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夢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大道誅天 > 第一千零三十八章 裂痕升華

第一千零三十八章 裂痕升華

    向華的心中帶著幾分不舒服的味道,悶悶不樂的回到了自己的位置。

    “大哥,那個余寒太過猖狂了,如果沒有了我們,他即便實力再強,也不過只是一個笑話而已!不如我們……”那名弟子沒有繼續說下去。

    然而目光中卻帶著幾分冰冷,顯然是要慫恿向華離開余寒。

    向華沉默了片刻,理智終于還是戰勝了情緒,揮手道:“此事休要再提,我們畢竟同時從孽城走出來的,他可以不仁,我們不能不義!”

    “除非當真到了無法挽回的地步,否則的話,不得再說出這樣的話!”

    旁邊的秦落月眨著大眼睛道:“向華大哥,是不是因為我,才讓余寒大哥這般有意見的?如果真是這樣,不如我自行離去便是了!”

    “左右這段時間,傷勢已經恢復了一些,小心一些,應該能夠自保!”

    “不行!”向華極其確定的回應道:“這個念頭,你暫時不要繼續提及了,前方的賊寇越來越厲害!”

    “而且這段時間,我們在不斷前行中搞出這么大的動靜,還有一些山賊已經逃離,消息必定已經傳遞到了他們那里,這樣的情況,你自己一個人上路,太危險了!”

    秦落月低下頭,然后又將目光遙遙看向了只留給這邊一個后背的余寒。

    有些低落的說道:“可是為了落月一個人,影響了你們的團結,我心中頗為不安!”

    向華笑了笑:“你就放心在這里呆著吧,我們都是生死相依的戰友,有一些摩擦,也僅僅是摩擦而已,不會影響到真正最后的結果!”

    秦落月聞言這才點了點頭,只不過眼睛里依然帶著幾分擔憂。

    時間漸漸過去,天色也逐漸昏暗起來。

    眾人簡單的吃了一些東西,便各自休息了起來。

    余寒與追蓬靠在了兩株相鄰的大樹旁邊,也開始閉目養神。

    沉默中,追蓬忽然開口道:“余寒,你是不是依然懷疑秦落月,感覺到了她有什么目的?”

    他聲音很低,只有兩人能夠聽得到。

    余寒沒有睜開眼睛,嘴角卻有一抹笑容擴散開來。

    然后嘆息著搖了搖頭:“我對她能有什么懷疑啊?無論修為還是其他,她所展現出來的一面,都無法對我們造成威脅。”

    “況且這一路上,她中規中矩,不可能是對方的奸細,我很放心!”

    追蓬率先睜開眼睛,就那么看著他:“可是我總覺得,你對她的態度太過冷淡了!你對其他人都不是這樣子的!”

    余寒也睜開眼睛,歪頭看了看追蓬道:“我如果不告訴你為什么,你是不是要憋死?”

    追蓬苦笑道:“最起碼憋瘋是肯定的!”

    余寒揮手道:“那你就憋瘋了吧,反正這個原因,我告訴你你也不一定能夠相信!”

    他說完,再次閉上了雙目,竟是就準備繼續休息。

    追蓬臉色一緊,郁悶道:“說話哪有說成你這樣子的?當真讓人無法繼續下去。”

    “那就休息好了, 明天又是嶄新的一天,像是這樣輕松的日子,后面怕是不多了,還不好好珍惜?”余寒道。

    追蓬手臂狠狠懟了他一下:“你快點把剛剛的話說完,怎地不跟你計較,你還上癮了?你都不說,怎么知道我相信不相信?”

    余寒搖頭:“其實連我自己都不是很相信,所以你又怎么能相信呢?”

    “你到底說不說?”追蓬看著他的表情復雜到了極點,臉色一陣青白。

    余寒卻是忍不住笑道:“你急什么?我說還不行嗎?不過你得答應我一件事,不信就不信了, 可不許笑,要不然我可饒不了你!”

    追蓬怒道:“你快說行不行,真是憋死個人!”

    余寒清了清嗓子,道:“我娘從小就告訴我,越是漂亮的女人,越要離她們遠一些,保持距離,省得到時候惹禍上身,平白丟了性命!”

    噗嗤!

    追蓬終究還是沒能忍住,咧嘴笑了起來。

    余寒坐直了身體,怒道:“你看你……說好了不許笑的!”

    追蓬趕緊用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一面強忍著笑意:“我不笑行了吧!你先別生氣!”

    余寒有些郁悶的坐在那里,目光閃爍。

    追蓬卻是繼續說道:“不過說真的,你娘說的的確挺有道理的!”

    “你也覺得有道理?”余寒忍不住笑道:“我從小就覺得我娘的話比我爹的話要有道理許多,所以我很聽她的話!”

    追蓬深以為然的點了點頭:“可憐天下父母心。”

    “越是漂亮的女人,就越容易招蜂引蝶,到時候平白無故的給你找人不少的敵人!”

    “你娘這樣說,也是為了你的安全,不想讓你遭人忌恨!”

    他看了看余寒棱角分明的英秀面孔,繼續道:“你也有這個資本!”

