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夢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重生紅三代 > 196~200
    聶家梁抬起手腕,看了看腕表,瑞士產的江詩丹頓男表。很經典的造型。這和表,算是京城世家子弟的最愛。奢華,但卻低調。一般人,看起來也就普普通通,只有真正懂行的人能夠看得出來。

    隨即,聶家梁也笑著道:“老三,你這個縣長還真是自堊由自在啊。這才十點半,你就從容下班。不怕人說閑話么?”

    聶振邦也知道聶家梁只不過是玩笑話,也笑了起來道:“大哥,你沒來之前,我可是我不該加夜班啊。這次,我家屬探親來了,這點假還是有的吧。”

    兩人走出縣政府大院,聶振邦親自開車,一路朝著梨縣賓館駛去,路上,聶振邦也和劉昆、趙星龍這兩個小子聯系了一下,聶家老大來了,那可是頑主里面的大哥級人物,自己這班人還穿開襠褲的時候,那可是跟在屁股后面跑的。雖然聶家梁大了之后,逐漸已經脫離了這個群體,可是,聶老大的威望還是有的。

    同時,聶振邦也撥通了董婉的電話,此刻,隨著沃家集團在梨縣幾個工程開工,董婉和李麗雪都成了大忙人了,聶振邦早就讓楊安邦派人過來了,可惜,這兩個妮子死活不同意,說是和聶振簡一起共同建設梨縣,這樣才算有成就感。

    “振邦啊,怎么今天這么早給我電話。中午我和麗雪都不回來吃飯了,我們已經和鳳嬌姐約好了,今天在縣城這里看一下地塊梨縣大酒店的項目也已經定下來了,就等著征收和拆遷了。”董婉此刻,還頗為有和女強人的風范。

    聶振邦也笑了起來:“婉兒,恐怕你今天不來還不行了。我大哥過來了,我現在正往梨縣賓館去的路上,一起過來吃頓飯吧,征地的事情就交給麗雪和嚴鳳嬌好了。”

    這個情況下聶振邦倒不是不讓李麗雪出現只不過,李麗雪如今的身份還不一樣,而且,這次涉及到董楊兩家的糾葛,圈子內的事情李麗雪還是少沾惹為好。這也是聶振邦對李麗雪的一和保護,要是平常的聚會。聶振邦肯定會讓李麗雪出席。

    聽到聶振邦這么說,董婉也明白過來了畢竟也是大院里長大的孩子,這點覺悟還是有的。隨即董婉就開口道:“既然這樣,那好吧,你們先定好包廂,我馬上過來。”

    車子趕到賓館門口,此刻,趙星龍的悍馬h1也停在邊上,如此龐然大物,還拉著西北軍區的牌照,一看就是嚇人的東西。這是悍馬去年才正式民用銷售的產品,趙星龍這廝,直接從美國搞了一臺回來。媽增壓電噴的柴油動機。fo排量,氣勢絕對足。

    一看到聶家梁下車,劉昆和趙星龍就迎了上來。劉昆這小子更是嘻哈的撲了上來:“大哥,你總算是記得我們這些流落西北的孩子了。不容易啊。”

    聶家梁此刻也少了一份在京城的拘謹和嚴肅,在京城,那是沒有辦法,長子嫡孫嘛,自然要表現得沉穩一點,如今,既是在外面,聶家梁又放下了一個大包袱,倒是開朗了許多,一把推開了劉昆,笑罵道:“滾,你小子,我還不清楚么?在京城是有名的花花公子,別把病惹給我了。”

    趙星龍也迎了上來:“家梁哥,還記得我么?”

    聶家梁愣了一下,隨即道:“你小子我倒是不記得了。不過,你堂哥趙星虎我卻是記憶深刻啊。當年,你們軍堊隊院的孩子跟我們這邊打架,我差點概沒被你哥給開瓢了。最后,搞得我在家關了一個月禁閉,你哥卻是直接送軍堊隊去了。”

    聶家梁在這方面的手腕卻是是無比高明,幾句話,就把距離拉近了。此刻,董婉的路虎也開了進來。看到董婉,聶家梁卻是主動招呼道:“六丫頭,你可是來了。如今,為了你的事情,京城里可是都鬧翻了。”

    董婉的神色也有些尷尬,鬧翻了,如果估計不錯的話,恐怕就是自家爺爺和安娜的爺爺了。老小老小,都是老頑童一樣的人,說起政治,那就是恐怖存在。可是,要是說起這個兩人和普通老頭子沒有任何區別。

    聶振邦也有些尷尬,笑著道:“大哥,進去說吧,邊吃邊聊。今天算是我給你接風洗塵了。你可是不地道。昨天來了,還搞微服私訪。

    賓館的~~號包廂,這個,數字,是聶振邦特意搞出來的。這個時代,國人都喜歡88吉利嘛。可是,聶振邦卻不喜歡,官場中人,又不是商人,什么。按照聶振邦的意思,七上八下。坐888號才不吉利,官場中人最怕的就是下嘛。

    當然,這也有點算是迷信或是惡搞的意思,不過,聶振邦提出來了,劉志芳自然是遵從的。聶縣長的威望,那可是無人能比的。一個數字而只,既然喜歡,劉志芳自然是搞了出來。

    眾人剛一坐下,劉志芳就親自跑了進來,一臉笑容:“縣長,幾位老板,諸位中午想吃點什么。這次,我們賓館特意請了一個粵菜師傅過來,要不,嘗嘗鮮?”

