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夢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大道誅天 > 第九百五十二章 混沌雷劫

第九百五十二章 混沌雷劫

    剎那之間,那道神環化為了灰蒙蒙的顏色,將那片區域整個遮擋住,看不清楚究竟。

    而此刻,丁進四人已經安然度過了九重雷劫,除了狼狽不堪,并未受到實質性的傷害。

    四人盤膝而坐,周圍雷劫飄零下來的大道源力不斷洗刷著周身,無論肉身還是修為,都是這片天雷本源的洗禮之下迅速的激增。

    他們每個人的頭頂,都有一道七彩神環,懸浮在那里,象征著雷劫過后的成就。

    那是大道降臨下來的賞賜,天劫的品級越高,得到的實惠就越大。

    四人如今安然度過,享受著大道的洗禮,實力迅速的增加,神劫第一難境界的修為越發鞏固,連同肉身都閃爍著瑩瑩神輝,超越了這個世界。

    余寒的身形,卻被淹沒在了那片灰色的神環之中,看不清楚真實的情況。

    除了陷入吸納中的四人,其余眾人的目光幾乎全部都落在了他的身上,滿是擔憂。

    五位大帝同時皺起了眉頭,余寒此刻所經歷的,儼然超出了他們的認知。

    不僅是他,其余四人,也都一同經歷了九重天劫,乃是歷史上規格最高的天罰。

    四道一同降臨下來,這場盛況,使得四靈獸天域都開始充斥著大道的痕跡。

    無疑,一名強者的出世,對于這片天域來說,有著莫大的好處,不僅本源得到了洗禮,連同靈氣充裕的程度和底蘊,都被刷新。

    所以五位大帝心頭也是炙熱一片,尤其是這片青龍天,作為天罰的最核心處,得到的好處也必定是最大的。

    其他四人看向玄德大帝的目光都變了顏色,不過他們也沒有任何辦法,余寒五人都是大蜀神國出身,即便不在這里渡劫,大蜀神國在哪里,他們就會在哪里。

    所以這些豐厚的好處,他們想要得到,也不見得就能夠得到。

    小瑤緊握著小手,緊張的看著被那片灰蒙遮蓋住的區域,余寒最后一次被淹沒的時候,渾身上下都已經浴血,模樣凄慘之極。

    這片灰蒙不像是竇玄衣四人一般,在渡過了天劫之后,開始吸收大道的獎勵。

    他的頭頂沒有神環出現,就證明還未真正渡過這道天劫,所以危險還在繼續。

    一些關心余寒的人,都在心里默默的祈禱,這個傳奇一般的少年,今日終于修成正果,飛升上界,然而天妒英才,這道不知名的天劫,著實讓人不敢小覷。

    這或許就是真正的逆天之資,得到了天道的嫉妒,從而不容許他存在。

    回想余寒成長的整個過程,每一步都是一個傳說,足以載入史冊,成為一段佳話。

    也如同此刻一般,他們幾乎整個四靈獸天域的強者全部都聚集在了這里,觀看著他們渡過天劫的盛景,這是以前從未有過的情況,即便趙子龍渡劫,也沒有出現過。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丁進等四人已經陸續將神環吸收,在虛空之上站起身來。

    他們的肉身閃爍著瑩瑩光芒,經過天雷的洗禮,越發顯得神圣,而且法相也開始逐漸與肉身融合在了一處,化為神體。

    這邊是神劫九難境界的最終目標,煉化法相,凝聚神體,達到人生的最巔峰。

    四人沒有動,而是將目光轉移到了余寒那邊,處在最邊緣,他們感覺到了那片區域傳遞過來的可怕能量,這股力量,讓人心悸,不敢直視。

    尤其是那片灰蒙,充斥著亙古鴻蒙的氣息,乃是天地初開時候最原始的氣息。

    “我們所經歷的,已經是最終極的九重雷劫,余寒這家伙,到底在渡的什么劫?”丁進也不敢大意,有些驚訝的說道。

    宋若飛和徐清媛三女此刻也飛馳上來,各自來到了余飛等人的身邊,懸浮在那里。

    她們是要隨著四人一同進入上界的,哪怕修為還差一些,總歸有了他們的保護,不能就這樣漫無目的的等待,否則等到飛升之日,也不見得會是何年何月。

    竇玄衣目光閃爍,在世界碎片中見到父親之后,她很多的記憶都已經開始復蘇。

    此刻雙眸微瞇,看著那片厚重的灰蒙,心中忽然有一段傳說中的記憶涌現出來。

    “這是混沌雷劫!”她倒吸了一口涼氣,然后說道。

    “混沌雷劫?”許飛等人同時將目光轉移到了她的身上。

    竇玄衣點了點頭“這種雷劫,在傳說中,只是出現過一次,而那個人,也成為了禁忌!”

