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夢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大道誅天 > 第九百五十章 混沌劫
    站立在虛空之上,五人相互組成一個陣型,準備結合成為大五行殺陣來抵擋天劫。

    這是之前余寒看到殺神會諸多強者一起渡劫,這才想到的方法,合五人之力,肯定大于五加五的力量疊加,所以算起來他們是占據優勢的。

    當然,這應該是在天劫不會疊加的基礎上,如果天劫也如同他們五人一般,相互疊加在一起,對他們來說,優勢則會變成負擔。

    所以,他們也隨時關注著天穹之上的動靜,一旦天劫當真疊加,他們立刻就會散開。

    而趙若菲三人也在一旁觀看,她們沒有選擇進入天劫的籠罩范圍之內,卻選擇了最近的距離,一旦天門大開,便會隨同五人一起進入上界。

    下方,密密麻麻的人群矚目觀看,甚至一些普通的民眾,也都等待著神跡的出現。

    余寒抬頭看向了天空,萬里無云,到處都是一片安靜祥和的氣息。

    他知道,這是暴風雨來臨前的平靜,越是如此,就讓他越發不安。

    “玄德大帝,五人齊渡劫,這是從未有過的盛況,即便當日殺神會集體渡劫,終究也是相互之間間隔開了距離,沒有相互融合!”

    孟德大帝哈哈大笑著繼續說道“大蜀神國,越發讓人難以捉摸了!”

    玄德大帝的身旁,小瑤安靜的站立在那里,她以陣法入道,如今道印已經激增到了九十萬枚之多,但多數都是因為外界影響而導致。

    所以真正自己感悟出來的東西很少,這也是余寒不想帶走她的原因。

    上界的道路,連余寒自己都不知道應該如何去走,她不像是丁進或者是竇玄衣等人,已經是成年人嗎,即便再道路上分開,也知道怎樣去走。

    小瑤是個還未長大的孩子,她如果落單,不知道怎樣去度過下一步。

    這是余寒的想法,小瑤也知道,哥哥不帶自己,是在為自己擔心,她只是怪自己,沒有在最好的時候,遇見他。

    如今眼見著孟德大帝等人紛紛來此,除了觀看余寒等人渡劫之外,更多還是想要趟一趟大蜀神國真正的底細,畢竟,余寒只是一個開始而已。

    而且已經明里發誓,不會主動挑起戰斗,但是他們卻害怕,大蜀神國會針對他們。

    這是每一位大帝心中的小心思,也是他們來此的主要原因。

    小瑤看的真切,如果放在之前,她根本無心與這些人動腦筋,但是現在,她心煩意亂,隨手一揮,九十萬枚道印交織,化為一幅瑰麗的道圖。

    那道圖騰空,直接形成一道天幕,遮擋在了主峰的外圍,隔絕了上面傳遞下來的氣息。

    孟德大帝駭然看向了小瑤,連同仲謀大帝身邊的周公瑾也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

    此刻小瑤所施展出來的道圖,絕對要遠遠超過他們。

    這孩子,才多大的年紀,如今已經在他們之上,大蜀神國,當真是要逆天了啊。

    玄德大帝自然明白女兒的心情,單手摟住了她的肩膀,讓其靠在自己身旁。

    這是自己的女兒,也是為何余寒等人一旦離去,他不會害怕的原因,因為現在的小瑤,便如同當年的諸葛孔明,加上關云長和馬孟起等人,大蜀神國,依然不容小覷。

    而且經過之前那一戰,殺神會的曇花一現,誰也不知道殺神會還有沒有高手留在這里。

    如果大蜀神國有難,那個明顯是余寒同伙的殺神會絕對不會坐視不理,這就讓大蜀神國在無窮無盡的年月里,都不再會被其他神國惦記。

    呼!

    就在下方人心難測,各懷鬼胎的時候,清朗的天空之上,忽然有一朵烏云憑空出現。

    繼而,又有四朵烏云同時飛出,一共五道烏云,相互纏繞著飛旋,就在五人的頭頂凝結。

    “來了!”余寒深吸一口氣,臉色化為凝重,看向了那五朵烏云。

    能夠清晰判斷出,其中最為厚重的那一朵,將氣息全部籠罩在了自己的身上,那是屬于他自己的劫云,其他四朵,會稍微弱一些。

    丁進等四人也是眉頭一皺,紛紛催動真氣,隨時準備渡劫。

    悶雷炸裂,自天空之上的五朵烏云之中縱橫穿梭,積聚著能量。

    就在這時,余寒臉色陡然一變,因為他駭然發現,五朵烏云之間,竟然開始出現了融合的征兆,已經有一絲一縷的霧氣,開始相互纏繞在了一起。

    他目光閃爍,臉色變得難看到了極點,脫口道“散開,各自渡劫!”