    粵菜聶振邦倒是吃過不少,老頭子任職南海市的時候,聶振邦就吃過多次。正準備拒絕。旁邊,聶家梁卻是笑著道:“沒有想到,西北還有粵菜,既然如此,就來個佛跳墻好了,這算是粵系名菜。看粵菜的手藝,點佛跳墻錯不了。”

    話音剛一落下,突然,整個包廂的為都拉動起來,水晶吊燈更是震得嘩嘩直響。劉昆和趙星龍此刻已經站了起來扶住了桌子,董婉完全愣住了,在京城長大,這個陣勢,董婉還真沒經歷過。

    倒是聶振邦,此刻卻是無比的迅,立刻沖到了董婉的旁邊。一把就扶住了董婉。這個感覺,聶振邦實在是太熟悉了。甚至,這是聶振邦內心深處永遠不可觸及的一個傷痛記憶。十幾年前的那個晚上,親人突然離去,從一個外公外婆呵護,母親溺愛的孩子,突然變成孤兒。這就是現實。

    “快起來,昆子,星龍,大哥,馬上出去,到開闊的平地中間站著。這是地震。”聶振邦幾乎是怒吼著說出這番話,與此同時,聶振邦很快就抱起董婉朝著外面跑去。

    這是前震,具體地震震級有多大,還會不會繼續地震,誰都不清楚,只有等一下才知道。這個時候,不怕一萬,只怕萬一。真要走出事了。誰也不敢說擔這個責任。

    劉志芳此刻也跟著跑了出來。就在眾人剛剛走出宴會廳的大門,地面上,再次傳來了震動,這一次,相比開始,更為強烈。整個地面前如同在搖晃,趙星龍和聶家梁算是見過世面,訓練有素蹲在了地上,這個時候,即便是站在空地中間也是很危險的,只有蹲下來,才能維持一個基本的平衡。

    這次震動,使得梨縣賓館不少房屋的瓦片都掉落了下來。此刻,空地中間已經聚集了不少的人。地震讓所有人都跑出來了。

    剛休息一下,連續又是兩次震動,強度和第二次相等。此刻,聶振邦的臉色已經嚴肅起來。

    劉志芳此刻也跑到了聶振邦的身邊,這個時候,危難關頭,正式自己表忠心的好時機:“縣長,您沒事吧,這次地震,震級不小啊,怕是有六級了。”

    六級?聽到劉志芳的話語,聶振邦的神色更為嚴肅,按照地震的劃分標準。大于三級,小于四點五級,這稱為有感地震。大于等于四點五級,小于六級,這算是中強震。大于等于六級,小于七級,這已經算是強震了。

    這個,時候,梨縣縣城的防空警報也已經響了起來。與此同時,縣城里的幾個高音喇叭已經開始喊了起來:“請所有談眾按照防震程序,遠離建筑物。保護好自身安全。”

    “重復一遍、重復一遍……”

    聶振邦又等待了一下之后,確定暫時不會有事之后,聶振邦隨即站了起來,對著董婉道:“婉兒,你讓昆子和星龍一起陪你馬上去找到麗雪。我這邊,估計事情多了。你注意照顧好自己。”

    說著,聶振邦又看向了聶家梁。正準備說話,聶家梁卻是擺了擺手道:“老三,你不要說了,你做你的事情,你就不要擔心我了。這點場面。我還是能夠保護好自己的。”

    聶振邦立刻趕到自己的桑塔納邊上,迅啟動車子,此刻,路上已經擠滿了市民,車子很快趕到了梨縣縣委大院,此刻,在院子下面,張楚斌、謝逸、趙昆侖、孫克文以及白力克等一干縣委班子成員都已經聚集在了一起。

    看到聶振邦下車,張楚斌等人也走了上來。張楚斌的神色也有些凝重:“聶縣長,剛剛接到梨縣地震局的消息,這次地震,震級大約為臼級,目前,暫無人員傷亡報告。現在,我們就在這里召開一個碰頭會吧。”

    辦公樓,那是不會去的,誰都不知道還有沒有余震。聶振邦的神情很是嚴肅,梨縣這邊的房子,聶振邦是清楚的,都是老建筑,新的不多,再加上建筑工地那邊,這次地震如此突然。恐怕會有不少事情啊。

    “張書記,我建議,立刻匯報市委市政圌府,同時,我們這邊也迅行動起來。縣委領導各個帶隊,吩咐縣城以及下面鄉鎮,查看受圌災情況,安撫群眾情緒,恢復生活和生產。”聶圌振圌邦隨即提出了自己的建議,地圌震,聶圌振圌邦雖然親身經歷過。可是,那次,自己不過是孩子,只看到大量解放軍叔叔用鐵鍬,用手在廢墟里一個個的救人,那種感人的場面見到了。可是。自巳當領導,再次面對這樣的場面,聶圌振圌邦還是第一次。根本沒有經驗,聶圌振圌邦此刻,也只能夠憑借著模糊的記憶,整理出自己的一個,大致思路。

    西北,本就是地圌震高地帶,每年,至少要生上百次的地圌震,只不過,震級都不是很強烈而已,六級地圌震,這已經算是比較大的地圌震了。不過,西北的干部,對待地圌震,對災后的復建工作都有不少經驗。

    張楚域此刻也點了點頭,聶圌振圌邦這個人,這是有真本事的啊,年紀輕輕的娃娃縣長,第一次面對這和事情,竟然沒有多少慌張,相反還能夠頭腦清晰,條理分明的提出建設性意見,光是這一份功底,張楚斌就十分的佩服。

    隨即,張楚斌也點頭道:“聶縣長的意見很中肯。很好。大家都趕快行動起來吧,地圌震局的負責同志,立刻向上級主管部門匯報。向自治區地圌震局地圌震信息中心請求支援,盡快搞清楚詳實的地圌震數據,震級多大,烈度多強?震源深度,以及后續情況,都要了解清楚,盡快向縣委匯報,以便縣委縣政圌府做下一步計劃。,、

    地圌震信息中心,這是地圌震臺網的前身。這個時候,國家地圌震臺網還沒有成立,負責全國地圌震監測、預報和研究的部門,就是地圌震信息中心。

    張楚斌目斃一掃,也很凝重,沉聲道:“大災面前,所有人必須要齊心協力,多的話,我就不說了。市委市政圌府,甚至是區黨委,自治區政圌府都在關注梨縣。誰要走出了純漏,上面怪圌罪下來,就別怪我張楚斌不講情面。趙書記,你親自坐鎮公圌安局,全縣公圌安、消防戰線的同志……律取消休假,在這個,時候,更要穩。一定要保證全縣的治安穩定和民心穩定。”說著,張楚斌繼續道:“王部圌長,縣武裝部馬上行動起來,啟動全縣應急預案,民兵上場。你代表縣委縣政圌府,聯系當地駐聳,請求軍隊參加救援。一定要保證人民的生命財產安全和生活的穩定。”

