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夢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重生紅三代 > 201~204
    劉文清聽到聶振邦的話語,他立刻重視起來一直以來,聶振邦給自己的印象就是,要么不做,做就做大事的感覺。剛到梨縣,誰都沒有想到,一今年僅23歲的副縣長,會搞出什么大成績,結果,聶振邦把憫農公司搞出來了。公司加基地加農戶的運作模式,如今在西北乃至在全國不少地方都威行起來。這和模式,大大的降低了農民的風險,提高了農牧民生產的積極性。因為,實質的利益擺在面前,只要用心,只要努力,肯定是有賺頭。

    緊接著的龍華礦業,梨縣的蛭石礦產資源大力簡開,這又是創舉,之后,梨縣經濟技術開區的建設,梨縣縣委縣政府機關以及各個局的整體搬遷,這可都是想都不敢想的大動作。

    如今,這小子竟然又有想法了。劉文清自然是正視起來,隨即,看著聶振邦道:“振邦,你又有什么創舉了?”

    旁邊,張楚斌也是同樣的好奇,事先,并沒有聽到聶振邦有什么風聲傳出來,自己和聶振邦搭班子這么長時間下來,聶振邦的性格,張楚斌也摸到了一些,如果是以前就有的想法,聶振邦絕對會和自己事先通氣商量一下。聶振邦這個人,強勢歸強勢,可是,在這和細節問題上,還是很注意的。什么事情,不管你同意與否,通氣是肯定的。這樣看來,這個想法,恐怕還是今天冒出來的:

    聶振邦此刻也在心里組織自己的語言,這個計劃,也就是來自于自己的靈光閃現而已。具體的可行性有多大,聶振邦也沒有經過調查。剛才的時候,聶振邦也就是一時沖動說出來了。

    現在想來,或許仔細的調研一下,再匯報會顯得成熟一些。不過,說都說了,再說想想,也不好,會給人一和猶豫不決,辦事不牢的感覺。隨即,聶振邦也笑著道:“劉書堊記,今天我去格木鄉那邊之后。我才有的這個想法。時間倉促,有些不太妥當的地方,還請劉書堊記包涵。”

    劉文清此刻也賂哈笑了起來:“振邦啊,你就是謙虛,想法嘛。又不是正式的計劃小,此刻也無外人。盡可放心大膽的直言好了。”

    說完,聶振邦也亓口道:“劉書已,我們縣的格木鄉,是距離我們梨縣縣城最遠的一個鄉,足足又乃公里。深在大山深處,全鄉總人。兩千多人。是國家級貧困鄉。格木鄉遠離國道。如果要大力展格木鄉的話,所投入的資金。人力物力都將是一個恐怖的數字。我想,我們是不是可以換一和思維,將格木鄉整體搬遷出來。”

    “整體移民?”

    聽到聶振邦的這個提案,劉文清也愣住了,說實話,劉文清也很震驚,展經濟,尤其是在考慮那和貧困地區經濟展的時候,幾乎所有人的想法就是如何展當地的優勢。如何改善交通環境,從而達到一個幫助當地人脫貧致富的目的。可是,還從來沒有想過,整體移民。

    沉思了一下,劉文清繼續道:“移民?這也不是不可以,不過。兩千多人的移民。所謂故土難離。當地鄉民的意見和想法,你有沒有考慮過。另外。移民款項。

    這不算是國家移民。也沒有移民政策的支持。你這只能算是地方政鹿的行為。所有的開支都需要梨縣政府來承擔。移民戶的房屋安置、土地分配、以及未來的生活經濟來源,這些都是要考慮的。這可是一筆不小的資金啊。梨縣政府能夠承受得趄么?”

    劉文清的考慮,聶振邦自己在想這個事情的時候,也是考慮過的,隨即,聶振邦也點頭道:“劉書堊記,當地鄉民的思想工作,暫時還不清楚,不過,我相信,大家致富的心情是一樣的。只要能夠找到共同的點。我相信,思想工作是沒有問題的。至于移民安置的問題。我也考慮過,相比原地安排,如果要展格木鄉的話,還有接近四十公里的縣道需要維護和休整,光是這一筆資金,就是一個大開支。另外,格木鄉沒有什么特產資源,想要展起來的難度比較大。我的考慮是,如今梨縣開區成立之后,隨著各和工廠企業不斷的進入。未來,梨縣可能會形成一和用工荒的狀態。移民,恰好能夠填補這一個空白。這樣,移民的工作解決了。這就沒有了后顧之憂。至于資金缺口,我想,我們縣財政支出一點,通過銀行貸款。免成移民還是沒有太多問題的。”

    聽完聶振邦的敘述之后,劉文清也在沉思起來,聶振邦說的,也是事實,格木鄉沒有明顯的優勢資源。展起來比較困難。梨縣這邊,縣城人口過少。這樣,兩項綜合起來,卻是是一舉兩得的事情。隨即,劉文清也點頭道:“這個方案,我是初步認可的,這樣,你們縣委縣政府,先開始前期的一個規劃和調研,當地老百姓的反應,安置區域的規劃等各項工作都做細致一點。