    因為就在那些連同的絲絲縷縷之間,他感覺到了一股異常可怕的氣息,那股氣息,足以將他們徹底滅殺,完全轟成糜粉。

    從未有過五人渡劫,也從未有人敢聯手渡劫,這是天道給予天下人的震懾。

    它是天道,大道之下,不容褻瀆,誰也休想玩弄天道,否則得到的,必將會是毀滅。

    五人當即散開,各自飛向了一旁,適才那股籠罩下來的氣息,他們依然心有余悸,那完全是可以將這片青龍天都徹底毀滅的氣息。

    所以不敢怠慢,好在隨著他們各自分開,那五朵劫云也各自分開,尋找到了各自的劫主。

    烏云壓頂,余寒雙目微瞇,頭頂那一朵劫云迅速的變得厚重,手臂粗的雷電在里面若隱若現,充斥著爆炸性的能量。

    他重重的嘆了口氣,這一次雷劫的力量,似乎比之前經歷的那一次還要強大幾倍,

    那一次,大道感受到了他逆天的氣息,想要直接化為雷電轟殺,后來被神秘人相助,躲過了這一劫,但是現在,他唯有渡劫,才可踏上神劫九難。

    所以,萬萬不能有任何的退縮,也不能有人相助。

    九天之上,一道神秘的空間之中,那名女子坐在石凳上,看著面前的銅鏡。

    那銅鏡上有斑駁的銹跡,上面呈現出一個畫面,正好是余寒等人渡劫的畫面。

    “九天至尊劫,這是我能夠掌控的最強天罰,如果能夠撐過這一劫,你的神劫九難,才是真正的神劫九難,否則就浪費了你這一身血脈和傳承!”

    “我知道,你不會讓我失望的,這一次,我也無法幫助你,但我相信,你能安然度過!”

    說完這句話,她雙手合十,臉上帶著幾分寵溺,幾分擔憂。

    轟隆——

    一聲脆響,余寒臉色大變,不過卻并不是他頭頂的劫云發動了攻擊,而是身旁的丁進和余飛,他們的雷劫率先降臨下來,緊接著才是竇玄衣和許飛。

    那道電光,蜿蜒而下,仿佛九天銀河降臨下來。

    丁進哇哇大叫,雷電之中仿佛浴火重生的鳳凰,連同法相都被逼了出來。

    余寒等人自然知道他是雷聲大雨點小,胡亂嚷嚷,所以并未在意。

    不過這家伙倒也真是拼,不像是許飛等人,全部都催動大神通,將那道雷電抹殺。

    他則是以肉身和法相硬抗,結果滿臉焦黑,連頭發都被燙成了卷曲的模樣。

    余寒搖頭,抬頭看向自己的天劫,很納悶,為何還沒有雷電降臨下來?難道又是哪位大能出手,想要救自己出苦海?

    思量之間,他眉頭緊皺,露出幾分狐疑之色,事實上,這天劫還還真不想錯過了,因為每一次天劫降臨,對渡劫者來說,都是福禍雙收。

    如果能夠安然度過,好處也是巨大的。

    而此刻,外面則是炸開了鍋,每一個神國,或多或少都有飛升者傳承下來的資料。

    當然,飛升者,也有天劫的劃分,當初趙子龍經歷的天劫,并不明確,是他壓制了修為之后,直接被沖開導致,所以那一次天劫,降臨下來之后,直接被趙子龍擒拿,利用。

    但是,畢竟那一場天劫并不十分超絕,所以趙子龍能夠有本事將其擒獲。

    而現在丁進四人所歷經的天劫,卻讓諸多大帝以及無數高手紛紛倒吸一口涼氣。

    劫云之上,有九道神環組成,那是最頂級的九重雷劫,屬于至高無上的范疇。

    通常情況下,能夠引動雷劫的品級越高,證明渡劫者的資質就越高。

    整個四靈獸天域歷史上最強大的天劫,也只是七重天劫而已,還是趙子龍留下的。

    如今短短不到一年的時間,余寒等人相繼渡劫,卻驚現出九重天劫,這等壯觀的景象,千年都難得一遇,所以他們立刻就引起了轟動。

    “竟然是九重雷劫,怪不得這幾名少年少女,在這條道路上掀起這么大的絢爛,現在看來,連天地大道都對他們有了最高的評價,果然不假!”