    一系列的吩咐下來,此刻,張楚斌縣垂書記的威嚴氣度在此刻彰顯無遺,張楚斌目光一轉,看著旁邊的謝逸道:“謝書記,你是專職副書記,分管黨群形態意識和組織工作。其余干部的組織就交給你了。一定要做好黨員的模范帶頭作用。危難關頭,方顯英雄本色。大家都忙起來吧。”

    看到其他人都動起來了,張楚斌此刻朝著聶圌振圌邦走了過來,低聲道:“聶縣長,你沒有經歷過這些,我看,你還是去開區那邊以及負責縣城這邊吧,這邊的條件和房屋結構都稍微好一點,工作量不大,也容易處理。我去格木鄉那邊。這個時候,我唯一不放心的就是那里了。”格木鄉,這個,地方,聶圌振圌邦是知道的。一聽張楚斌這么說,聶圌振圌邦的眉頭就皺了起來,這個鄉在梨縣的最邊緣,距離梨縣縣城足足有乃公里。背靠大山,全鄉總人口不到三千人,分散廣。房子大多是土房,而且,地圌震這和災害,怕的就是弓山體崩塌,這才是最危險的。

    此刻,聶圌振圌邦對張楚斌的看法也有些改觀了,張楚域這個人,平日里喜歡耍點小聰明。也喜歡搶點功勞。自從上次自己切了財政之后,張楚斌倒是老實了。沒有想到,張楚斌竟然也有這么高大的一面。

    隨即,聶圌振圌邦拉住了準備動身的張楚斌,沉聲道:“張書記,我去吧。我朋友有越野車子,美國貨。這個事情,格木鄉的情況還不清楚,路面也復雜,我去好一點,在指揮全縣抗震救災的問題上,你比我有經驗。你在這邊指揮全局。”

    看到張楚域還要爭,聶圌振圌邦阻止道:“張書記,您不要說了。我比你年輕,格木鄉我去。縣里的大局,離不開你,這次,生這么大的事情。區市領導肯定會下來,你在縣里也好一點。這邊,我會帶著人過去的。”

    說著,聶圌振圌邦不再等張楚斌說話,隨即對著旁邊的陳樂道:“陳局長,你立刻返回公圌安局,組織精兵強將。你們局里不是有一臺區公圌安廳配備的三菱越野么?也開上。我這邊,有兩臺越野車……共可以組織十五個人左右六快去準備吧。

    說完,聶圌振圌邦迅上車,啟動圌車子,離開縣委大院。看著聶圌振圌邦離去的背影,張楚斌也有些感慨,聶圌振圌邦這個人,張楚斌還真不知道怎么評價。年輕、背景深厚、強勢霸道。可是,表現出來的卻是一和大公無私的風范。俗話說,千里當官就為財。這句話,或許是夸張了。貶低了干部。可是,如聶圌振圌邦這樣,完全沒有私心的人。還真不多見。

    旁邊,薛大銘走了上來,張楚斌看了一眼,卻是嘆息道:“聶縣長的情比不上啊。”

    聶圌振圌邦開口,趙星龍二話沒說,立刻就把車子給讓了出來,這次地圌震,對龍華礦業也是一個重大的影響,趙星龍此刻也在擔心,礦上會不會有問題,可是,聶圌振圌邦開口了。趙星龍什么不說直接讓了出來

    聶圌振圌邦點了點頭,都是大院子弟,此刻,說什么謝謝那都是虛的,隨即將自己的車鑰匙拋給趙星龍,對著旁邊的劉昆道:“昆子,幫我把婉兒的車子開到縣公圌安局去。”

    兩臺豐子直接停在了梨縣公圌安局大院。兩臺掛著西北軍區軍牌的進口豪華越野,讓已經等候在旁邊的陳樂和十幾名干警都震住了。搞公圌安的,對于這些是最清楚的。這可是西北軍區,司令部的牌照,雖然是在如號之外,可是,那也是不簡單的工

    一下車,陳樂就開口道:“全體!立正,稍息。報數!”

    一整套程序下來,陳樂對著聶圌振圌邦放禮道:“縣長同志,公圌安局格木鄉工作組準備完畢,應到十五人,實到十五人。請指示。”

    聶圌振圌邦也走了上來,日光嚴肅,環視眾人,沉聲道:“同志們,就在才才,我縣生了63級強震。災情,就是命令。全縣已經動員起來了。格木鄉,是我縣的邊遠貧困鄉。環境復雜。地質災害頻繁生,這次,過去,我們的任務很重。格木鄉的通訊已經中斷,具體情況不清楚。大家要做好思想準備。要有付出一切的頑強作風。身為人民圌警圌察,身為人民的保護神,我們要不惜一切代價,挽救人民群眾生命財產安全。現在,我命令。出!”

    最鬃面,公圌安局加三菱越野車打頭在前,警燈閃爍,警報長鳴。跟在后面,趙星龍的悍馬車也是安裝了警報器的。三臺車子一路呼嘯著飛馳而去。78公里,這也是西北的特點,要是在內地,恐怕兩個地級市之間的距離也就如此了。可是,在梨縣,這卻是一個鄉和縣城的距離。地圌震生的時間是上午十一點十七分。聶圌振圌邦等人出的時間大約是十一點五十。下午一點的時候。距離格木鄉已經只有七公里的距離了。

    悍馬車上,陳樂坐在聶圌振圌邦的旁邊,指著前方巍峨聳立的群山,陳樂的神色也凝重起來:“縣長,面,再有不到八公里就是格木鄉了。再往前走,就是山路了。”格木鄉的山路,還是當年工程兵炸山開出來的。崎嶇山路,一面是懸崖陡壁。平日里,就有山體滑坡、塌方和落石的事情出現,更何況還是在強震之后。

