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夢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大道誅天 > 第九百五十一章 十道神雷

第九百五十一章 十道神雷

    此刻,余寒已經來不及多想,手中平城劍狠狠刺出,形成一道鋒銳無匹的劍氣。

    他生怕再次引動天雷增幅,所以只是用了三道古劍意融合,撞擊在了那道雷電之上。

    蓬!幾乎就是在瞬間,劍氣直接被擊潰,余寒早有準備,左手拍出了誅天萬法,直接將那殘余的雷電力量轟成糜粉。

    他手臂一陣發麻,臉色也變得蒼白了幾分,心中暗暗驚訝,第一道神雷便有如此恐怖的威勢,如果當真有九道,自己的真氣恐怕都支撐不住。

    因為迎接這一道神雷,已經讓他真氣損耗巨大,如果繼續下去,恐怕三道神雷過后,自己的真氣便會枯竭,到時候再也無法抵擋接下來的雷罰。

    所以他目光閃爍,臉色變得凝重了許多。

    外面,五位大帝以及周圍眾人紛紛皺起了眉頭,他們的目光,也全部都落在了余寒身上。

    這一道神環的天罰,他們從未見過,尤其是,尋常的雷電,都是激射出火花般的電芒。

    但是余寒所經歷的雷霆,卻呈現出乳白色,仿佛實質一般。

    就如同那一道巨大的神環一般,傳說中都從未出現過,原本他們以為,最強大的就是九重雷劫,已經到了頂點,但是余寒適才,分明激發出了十重雷劫。

    而且,十重雷劫再次衍化為一道神環,變成了一重雷劫。

    他們都是了不起的人物,不會那么膚淺的以為,余寒所經歷的只是最低級的天劫。

    因為從十環到一環的蛻變,有目共睹,完全是力量上的升華。

    所以他們也忍不住注目,似乎連同九重天劫的無上資質,都被他們忽略了。

    第一道雷劫過后,第二道緊接著到來,這道雷劫,呈現出了恐怖的紫色,如同雷電閃爍。

    余寒依然催動三道古劍意,一劍刺出,隨后無名功法留轉全身,化為大浮屠。

    轟隆!雷霆爆發,沒有轟碎余寒的劍氣,卻直接從中間穿越了過去,然后又仿佛沒有任何阻礙一般的穿透了他的大浮屠護罩,直接侵入到了體內。

    他的雙眸,一瞬間化為紫色,出奇的妖異,連同握住平城劍的手臂,也在這一刻轟然顫抖了起來,蘊含著一種說不出的可怕。

    余寒的腦海之中,一道道畫面浮現出來,似乎要將他的意識全部淹沒,這道雷電,竟然侵入到了心靈深處,要將他的神識崩滅。

    好在,他的元神經歷了萬年的凝固,已經堅韌到了一定的境界,尤其是他的陣道修為,也達到了極其深奧的層次,所以體內洪荒世界開啟,立刻就將那道神雷的力量轟然卷入到了其中。

