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夢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重生紅三代 > 第296章 紀委的水深
    可是,比劃歸比劃,汪宏遠也不是傻子,剛才和蔡立強的一番對話之中,汪宏遠也得到了不少的信息。聶振邦這個人,不簡單啊。中紀委常務副書記歐陽夏親自點將要過來的人。

    從聶振邦這小子才進紀委第一天就立刻把二處的處長位置給占住了。這就足以證明聶振邦的手腕不是一般的強悍。

    心中不服氣歸不服氣,汪宏遠沉吟了一下,還是決定去聶振邦那里一趟,一方面,自己主動登門,這種態度,也算是一種迷惑。另外一個方面,兵書有云:‘知己知彼,方能百戰百勝。’先把對手了解清楚,然后再對癥下藥,這才是汪宏遠的真實想法。

    聶振邦的辦公室里,此刻,聶振邦正在看著歐陽夏編寫的一本小材料。說是小材料,實際上,就是一些關于紀委工作之中需要注意的問題和事項。

    一般來說,任何事情,當需要紀委介入,或者是需要紀委插手的時候,基本上,案子都是處在了一個暴露期。這個時候,最擔心的就是一個方面,當事人,銷毀證據,這證據,不但是物品、資料、賬本等,甚至,還可以包括人。

    這些材料,對于聶振邦來說,這比那些古板的資料、法規有用多了,這些,可都是實打實的經驗之談,這對聶振邦的工作上手,卻是有著巨大的好處的。

    此刻,門外,再次傳來咚咚的敲門聲。聶振邦疑惑了一下,這個時候,是誰會過來呢?難道是譚雄斌或是其他兩個處長?思索之間,嘴巴上卻是喊道:“請進。”

    房門推開,汪宏遠的腦袋在這個時候也探了進來,呵呵笑著道:“聶主任,。你好。沒打擾你吧。”

    說著,汪宏遠卻是主動走了進來,呵呵笑道:“聶主任,考慮到您剛剛到任,對于我們五室的情況,還不是很熟悉,我琢磨了一下,過來給您匯報一下五室的基本情況。”

    聶振邦的眉頭在瞬間皺了一下,汪宏遠這個人,不簡單啊。表面上,一個四十幾歲的男人,面對一個年輕人,稱呼您,似乎是很客氣。可是,這也要看是什么情況,尊敬,不是從言語上來表達的,這是聶振邦一直以來的看法。

    雖然,汪宏遠敲了門,可是,聶振邦并沒有開口,請進,汪宏遠主動進來,這要是熟悉了,沒有問題,可是,聶振邦今天畢竟是第一次上班,這就顯得過于自來熟了一點。甚至,說白了,汪宏遠有點倚老賣老的意思。從這一點來看,汪宏遠的尊敬就極其有限。您不過是一個虛偽的稱呼。如果稱呼你的話,反而更顯得汪宏遠這個人坦蕩。

    第二個細節,汪宏遠說是匯報一下基本情況。可是,卻特意點名聶振邦不熟悉情況。即便真是如此,這么明擺的揭短,也是一種輕視。

    表面上,聶振邦卻是很客氣,站了起來,示意汪宏遠坐下,還親自給汪宏遠倒上了一杯熱茶之后,這才坐下來道:“汪副主任,你不來,我正好也準備找你的。在五室,你是老同志,又是領導。以后,五室的工作,還要汪副主任多多協助我工作啊。”

    聶振邦也不是省油的燈,這幾年的仕途生涯走下來。在一些用詞上,聶振邦卻是懂得的。

    聽到聶振邦的話語,汪宏遠當場就是一愣,神sè也有些尷尬。聶振邦不好對付啊。一般情況下,新領導上任,會說讓副職多多支持,多多幫助這樣的話語,雖然,也是客套話,可是,意思不一樣。姿態放低了。可是,多協助的話。那就不同了。這是在提醒自己的身份。雖然都是副主任,可是,聶振邦卻是常務副。而他不是,聶振邦主持五室全面工作。自己就是下屬。這是沒錯的。

    汪宏遠此刻,卻是訕笑著道:“聶副主任,這是當然,我看,我還是來跟你介紹一下我們五室的基本情況吧。”

    聽到汪宏遠此刻連稱謂也變了,喊自己聶副主任。聶振邦心中冷笑了一下,這個意思很簡單,無非就是提醒自己,你不過也是副主任,我們級別一樣,可是,汪宏遠卻是忘記了,他自己不過是副主任,而自己是常務副主任,主持全面工作,級別雖然一樣,可是職務卻是有區別的。

    不過,為了這樣的事情,聶振邦倒是沒有必要和汪宏遠爭執什么,隨即,微笑著道:“汪副主任,那你就開始介紹一下六省市的情況吧。”

    紀檢監察五室的權力,不可謂不大。這是聶振邦聽完汪副主任的介紹之后的第一個感覺,負責六個省市的紀檢監察工作,并負責所轄六個省市,正廳級以上干部的違紀問題和重大案件線索的舉報和調查。針對所轄六個省市,副部級以上干部,經過中紀委常委會確定的違紀問題,進行案前調查。