    “混沌雷劫,誕生于天地初開之時,是整個世界的本源力量,守護著這片世界,與其說它是一道雷劫,倒不如說是這片世界的守護根源!”

    “它們在守護著這片世界,不容許任何反對的氣息出現,除非是這樣的人,否則根本無法牽動這道雷劫現世!”

    “你的意思是說,余寒在與整個世界的大道敵對?”許飛等人忍不住驚呼。

    竇玄衣點了點頭“關于當年那個經歷混沌雷劫的前輩傳說很少,因為被大人物封鎖,不允許私下討論和了解,所以我也只是隱約知道一些而已!”

    許飛等人同時皺起了眉頭,再次將目光轉向余寒的時候,已經滿是復雜之色。

    他們的確很擔憂,但此刻的擔憂,已經不再如同當初那樣一般,只是單純的覆蓋于他是否能夠安然的渡過這道雷劫,更多還是渡過之后,會如何面對這個世界。

    適才竇玄衣說過,當年那個渡過混沌雷劫的前輩,已經被大人物蒙蔽住了天機,使其不能外傳,想來必定是凄慘結局。

    余寒如今雖然在下界,但是以上界大能的實力,不見得就不會知曉這里發生的事情。

    所以余寒即便能夠渡過這混沌天劫,恐怕到了上界之后,也必定不會順暢。

    竇玄衣的眼中更加擔憂,只不過,他們還未來得及反應,就在背后,有一道光門忽然出現,那是通往另外一個世界的大門,來自于上界。

    這是他們最終的目的,當然,更大程度上,還是余寒最終的目的。

    他要上去尋找子魚,這是任何人都不能阻攔的,然而此刻卻被覆蓋在這樣的天劫之下,生死不知。

    光門之中,開始有一道道召喚的力量傳遞過來,開始牽扯著他們的身體離開此處。

    那是大道源力的牽扯,他們阻止不了,而且一旦阻止,下一刻那股力量來得會更加猛烈。

    四人相互對視了一眼,最后,還是丁進忍不住嘆息道“這家伙一向命大,而且之前有余皇前輩暗中保護,斷然也不會就這樣看著他在這雷劫中就被隕滅了!”

    “我們只能先行一步,如果這小子當真無法或者到達上界,我們也幫他尋回子魚!”

    余飛卻是搖頭“我哥如果當真隕落,冥冥之中,恐怕也不希望子魚嫂子回來!”

    竇玄衣貝齒緊咬,怒道“你們就不能說一些好聽的話嗎?”

    “玄衣,不必介意,這兩個家伙絕對是故意的!”一道聲音幽幽傳遞過來。

    “余寒!”四人同時將目光投遞了過去,便只聞那灰蒙之中,又有一道聲音傳遞過來“你們現行進入上界,這道雷劫已經被我暫時穩定住,必定能夠尋找到破解的方法,我們上界再見!”

    說完這句話之后,他便沉寂了下去,顯然透過鴻蒙元氣傳遞出這句話,也十分費力。

    丁進咧嘴大笑“你們看,我就說,這家伙沒那么容易就奔壓制掛掉的!”