    雷劫的力量,來自天道,也起源于天道,就在它被封印到了洪荒世界之后,轟然卷曲,要將這片空間整個轟碎,脫離開對方的束縛。

    它代表著天道,代表著無敵,所以絕對不會允許有人褻瀆它的強大。

    正因為如此,它劇烈的掙扎,想要將余寒的意識徹底毀掉。

    只不過,余寒早有準備,就在困住了這道神雷之后,立刻催動自身道印,密密麻麻,將那道神雷覆蓋,前赴后繼,同化著它蘊含的意志。

    以大道對大道,還是這等直接的對抗,余寒可以說是拼盡了全力,也用出了全力。

    所以就在這一刻,他的臉色越發蒼白,道印交織,將那些神雷逐漸的分解,形成一道道紫色的絲線,將他的百萬枚道印盡數囊括在了其中,連接在了一起。

    道圖!余寒也忍不住訝然,因禍得福,這些紫色的大道之力,竟然被道印同化,作為組成道圖的媒介,促使著他的陣道修為長足的進步。

    余寒深吸一口氣,眼見著體內的紫色神雷被壓制,漸漸分解,這才心中一動,終于還是渡過了這道雷劫,只不過,他的臉色更加凝重,因為頭頂的這道雷劫,讓他恐慌。

    思量之間,第二道神雷還未完全被同化,第三道神雷再次轟然降臨。

    “怎地這般密集?”他臉色陡然變化,還未來得及催動手中的平城劍,那道雷電已然降臨下來,狠狠的轟擊在了他的頭頂之上。

    余寒慘叫一聲,身形倒飛而出,心中暗暗腹誹,這道雷電的力量,實在太迅捷了,速度之快,以他的反應都不曾來得及出手,便會硬生生的轟擊在了頭頂。

    一時間頭痛欲裂,不斷有鮮血從頭頂流淌下來,頭骨險些被劈成粉碎。

    好在這道雷劫并非是要將他徹底毀滅,而是再次鉆入到了他的體內,直接入侵每一寸血肉,要將他的血肉整個都分解掉。

    “這道雷電針對的,竟然是我的血脈力量!”余寒心中暗暗恢復了清明。

    然后,他狠狠握了握拳頭,沒有直接催動真氣將其逼出,而是一身洪荒血脈力量滾滾激蕩,產生了共鳴,與那些雷電之力反復的糾纏。

    與此同時,他的眉心處,那道印記再次出現,綻放出無窮的光芒,搖曳不定。

    隨著血脈被徹底激活,他的力量迅速的暴漲,連同周圍的氣息,也在這一刻變得混亂到了極點,然而卻沒有人能夠感覺到此刻他的危機。

    余寒就那么仰天躺倒在地上,除了眉心穿透出去的那道金黃色的光柱,證明他還在抵抗著雷劫之外,所有人都以為他已經支撐不住。

    以余寒的修為,尚且只是堅持到了第三道雷霆降落下來,便險些崩滅,這一幕讓周圍的眾人,甚至包括五位大帝也忍不住驚駭連連。

    來到這里之前,余寒曾經試探自己的修為,與馬孟起和關云長兩人聯手對戰了一場,結果三招之后,兩人齊齊落敗,這還是他手下留情的結果。

    所以此刻,余寒的修為對他們來說,宛若當年的趙子龍,恐怖到了極點。

    “這小子,到底做了什么傷天害理的事情,能夠牽動如此可怕的天罰?”關云長道。

    馬孟起也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天知道,不過你看他走過的路,如果天劫普通的話,還真對不起他這一身妖孽的資質!”

    玄德大帝聽到兩人的對話,也忍不住嘆息道“三道天罰,已經讓他險些隕落,如今至少還有六道沒有降落下來,余寒怕是無法安然度過天劫!”

    正值思量之間,第四道天劫終于降臨,那是一口巨大的青銅古鐘,當頭鎮壓。

    隨著勁風呼嘯,鐘聲長鳴,即便間隔了這么遠的距離,又有小瑤的陣法守護,他們依然險些支撐不住,直接被震得倒退了數步。

    而在他們驚疑不定的目光中,余寒竟然再次站立起來,此刻的他已經是渾身鮮血,出奇的凄慘,面對著那口古鐘的鎮壓,平城劍終于刺出。

    轟!這一次,他毫無保留的催動出了四道上古劍意,融合在了一處。

    平城劍化為實質,激蕩出十米劍氣,朝向天穹之上狠狠碾壓出去,正好劈在了古鐘的鐘身之上!