    形成一個書面的報告。到時候再給我看看。”

    西北是屬于地震多地段。梨縣地震,雖然算是強震,可是,在西北也不少見。劉文清不過是緊張梨縣有聶振邦等人,這才過來,如今,梨縣沒有什么事情之后,劉文清也就放心了。第二天一早,劉文清就返回了霸州市。

    與此同時,聶振邦這邊,也開始行動起來,格木鄉的事情,宜早不宜遲。這個時候,越早的安排下來,越快就能夠行動。

    第二天,聶振邦再次返回格木鄉。車子開進格木鄉的教那,此刻,整個格木鄉至少一半以上的人都已經聚集在了鄉政府周圍,圍墻上,樹上,大院里,兩側街道上,都站滿了人,一看到聶振邦,都喊了起來:“縣長來了,聶縣長好。”

    此茗,格木鄉黨委班子的成員都已經迎了上來,姚良華此刻也顯得有些激動,一連兩,畢竟是因為地震才過來的,今天,聶振邦再次光臨,恐怕縣政府已經開始考慮格木鄉的經濟展問題了。

    這么高的效率,這才一天的時間,聶振邦就再次過來,完全出了姚良華的預計。

    看著聶振邦,姚良華伸出雙寺,緊緊握住聶振邦的手道:“聶縣長,太感謝您了,感謝聶縣長,感謝縣政府和組織上對格木鄉的重視。”

    聶振邦也點頭道:“格木鄉的事情,是縣委縣政鹿的工作不到位,沒有充分認識到格木鄉的處境,這是我們工作上的失職,有失職,就要彌補,這是一個黨員最起碼要有的態度。”

    說著,聶振邦卻是大聲對周圍的鄉民道:“鄉親們,我又來了,大家歡迎么?”

    經過了昨天的事情之后,聶振邦在格木鄉鄉民的心目之中,已經建立起了巨大的威信。話音剛一落下,震耳欲聾的喊聲同時響了起來:“歡迎!”

    雖然喊得有些參差不齊。可是,這才是真堊實的,那和異口同聲,沒有任何雜音的回答,那是經過了刻意的訓練的。這樣,才是一和本色的體現。

    聶振邦隨即笑了起來,再次喊道:“鄉親們,這次我過來,專程就是為了咱們格木鄉兩干多鄉親致富而來的,請大家都回去吧。之后,鄉里會逐一登門征求大家的意見。都回去吧。”

    聶振邦這么說,鄉親們自然是不愿意散去了。貧窮的時間長了。對于這些人來說,致富那是他們一直都在夢想和追求的事情。

    走進格木鄉黨委政府的會議室。這里的情況,同樣也讓聶振邦感到揪心。就如同是一個,教室一般的會議室。幾張辦公桌拼在一起就如同是一個,大辦公室一樣。心說縣政鹿大會議室的桌子爛,可是,看到這個桌子,聶振邦才知道,那還算是好的。不少桌面前缺了。可以看到不少修補的痕跡。

    雖然破舊,可卻也顯得很干凈,這瀏是讓聶振邦很是滿意,這說明。格木鄉的班子,還是在用心的。這樣的會議室,只有經常使用才會這么千凈。

    一坐下,聶振邦隨即就開口道:“對于格木鄉的展和未來,昨日,我也和縣委張書堊記商議了一下,并專門向市委劉書堊記做了匯報。我的意思是,將格木鄉整體遷移出去,在梨縣開區的邊上進行就地安置。整個格木鄉整體并入原勝利鄉。格木鄉黨委班子另行安排任用。

    這句話一出口,格木鄉黨委班子所有人都愣住了。沒有想到,聶振邦竟然是這樣的安排,整體搬遷。

    此刻,聶振邦也是面帶微笑的看著姚良華等人的神情變化。最后那一句話,也是聶振邦特意說的,主要的目的,就是要看看姚良華等人對待自己切身利益的時候是一個什么樣的態度。

    此刻,姚良華也在掙扎起來,在格木鄉,自己是一把手,可是,一旦遷移。像是勝利鄉那和大鄉。自己過去,肯定會要降職使用。但是,聶振邦的提議卻是很適合格木鄉的,姚良華在任格木鄉,也是想過格木鄉的展問題。此刻,姚良華也不得不承認,這和方案是最好的方式。

    沉默了一下,姚良華卻是開口道:“聶縣長,雖然我們格木鄉黨委班子也沒有商議,不過,我代表格木鄉黨委班子向您表個態,我們舍力支持縣委縣政府的決定,全力配合上級的工作。至于其他,我們沒有任何意見。”密碼:

