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夢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大道誅天 > 第一千零三十九章 這就是禍水!

第一千零三十九章 這就是禍水!

    向華說的確定,實際上他也是感覺到了危機,一種讓他無法預知的危機。

    適才秦落月與余寒有說有笑的一幕,甚至還加上肢體動作的親昵,都讓他如墜冰窟。

    他甚至開始懷疑,余寒之所以這樣做,目的就是引誘秦落月。

    這是他最開始到現在才想明白的事情。

    用這種方式來讓秦落月萌生極大的興趣,然后一舉轉變,將其拿下。

    所以心中的危機感讓他加深了對余寒的怨懟。

    之前好不容易壓制下去的怒意,不禁再次橫生了起來。

    所以剛剛說出這句話的時候,越說心中越是郁悶,越說越是難以忍受。

    偏偏秦落月似乎并沒有看到他表情的變化,一面思索片刻,一面說道:“可是我看余寒大哥不像是那樣的人啊?他剛剛很體貼的!”

    “而且他的眼神很柔和,是那種好像春風一般的感覺……”

    “夠了——”向華終于忍不住怒喝了一聲。

    這一聲斷喝,不僅讓旁邊的幾名弟子紛紛驚醒過來,也讓一旁正準備休息的余寒忍不住將目光投遞過來。

    向華臉色微紅,朝向幾名弟子揮了揮手,示意他們繼續睡覺。

    一面壓低聲音,朝著秦落月說道:“落月,對不起,我不是 要故意吼你的,只是這江湖險惡,人心難測,你這樣單純,實際上會給你帶來極大的危險!”

    秦落月被他吼了一聲,本來是扁著嘴唇,幾乎苦出來,眼睛里也閃爍著瑩瑩淚花。

    聽到向華這句話之后,忍不住更是委屈,淚水終于還是滾落下來。

    向華見狀不禁更加慌亂了起來,急忙再次解釋道:“落月,你看,我剛剛真的是……”

    秦落月伸手阻止住了他繼續開口:“向大哥,你不要說了,我相信你,我也是嚇了一跳,沒事的,這一路上多虧了你的照顧,落月知道你是真心待我好!”

    向華心中總算是松了口氣。

    撓了撓腦袋繼續說道:“那你別再哭了,要不然我心里好沉重的負罪感!”

    秦落月噗嗤一下笑出聲來,狠狠的白了向華一眼,無限的嬌羞。

    余寒一直都在那里看著這一幕,忍不住嘖嘖稱奇,嘴角也微微瞥了起來。

    一邊再次回到他身旁的追蓬忍不住看了他一眼:“怎么?你吃醋了?”

    余寒忍不住瞪他道:“你不會也和其他人那樣膚淺吧?”

    “不是我膚淺,而是剛剛你們倆那互動,也難怪向華會生氣,你難道看不出來向華是喜歡這個丫頭的嗎?”追蓬無奈道。

    余寒點頭:“連這都看不出來,我和傻子有什么分別?”

    “那你還和她走的那么近?你這不是成心讓向華誤會嗎?也難怪他剛剛發了那么大的火,不過好在及時收住了!”

    追蓬說了一句,讓后轉頭又看了一眼余寒:“可是他對秦落月倒是收住了,對你可就不一定了!”

    “估計很有可能會把所有的怒氣都撒在你的身上,我們后面的路,怕是更不好走了!”

    追蓬的眼睛里滿是擔憂,他知道余寒斷然不是這樣的人。

    但是偏偏做出這樣的事情來,在這種情況之下,向華絕對不可能會讓步。

    所以兩人之間一直壓制的裂痕,恐怕在這一刻,已經再無修復的可能。

    余寒卻是帶著幾分不太明白的表情,然后說道:“你就是太過小心了,我們和向華可是并肩作戰的戰友,怎么可能會這樣相互猜忌?”

    “你想多了吧?”

    他搖了搖頭,又看了看身后:“也不知道王東一那些家伙們,到底什么時候能趕來?”

    “你在等他們?”追蓬也是第一次聽余寒說出這樣的話。

    怪不得他之前說是要等兩天,原來竟是在等待王東一他們,可是他為何不和向華說?

    一絲不好的念頭在他心中生出。

    會不會余寒真的是喜歡這個秦落月,之前所有的針對,都是因為她和向華之間走的太近了,從而心中生出了幾分不滿?

    不過想想這里他心中便忍不住揮去了這個想法。

    余寒的心思,絕對不可能會小到這種程度,所以很有可能,他是真的不知道這些人情世故,所以才會弄出這樣的事情來。

    有很多那種天才一般的人物。

    他們的情商低到了你無法想象的地步,所以說上天是公平的。

    它給了余寒一個無與倫比的資質和思維,卻也剝奪了他對人情世故的那份透徹心思。

    想到這里,他只能嘆了口氣。

    看來后面的事情,還需要自己多走動一下,要不然這兩個人誤會越來越深, 終究還是會出現無法預知的變故。

    余寒也在這個時候說道:“剛剛我們覆滅那一伙匪寇的時候,已經拼盡了全力,而是戰士們也有不少都受了一些傷!”