    “縣長,要不,先讓前車上去,探一下路,看路況,我們再走。”陳樂隨異提出了自己的建議。

    聶圌振圌邦的安全在陳樂看來是最重要的。古云都有云,君子不立危墻之下。千金之子不坐垂娶。真要出了問題,那就得不償失了。

    聶圌振圌邦此刻,沉吟了一下,沉聲道:“一起去吧,不等情況如何,總之要趕過去。不要猶豫了。時間拖不起。”

    三臺車子,魚貫而上。再次走了兩公里之后,前面道路已經堵死—了,聶圌振圌邦走下車,看著前面的道路,眉頭凝重。前方整個山都崩塌了一片,公路已經完全堵死了。巨大的石塊橫在路上,和泥土混合著。傾倒的樹木更是七零八落。

    道路都這樣了。格木鄉的情況可想而知了。此刻,地面再次震動起來,雖然不強烈,可是,對于已經崩塌的山體來說,卻是激烈的,不少懸著的石頭和泥土再次落了下來。

    陳樂此刻也大聲道:“縣長,小心!”

    聶圌振圌邦甩開陳樂的手臂,看著眼前滾落的土方,此刻,這種形象卻是讓旁邊的干警看得目瞪口呆。聶縣長這樣實在是太震撼了。臨危不懼。還真是不惜一切代價啊。等到山體落石基本緩和下來之后……聶振邦回頭道:“小易,你在這里守著車子。其他人,跟我徒步進山。”

    聶振邦這個考慮還是有的。易軍畢竟是文弱書生,幾公里徒步。可不是鬧著玩的。而且,隨時都還有可能出現危險。讓易軍留下,也是處于安全的考慮。公龘安局的人,這都是陳樂精心挑選出來的。不說身手了得,至少是經過了嚴格訓練的人。這點路程,還是沒有問題的,至于聶振邦自己,那就更不用說了。

    西北軍區,老虎團里面出來的人。這點路,不過是最簡單的訓練而已。

    可是,讓聶振邦沒有想到的是,易軍此刻卻是不同意了,脖子一梗,看著聶振邦,易軍給聶振邦當秘書,也已經大半年快一年的時間了。還從來沒有過違逆,可是,這次,易軍卻是突然爆了。

    所有人都驚訝起來,旁邊,一眾干警自然是不會說什么。或是低著頭,或是扭頭看向其他地方。陳樂也走了上來勸導道:“易主任,總得有人在這里留守。我看,你就在這里吧。”

    易軍此刻,看著聶振邦道:“縣長,你看不起人,你們都可以舍生忘死。我怎么就只能在這里守著。您都能夠以身犯險,我作為你的秘書,我不能在這里當縮頭烏龜,我要跟你一起去。怕死,我就不配當一個黨員。”

    聶振邦也有些好氣,看著易軍這小子堅定的神情,聶振邦隨即也冷著臉道:“小易,犯傻呢,守護車子,這也是職責,革龘命工作不分大小。怎么。你覺得,去徒步就是工作,在這里就是逃避了?你這個思想可不行。現在,我命令你,必須留下,萬一市委領龘導過來,你要及時向領龘導匯報情況。沒有吃的,可以開車到下面的鎮子去,或者,讓這邊羅布鄉的人給你送東西過來。”

    看到易軍不再說話,聶振邦此刻,也把西褲扎到了自己的襪子里面,雪白的襪子,此刻顯得很打眼。聶振邦面色嚴肅,沉聲道:“兄弟們,走吧。向格木鄉進。”

    俗話說,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沒有。聶振邦跑動起來,這種姿態,卻是讓陳樂等人都無比的佩服,聶縣長不簡單啊。原本還以為聶振邦是一個文弱書生,此刻看來,聶縣長只怕比在場的人都要厲害。

    接近五公里的越野,在沒有負重的情況下,聶振邦顯得很輕松。其他人雖然有些氣喘,倒也沒有一個掉隊的,畢竟是陳樂挑選的精英。

    此刻,看著前面的景象,不少房屋倒塌了。聶振邦的眉頭皺了起來,沉聲道:“看來,格木鄉的情況果然不怎么好。陳局長,你立刻找個老鄉詢問一下,格木鄉黨委政龘府班子的人現在在什么地方,我們馬上趕過去。”

    這個時候,可不是擺架子的時候,聶振邦自然是不會在這個時候搞形式,讓格木鄉的黨委書記過來了。

    整個格木鄉,處在大山之間的一個長條形地帶之內,全鄉一共暇戶。分為四個行政村、自然村有五個最小的自然村,僅僅只是四戶居民。

    鄉政龘府所在地就叫格木村,這是格木鄉最大的村子,一共一百六十多戶村民。這個時候,在各處都有不少人忙碌著。

    很快,陳樂就返回過來道:“縣長,問清楚了,格木鄉黨委書記兼任鄉鉗巳良華同志,此刻正在鄉中心小學那邊。地震生的時候,學生正在上課。聽說,學校倒了。”

    一聽到這個消息,聶振邦心中猛地跳了一下,學校?上課?似乎,最不愿意見到的事情生了。

    聶振邦加快腳步,沉聲道:“陳樂,馬上帶路,去格木鄉中心小學。”

    十幾個身穿制服的人,在一個干部模樣的人帶領下,迅的穿過格木鄉的街道。整個格木鄉,也就僅僅只有這樣一條寡街,街頭到街尾不過六十米長。隨著聶振邦等人的到來,不少群眾都跟了過來,不少人都喊了起來:“公龘安來了,政龘府來了。縣里來了。我們有救了。”

    一走進格木鄉中心小學,聶振邦的眉頭就皺了起來。這是什么中心小學,這也算是一個鄉的中心小學么?