    記住我的登錄狀態

    忘記密碼|注冊

    上海補習班哪里好?復苑教育—滬上初高中精品小班輔導專家!te1:4oo-626-ooo8

    《頁游戲豐富的武將系統和獨特的將星玩法華麗坐騎酷炫武器登6即可獲得

    訓狗就到愛家o2157689412咬人|亂吠|撿食垃圾寶貝無賴主人無奈我們幫您解決煩惱

    貼吧垃圾信息處理公示

    共有141篇回復

    12345下一頁尾頁

    只看樓主

    收藏

    “收藏”后可以關注樓主更新喲~

    第2o2章格木鄉的款爺(第一更求月票)

    凡丶樂

    正省

    9

    1樓

    重生紅三代總連載帖

    重生紅三代最近十章連載帖

    姚良華這種態度,聶振邦很是滿意,格木鄉整體搬遷,全體移民,對于格木鄉的鄉民們來說,這是難得的好事,與其在這樣的窮山溝里面刨食。遷移出去之后,房子、自留地以及工作和未來,政龘府肯定會有一個全盤的考慮。以前,格木鄉的那些老人,或許一輩子都沒有來過縣城。可是。這移民之后,從安置點到縣城,僅僅就是幾分鐘的路程。

    可是,對于整個格木鄉黨委政龘府班子對于格木鄉各個部門的人來說,都是一個嚴重的考驗。

    格木鄉是小鄉,從人口基數上來說,甚至,還比不上勝利鄉這邊的一個大村。全鄉人口僅僅才兩千多人。這也就是因為格木鄉的地理位置偏僻,如果劃歸到其他鄉鎮的話,整個格木鄉里面,那就是真正的屬于一盤散沙狀態,所以,當時才考慮建鄉。

    可是,如今要是搬遷的話,這就很難說了。這種小鄉,干部雖然不多。可是,那也是正兒八經的干部,也是有職務等級的。比如姚良華,就是正兒八經的正科級。以后怎么安排?降職使用?還是如何,都是問題。此刻,就是考驗格木鄉的干部是不是真心站在老百姓的角度考慮。就是考驗眾人人心的關鍵時刻。

    所幸的是,姚良華等人的態度和選擇,聶振邦很滿意。不計較個人得失和榮辱。如今,這樣的黨員干部已經比以前少很多了。

    隨即,聶振邦也站了起來道:“同志們能夠有這種心態,很好。這才是務實的態度,作為黨員,就應該有這種不計較個人得失和榮辱的心態,這一切,比諸國家利益,民族利益。那是微不足道的。我很欣慰。大家都能夠以老百姓為重,我也相信,諸位都是好干部。好干部,組織是不會看不到的,是不會埋沒人才的。”

    事實上,聶振邦這么說,已經就是表態了。

    你們這么能夠以老百姓為重,組織上也絕不會虧待你們,肯定會有一個妥善的安排。可是,真要是為了自己的烏紗帽去計較。那怎么安排就不一定了。

    隨即,聶振邦再次道:“既然已經定下來了,我看,姚書記這邊你組織一下,格木鄉立刻成龘立一個移民領龘導小組,老姚你親自擔任組長,對全鄉的百姓做好思想工作,講清楚我們的政策。我相信老百姓都會理解和支持我們的決策。”

    一行人走出鄉政龘府大院,此刻,街頭上卻是顯得有些熱鬧起來,圍觀的人群逐漸稀少了。此刻,在外面卻是有些鬧哄哄的。

    姚良華眉頭一皺,正準備出去,此刻,一個身高大約在一米七五左右,身材消瘦的豐年男子,在一干鄉親的簇擁下走了進來。

    不等姚良華開口,旁邊的村民就開始主動說了起來:“姚書記,這是我們格木鄉出去的老板。聽說地震了,今要給我們鄉重新修建小學。”

    “拉風?就是那個八十年代就南下粵東的朱拉風?”對于這個名字,姚良華還是聽過的,而且,還有不好關于這個朱拉風的趣事。

    說起來,這個朱拉風也算是格木鄉的一個名人。八十年代的時候,朱拉風就是格木鄉有名的混混。可是,除去嘴巴上壞了一點。稍微好色一點之外,朱拉風這個人,在鄉民心中的口碑還是不錯的。偷雞摸狗的事情,那是從來不做。而且,嚴守兔子不吃窩邊草的原則。

    之后,隨著改革開放的深入,四五年之前,朱拉風就南下粵東,下海淘金去了。這幾年一直不見回來,不過,格木鄉這里也有不少親戚朋友過去投靠他。回來之后,倒是在格木鄉傳過不少朱拉風的趣事。

    比如,在粵東南海,一次,一臺小轎車停在邊上,應該是屬于違章停車了。走到旁邊,敲了敲,看到沒有人就準備開罰單。

    此刻,朱拉風卻是湊了上來,嘴巴上還斜叼著一根煙。一臉蔑視的看著:“你除了開罰單還會干什么?”