    腳步聲傳來,很輕,卻讓他們清晰的聽到。

    兩人同時停止了繼續開口,轉頭望去。

    卻只見秦落月款款而來,小心的朝向兩人的身邊靠近。

    她的眼睛里帶著幾分稍有的純凈,不僅如此,還有幾分怯生生的味道。

    余寒坐直了身軀,與追蓬相互對視了一眼,然后說道:“找你來的,我先閃!”

    說完,便要撐起身來,朝向旁邊走去。

    秦落月卻是輕聲呼喚道:“余寒大哥!”

    追蓬忍著笑意,用手將余寒剛剛抬起來的半邊身體用力按了下去:“找你的!”

    說完,他也如同余寒一般,想要離開遠一些。

    余寒卻是用手死死的拉住了他的衣服,不讓他離開。

    秦落月俏生生的站立在了他的面前:“余寒大哥,我們可不可以聊一聊?”

    追蓬用力掙脫了開來,揮手道:“你們聊你們的,我先去旁邊待一會兒!”

    他直接起身離開了。

    余寒卻是忍不住狠狠瞪了他一眼,有些從倉皇的站起身來,又朝向她身后看了看。

    向華等人好像全部都睡著了。

    不過如果仔細觀看,向華的呼吸并不均勻,他雙目微微瞇開的一道縫隙,在夜色的遮掩之下,無法看出分毫。

    “你要找我聊什么?”余寒撓了撓腦袋,沒有了白天那樣的從容與淡定。

    秦落月還是第一次見到這樣的余寒,忍不住輕笑道:“你是很害怕跟我一起?”

    余寒有些尷尬的笑了笑:“我沒有很害怕,只是有一點點而已!”

    秦落月繼續道:“我還以為,天不怕地不怕,謹慎小心到能夠算計出對方無數心思的余寒將軍,真的沒有什么能夠讓你害怕呢!”

    “這是歷史因素,與膽量沒有多大關系,你就不要多問了,你到底要和我說什么?”余寒的語氣有些隱約的不耐煩。

    秦落月也收起了笑容,繼續說道:“向華大哥是個好人,他也沒有要和你敵對的意思,所以我希望你不要忌恨他!”

    余寒笑道:“你放心,我們的關系好得很,怎么會因為你一個外人而破壞呢?”

    “可是,向華大哥最近很不開心,我擔心他會和你有什么不愉快的地方!”

    她的臉上帶著幾分緊張。

    余寒繼續說道:“這一點你放心好了,他不是我的對手,大不了真打起來的時候,我讓他兩招就是了!”

    “還要打起來啊!”秦落月瞪大眼睛。

    余寒笑道:“這不是做出最壞的打算嗎?而且不是你說,他要和我敵對嗎?反正我是沒有這個意思,他要真和我敵對,我就奉陪到底!”

    秦落月一臉可憐兮兮的說道:“我求求你好不好,千萬不要打架!”

    “逗你的,這樣說你也相信?”余寒靠在了大樹上,笑個不停。

    秦落月腮幫子鼓鼓囊囊的,跺腳道:“你真是壞死了!”

    “這一路上氣氛這么低沉,也不允許我開一些玩笑嘛?”余寒有些無辜的說道。

    秦落月卻是帶著幾分狡黠的看著他,然后說道:“你現在不怕我了?”

    余寒有些警惕的看著她。

    秦落月卻是一點點的將俏臉朝向他靠近了過去。

    余寒的呼吸逐漸急促了起來。

    趕緊閃到了一旁。

    秦落月咯咯笑個不停:“我也是逗你的了!”

    她是用口型說出的這句話,說完,帶著滿意的笑容朝向自己休息的位置走了過去。

    她回到了向華的身旁,悄悄坐了下來。

    向華假裝翻了個身,睜眼看了看他:“還沒睡啊?”

    秦落月道:“向華大哥,我有些睡不著!”

    “怎么了?”向華坐直了身軀,看著她如玉般的容顏道。

    秦落月低下頭來:“我剛剛找余寒大哥聊了聊,覺得他人挺好的!”

    向華的臉色有些微微的難看。

    秦落月卻根本沒有察覺到他臉色的變化,兀自說道:“向華大哥,他并沒有和我們敵對的意思,我想拿了天雷鐵木,也有其他的原因!”

    “我們還是不要對他有成見了好不好?”

    她說得真切,臉上也帶著莫名的誠懇。

    然而越是這樣就讓向華的心里越不是滋味。

    輕輕哼了一聲,說道:“你不過才與他說了這幾句話而已,又能看出什么?”

    “這一路上,他對你的欺負還少嗎?”

    “落月,余寒的心思,比你想象中的要復雜許多!”

    “不要把他想得太簡單了!”

    “不過你放心,只要我還在,絕對不會讓他對你有分毫的不利!”

    
广西快三计划网页版 肃宁县| 屏南县| 孟津县| 梧州市| 文化| 鹰潭市| 常德市| 隆子县| 和平区| 墨竹工卡县| 六枝特区| 汽车| 贵定县| 新化县| 泾源县| 高阳县| 恩平市| 丹凤县| 武山县| 拜城县| 潮安县| 丰顺县| 金乡县| 三穗县| 颍上县| 公安县| 安丘市| 老河口市| 潍坊市| 德保县| 遂川县| 义马市| 高邮市| 兴安盟| 五常市| 肥东县| 三台县| 海门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