    一色老式的土房,低矮陰沉,泥巴操場,斑駁圍墻。房子倒是算比較長。此刻,在右側最頂端有兩間教室已經垮塌了。操場上,幾十個小學生在老師的安排下聚集在了一起,沒有人說話,沒有人哭泣,顯得十分的沉寂。

    “聶縣長,您來了。地震來得太突然了。我們鄉政龘府根本就猝手不及。此刻,全鄉干部都分散下去了,王副鄉長已經去最偏遠的村子去了。這里,根據老師的消息,有十五個學生此刻被掩埋在下面了。我們正在組織人手全力施工,鄉衛生院的醫生也已經等候在了邊上了。可是,因為沒有機械工具進度有些慢……”,格木鄉黨委書記兼鄉樹巳良華立刻迎了上來。

    格木鄉是國家級貧困鄉、窮是出了名的,早些年,全家穿一條褲子的事情也生過,一到冬天,幾乎都窩在床鋪上。學校能夠有這個樣子,就算是很不錯了。

    聽著姚良華的話,聶振邦的神色也稍微緩和了一些。格木鄉的干部能夠做出這樣的決策,聶振邦很是滿意。窮并不可怕,在聶振邦看來,可怕的是干部不作為,干部的。格木鄉黨委班子,能夠如此快的做出反應。姚良華此刻一身泥巴,這足以說明。格木鄉班子還是認真的。

    隨即,聶振邦沉聲道:“沒有機械設備,如今調了調不進來了。通往格木鄉的道路已經被山體垮塌封死了。我們是徒步進來了。如今,只有人上了。一切以救人為重。挖不動,用手也要挖開。陳局長,馬上帶領人員開展營救。”

    說完,聶振邦回頭環視著格木鄉的群眾,大聲道:“鄉親們,我是縣政龘府聶振邦。我們來遲了。”

    人群之中,也有不少的明白人,聽到聶振邦的話語,立刻小聲的說了起來:“媽呀,這就是咱們梨縣的娃娃縣長啊。這么年輕。我還以為別人說謊的呢?”

    縣長,在這群樸實的鄉民眼中,那就是了不起的人物了。地震才爆兩個小時,縣長就已經趕了過來,這個度,這份重視,立刻讓格木鄉的鄉民都激動起來。

    聶振邦再次提高聲音道:“鄉親t……。如今。大難之中見真情。縣委縣政龘府高度重視。人民子弟兵也在過來的路上。市委領龘導,也即將趕來。現在,我們要團結起來,互相幫助。自救!挽救我們的每一個同胞。挽救你們的每一個親人。是黨員干部的。要帶起頭來。”

    說完,聶振邦轉身朝著學校垮塌的現場走了過來。從旁邊要過了一把鐵鍬,挽起袖子,聶振邦就埋頭挖掘起來。

    看到聶振邦如此作為,周圍的群眾都被震撼住了。

    堂堂的縣長,竟然開始親自動手挖掘起來了。在這些人的記憶之中,縣長,那是站在邊上,只動動嘴皮子,做一下指揮的人。

    “朱老哥,干了。老少爺們,都干了。政龘府都這么幫著咱們做了,那土下買著的可是咱們自家的親戚孩子啊。大家伙齊心協力。跟我上。”一個粗壯的漢子,看到這一幕,脖子一梗,紅著臉大聲的吼了起來。此刻,樸實的漢子還在為自己剛才的袖手旁觀而感到羞愧。

    這次地震震級雖然不大,可是。格木鄉的房子,畢竟是幾十年的老土房。自然是經不起這么一下。同樣,幸運的是,也是土房,除去一些瓦礫、泥土以外,清理起來,并不是很難。

    幾百人同時上陣,很快,垮塌的兩間教室就已經被清理了出來。掩埋在廢墟之中的十幾個小學生此刻一看到親人。也忍不住了。都哇哇的大哭起來。

    這時候,姚良華帶著一名中年男子走了過來:“聶縣長,這是中心小學的代課老師朱老師。這次,要不是他護住了孩子,在前震之后,立刻讓孩子們搬著課桌椅堆積到房子的角落邊上,恐怕。后果就不堪設想了。”

    一聽到姚良華的介紹,聶振邦的神色也是一邊,這樣的老師,在為難關頭,不但沒有逃跑,反而能夠在第一時間做出妥善的安排,為此,自己還被掉落下來的屋梁砸了一下,這樣的人,是值得尊敬的。

    聶振邦隨即就迎了上去,握住了朱老師的手,沉聲道:“朱老師,我代表縣委縣政龘府,感謝你為孩子做出的一切。感謝你這種高尚的情操。”

    朱老師顯得有些靦腆。或許是從未接觸過聶振邦這種級別的‘大官’很是憨厚的笑了一下,謙虛道:“聶縣長,您過獎了。這是我應該做的。聶縣長,您是大官,我求您了。格木鄉的各個小學都已經是危房了。您就讓教育局給我們撥點款,修一個學校吧。”

    聶振邦此刻,再次點了點頭道:“修,修。我們一定修,我保證。一定給格木鄉修一所最好的學校。再窮,不能窮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這絕不是口號。等這次救災之后,我會再來格木鄉。”

    看著滿臉都還沾滿了泥士的孩子,地震,給這些孩子的心靈沖擊實在是太大了。一時半會,怕是恢復不了了。聶振邦自己是經歷過大地震的人,自然是能夠體會這些孩子的心情。

    聶振邦此刻顯得很小心,輕輕的幫一個孩子擦拭掉臉上的泥土,聶振邦的聲音也有些低沉道:“這些孩子的家長在么?把孩子接回去吧,這幾天,估計還有余震,暫時就停課吧。學校也不能用了。朱老師,這里就拜托你了。孩子們都受到了驚嚇,要好生安慰一下。”

    所幸的是,格木鄉窮是窮。可是房子垮塌的殺傷力都不是很大。這個時候,鄉上倒塌的房子都清理了一下,凡是有壓傷的人基本都救了出來。除去兩個,年紀老邁的老人被壓死了以外,這次強震,格木鄉格木村這邊僅僅才兩人死亡,十幾人受傷,這已經算是不幸之中的大幸了。

    聶振邦此刻,神色也緩和下來,看著旁邊的姚良華道:“姚書記,其他村子都安排了人手過去沒有?要不,我和陳局長一起去王副鄉長去的那個村子看看吧。”