    看了看朱拉風,心說,我敲擊車子半天都沒有人答應,我開罰單你就出現了。這罰款我是罰定了。

    可是朱拉風卻是接著道:“開什么罰單,有種你拖走啊。”

    這句話卻是讓警龘察憤怒了。可是,南海的素質還是有的。南海地面,老板多啊。罰點錢,別人也不心痛。隨即,繼續填寫東西。

    這一次,朱拉風又開口了,態度還是很囂張:“有種你拖走啊。”

    這一下,了火了,你還以為我不敢拖你的車子不成,主要是考慮到拖車走了,你行動麻煩,既然如此,我就不客氣了。隨即,立刻呼叫起總部支援,很快,來了一臺拖車將小車掛了上去,拖著車子揚長而去。

    這個時候,警龘察反面是微笑著朝著朱拉風走了過來,很是客氣道:“車子,我拖走了,下午三點,你到二大隊來接受處罰吧。”

    此刻,朱拉風這小子,一甩頭道:“關我烏事,車子又不是老子的。”說著,這小子騎著自行車走了。

    聽到姚良華此刻的介紹,聶振邦也笑了起來,這倒是個趣人。足以證明年少時候的輕狂和放浪。能夠白手起家在粵東打出一片天地。這也算是了不起的人物。多少下海的人,真正能夠暢游的,不多。

    此刻,就在兩人交談的時候,朱拉風也在幾個年長者的引領下走到了聶振邦的面前。

    這個人,聶振邦也是認識的,就在昨天的學校的救援現場,那個主動帶頭的中年男子。此刻,朱老師也跟了上來。

    “拉風,我給你介紹一下,這就是咱們梨縣的縣長大人,昨天,可是多虧了縣長,要不是他親自過來,帶頭搶救。朱老師他們恐怕就完了。”中年人此刻說起來還有些汗顏的感覺。如果不是聶振邦那種絕不放棄的氣勢以及親自帶頭。恐怕,朱老師和那般孩子就完了。光是鄉政龘府那幾個人。想要挖開,至少要幾個小時,這足夠讓這些孩子們窒息而死了。

    朱老師此刻也對著旁邊的朱拉風道:“拉風,這次,你哥我要不是聶縣長全力營救,恐怕就活不成了。”

    此刻,朱拉風聽到自己堂兄的話,隨即也迎了上來,聶振邦的大名。朱拉風也是聽過的。朱拉風雖然是混混,可是,卻是講義氣,有原則。否則,朱拉風也不會有現在的成就,官場上的人,朱拉風自從在霸村開了一個大富豪酒店之后,就見得多了。可是,聶振邦的為人,卻是值得尊敬的。

    隨即,朱拉風也走了上來:“聶縣長,這次梨縣地震,我一得到消息就馬上往回趕了。看著垮塌的學校。我也想為鄉親們做點事情。這個學校的錢,我出了。這一個請求,還希望聶振邦能夠答應我。我也是格木鄉的,也想為鄉親們做一點事情。”

    聶振邦有些意外,這個時代,國內這一批先富起來的人,能夠有朱拉風這種想法的,還真是不多見。海外僑胞,海外的華人,倒是時有聽說捐款援助家鄉建設的。

    就憑這一點,聶振邦對朱拉風的印象就很好。不管是做什么的。混混也好,流氓也罷,能夠有這種情操,能夠想到家鄉父老,這種人,絕對壞不到哪里去。

    要是之前的話,聶振邦或許會很高興,可是,如今,整個格木鄉都決定要遷移了。朝然是不能答應下來了。隨即,聶振邦也笑著道:“朱老板,這份心意,我代表縣委縣政龘府心領了。我聽說,朱老板還準備在開區投資一個皮具廠,在這里,我也感謝朱老板對家鄉經濟建設的支持和幫助。這次建學校的事情,恐怕我還真不能答應你。”

    聽到聶振邦這句話,朱拉風也急了,這次回來,朱拉風第一件事就是去看了自己的堂兄,看了鄉小學。這么多年在外打拼,朱拉風深知沒有文化的可怕。自己這輩子,已經不可能了。可是,朱拉風對文化人的佩服也更大了。所以,才起了捐贈一個學校的想法。這時候,聶振邦卻是拒絕了。

    隨即,朱拉風走了上來,語氣有些焦灼道:“別啊。聶縣長。我有錢。這個學校。我準備捐出五十萬出來。我什么都不要,你就讓我為我們格木鄉的父老鄉親,為我們格木鄉的孩子做點事情吧。”

    聽到這里,聶振邦也笑了起來,隨即解釋道:“朱老板,你不要誤會,并不是不讓你捐助。有你這樣的愛心人士,關心家鄉的建設和展,關心家鄉的教育事業,我們是歡迎的。現在,并不是不讓你捐助,而是對于格木鄉的問題上,縣委縣政龘府已經有了一個初步的方案。準備把格木鄉整體搬遷到開區周邊,隨著開區的展,梨縣的人口數量將會成為梨縣展的一大限制。格木鄉搬遷出去,既能解決格木鄉的問題,也能改善目前缺少人口的局面。”

    此刻,聚集在四周的鄉民,一聽到格木鄉要整體遷移出去,立刻群情激動起來。

    ‘聶縣長,搬遷了,我們住在哪里?”