    “我們尚且如此,王東一他們的實力,比我們差了不少,所以他們的傷勢很有可能會更加嚴重,恐怕無法正常進行下面的試煉!”

    “他們要繼續走下去,只能與我們會合這一條路,否則后面的匪寇力量,已經不是他們所能夠掌控的了!”

    追蓬點了點頭,他剛剛就有這樣的想法, 只不過想到王東一之前的嘴臉,再加上與余寒之間的怨恨,所以一直都沒有將這件事情說了出來。

    此刻聽到余寒竟然已經想到了這一步,而且主動提出來等候他們。

    心中立刻忍不住對他更加欽佩了幾分。

    這才是真正的將帥之才,雖然他的私生活有一些不太靠譜,但總歸在這個方面,他的成績太過耀眼,已經遮住了歷代以來孽城的天才弟子。

    所以他回應道:“如此甚好,只是如果王東一還是心中有所芥蒂,不愿意與我們合作呢?”

    余寒笑著看向了他:“你覺得王東一是個傻逼嗎?”

    “當然不是!”追蓬回答得很干脆。

    余寒繼續說道:“所以,他絕對不可能繼續與我們分割開走下去的,按照時間來計算,他們肯定會全速朝向我們這邊追趕,因為這是他們唯一的希望!”

    “我估計最晚也只能到明天清晨,他們便會來到這里!”

    追蓬點了點頭,按照時間來計算的話,余寒適才所說的幾率很高。

    所以他開口道:“既然什么都已經被你算計到了,那我算是撿了一個大便宜,就更不用老好人一樣的去提醒你了!”

    余寒笑著拍了拍他的肩膀。

    也不回頭,伸出大拇指指了指身后道:“況且,我們這里還有這樣一個禍水,本來就夠亂的形勢,如果王東一他們也到了,那就更好玩了!”

    “都這個時候了,你還想著要玩?”追蓬沒好氣的說道。

    余寒攤開雙手:“要不然還能怎么辦?這個事實已經改變不了!”

    說完這句話,又深以為然的沉聲道:“什么是禍水?這就是真正的禍水,紅顏禍水!”

    他撅起嘴,這個表情原本是帶著深意的,可是不由得讓追蓬更加誤會了起來。

    余寒對于感情方面,著實是一個小白,追蓬心里也的的確確是這樣認為的。

    只是不知道,他如果知道了子魚和竇玄衣的存在,會不會還有這樣的想法。

    一夜無話。

    次日清晨,眾人陸續從沉睡中清醒了過來。

    他們一路上搶奪了不少的天材地寶。

    重傷的戰士們通過天材地寶的療傷,已經好了很多。

    戰斗力也恢復了七八成左右,能夠擁有繼續戰斗的力量。

    余寒站起身來,舒服的伸了一個懶腰,余光瞥及處,卻只見向華快步正朝向自己這邊走了過來。

    向華的臉色很平靜。

    只不過是那種強忍著的平靜。

    從他不斷抽搐的嘴角來看,維持這個表情,應該會相當的不容易。

    終于,他來到了余寒的面前,站立在了差不多七八步遠的地方,沒有繼續向前踏出一步。

    “你當真準備要在這里多停留兩日?”

    余寒點了點頭:“昨天只是估計著,現在看來,應該還會有所延長!”

    向華深吸一口氣。

    “我們不可能等那么久的時間,在這里浪費了機會!”

    “如果你不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我會帶著他們先行一步!”

    余寒皺眉道:“可是前面很危險,你們這幾個人過去,也不見得能夠安全!”

    “多了你就安全了?”

    向華嗤笑道,隨即重重的看了他一眼,繼續說道:“余寒,你到底有沒有拿我當兄弟!”

    余寒點頭:“這還用問嗎?當然是了,要不然怎么可能放心把后背交給你?”

    向華笑了笑,又轉身看了一眼正擔憂著看向這里的秦落月一眼。

    “那么,如果我需要你身上的一件東西,你給還是不給?”

    余寒沒有思考,直接回答道:“如果我給得起,肯定會給!”

    向華這才開口道:“如此就好!”

    “你應該知道,落月身上的傷勢,需要很高品級的天材地寶方才能夠治好!”

    他猛地抬頭,看向了余寒。

    “所以我想要你身上的天雷鐵木,你給還是不給?”

    余寒囁嚅了兩下嘴。

    “如果是別的天材地寶,我可以給你!”

    “但是天雷鐵木卻不行,因為我留著它還有其他用處!”

    
广西快三计划网页版 闻喜县| 吉水县| 阳江市| 云和县| 民丰县| 临洮县| 安平县| 昭平县| 塔城市| 江西省| 湖口县| 巴彦县| 皮山县| 灌云县| 巨野县| 正宁县| 阿尔山市| 鹿泉市| 宿迁市| 克东县| 龙川县| 曲阜市| 尉犁县| 安新县| 乌鲁木齐市| 朝阳县| 龙井市| 上思县| 桑日县| 宁明县| 固始县| 漳平市| 达州市| 新宁县| 长宁区| 保德县| 孟村| 中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