    聽到聶振邦的話語,姚良華的眉頭都扒動了一下。王副鄉長去的村子,那是整個格木鄉最偏遠的一個自然村,就是全村才幾戶人家的那個,更重要的是,村子在半山腰上,聶縣長上去,這萬一要走出了問題。自巳怎么想縣委向市委交待。姚良華此刻,也只能是硬著頭皮道:“縣長,我們格木鄉,每村都有專門的蹲點干部。地震生之后,我們的干部就下去了,估計,這個時候,也差不多都要回來了。要不,您還是先在鄉政府這里等消息吧。、。

    看著姚良華緊張的樣子,聶振邦此刻也沉思起來,這個時候,已經是下午兩點多了。從地震到縣長已經過去了接近三個小時,如果有被困受傷人員的話,也都該救出來了。而且,自己趕過去,又是一個小時左右,去了,也沒有什么太大的意義了。

    才時候,做領導,也得會體恤下屬,這和情況下,自己不熟悉格木鄉的情況,大體局面已經穩定下來了。自然也沒有什么好擔心的了。聶振邦也從善如流站了起來道:“職然如此,我就不過去了。在這里等消息。”

    說著,聶振邦看著旁邊的陳樂道:“陳芯長,這樣,你立刻安排一個同志,從原路返回出去,匯合了易秘書之后,馬上從縣城調集機械工程設備過來。一定要搶在今天晚上十二點之前把道路給我搶通了。和交通局的魏成林說一下,這是死命令。”

    就在聶振邦忙碌著格木鄉的事情的時候,縣城這邊,也立刻行動起來。張楚斌當即親自驅車趕往開區。

    所幸的是,開區這邊的工程建設并沒有受到太多的影響。在亓始地震的時候,大部分的建筑工人都已經到了安全地帶。除去則劃澆,筑的混凝土受到了一點影響以外,其他的,一切都算是正常。地震,在整個,霸州,乃至整個西北地區,都算是常見的事情,可以這么說,西北地區的人民,對地震已經有了一和見怪不怪的認知。六級,算是強震了。不少市民,在外面待了一段時間之后,就已經返回去了。

    整個梨縣的次序也算是逐漸的平息了下來。

    下午四點半左右,張楚斌就接到了市委常委,市委秘書長李慶德的電話,市委書話劉文清馬上就要到梨縣了。

    張楚斌此刻更是不敢怠慢,隨即就組織人馬前往梨城大道邊上等候起來,隨著霸州市的車隊緩緩過來面,劉文清的一號車已經停了下來。

    此刻,劉文清的臉色也有些嚴肅,梨縣如今不但是在霸州市出名,在整個,西北都受到了不小的關注。這次,六級強震。劉文清一得到消息,就立刻趕了過來。

    “楚斌書記,情況怎么樣?沒有人員傷亡吧。群眾的情緒怎么樣?縣里這里,有沒有什么措施?”一連竄的問題從劉文清嘴巴里說了出來。可見劉文清對梨縣地震的重視程度。

    之所以關注梨縣,劉文清也是有過一番考慮的,一方面,梨縣如今的展趨勢,很有可能會成為西北自治區內的一大王牌政績。這對劉文清自己的升遷,也有巨大的好處。從自身利益來說,劉文清也要考慮。

    第二個,方面,從人來考慮,聶振邦所表現出來的那和背景,實在是有些駭人聽聞了。一個,國稅局的局長,正廳級干部,說倒就倒了。雖然,表面上崔金生是因為身體原因,主動辭去工作。轉而擔任自治區國稅局正廳級巡視員。可是,那不過是騙騙小孩子的把戲。到了劉文清這一個,層次,這里面的事情就很明白了,這是直接從上面壓下來的,崔金生能夠有法樣一個結局,恐怕還得歸功于他自只盡職盡責沒有什么案子的份上。

    盡管,以聶振邦的意思,這是崔金生惹惱了梨縣的這兩位拔資大老板,可是,政治課劉文沽還是學過的。透過現象看本質,聶振邦你能夠把這樣的大老板請過來,本身能夠差到哪里去。

    “劉書記,目前,根據我們從梨縣地震局得到的情報資秤來看,這次地震,震源在格木鄉一代,震源深度為六公里。震級強度為夠級,屬于強震,但是,震級烈度不是很大,破壞性不強。目前,梨縣縣城以及開區周邊幾個,鄉鎮。除去少數民房受損以外,并無人員傷亡,其他幾個邊遠鄉鎮的情況正在6續匯報上來。請劉書記放心,我們梨縣縣委縣政府,有信心做好群眾安撫工作,盡快恢復生活生產。”張楚斌很從容的回復著劉文清。

    此刻,張楚斌的那和感覺很不一樣,以往的時候,地方干部往往有兩和心態,一和,盼著上級來,這和心態的時候,往往是做出成績了。希望上級領導來看看,看到自己的政績工以便增加籌碼。另外一和。則是害怕上級來。上級要來了。下面的人,雞飛狗跳。設計視察路線,安排好人馬。全城戒嚴等等。因為,成績不好,民怨大,領導也害怕啊。

    真要走出現了什么不該出現的事情,上級領導的面子過不去。自己的前程就完了。

    如今,張楚杭卻是很淡然。梨縣的工作。無形之中,在聶振邦的影響下,整個,梨縣的干部,思維都變了,腳踏實地,務實工作了。似乎,對于領導的檢查,張楚斌都變得很坦然了。不需要什么準備,所看的,所聽的,沒有什么虛假的東西。心態自然而然的變得平和了。

    主二文消此刻也點了點頭,隨即道:“楚域同志上車吧,一起去你們梨縣開區看看。如今,梨縣可是走在市委的前面了。你們的成績是值得肯定的。”

    一行人抵達梨縣亓區,此刻,在縣垂辦主任曲刮的組織下,開區的建設工人,當地的居民以及開區的一眾干部都已經等候在了這邊。

    此刻,劉文清似乎芝現不正常了,轉頭看了一下,眉頭隨即就數了起來:“楚斌同志,怎么沒看到聶縣長?”