    與此同時,眉心處的那道神秘印記光芒大盛,使得他的力量一瞬間暴漲了一倍。

    所以,這一劍掃擋在了古鐘之上,立刻就將其掃成了糜粉,化為一片片金黃色的光點,漂浮在了周圍的虛空之中,蘊含著一種說不出的凌厲。

    他張口屯溪,那些金色的光點直接被他納入到了體內,化為精純的本源力量,補充到了丹田之中,修為竟然也在這些光點的補充之下,快速的回復。

    他目光微微閃爍,臉上也淌滿了鮮血,而且隨著雷電的劈殺,滿頭黑發都已經化為卷曲,比起丁進的模樣還要凄慘不少。

    平城劍拄著地面,支撐著他搖搖欲墜的身體,險些直接軟倒在地。

    那古鐘破碎時候傳遞過來的反震之力,將他的五臟六腑全部震得移位,經脈也是寸寸斷裂,傷勢已經達到了極其沉重的地步。

    余寒狠狠一咬牙,真氣催動,強行將斷裂的經脈接續上,用力呼喊之間,真氣狂涌。

    轟隆——

    又是一道光芒從半空中那道神環之中噴吐了出來,這一次,它直接化為一尊古鼎,帶著厚重的大地母氣,朝向余寒當頭降落下來。

    “這已經不再是雷罰,或者說,已經脫離開了雷罰的范疇,不能稱之為雷,應該叫做大道神罰!”孟德大帝忍不住驚呼道。

    因為每一道攻擊,都是大道對余寒的碾壓,不容許他沖破這片牢籠,這不再是單純的雷電力量,而是形成了一種特殊的天罰,專門針對余寒這小子。

    很多人都捏了一把冷汗,余寒是他們心中的偶像,也是精神支柱。

    但是現在,他卻在天罰的覆蓋之下,如此凄慘,眼見著他搖搖欲墜的身軀,恐怕根本無法抵擋住這道雷霆。

    余寒終于動了,直到此刻,他體內洪荒世界中的那道神雷終于被消磨干凈,百萬枚道印,也終于在這一刻形成一幅渾然天成的道圖。

    每一道紋理的銜接之處,都綻放出妖異的紫色光芒,那是來自整個世界最巔峰的大道。

    捕捉了天罰的力量,融入己身所凝練出來的道圖,玄奇無匹。

    能夠修煉出道圖,便可自行創造陣法,道圖與自身的大道遙相呼應,形成他所想要的那種陣法,這才是開山立派的大陣師境界。

    余寒此成功凝聚出了道圖之后,儼然已經成為了一名大陣師。

    此刻他真氣虧空不說,經脈受損嚴重,如果繼續以肉身的力量硬接的話,這一次天罰,很可能會在第五道神雷降臨的時候被終結。

    隨著光芒的流轉,越來越多的氣息瘋狂肆虐,使得周圍眾人也在這一刻瞳孔收縮。

    巨大的道圖出現在了他的頭頂,好像是一張天羅地網,一舉將那尊古鼎籠罩在了其中。

    繼而,古鼎光芒搖曳,直接被那幅道圖覆蓋住,裹帶著一寸寸的崩滅。

    土黃色的光點漂浮出來,如同之前古鐘降臨下來的那些金色光點一樣,漂浮在了周圍。

    一部分被余寒吞納到了體內,修復受損的經脈和補充真氣的力量,另一部分則是就那么懸浮在半空中,不斷的閃爍著光芒。

    他們的臉色變得十分難看,連同周圍的氣息也在這一刻變得凝重起來。

    第四道天雷再次被他度過,可他分明已經到了強弩之末,抬頭看了一眼頭頂處那道巨大的神環,忍不住微微嘆了口氣。

    嗡!

    大道長鳴,那道神環,一瞬間劇烈的顫抖了起來。

    同時,一道刺目的白色電芒降臨下來,速度并不快,繼而,它的后面,碧綠色、玄黑色、赤紅色、土黃色一共五道光芒相繼從神環之中激射出來。

    然后并列在一起,又相互融合,化為一道五彩斑斕的巨大光芒,狠狠沖擊下來。

    余寒微微皺眉,這是五道神雷疊加在了一處所形成的五行神雷,而之前的古鐘和古鼎,則是分別代表著陰陽兩種屬性。

    可是,一道天雷已經讓他疲于應付,如今五道疊加在了一處,這賊老天,是當真要將自己徹底滅殺在這里了嗎?

    想到這里,他咬緊了牙關,強行接續上的經脈已經傳遞過來渾厚的真氣。

    雖然事后必定會出現嚴重的后遺癥,甚至連同經脈也將會出現畸形,影響日后的修煉,但是他沒有絲毫的辦法,最大的希望就是能夠在這變態的天罰之中活下去。

    所以此刻他的選擇義無反顧,四道太古劍意再次融合,之前已經試驗過,并未引動任何其他的大道之力降臨下來,這反倒讓他安心了許多。

    誅天萬法也同時在他的左手施展,兩道神通結合在了一處,同時拍出。

    與此同時,他的身體也朝向天穹之上俯沖下來,主動迎上了這道雷電。

    五行神雷的力量就是依靠著本源屬性,徹底抹殺那些散碎的大道屬性。

    所以,這道神雷速度不快,卻蘊含著大威勢,相當于之前五道神雷的疊加。

    轟隆!

