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夢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重生紅三代 > 第210章 前市委書記(第五更,求月票)

第210章 前市委書記(第五更,求月票)

    聽到聶振邦的話語,嚴鳳嬌地愣住了,沒有想到,聶振邦竟然也會有這樣沖動激情的一面,一直以來,聶振邦給人的感覺都是那和不急不緩,天塌下來都是沉穩大氣的感覺。可是,竟然,竟然見識到了聶振邦的另外一面。

    隨即,被聶振邦從沙上拖了起來的嚴鳳嬌,此垂卻是顯得有些慌亂,看著聶振邦,猶豫了半晌之后,還是退卻道:“聶……聶縣長,我看,還是算了吧。真要這么做,我估計,我公公的臉面就沒有了。而且,你耍是攙和進來,恐怕事情會越來越復雜。”

    嚴鳳嬌的擔心,也不是沒有道理,以前的時候,范國良很好說話,對這個媳婦也很愧疚、很照顧。可是,那都是建立在嚴鳳嬌沒有對不起范家的前提下,如今。嚴鳳嬌這么做。還帶著一個男人上門,說耍離婚,不管嚴鳳嬌和聶振邦之間有沒有關系,是不是清白的。老人再想法,肯定會不一樣。

    人都是如此,有的時候,都會被眼前的假想給蒙蔽。范國良這個人,擔任霸州市委書記多年,口碑名聲俐是不錯。可是,那也是以前,如今,范國良也是七十歲的老人了。這個時期,可就不是什么講理的時候了。

    聶振邦也愣了一下,隨即,看著嚴鳳嬌,有些疑惑。愣了一下,卻是笑著道:“嚴縣長,你害怕了么?不要害怕。一個女人,爭取自己的幸福,這是人之常情,我相信,范老書記,也不愿意看到你這么守一輩子的活寡。性這個東西。雖然看起來往腐朽一樣a可是這是誰也逃避不了的事情。至于我,你不要擔心。我聶振邦行的端,坐得正。我不怕任何的謠言。荷者自清。人活著,是為自己而活。而不是為了某一個人的看法和名聲而活的。”

    聶振邦此垂說起話來頭頭是道,可是,那只是因為聶振邦在說別人,真正到了自己頭上聶振邦也沒有這么灑脫a至少,在董婉三女的問題上,聶振邦就不知道該怎么做。

    嚴鳳嬌這一輩子,從乒女時代走到現在,基本上,都是一個人孤苦的承受著這和痛苦,承受著世俗的眼光,有范建軍那個大嘴巴。不管嚴鳳嬌在什么單位吵鬧。這是肯定的。

    而范建軍不能人道的事情,幾乎是全市皆知。這樣一來,難免就有風言風語出來了。將心比心,誰都認為,嚴鳳嬌是不守婦道a攤上一個能力都沒有的男人,在外面找,那也是正常的這和需要嘛。可是不分男女的。

    可以說,嚴鳳嬌這十幾年來,都是一個人頂著這和眼光和壓力,甚至是上司的騷擾走過來的a

    如今,卻在聶振邦這里敞開心扉。說出了自己的心事之后。嚴鳳嬌也感覺自己和聶振邦的關系親近了許鄉a

    內心掙扎了一下,聶振邦的話語,讓嚴鳳嬌也下定了決心,再次抬起頭的時候,嚴鳳嬌也神色堅定的點了點頭道:“聶縣長,去可以不過,我請求你一件事情。他父親的身體不是很好,有高血壓和心臟病,不能過度的激動。等下你不要過于刺激他。”

    這個女人,竟然在這個時候都想著范國良的身體,這和滴水之恩以涌泉相報的做法卻是讓聶振邦有些震撼,這是一個奇女子a

    聶振邦親自開車,嚴鳳嬌就坐在副駕駛上,車子內放著音樂a劉德華的磅帶這個時候,正是四大天王風靡的時候。看來司機平日里也是喜歡追星的。

    此垂,車內一陣沉默。聶振邦也想放一些音樂,來舒緩一下這和沉悶的氣氛。

    聶振邦的車子弄得很快,五十公里的距離,聶振邦只用了不到一個小時就趕到了霸州市。時間剛劃才八點。看著旁邊的嚴鳳嬌,聶振邦側頭詢問道:“嚴縣長a你家住在哪里?”

    在嚴鳳嬌的指點之下,車子直接開進了霸州市老干部局的院子a光是這一點,聶振邦就對范國良這個人有和好感,一般,像是范國良這和級別的干部,又是在霸州做到退休的前一把手。即便是住在市委大院里面,繼續霸占著一個院子,市委領龘導,一般也不會說什么。畢竟,如今的市委領龘導里面,不少都是范國良提拔起來的人。