    “劉書記,是這樣,剁縣長現在正在格木鄉那邊親自指揮救災工作。格木鄉的情況您是清楚的,在我們縣,那走出了名的,這次,又是震中。原本,我是想過去的,聶縣長說,在這方面,他還欠缺了一些經驗,所以他就過去了二……”張楚斌此刻也有些擔心起來。劃文清的態度實在是太不正常了。

    聽到張楚斌的話語,劉文清此刻的臉色已經沉了下來,事情來得太過突然了。聶振邦竟然到震中去了,格木鄉那里,四面環山。萬一有什么情況。

    想到這里,劉文沽往即道:“聶縣長有消息傳過來了么?格木鄉的情況嚴不嚴重?”

    就在這個,時候,交通局局長魏成林朝這這邊趕了過來,看到一干領導,尤其是看到市委書記劉文清都在這里,隨即迎了上來,急聲道:“劉書記,張書記,聶縣長傳回消息來了。格木鄉的情況已經基本得到控制了,垮塌的學校,學生也已經悉數救出,目前,通往格木鄉的道路已經被山體坍塌堵死了。聶縣長請縣里馬上調集大型的工程設備,盡快打通這條公路。”

    話音劃一落下,劉文沽幾乎沒有任何遲疑,沉聲道:“楚斌同志,全力調集梨縣的工程設備。馬上支援。魏成林同志吧。如果你們交通局的設備不足,可以向市交通局續求支援。就說是我說的。災情就是命令。事不宜遲,立刻行動。……、

    有了劉文清的話,整個,梨縣也迅行動起來,大型的機械設備。要是換在以前,梨縣還真拿不出來,不過,隨著梨縣的大開。如今,各式設備都有了不少。幾臺大型的挖掘機立刻就征調了過來。推土機和大型卡車也都調配完畢。

    下午六點,所有的機械設備總算是抵達現場,大型探照燈也架設起來,柴油電機轟鳴著亓始工作。崩塌的土方開始被清理。連續三個多小時的奮戰,總算是沽理出了一條道路。此刻,聶振邦也從這邊走了出來。后面,長長的火把隊伍,卻是將所有人都給震住了。

    ps:今舊,四更小爆先預熱一下。兄弟們,爆即將開始,拿出咱們的熱情和氣勢。月票支持起來。做最后的沖刺。

    祝賀山粥硼兄弟成為護法,兄弟微乳!在聶振邦的身后,陳樂等十五名警堊察,一身制服,雖然此刻已經顯得十分的邋遢,可是,站立的筆直。給人一和無比威嚴的感覺。身上的泥巴和污漬并沒有影響他們的形象,反而,在這和情況下顯得無比的高大。

    在陳樂等人的后面,幾百名格木鄉的群眾,自的舉著火把,組成長龍,眼睛里都是感激和欽佩。

    當知道自己要走的時候,格木鄉的鄉民們都已經聚集在了鄉政府的門口。聶振邦好說歹說,卻是勸不住這些樸實的鄉親。

    看著用火把組成的長龍,聶振邦此刻,似乎是看到了當年十送紅軍的場景。轉過身,看著一臉期盼的鄉親們,聶振邦的眼眶已經濕潤了。提高力氣,用最大的聲音吼道:“鄉親們,回去吧,天黑路險,萬一山體垮塌。就不得了了。鄉親們的心我領了。”

    此刻,朱老師拄著拐權走了出來,下午的時候,為了保護學生,朱老師還是受傷了,開始還不覺得,可是,這時候,人松懈下來之后,這才現,自己受傷了。

    “聶縣長,您就讓我們送送吧,您是個好官啊。這么快的時間,跑了幾公里山路,第一時間趕到我們格木鄉。有親自帶頭搶救孩子們。我們打心眼里感謝您。您是真心實意為我們老百姓著想的人。我們不送送你,良心也過意不去啊。”朱老師作為代表,此刻也開。說了起來。

    這就是華夏老百姓的淳樸、善良和可愛,多么微不足道的一件事情,不就是親手參與了挖掘和營救么?在聶振邦看來,這是一個黨員,最起碼的素質。黨員的模范帶頭作用,并不是說說,并不是一句空話,什么時候體現,就是在這和危難關頭。

    患難之中,方顯英雄本色。這是一個黨員的職責和義務。這是在面對著黨旗。莊嚴宣誓的那一刻,就必須要有的一個思想準備。

    看著這些鄉親。聶振邦心中,卻是有了一個大概的瘋狂想法。隨即,再次道:“鄉親們,你們先回去吧。格木鄉的經濟落后,這是我們縣委縣政府的責任啊。鄉親們。在這里,我當著大家的面,表一個態。這次,回去,我一定會認真研究,考慮,我一定不會讓大家失望,請相信我,我們都會過上好日子,都會帶這笑容奔小康。”好說歹說,總算是勸走了這些鄉親之后,看著宛如長龍一般的火把,朝著遠處消失在夜暮之中,聶振邦也回過頭來,看著陳樂等人道:“以前,老是聽老一輩的人說,軍民魚水情。此刻,我才算是有了切身的體會。陳局長,你覺得,我們真的為他們做了多少么?”

    陳樂此刻也被這和場面震撼了,這是一和自內心深處,心靈的震撼。這是一和對靈魂的洗禮。在這和最為純粹的質樸面前。除非是十惡不赦的人。有可能無動于衷的話,對于每一個人都是一和心靈的滌蕩。

    “縣長,我個天才知道,為什么會有為官一任,造福一方這個詞了。看著這群鄉親們。我想,不光是我,我和我的這些同事,都受到了一次深刻的教育,縣長,這次回去,我準備在全局開屋一次這樣的教育活動。”陳樂的大腦很敏銳,很快就有了自己的計劃。

    這和性格,也正是讓聶振邦滿意的。

    隨即,聶振邦也點頭道:“走吧。返回縣城。”

    在公路邊上,易軍早已經等候在了這里,看到聶振邦過來,易軍隨即遞了一個饅頭和一個,保溫杯過來:“縣長,吃點吧。以您的性格,恐怕中午和晚上都沒有吃飯吧。”