    “縣長,移民過去,我們吃什么,我們還有土地么?”

    “縣長,我們多后還能住在一起么?這么多年的老鄰居,我可是舍不得啊。”

    所有的問題,都是和移民有關的,但是,卻沒有一個是不愿意遷移的。這種趨勢,卻是讓聶振邦很滿意。都說故土難離,在移民的問題上,最怕的就是這種情況。一旦有人不愿意搬遷。對全局都是有影響的。不管如何,總不能單獨把一戶兩戶拋棄在這里吧。

    朱拉風此刻卻是有些欣喜,這個計劃,完全是朱拉風沒有想到的。整體移民,安置到開區附近,這才是大手筆啊。朱拉風可不是沒有見過世面的人。一聽就知道這里面所蘊含的好處,無疑是巨大的。甚至。可以這樣說。移民完成,格木鄉的父老鄉親將立刻擺脫這種貧困的命運。

    此刻,聶振邦也站了出來,抬手壓了壓,示意所有人都安靜下來,隨即朗聲道:“父老鄉親們,大家都安靜一下,具體的移民措施和方案。縣委縣政龘府正在組織專家進行詳細的規劃。等有了結果之后。肯定會在第一時間通知大家。這里,我也給大家表個態,讓鄉親們都吃一顆定心丸。這次移民,鄉親們的房子,全部由政龘府負責統一修建。

    移民過去之后,每家每戶一定可以分配到一定數額的自留地,能夠充分保證各位日常生活的需求。最后一個原則。格木鄉的移民,一定是整體性質的移民。雖然不說全鄉整體安置在一個區域,至少保證以村為單位進行安置。”

    有了聶振邦的這句話,整個格木鄉的群眾都算是放心了。聶振邦的威信那是毋庸置疑的。此刻所有的群眾都放下心來了。

    旁邊,朱拉風也再次笑著道:“聶縣長,你是個好官啊。我朱拉風,這么多年,也算是走南闖北見過不少世面。在我的記憶之中,稱之為好官的不多。你聶縣長絕對是頭一個。這可不是夸獎。既然如此,為了表示我的心意。我愿意向政龘府捐資一百萬,用于全縣的學校危房改造和建設。”

    一面萬!

    朱拉風的話把整個格木鄉的鄉民都震住了,在這種貧困地方,別說是百萬了。一萬塊都沒見過鄉里哪家要是有個一千塊錢的存款,那絕對算是富裕戶了。此刻,格木鄉的一干人都對朱拉風佩服起來。不少和朱拉風從小一起長大的人,此刻更是驚訝道:“拉風,你娃有錢啊,大老板啊。捐一百萬?”

    聶振邦也笑了起來,這樣的人,不管如何,都是要鼓勵和褒揚的。隨即,聶振邦也點頭道:“朱老板那我就先感謝你的捐贈了。聽說你已經在梨縣開區購買了地塊準備投資興建一個皮具廠。這很好。易秘書,把電話給朱老板。等朱老板的工廠開業,一定要記得請我參加。”

    這就是聶振邦對朱拉風的一種變相的回饋。別小看了這種方式。對于朱拉風來說這意味著以后在梨縣,只要是正當經營。沒有人敢去找朱拉風的半點麻煩。

    朱拉風此刻也是門清,隨即也笑著道:“聶縣長感謝你對我們這些私人企業主的支持。到時候,一定專程邀請聶縣長參加開業儀式。”

    從格木鄉回來之后,聶振邦也趕到了梨縣賓館,此刻,聶家梁也準備離開了。這幾天下來,盡管沒有人陪同聶家梁,可是,這樣,反而讓聶家梁看到了最為真實的梨縣。

    地震之后,梨縣干部這種迅捷的反應,聶振邦的這種行出,一切都看在了聶家梁的眼里,此刻,聶家梁從心底里已經服氣了。自己輸給了聶振邦,這不是沒有道理的,至少,在路子上,從一開始,自己就弱了。自己是為了仕途為了前程,而老三,卻是為了老百姓。

    “大哥,實在是不好意思啊。你看這事情忙的。都沒有好好陪你。這幾天剛輕松一點,大哥要是不急的話,再多待幾天吧。等我忙完了,再好好陪陪你。”梨縣賓館2q房間里,聶振邦坐在椅子上對著旁邊的聶家梁說著。

    梨縣賓館的房間條件,對于當地人來說,那算是高檔的場所。可是,對于聶家梁這些人來說,那就很普通了。

    貍房間,這算是整個賓館比較好的房間,僅次于賓館后區的那種小院子。也算是套間的式樣,有單獨的衛生間,在外面還有一個大約十五平米的會客廳。房間的面積,也就十五平米的樣子。