    也就是說,如果是這六個省市的舉報信,一般,牽扯到廳級干部以上的,就需要五室派出調查組下到地方進行調查。當然,除非是比較重大的案子,一般情況下,基本上,對于廳級及其以下干部的檢舉揭發問題,基本上都會轉給當地省紀委或是直轄市紀委處理。

    可是,即便這樣,也說明了紀檢監察五室的權力之大,如果,有一個中紀委副書記帶隊的話,恐怕就是一方大員都還害怕和畏懼。

    想到這里,聶振邦也笑著道:“汪副主任,權力越大,責任越大啊。越是如此,我們越應該慎用權力,在保障干部隊伍的廉政和純潔的同時。我們也應該要慎重,不放過一個壞人,不冤枉一個好人,這才是我們紀檢干部應該具備的素質。今天,就到這里吧。以后,有的是時間交流。要沒有什么事情。汪副主任,你就先去工作吧。”

    聶振邦這句話,卻是讓汪宏遠的臉部表情再次抽搐了一下,這小子,實在是太不知趣了。竟然這么無禮。

    等到下班之后。聶振邦也站了起來,伸直了一下身體,舒緩舒緩。在部委,和以前在地方任職完全不同。哪怕是中紀委這樣的部門,沒有事情的時候,也是輕松的。

    直接匯合了劉斌、高衛這兩個小子之后,一行三人,各自開車前往王朝俱樂部。在路上,聶振邦特意又給鄭根生打了一個電話。

    車子停在停車場的時候,遠遠的,就看到了鄭根生此刻已經站在了王朝俱樂部的門口。徑直走了過去。聶振邦對著旁邊的兩名保安說了一聲,帶著鄭根生走進大廳,在二樓的中式餐廳找了一個包廂坐下之后,劉斌和高衛就從外面走了進來。

    聶振邦此刻也笑著介紹道:“斌哥,衛子,過來給你們介紹一下,老鄭,我在團zhong yāng工作的時候,我的同事,這次,調到二處擔任處長。”

    說著,聶振邦又對著鄭根生道:“老鄭,這兩個,年長的劉斌,旁邊這個是高衛。劉斌是一處的處長,高衛是六處的處長。以后,五室的工作,可就要靠你們三個來支撐了。”

    三人,劉斌自己見過一次,感官不錯。而高衛,雖然沒見過,可是,能夠和劉斌在一起,也足以證明。是值得信任的。至于鄭根生,那就更不用說了。三人都算得上自己的心腹之人。聶振邦自然是沒有任何要遮掩的。

    旁邊,劉斌卻是沉吟道:“老三,我們三人幫你,這倒是沒有問題。不過,咱們紀委里面的水也不淺啊。”

    頓了一下,劉斌看著聶振邦道:“老三,中紀委,一共四位副書記。除去歐陽夏副書記以外,還有曾友杰副書記、劉葳副書記和龔進年副書記。如今,大家可都在盯著暗中較勁呢。”

    旁邊,高衛這小子,卻是冷哼一聲道:“三哥,什么紀檢,如今,地方zhèng fu,最喜歡做的就是捂蓋子。所謂紀檢,在我看來就是比拼背景而已。真正的違紀和證據。好多都是要等到政治博弈之后才能決定的。我現在都不想在紀檢這行當里面做了。想轉地方去了。”

    高衛的話語,可信度還是很高的。畢竟,高衛的老子高初可是zhong yāng辦公廳主任。那可是能夠接觸到袁總書記的地方。

    而且,這話雖然粗糙,可是,還真是有不少的道理。可是,聶振邦此刻卻不這么想。對于聶振邦來說。自己進紀委的目的卻是不同。聶振邦相信。老爺子和南老煞費苦心,讓袁總書記親自安排自己,絕不可能就是這么一個態度。如果真是讓自己混著過ri子,那就失去了進入紀委的鍛煉意義了。

    隨即,聶振邦卻是嚴肅道:“衛子,急什么?你說的,那是以前。如今,我來了。我們兄弟齊心,一起聯手,還國家一個政治清明,還隊伍一個廉潔。”

    就在這個時候,聶振邦的大哥大卻是突然響了起來,拿出來一看,竟然是霍秋原的電話號碼。

    剛接通,霍秋原神sè凝重,語氣嚴肅道:“聶主任,有緊急事情。歐陽書記讓你馬上過來一下。”

    ps:推薦,御史大夫新書《通天官路》繼《平步青云》之后的又一力作。
广西快三计划网页版 米易县| 巫山县| 铜鼓县| 阳西县| 新源县| 庆安县| 平遥县| 揭阳市| 双峰县| 治县。| 延边| 蕉岭县| 瓮安县| 隆回县| 临沧市| 衡山县| 伊宁市| 仪陇县| 天柱县| 公安县| 龙陵县| 玉树县| 宝坻区| 杨浦区| 齐齐哈尔市| 凌云县| 宁津县| 巩留县| 理塘县| 额尔古纳市| 乌兰浩特市| 宁化县| 安达市| 金华市| 南安市| 易门县| 建水县| 高邑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