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夢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大道誅天 > 第九百九十八章 花開無痕

第九百九十八章 花開無痕

    因為有了之前余風的告誡,所以余寒一直都暗暗壓制著那股怒意。

    經歷了這么多的事情,他已經不再是當初那個意氣風發的毛頭小子。

    太過的歷練讓他越發成熟,而且更加沉穩。

    如今這些人雖然都在拿自己當成話題,但總歸沒有太過分,所以他也就完全當成了耳旁風。

    然而此刻,王東一的話,卻是摻雜了太多的狂妄。

    余寒目光閃爍,有一抹寒意流淌出來。

    恰好,王東一也正將目光轉移到了他的身上,剛好將這道目光看了一個正著。

    本來被那孔云擠兌,王東一心中便十分郁悶,只好將怒火撒在了余寒身上。

    不想只有神劫第一難境界的小子,竟會突然之間朝向自己投遞過來挑釁的光芒。

    他當即冷哼一聲:“怎么?說了你,你還不服氣嗎?”

    余寒雙目微微瞇起,眼神也逐漸恢復了淡然:“談不上服氣,也談不上不服氣,本來就不是一路人,我原本也沒想過要與你計較什么!”

    此言一出,周圍的不少弟子紛紛忍不住一驚,這小子,是得了失心瘋嗎?

    竟敢這樣跟王東一說話?

    連那從始至終都不曾說過一句話的追蓬也忍不住抬起頭,眼中生出幾分光芒。

    王東一眼中寒芒爆閃,作為這一代排名第一的弟子,即便論到真正的實力,他也不敢說孔云和追蓬就在自己之下。

    但絕對不是余寒這樣初出茅廬的戰士能夠頂撞的。

    論到軍職,自己方才擔任萬人方陣首領將軍,上升了一個巨大的臺階。

    而對面這個小子,據說入伍也不過兩個多月而已。

    所以無論修為實力,還是軍職上,自己都要比他高出太多太多。

    此刻他竟然要觸自己的霉頭,不立這個威,他心里絕對難以忍受。

    不過,對于余寒這樣的修為,他根本不需要自己動手,因為那是一種恥辱。

    所以見到他的眼神,幾名追隨者已經知道了心意,這個時候,他們也展現出了狗腿子出色的能力。

    其中一人反應最快當即踏步走了出來,指著余寒呵斥道:“你這新兵,無論職級還是修為,王師兄都遠在你之上,你不心生尊敬也就罷了,還敢言語挑釁?”

    “王師兄宅心仁厚,不愿意與你一般見識,我等作為他的下屬,如何能夠容你這般羞辱將軍?還不速速跪下求饒?”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余寒的身上,很多人都忍不住搖頭嘆息起來。

    這個新兵這一次可真是倒霉了,王東一要立威,同時試探孔云和追蓬的反應,卻拿他當了試金石。

    雖然他之前桀驁不馴的頂撞王東一,但確確實實也是王東一言語譏諷在先,換成是其他人,也同樣受不了。

    余寒沒有動,只是靜靜的站在那里,看著前方的眾人。

    雖然不少人替他惋惜,但是這種時候,自然沒人敢去為了他而與王東一交惡。

    他嘴角勾起一絲淡漠的笑容,看著那名站在自己對面的神劫第二難后期境界強者。

    “你們來之前,應該好好做一做功課!”

    他說出這句話之后,不給眾人反應的機會:“孽城新成立獨立軍,名為平魔,共計一萬一千人,而我,便是這支獨立軍的主將!”

    “論到職級,你們這里有幾人比我高?”

    “如今你站在我面前指手畫腳,到底誰給你的膽子以下犯上?”

    他言語深厚,似乎直接穿透了對面那名高手的心神,使其忍不住渾身一顫,竟是不由自主的后退了兩步。

    這一幕,讓孔云嘖嘖稱奇,饒有興致的看向余寒。

    連同的追蓬,也停止了把玩手里的匕首,皺眉看向了他。

    對于平魔軍,這些人并不陌生,因為這支部隊的成立,成為他們的一個契機。

    雖然王東一也是萬人隊的主將,但是比起獨立軍主將這個職務來說,實際上還是差了半級,甚至更多。

    所以論到職級,這里面除了斥候出身的追蓬之外,還真沒人在余寒之上。

    那名戰士名叫耀輝,被余寒的氣勢震懾得后退,立刻又清醒了過來。

    他很清楚,此刻代表的是背后的王東一,自己之前原本是要表忠心才站了出來。

    沒想到卻碰上了一個硬骨頭。

    不過此時此刻,他已經沒有回轉的余地,只得咬牙道:“你的職級高又能如何?如果在軍營,我可以跪下給你磕頭都沒有問題,但是現在,你只是一個新人弟子而已,我們是來參加試煉的,不是帶兵打仗!”

    “所以呢?”余寒提醒道。

    耀輝嘴角勾起一絲笑容:“所以,在這里,還輪不到你來拿職級來壓我!”

    余寒嘆了口氣,搖頭道:“還真是自己打自己的臉呀,或許,你根本就從沒有要過臉,說來說去,都是你們在說了算!”

    他有些憐憫的看向了耀輝:“像是你這樣的人,終其一生都只能成為別人的影子,不會有太大的發展,這一次試煉名額給你,浪費了!”

