案子了。”

    說著,聶振邦卻是道:“魯東大蒙縣,革命老區屬于國家級貧困縣,歐陽書記接到的舉報信,實名舉報,舉報人是一名抗戰老兵,事情很俗套,縣委書記的公子,強jiān了老兵的孫女,這孩子一時想不開,懸梁自盡了。老兵去討說法,卻被打了。舉報信上還有這個縣委書記飛揚跋扈,橫行霸道的證據。同時,老兵多次被當地公安機關關押,拘留,慘遭毒打和威脅。家里的房子,也被當地zhèng fu以各種名義拆除了,如今,老人獨自一人,租住在大蒙縣縣城。這一年的時間,老兵也走訪和調查了不少東西,材料上說,這個縣委書記的公子,至少禍害了足足上十名年輕女孩子。不管事實如何,至少,我們要親自走一趟了。歐陽書記已經下達了命令。讓我們連夜組織好調查隊伍,明天一早出發。這樣的人,如果是真的,我們一定要繩之以法,送進監獄。”

    說到這里,聶振邦頓了一下,環視三人道:“這一次,我決定親自跟一趟。來紀委工作,我算是毫無經驗,這次,趁此機會也好學習一下,老鄭跟我一起去吧,你組織關系的問題,讓劉斌幫你辦理。”

    看著這個材料,高衛也有些吃驚,似乎,腦海之中,可以想象,一個年邁的老人,為了孫女的事情而四處奔波,尋找證據,四處上訪的影子。

    隨即,高衛也點頭道:“按理來說,一般這種案子,都會轉移給當地省級紀委。這一次,歐陽書記竟然親自督辦。看樣子。這個事情讓歐陽書記很惱火啊。”

    旁邊,劉斌也點頭道:“衛子,你還不知道吧,歐陽書記,在四幾年的時候,就在大蒙縣那邊。參加工作,就是在那里,你說,他能不惱火么?”

    高衛此刻也點頭道:“三哥,魯東的案子,分配下來,算是我們六處的職責。我看,我們三個人,再加上我們六處的四個干事,一共七個人過去就可以了。”

    聽到高衛的話語,聶振邦也點了點頭,別看高衛年輕,在紀檢工作上,還是有相當豐富的經驗的。七個人,不多不少,很合適。人多了,目標太大,人少了,有時間分不開身。七個人,即能夠保證案子的調查和進展,又不會引起太多的注意。

    隨即,聶振邦也緩聲道:“好,我看,就按照這個人數定下。衛子,你等下去聯絡一下,定好去魯泉市的機場。我可是和歐陽書記打好包票了,明天晚上,一定趕到大蒙縣。”

    對于查案子這樣的事情,高衛明顯要比聶振邦熟悉很多。當即,一個電話打到了京城機場那邊,問了聶振邦等人的身份證號碼之后,定下了七張機票。至于高衛自己手下的那四人,身份證號碼在機場那邊都有存檔,根本就不需要詢問。做完這個之后,高衛又給自己手下的四人打了一個電話,吩咐他們收拾好衣服行李之后。第二天一早,約定在機場集合。

    第二天,聶振邦起的很早。這里面,固然有習慣的原因,也有一絲興奮的感覺,畢竟,這是聶振邦第一次辦案。

    八點左右,聶振邦趕到機場的時候,高衛已經帶著鄭根生和四個年輕男子等候在了這里。

    看到聶振邦過來,高衛等人都迎了上來,高衛也介紹道:“聶主任,給你介紹一下,這是我們處的小宋、小趙、小白和小張四位同志。都是多年的老紀檢了。辦案經驗豐富。”

    在正式的場合下,高衛還是知道分寸進退的。這種時候,自然是不適合喊什么三哥了,稱呼聶主任自然是最合適的。

    聶振邦微笑著和四人一一握手,隨即,點頭道:“大家都準備好了吧。廢話,我也不多說了,說出來,不怕諸位同志笑話,這也是我第一次真正辦案。這次,以你們和高處長為主,我和鄭處長就是專程跟隨學習的。出發吧。”

    換過登機牌,八點半,飛機開始慢慢的在跑道上滑行加速,沖上云霄。大約一個小時多一點的時間,飛機就緩緩降落在了魯東省的省會魯泉市的魯泉機場。

    一出門,聶振邦看了看手表,從這里到大蒙縣,還有接近八個多小時的車程,聶振邦也不敢拖延怠慢,對著旁邊的鄭根生道:“鄭處長,去叫一臺商務車過來吧。我們包車過去。坐車的話。時間有些來不及了。”

    ps:兄弟姐妹們,最后九天了,目前,咱們月票總榜17名,分類月票第六名。這個月,能夠再次沖出這樣的成績。很感謝大家的鼎力相助。行百里路,半九十,最后九天了。別y溝里翻船了。請一張月票支持。保持這個優勢到最后。感謝兄弟姐妹們了。
广西快三计划网页版 区。| 雷波县| 关岭| 荃湾区| 无极县| 靖远县| 奇台县| 新密市| 尚义县| 榆林市| 怀化市| 蓬莱市| 三台县| 德保县| 宜君县| 香河县| 阿瓦提县| 盐池县| 报价| 和田县| 吴忠市| 从江县| 凤台县| 文水县| 和田市| 临汾市| 吉木萨尔县| 平顶山市| 高陵县| 平湖市| 济源市| 自治县| 龙海市| 桐城市| 文山县| 工布江达县| 多伦县| 白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