    聶振邦有一個習慣,在整個梨縣都走出了名的,聶縣長檢查工作,凡是距離縣城近的鄉鎮或是單位,聶縣長是從來不會留下來吃飯的,不管是牛飯還是晚飯,聶縣長都不吃,遠一點的鄉鎮,那和午飯時間趕不回來的。實在是沒有辦法的,聶振邦也會指定一個標準。每一個人的餐費不過十塊錢。這在梨縣,聶振邦的風格走出了名的。格木鄉這和貧困鄉,即便是平時,想讓聶振邦吃飯也很難,更何況是現在這和時候。易軍這是早就預料到了。

    看著易軍,聶振邦卻是笑著接了過來道:“小易,你該不會只準備了我的這份吧,要是這樣,你可就失職了。”

    易軍隨即打開悍馬的后門。一一將饅頭和茶分到了每一個參加救援的民堊警手中。

    三臺車子,調轉車頭,飛快的朝著梨縣趕去,一路上,吃過了饅頭的民堊警自然會將司機給輪換下來。晚上差不多8點的時候,豐子才進入到梨縣縣城。

    此刻,在張楚斌的安排下,梨縣公堊安局這邊守候在入城道路上的也立刻迎了上來。隨著車子停下,陳樂也打開車門走了出去,半晌之后,陳樂返回車上,對著聶振邦道:“縣長,剛得到消息。市委劉文清書堊記已經到了梨縣,此刻,就在梨縣縣委辦公樓那邊,劉書堊記已經放出話了,今天晚上,無論如何要等您回來。”

    聽到這句話,聶振邦也詫異了一下,劉文清竟然親自跑過來了。而且,今天還留在了梨縣。這個時候,聶振邦也不敢怠慢。

    自己有背景,有靠山,是不錯。可是,畢竟天高皇帝遠。在這里,在霸州這一畝三分地上,劉文清還是市委書堊記,是一把手,必要的尊重,還是必須的。真要是把鼻孔翹到天上去,一副目中無人,天老大,我老二的樣子,劉文清要對付自己,還是有這個能力的。那樣的話,自己也不配成為聶家的后繼者了。

    隨即,聶振邦也沉聲道:“小易,直接去縣委,之后,你把陳局長他們送回公堊安局,把車子開到梨縣賓館那邊就行了,累了一天,你也回去看看吧。這次強震,還不知道家里怎么樣。”

    聶振邦趕到縣委大院的時候,張楚斌此刻早已經等候在了縣委辦公大樓的門口,這次,劉書堊記動真格的了。就坐在縣委辦公室,連梨縣這邊安排的房間也不去,執意要等聶振邦回來。這和態度,卻是讓梨縣的干部都深思起來。

    張楚斌卻是早點知道了劉文清對聶振邦的看重。此刻,不過是再次驗證了而已。一看到聶振邦下車,隨即迎了上來:“聶縣長,你可算是回來了。格木鄉那邊的情況如何?沒有什么人員傷亡吧。”

    說到這個,聶振邦的臉上也浮現出了一絲沉重,低聲道:“大體的情況還行,只是,有兩名八十多歲高齡的老人,因為來不及躲避,被垮塌的房屋壓在下面,老人的身體機能都衰退了。沒能搶救過來,其他的情況還好,學校垮塌了。學生都沒事,我已經囑咐他們暫時停課了。”

    聽說聶振邦回來了,劉文清也坐不住了,剛到門口,聶振邦和張楚斌就從外面走了進來。看到劉文清的樣子,聶振邦隨即也歉然道:“劉書堊記,實在是對不住了,這么晚了,還讓您陪著我們加班。您身體可不比我們年輕人啊。”

    劉文清擺了擺手,很是直爽道:“那些就不必說了,振邦啊,還是談談格木鄉的情況吧,這次梨縣強震,自治區黨委政府也是高度重視,蔣書堊記更是親自打了電話過問,此刻,不光是我,恐怕蔣書堊記也沒有休息,正等著你的確切回復呢。這一次,你們梨縣縣委班子做得很不錯。尤其是你和楚斌同志,迅反應,快協調,分工協作做得很好。這很不錯。班子就是要團結和穩定。這樣,才能做出成績。”

    聽到蔣震全都在等消息,聶振邦也不敢怠慢,隨即將格木鄉的情況匯報了一遍。沒有任何的準備文稿。聶振邦就這么直接而談,整個格木鄉,多少人口,幾個村子,垮塌了多少房屋,受傷的有多少。死亡了多少,一切的數據,就這樣脫口而出,仿佛,這一切就在聶振邦的腦海之中一樣。

    劉文清聽著,原本因為焦急而緊皺的眉頭也舒展開來。聶振邦這是真正深入下去了的。看著一身臟兮兮的樣子,這才是真正做事的人啊。

    等聶振邦說完之后,當即,劉文清就站了起來,笑著道:“好,這才是黨員應該做的。振邦,你的想法是對的,先,我們是一名黨員,然后,我們才是國家干部。我們是為老百姓,為人民群眾謀福利的。我這就向蔣書堊記匯報一下。”就當著聶振邦和張楚斌的面,劉文清撥通了蔣震全的電話,將梨縣地震的情受災情況做了一番匯報之后,劉文清隨即掛掉電話,看著聶振邦和張楚斌道:“楚斌、振邦,這一次,蔣書堊記可是對你們做了高度評價。”

    旁邊,聶振邦沉思了一下,格木鄉的問題,自從回來的時候,就已經有了一個大致的輪廓,此刻,也逐漸的完善起來。隨即,聶振邦卻是對著劉文清道:“劉書堊記,我有一個想法,想和您匯報一下,是關于格木鄉的。”
广西快三计划网页版 嘉祥县| 穆棱市| 崇信县| 彰武县| 剑河县| 广昌县| 富蕴县| 赤峰市| 东至县| 彭泽县| 盘锦市| 盐源县| 灵丘县| 禄劝| 西平县| 新化县| 获嘉县| 开原市| 博兴县| 苍南县| 西城区| 洮南市| 宜丰县| 织金县| 横山县| 丰顺县| 舟曲县| 兴化市| 沧州市| 苍溪县| 浮梁县| 灵璧县| 正安县| 调兵山市| 措勤县| 西盟| 麻江县| 深圳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