    竇玄衣有些將信將疑,適才余寒雖然把聲音傳遞出來,但明顯那道氣息很虛弱。

    “我們走吧,他既然答應我們,就一定能夠做到,如今仙門牽扯的力量越來越大,我們再不走,就來不及了!”許飛也是開口道。

    他們四個倒還好一些,隨著那股力量的漸漸增加,徐清媛三女則越發的感覺到壓力。

    如果繼續拖延下去,她們三個很有可能無法安然從仙門之中穿過。

    竇玄衣終于將目光別了過去,朝向其他三人點了點頭,隨后,七人同時放開了反抗的力量,任由那道牽扯之力拉拉扯住了身體,沒入到了那道光門之中。

    隨著他們的身影消失,光門漸漸斂去,恢復如初,半空中,只剩下那片詭異的灰蒙。

    這一刻,連同五位大帝也忍不住紛紛緊張無比,因為那一團灰蒙的氣息,實在是太過安逸了,它就那么懸浮在那里,甚至連一絲波動都沒有傳遞出來。

    好像是一個巨大的繭子一般,孕育著什么可怕的東西。

    而就在這片灰蒙所覆蓋的區域,有一層淡淡的隔膜留在那里,使得這片區域被封印住,上面流淌著諸多玄奧而又復雜的符號,都是大道自動衍生出來,玄奇無比。

    時間還在繼續,那團灰蒙一直都沒有收斂的趨勢,就這樣一直過去了一天一夜的時間,也沒有任何變化。

    一些普通的戰士已經開始支撐不住,各自在將領們的指揮之下退了回去。

    在第二天的時候,一些將領們也陸續離去,只剩下關云長這個級數的強者還在。

    第三天的時候,五位大帝也搖頭離去。

    雖然這道雷劫足以強大,甚至從未見過,但是從目前的情況來看,余寒很有可能沒有渡過這道天劫,隕滅在了其中,留下了這道灰蒙作為祭奠。

    所以他們還是離去了,作為一國大帝,他們還有諸多要事需要處理,無法再次久候。

    而到了第四天的時候,關云長等人也紛紛離開,他們的眸子里,也充斥著幾分可惜。

    尤其是對于關云長和馬孟起等人來說,他們看著余寒一步步走到了現在,盡管之前有一些罅隙在其中,但是經過了這么幾次并肩作戰,都已經消散了。

    所以如果真是眼見著余寒被天劫覆滅,他們的心里也同樣不好受,所以搖頭嘆息,沉默了片刻,還是就此離去。

    原本熱鬧的觀禮現場,只剩下一道瘦小的身軀,孤零零的站立在那里不肯離去。

    她是小瑤。

    她也是唯一一個不相信哥哥就這樣隕落的人,所以她沒有走,要見證著那一刻的出現。

    小瑤站立在那里,小臉上寫滿了堅定,在她的印象里,那個一直都擋在自己面前的大哥哥,是無所不能的大人物,沒有任何事情能夠難得住他,包括眼下這道天劫。

    即便它是一個未知的龐然大物,也終究會成為哥哥的踏腳石。

    對于余寒,小瑤有著一種近乎盲目的信任和崇拜,那是發自內心的依賴。

    哪怕他渡過天劫之后,不會讓自己隨著一同進入上界,只要他還活著,那就足夠了。

    與此同時,那片灰蒙之中,余寒蜷縮在了其中,那些混沌本源力量,就像是最強橫的劇毒之物,無時無刻不在侵襲著他的肉身,要將他體內的大道本源盡數分解。

    這邊是力量上的水火不容,余寒心里十分清楚,因為這就是他所經歷的一切。

    自從看到了那株小草斬破虛空,破碎大道,再加上后來父親有意無意的朝向自己傳輸的一些思想,他對這一切,并沒有感覺到陌生和意外。

    自己修行的古劍術,絕對是一種無法比擬的絕世神術,一旦自己將九道劍意共同融合在一處,那必定是可以誅滅天道的一種神通。

    甚至于超越了父親傳授給自己的誅天萬法。

    因為誅天萬法雖然也同樣碾壓大道,但其中所包含的,更多還是那種規避的種類。

    而對于這道古劍術來說,絕對是最正面的抗衡和碾壓,要將大道徹底誅滅。

    他也不知道,當年那株小草到底做出了怎樣的一件大事,料想上界之中必定有關于此事的傳聞,所以他必須要守住自己的本心。