    “你說什么?”耀輝被他這般擠兌,雙目立刻赤紅一片。

    余寒笑道:“我不想重復說過的話,況且,你應該聽得清楚,沒有臉,不會連耳朵也沒有吧?”

    “你找死嗎?”耀輝咬牙切齒的看著余寒:“原本只是想要教訓一下你而已,現在看來,不出手是不行了!”

    說完這句話,他踏前一步,周身真氣流轉。

    “這余寒,分明已經占了便宜,找一個臺階下就行了,何苦非要擠兌他?現在倒好,又把自己架到了火上!”

    孔云卻是目光閃爍:“他是故意這么做的!”

    聽到這句話,追蓬也忍不住抬頭看向了他,因為他與孔云的想法一樣。

    可如果真是這樣,余寒為什么要這樣做,難道他真有跨越等級挑戰的能力?

    能夠擁有戰勝耀輝的底氣?

    耀輝惱怒之極,一步踏出,掌心光芒四溢,朝向余寒緩緩平推過去。

    這是試探,同時也是一步起手式,代表著他的挑戰。

    面對那排山倒海般狂涌過來的氣息,余寒輕輕伸出一根手指,朝向前方探出。

    劍道奧義盡數充斥在了這根手指當中,然后將那片光芒穿透,點在了他的掌心。

    耀輝悶哼一聲,身形踉蹌后退。

    他瞪大雙目,不可思議的看向余寒,掌心傳來劇烈的疼痛,鮮血狂飆而出。

    對方那一根手指,竟是直接將他的掌心穿透。

    雖然不是大傷,但嫣紅的鮮血,卻讓他徹底跌入到了谷底。

    “好厲害!”不少人紛紛驚訝,適才那一刻,余寒閃電般的出手,打傷了耀輝。

    他們很多人甚至都沒有看清楚,這一劍是如此刺出去的。

    耀輝咬牙,還想繼續沖上去,卻聽著耳旁王東一的聲音響起。

    “還嫌不夠丟人嗎?”

    說完,他一把將耀輝推開,朝向前方踏出一步。

    “打狗還要看主人,你這樣,我不得不出手!”

    余寒笑著看向了他,方要開口之際,背后忽然傳來一陣沉悶的聲響。

    卻是那扇古樸的大門,在這個時候開啟。

    “大門開啟,試煉已經開始,有什么恩怨,等到進去再說吧!”

    孔云開口道,同時看向了那扇開啟的大門。

    余寒沉默不語,他在等待著王東一的意見。

    從白衣前輩那里得到了諸多感悟,他到此刻還未真正施展出來。

    對他來說,劍道的升華,絕對能夠做到越級挑戰。

    只不過,像是王東一那個級別和戰斗力的高手,他同樣也沒有底氣。

    可即便敵不過,全身而退還是能夠做到的。

    王東一狠狠的瞪了余寒一眼。

    “算你走運,不過進去之后,我會讓你知道,得罪我的下場!”

    “這一次試煉,你連一絲一毫的機緣都得不到,而且日后只要有我的地方,你都將寸步難行!”

    說完,冷哼一聲,帶著眾人徑直走入到了其中。

    孔云搖了搖頭,心里有些同情余寒,不過王東一如此堅決,他也不好多說什么。

    所以轉頭也邁入到了大門之中。

    其他弟子與孔云的想法大致差不多。

    看著站立在那里的余寒,忍不住也有些憐憫。

    得罪了王東一,這個小子,恐怕在御空城內,不會有什么好下場。

    所有人都走入了其中。

    余寒微微一笑,他卻并未將王東一放在眼里,方才要進去,忽然發現對面有一道黑影出現。

    那個冷酷的年輕人追蓬,輕輕顛了一下手里的匕首。

    “我自己一個人,能不能和你組個團?”

    余寒笑了笑:“當然可以,如果你不介意的話!”

    追蓬點頭:“那就走吧,去晚了,就真的什么都撈不到了!”

    兩人身形閃爍,也進入到了大門之中。

    隨著他們的身影消失。

    那扇大門終于再次合并。

    進入其中的余寒,立刻感覺到了那股忽然出現的醇厚氣息。

    這些都是來自太古的氣息,很古老。

    周圍的墻壁也都掛著斑駁的銅銹。

    他目光朝向前方看去,卻好像是來到了另外一個世界,一眼望不到邊際。

    奇怪的是,先進去的那些人,卻已經失去了蹤跡。

    追蓬看了他一眼,然后說道:“這里的空間自成一體,獨立運轉,我們比他們晚一些進來,自然不會在一起了!”

    這句話方才說完,忽然有一股異樣的香氣傳來。

    余寒眉頭一皺。

    追蓬卻是直接忍不住驚呼:“花開無痕?”
广西快三计划网页版 双牌县| 松阳县| 浦城县| 吐鲁番市| 内乡县| 酒泉市| 望谟县| 华池县| 平利县| 中西区| 扎囊县| 资溪县| 兴安盟| 汽车| 金阳县| 敦煌市| 延庆县| 宁远县| 五大连池市| 汉川市| 钦州市| 凤山县| 南投县| 扎囊县| 桓台县| 镇巴县| 曲松县| 会东县| 台中县| 金湖县| 亳州市| 项城市| 长治市| 延安市| 长治县| 鄂托克旗| 沙河市| 封开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