    整個房間內的家具式樣都是八十年代的款式。有些老舊,雖然已經逐漸跟不上時代了。可是,打掃得很清潔。

    這倒是讓聶振邦有些滿意,縣委接待處的劉志芳這個人,還算是有點眼力見。知道這是自己的大哥,并沒有多少輕慢。

    聶家梁此刻卻是走到了開水瓶旁邊,給聶振邦倒了一杯熱茶遞了過來。隨即也笑著道:“不住了。出來幾天了。也該回去了。這次,我算是見識了。老三啊,這次,你給了我很深的感觸和教育。現在,我算是明白,我為什么不如你了。”

    不等聶振邦說話,轟家梁卻是再次道:“老三,我打算明天早晨就走了。臨走之前,我想和你談談你的婚事和以后的打算。”

    婚事?打算?

    大哥的話語,卻是讓聶振邦愣住了,這到底是大哥自己的意思還是說這是老爺子的意思,聶振邦似乎也有點摸不準了。而且,對于未來的道路聶振邦的想法倒是很明確。可是,婚事,卻是聶振邦如今最為頭疼,也不愿意去談起的問題。

    似乎是知道聶振邦的想法,聶家梁也笑著道:“婚事的問題,是老爺子關心的問題。至于后一個則是我的意思。你知道,大院里出來的孩子,基本上,到你這個年紀就開始物色對象了。我這邊已經定下來了。陳家老三的女孩子。今年和你同年。已經定下來了。”

    聶家梁說這番話的時候,顯得很淡然,仿佛不是在說自己的婚姻,而是在評價一個事情一樣。世家子弟。政治聯姻,百分之八十以上的,都是如此。陳家,也算是京城里有名望的大族。雖然陳老三年少輕狂,做事不地道。如今也混得較差,不過,總算是陳家的直系,老爺子這樣的安排,也算是表明了一個態度,聶家梁退出競爭已經是定局了。否則。聯姻的對象還應該更好一些。

    沉默了一下,聶振邦也緩聲道:“婚事的事情,我還真不知道如何說了。我的情況,大哥你是清楚的。如今,是處在一種左右為難的境地之中。現在,我也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了。”

    自己的婚姻大事,被老爺子關注了,這是一個好消息,也是一個不好的消息。好的方面就是,這表明了老爺子的態度,官場上,結婚的人,相比沒有結婚的干部,是有優勢的,所謂嘴上無毛,辦事不牢。就是如此,年紀輕輕的婚都沒結的人。在正處級這一個行列里,還能勉強一下,再往上的話,就不好了。這個問題勢必要解決掉。

    不好的是,如今,自己的感情這種復雜的情況下,聶振邦還真不知道如何是好。如果莓婉或是安娜有一個是普通人家,哪怕是省部級家庭出來的孩子,都好辦。可是,偏偏面家都如此的出色。這就讓人頭痛了。國情是絕對不會允許出現一夫二妻的事情的。

    隨即,聶振邦也是苦笑道:“婚姻的事情,我自己都不知道怎么辦了。

    如今,也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了。至于未來的打算。大哥,我倒是有這么一個笑話。”

    “哦?笑話?有點意思,說來聽聽。”聶家梁此刻也笑著說了起來。

    這個笑話,還是聶振邦重生之前無意間從手機短信里看到的,說是華夏護照和美國護照的區別。

    華夏的護照上寫著的是:請嚴格遵守當地的法律,并尊重當地的風俗習慣。而美國的護照上卻是寫著:無論你身處何方,美國政龘府和軍隊都將是你強大的后盾。

    護照的事情,聶家梁也是清楚的。這不過就是哄騙一下那些老百姓而已。最起碼。自己的華夏護照上寫著的就不是這樣的文字,真正的護照上,寫著的是華夏人民共和國外交部請各政機關對持照人予以通行的便利和必要的協助。

    聶家梁隨即也笑著道:“這不是扯淡么?美國護照。我也不是沒見識過,那上面,根本就沒有這么囂張嘛。明明是美利堅合眾國國務卿在此請相關人士給與該美國公民,國民通行便利及在需要時提供合法的幫助與保護。什么時候,美帝有這么狂妄了?”