    余寒的身體,在那道巨大的五行天雷籠罩之下,如同一葉扁舟,出奇的孤寂。

    他的身體,就在所有人的目光注視之下,被五行天雷徹底瓦解。

    玄德大帝更是別過頭去,不敢去看那凄慘的結果。

    小瑤嘶聲痛哭,想要呼喊,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連同其他四名大帝,也忍不住搖頭嘆息,終究還是太過妖孽了一些,被天道所不容。

    此子竟然能夠引起天妒,這一輩子,能夠輸在這樣的人手里,即便身為大帝,他也不算太虧了,因為當年的人皇,在四靈獸天域渡劫的時候,據說也只是渡了九重雷劫而已。

    余寒的這道天罰,明顯變態得要命,他能夠堅持前四道,已經是奇跡,如今五道疊加在一起,共同降臨下來,也不算失敗了。

    畢竟,這樣的天罰,從古至今從未有過。

    丁進等四人已經渡過了八道神雷,同樣也是狼狽不堪,身上到處都是破破爛爛。

    焦黑的傷口讓他們看起來已經不成樣子,除了眼中閃爍出來的矍鑠光芒之外,根本判斷不出來真正的模樣。

    但是,比起此刻的余寒了,他們還是好了太多,因為就在五行天雷的覆蓋之下,明顯看出他的肉身都無法堅持住,出現了崩滅的趨勢。

    手腳全部都炸成了漫天血霧,猙獰可怖到了極點。

    “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余寒咬牙道,強忍著模糊的意識說道“可惜,我命由我不由天!”

    話音落下,他仰天長嘯,周身光紋激蕩,炸碎的手腳竟然再次衍生出來。

    白白嫩恩,宛若新生的嬰兒一般,然后,紅參真氣轟然爆發,所有的手段全部都被他時站了出來。

    可怕的光暈形成無與倫比的氣狼在翻騰。

    所過之處,五行天雷迅速的崩滅,化為五行屬性的光點,帶著自身的顏色,懸浮在了這片虛空之中。

    余寒深吸一口氣,無力的墜落在地,再也無法支撐,反手將光芒暗淡的平城劍插回到了劍鞘之中,跌坐在地上,看向頭頂的那道還未散去的神環。

    “有什么本事,就一同都施展下來吧!”他咬牙怒道。

    他知道,天道這是完全要將自己置于死地,所以不會有半分的手下留情。

    那么,他只能夠依靠著堅韌的意志活下去!

    呼!

    神環光芒搖曳,迅速的縮小,竟然沒有再次發動神雷,直接本體飛出,朝向余寒緩緩降臨了下來。

    余寒目光閃爍,那道神環降臨下來的瞬間,牽動了周圍大道軌跡,竟然紛紛潰散,崩滅,似乎不敢與之對峙。

    他的臉色瞬間變的蒼白一片,因為這道神環,集結了所有天罰的力量,勢必要全力以赴,依靠著最后一道天罰,將自己的滅殺。

    “不是說,最多就只有九道雷劫嗎?怎么還有第十道?”

    一瞬間,他失去了所有的意志,體內血脈力量狂涌,將起伏的情緒撫平。

    這一刻,他顫抖著站起身來,搖搖欲墜。

    而那道神環,也終于降臨到了他的頭頂。

    “有本事就干掉小爺,小爺站著撒尿,當然也站著隕落!”

    呼!

    恐怖的勁風奔襲而至,直接將余寒套在了這道神環之中!

    與此同時,之前殘存在周圍的那些顆粒,竟然再次如同活過來了一般,全部都沒入到了那道神環之中!
广西快三计划网页版 永丰县| 土默特左旗| 咸宁市| 南华县| 年辖:市辖区| 牡丹江市| 黎城县| 柘城县| 永和县| 淮南市| 高青县| 秀山| 江安县| 荆州市| 乌什县| 杭锦后旗| 龙岩市| 庆云县| 赤水市| 东台市| 鄯善县| 天长市| 广西| 苍溪县| 绥滨县| 南溪县| 洛扎县| 通榆县| 明水县| 宜丰县| 宁阳县| 民县| 昌江| 甘洛县| 偏关县| 南通市| 浦城县| 含山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