    在最開始的時候,混沌本源力量險些將他的意識和肉身全部磨滅,后來他全力催動劍爐,加上誅天萬法護體,這才堪堪維持住了不被毀滅。

    如今,經過了四天的反復爭奪,對于混沌本源力量,他已經開始逐漸產生了熟悉。

    所以在反復爭斗的過程中,已經能夠隱約占據一些上風。

    不僅如此,就在他兩種大道的共同配合之下,混沌本源力量已經無法破開他的防御。

    而最讓他欣慰的不僅僅是自身開始反擊,而是小家伙的到來。

    小家伙不知何時,悄然鉆入到了這片虛空之中,來到了他的身旁。

    這讓他忍不住有些驚訝,它或許能夠破開所有壁障,但眼下這片混沌,卻是天地初開時候的鴻蒙本源,小家伙竟然也能夠穿梭過來,這就足以讓人震驚。

    小家伙來到他的身邊之后,竟然開始大口的吞噬一些散碎的混沌本源。

    吃飽喝足之后,就蜷縮到自己身邊消化。

    然后又繼續吞噬。

    這樣一來,那些滲透過來的散碎混沌本源之氣,便再沒有辦法傷害到他。

    也讓他沒有了后顧之憂,多了幾分把握。

    一直到了第五天的時候,余寒越發感覺到了混沌本源的急躁,似乎不想繼續拖延下去。

    事實上,他也感覺到了急迫。

    許飛四人已經早已經進入到了仙門之中,到達上界。

    自己已經拖延了四天,與他們暫時分別,在上界那片廣袤的天域,想要遇到,還真是不簡單。

    所以他已經不像繼續拖延下去。

    頭頂劍爐飛速旋轉,這么久的時間,他并非一直都在抵擋著天劫,也在暗暗分析著混沌本源力量的組成和破解之法。

    此刻全力催動劍爐,九道古劍意揮灑而出,在半空中形成一片刺目交織的劍芒。

    劍芒所過之處,那些混沌氣息紛紛潰散。

    小家伙一下子來了精神,它原本以為,余寒已經無力抵擋,所以也留下來陪他。

    沒想到,事情一下子得到逆轉,當即咧嘴大笑,小巧的身形也向前飛掠出去。

    它竟然也在開始掠奪混沌本源力量,壯大自身。

    余寒心中暗暗好笑,控制著劍爐的力量沒有繼續朝向小家伙發動攻擊。

    同時,在經過劍爐碾壓之后的混沌本源,明顯變得強大了許多。

    他體內的道紋,迅速的流轉,那是對于大道道韻的掌控。

    原本游離于大道之間的力量,此刻竟然被他悉數吸收,而且并非覆蓋住了自己的周身。

    而是利用另外一種力量,使得自身的修為得到升華。

    余寒很清楚,這是一道不容逆天的斬殺天罰,所以不會給與自己任何的獎勵。

    但是如果能夠安然度過,那么自己得到的好處,將會比它賜予自己的還要巨大。

    所以他催動劍爐,反復鎮壓,將周圍的混沌本源力量全部都碾碎了下去。

    而在覆滅混沌本源的過程中,他的劍道本意更加凝練,完全得到了質的提高。

    原本安靜不動的混沌本源,終于沸騰了起來。

    余寒大吼一聲,劍爐所激蕩出來的劍意,瞬息之間化為一道巨大的劍光。

    然后,在他的操控之下劈出。

    這片灰蒙的區域,直接被他劈成了兩半。

    混沌力量終于無力,漸漸消弭,露出被困了足足五天的那道白色身影。

    他身上的鮮血早已經結痂,看起來十分恐怖。

    然而,劍爐回歸之后,無窮無盡的光芒立刻鉆入到了體內。

    肉身散發著一種鋒芒畢露的光華。

    “哥哥!”小瑤淚水瞬間彌漫,喃喃開口。
广西快三计划网页版 华安县| 兴安县| 富宁县| 开鲁县| 嫩江县| 泰和县| 桐柏县| 民丰县| 河源市| 莫力| 高淳县| 巴中市| 洪湖市| 巢湖市| 常州市| 克东县| 鄂伦春自治旗| 山东省| 五华县| 陆河县| 淄博市| 佛山市| 青河县| 池州市| 高雄市| 惠水县| 茌平县| 无锡市| 会同县| 南汇区| 筠连县| 和顺县| 兴仁县| 如皋市| 会泽县| 旺苍县| 吴忠市| 尚志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