    不過,隨即,聶家梁就驚訝道:“老三,你這心扉可夠大啊。”

    聶振邦此刻也嚴肅起來,臉上帶這一種淡然和自信。沉聲道:“大哥,如果在我有生之年,有這個機會的話。或許,我會讓咱們華夏的護照上,真正的出現這么一句話華夏政龘府永遠是你強大的后盾。”

    聶振邦的話,雖然是以一種玩笑的方式說出來的,可是,聶家梁卻是很清楚,自家老三的性格,這絕對不是只說說而已。而是心底里真正有這種想法。

    兩兄弟再次交流了一陣之后,聶家梁也站了起來,笑著道:“老三,時候不早了,你也回去休息吧,明天,你就不要送了,昆子送我上機。婚姻的事情,你自己最好是躲著一點,我咕計,等到過年的時候,你一回京城,肯定會有事情的。最好你自己事先給準備好了。”

    第二天一早,聶振邦就已經坐到了自己的辦公室里面,收拾了一下東西,聶振邦再次站了起來,走出辦公室,易軍跟在身后,拿著聶振邦的茶杯和筆記本。這是秘書必須要做的。

    上午八點半。縣委小會議室里,這是地震之后,特意召開的一次常委會,事實上也是一次例行常委會,時間剛好是撞到一起來了。

    梨縣縣委的小會議室,就在張楚斌辦公室的旁邊,靠著南邊這一邊,此時正值夏天,有一股南風吹拂進來。

    聶振邦趕到會議室的時候,整個縣委常委會的常委除去張楚斌之外都已經坐到了這里。

    清一色的白色短袖襯衫和深色西褲。這種裝扮已經成為了機關干部的一種風尚了。似乎,只有這樣,才能體現出一種干部的沉穩和莊重。聶振邦卻是一條深色的牛仔褲,上身是一件夢特嬌的絲綿t恤。這是董婉從香港特意帶過來的。此刻,在一干常委之中,顯得有些鶴立雞群的感覺。

    聶振邦剛一坐下張楚斌就踏進了會議室,這也是常委會的一種慣例基本上其他常委都是提前到來。之后是縣委專職副書記、縣長,最后一個進門的,肯定是縣委書記。如果在常委會上出現了縣委書記先進門,縣長后進來的情況,根本不需要多問,絕對是有矛盾。

    一進門,張楚斌的臉上就帶著笑容,和眾人都點頭致意了一下。坐了下來之后,張楚斌就緩緩開口道:“問志們,會議之前先通報一下這次梨縣地震的情況。”

    說著張楚斌打開筆記本,接著道:“根據梨縣地震局的數據,這次地震,生在格木鄉附近。震級紹級,為強震。地震給全縣的正常工作帶來了很大的影響,全縣,一共倒塌房屋三十六間,學校一間。死亡人數九人。受傷人數兩百余人。

    造成經濟財產損失約四十二萬余元。總得來說,這次地震,對梨縣造成的經濟損失還是巨大的。市委市政龘府領龘導高度關心市委劉書記更新親臨梨縣,指揮抗震救災工作,全縣干部同心同德,齊心協力。分頭趕赴各個鄉鎮。聶縣長更是親自趕赴格木鄉。這種精神,得到了劉書記的高度贊揚。這次地震之后。全縣的干部,要把主要的精力放到經濟建設和展上來。”

    張楚斌的總結很簡練,這也體現了如今梨縣干部一種務實的心態。旁邊,不少常委也都紛紛點頭。這次強震,整個縣委班子全體出動,能夠將損失挽回道最低,在地震生之后不到兩個小時,縣城就恢復了正常的工作和生活秩序。這種效率,在梨縣歷史上還是第一次。

    可是,也正是這樣,梨縣縣委班子,卻是得到了老百姓的一致好評。所謂千里當官,只為求財,有的時候。也不僅僅求財。官聲對于任何一個干部來說,沒有不喜歡的。

    能夠在沒有任何利益沖突的情況下,都得到不錯的名聲,這種事情,人人都喜歡。

    張楚斌此刻,再次開口道:“同志們,做完了總結,下面,討論一個問題,地震生之后,聶縣長這邊,向市委劉書記提出了一個大膽的建議。鑒于格木鄉的實際情況。聶縣長的意思是,將格木鄉整體遷移出來,安置在開區的勝利鄉,格木鄉的黨委班子以及下屬各個單位都撤銷并入縣里其他部門。人員另行安排。市委劉書記已經初步同意了這個看法。大家都暢所欲言一下。有什么需要補充的地方。都可以提出來。”

    張楚斌這么說,就是一種學問,移民方案,這是要討論,可是,張楚斌卻是點出了市委劉書記的意思,市委劉書記,那是誰,霸卅市委,就一個姓劉的書記,那就是劉文清,作為市委一把手都同意了,你梨縣常委會還有人唱反調,這就不是和聶振邦做對這么簡單了,劉文清起火來,這可不是鬧著玩的。