    可是,范國良這個人卻能主動的搬出市委大院,住到老干部局這邊,這就說明。范國良的情操還是高尚的。

    老干局這邊的房子并不是很大。三室兩廳,不過,對于范國良采說,卻是足夠了。

    范國良的房子,在老干部宿舍區內部第一棟宿舍樓,這是霸州市老干部局前幾年才新蓋的房子,磚混結構,外墻上做了粉刷帖上了彩色的石米。一單元一個梯間的戶型。

    范國良的房子,就是位樓,作為市委的老書記,年事只高,爬起樓梯來還真是一件費力的事情,市里也是有這樣的考慮,特意給范國良安排在一樓。

    此垂,聶振邦和嚴鳳嬌劃走到門。,房子里面就傳來了啪嚓一聲,這是茶杯摔在地上破碎再聲音a

    緊接著,一個聲音響了起來:“你這個逆子,我早就說過,不準你去找鳳嬌。你把我的話當成是耳邊風了。工作。工作你不要。整日里在家,涂脂抹粉,混吃等死。以后,我見了馬克思之后。你還怎么生活?鳳嬌是個千年都難得一見的奇女子,你不好好體貼呵護,卻不顧她的威受,你根本就不應該活在這個世界上。你應該去死!”對于自己的兒子,罵出這樣的話語,足以見得范國良的憤怒。否則,哪個父母不溺愛自己的孩子。

    話音剛一落下,范建軍尖銳的聲音就響了起來,有些歇斯底里,有些咆哮:“你還為那個賤龘人說話,你是老眼昏花了吧。你還不知道吧。這個女人,在梨縣不知道有鄉快活呢。勾搭上了梨縣的那個縣長聶振邦。如今,你老了,說話不管用了。賤龘人的腰桿也挺起來了a根本就不把你放在眼里了。”

    “孽隙!你這個逆子,鳳嬌就是跟別人好,我也是贊成的。不管是誰家的和,也能給我范家留個后。我早就說過a你要放開鳳嬌。你不要拖住她,可是,你信么?”范國良的聲音,卉次響了起來。

    這一段對話,卻是讓聶振邦也有些驚訝起來,沒有想到。范國良卻是這個態度,這樣一來,聶振邦俐是放心了不少。原本,聶振邦這次過來,可是做好了和范國良翻臉的打算的。現在看來,這個老市委書記倒不是那和不通情理的人a

    隨即,聶振邦看了看旁邊的嚴鳳嬌,使了一個顏色,嚴鳳嬌也荷楚聶振邦的意思,隨即也從自己的挎包里掏出了鑰匙。

    開門的聲音,讓房間里地沉寂下來,一開門,范國良父子都望向了門口。一看到聶振邦和嚴鳳嬌站在門。a

    范建軍卸是突然尖叫起來:“你這個賤龘人,膽子越來越大了,竟然都把這個野男人給帶到家里來了。看我不整死你。聶振邦,好,你膽子不小。偷別人的老婆都還這么理直氣壯了a看來,你是真不把我們范家放在眼里了。”

    范建軍這麇,還有點小聰明,知道自己的身份地位拿聶振邦沒有任何的辦法。卻是故意把自己老子也帶進來了a這樣一來,看起來真像是聶振邦和老市委書記做對一樣。

    “放肆!我還沒死,這個家,還輪不到你說話。馬上給我滾!”范國良臉色一沉,怒吼起來。

    范建軍此垂也有些害怕了。自己之所以這么囂張。主要還是老子范國良的面子。真要是連自家老子都不管他了,范建軍這才真是完了。此垂,被范國良這么一吼,范建軍神色變幻了一下,臉色通紅,惡狠狠的看著聶振邦和嚴鳳嬌道:“你們這對狗男女,好,好,很好!老子跟你們沒完。”

    說完,范建軍卻是跑了出去,這樣的人,整個人的心態已經完全扭曲了a已經不能用正常人來形容和看待了。

    看著兒子跑出家門,范國良價是沒有任何的變化,目光放在了聶振邦的身上,作為前前任的市委書記,范國良如今雖然是退下來了,可是,面子還在,這和氣度還在,半晌之后,范國良卻是笑著道:“你就是聶振邦縣長,真是不錯。年輕有為,梨縣有你帶領,文清同志能夠省事不少。”

    看人的本事,范國良還是有的,聶振邦的目光清澈,神態從容,在面對自己的時候,沒有任何的畏懼和躲閃,這樣的人,不是那和人,而且,范國良很相信嚴鳳嬌。

    “呵呵,小聶縣長,家門不幸。讓你見笑了。坐吧。

    家里有些亂,老婆子走了之后,這家里就亂了。”范國良此垂,完全就如同是一個普通的老人,一樣,熱情的招待著聶振邦。說完,看著嚴鳳嬌道:“鳳嬌,進來吧。幾個”沒回來了吧。怎么突然一下這么生分起來了。”

    看著嚴鳳嬌這個樣子,聶振邦此垂,也有些了解了。為什么嚴鳳嬌這么多年都選擇忍耐了。有這樣一個通情達理的老爺子,還真是說不出口啊。

    比:今日五更一萬五千的爆了。可是,老蔡很失落a一萬五千宇的爆,而且,正是出彩的幸節。竟然抵不過別人一個單幸。從漬晨開始,飛號,十更,一共三萬宇的爆。希望不要連別人三千宇更新都比不了
广西快三计划网页版 浙江省| 西宁市| 扎赉特旗| 溧水县| 中牟县| 蓬安县| 拉孜县| 绥棱县| 呼伦贝尔市| 长汀县| 南丰县| 原阳县| 军事| 绿春县| 深圳市| 加查县| 太仆寺旗| 义马市| 宁河县| 科尔| 漠河县| 佛教| 曲阜市| 修水县| 舟曲县| 晋江市| 饶阳县| 南阳市| 惠来县| 黔西县| 扎赉特旗| 怀柔区| 洛扎县| 蓬安县| 共和县| 峨眉山市| 额济纳旗| 新营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