    “嗯,關于移民的事情,我也來說幾句。”這時候,謝逸也開口了,這還是謝逸擔任梨縣縣委常委,縣委專職副書話之后,在常委會上第一次主動言。

    這要是換成以前,謝逸一般都是以,我還剛來,對梨縣的情況不熟悉,這樣的詞匯給推諉掉。這一次竟然主動言,卻是引得周圍的常委都紛紛停了下來。

    謝逸此刻,倒是一副古井無波的表情,整理了一下思路,隨即道:“以前,我們的思路,尤其是對于類似于格木鄉這種貧困鄉鎮方面,都是考慮如何幫助脫貧致富。可是,卻是忽略了當地的資源環境和特色。強行上馬。急功近利。走了很多彎路,勞民傷財,結果,錢也用了,老百姓還一肚子意見,這一次,聶縣長的建議,卻是開拓出了一條新的思路。格木鄉的情況,我也了解了一下,距離縣城乃公里,全鄉人口,2357人。一共五百一十三戶。其中,這還包括有編制的干部。這里面,還要除掉四十六戶。也就是說。真正需要安置的才四百六十多戶。按照每戶房屋投入兩萬元計算,一共需投入資金接近一千萬左右。可是,卻是能夠增加梨縣縣城的人口,為梨縣開區未來面臨的展做出巨大的貢獻,用工、以及促進繁榮上都有很大的幫助,一千萬,能夠一勞永逸。我覺得很值。我同意這個方案。”

    這個時候,事情已經是明擺著的,市委劉書記都已經同意了。自然不會有人不開眼的反對。

    等謝逸說完之后,其他常委也都紛紛表態,無一列外,基本上都是同意的聲音。最后,整個方案以全票的方式通過。格木鄉的移民撤鄉工程也正式準備啟動。

    此刻,聶振邦看了旁邊的張楚斌一眼,隨即也開口道:“移民撤鄉,這也是一個大工程,移民的安置。不單單只是房屋、土地的問題。新環境的變化,心態的問題,生活和學習的問題。這些,都是需要調劑的。而且,在技能上需要培訓。讓這些人能夠擁有一技之長。這也是需要時間的。我建議,縣委牽頭,組成一個格木鄉移民工作領龘導小組,張書記親自擔任組長。縣委班子再抽調精兵強將,專門負責此次的移民工作。”

    聶振邦的話音落下,張楚斌也愣住了。把移民工作主動交到自己的手中,這卻是張楚斌根本沒有想到過的事情,這個建議,最初是聶振邦提出來的,按理來說,聶振邦應該親自主抓才是。自從開區的事情之后,張楚斌就已經沒有了想法了。沒有想到,這次卻是突然有意外之喜。

    不等張楚斌說話,旁邊,薛大銘立刻就開口道:“我也同意聶縣長的提議。我建議,組織部謝部長可以擔任副組長。格木鄉這次撤銷建制。空缺出來的人員都需要另行安排和任用。謝部長擔任副組長的話,也能夠更好的協調一下。做一下格木鄉干部的思想工作。”

    對于薛大銘這種性格,聶振邦早就看出來、摸透了,薛大銘對自己是很有意見,估計,上次張楚斌搶功勞也是薛大銘鼓動的,這也讓聶振邦很惱火,不過,薛大銘表面倒是做得很好。這樣的跳梁小丑,聶振邦才不會有任何的在意,而且,這次移民工作,聶振邦本來就是想好了給張楚斌去做。自然是不會有什么意見。

    隨即,聶振邦卻是再次道:“張書記,各位同志,我這里,倒是還有一個提議,想討論一下。”

    這句話,卻是讓張楚斌愣住了,這次的常委會,議題上就只有這一個問題,聶振邦此刻要說的,肯定沒有和自己事先通過氣的。

    雖然張楚斌心中很是惱火,可是,表面上,張楚斌卻是笑著道:“聶縣長,有提議就可以說嘛。讓其他常委都參考一下。”

    這句話,張楚斌說得很靈活。聽起來,似乎這個提議,聶振邦跟他說過一樣。即保住了面子,又不會得罪人。聶振邦此刻也有些恍然大悟,自己還真是把張楚斌忘記了。事先都沒有打過招呼,這也會給張楚斌一種過于強勢的感覺,聶振邦隨即歉意的看了張楚斌一眼,道:“張書記,各位同志,這次地震,格木鄉小學垮塌的事情,也給了我一個很深刻的教訓。當年,南長提出百年大計,教育為本。這個思路是正確的。俗話說,再窮不能窮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如今,國內也開始了希望工程。我們梨縣,也應該自己行動起來,不能等著別人。我看,我們完全可以以這次地震為契機,對全縣的中小學校進行一次調研,徹底清除危房隱患,該拆除重建的拆除重建,該維修的進行維修,一定要給孩子們一個安全的穩定的讀書環境。”
广西快三计划网页版 随州市| 隆尧县| 枣阳市| 兴宁市| 如东县| 通山县| 青海省| 正阳县| 贵德县| 巴南区| 南江县| 沾化县| 海晏县| 绍兴市| 德兴市| 锦屏县| 大宁县| 平泉县| 洛浦县| 缙云县| 南通市| 新野县| 九江县| 工布江达县| 衡东县| 高清| 临西县| 桦川县| 临湘市| 天全县| 翁源县| 定远县| 弋阳县| 英山县| 玛沁县| 屯留县| 台安县| 东丰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