    “不錯,九重天劫,在四靈獸天域的歷史上都從未出現過,氣息真是駭人,即便被小瑤公主的陣法隔絕,依然讓人心悸!”

    “的確,那劫云上的神環,只是看一眼,就感覺心臟仿佛都要裂開,那是大道的威能!”

    “他們之中,最強的余寒是怎么回事?他頭頂的劫云還未降臨下來?”

    不知道是誰,開始注意到了余寒。

    余寒此刻的情況,也的確有些尷尬,他就站在那里,頭頂的劫云分分合合,不斷變化著形狀,卻始終沒有凝聚出來。

    所以,他的雷劫,到現在依然沒有真正的降臨。

    余寒就像是一個旁觀者,目光閃爍之間,跳躍著一股莫名的期待和無奈。

    “九重雷劫,已經是最高層次的雷劫了,他的天賦,明顯是五人之中最強的,可是到現在都不曾降落下來,其中必定有其他的原因!”

    “或許,那雷罰在醞釀著更加強大的殺機!”

    小瑤回頭,森寒的目光滿是殺機,看向了說話的那名強者。

    感受到她的目光,那名強者打了一個冷戰,急忙閉嘴,同時身形悄悄移開了幾分,避過了那道目光,卻是一句話也不敢再多說。

    小瑤拳頭握緊,心中也滿是擔憂之色,余寒哥哥的可怕,她們幾個最親近的人自然知曉。

    所以,他到底要經歷什么,連她也沒有底氣。

    都說九重天劫就是最強大的天劫,可是,事有突然,如果當真……

    她不敢繼續想下去,急忙搖了搖腦袋,甩掉心中不好的想法。

    就在這時,原本站立在那里的余寒,臉色終于變化,他目光閃爍,平城劍瞬間出鞘,遙指頭頂的那片天際。

    因為,那股毀滅一般的氣息,已經降臨,將他籠罩在了其中。

    雷劫,終于要降臨下來了!

    小瑤也繃緊了目光,大氣也不敢出,丁進等人已經安然渡過了兩重天劫,第三重天劫也即將過去,雖然給他們帶來了一些損傷,但并不算太過狼狽。

    后面還有六道,余寒與他們之間,卻足足相差了三道天劫的時間。

    沒有人來得及多想,因為此刻,余寒頭頂的劫云,瞬間變化,它一分為九,化為九道神環,漂浮在了虛空之上。

    所有人紛紛目光閃爍,果然不出所料,余寒所引動的,也是最強大的九重雷劫。

    然而,不等他們開口,那九道神環赫然變化。

    從九道神環之中,再次有一道神環脫跳了出來,與其他九道,并列在了一起。

    “十……十道神環?”連同五位大帝在內,全部都驚得說不出話來。

    十道神環,這是什么概念?是他們從未想到過,連同史書上都沒有記載過的存在。

    這到底是什么雷劫?怎么可能會有十道神環?難道這才是最終極的天劫?

    好像是要回答眾人的話一般,十道神環并未有雷電降臨下來,而是相互纏繞著飛速旋轉。

    繼而,恐怖之極的大道道韻席卷,十道神環,就在所有人驚駭莫名的目光注視之下,相互融合,化為一道巨大的神環,懸浮在那里。

    這道神環的體積,超越了九道神環所占據的空間,而且不同于其他烏黑發亮的神環。

    它是呈現出了乳白色,就像是亙古洪荒之中,天地還為初開時候的鴻蒙氣息,讓人窒息。

    余寒臉色莫名的緊張,因為他明顯感覺到,這道氣息已經超出了他的預料之外。

    幾乎是在同時,九天之上那名美的讓人窒息的婦人赫然站起身來,臉上帶著幾分莫名的驚訝于駭然,當然,更多的還是擔憂。

    “混沌劫?”她脫口驚呼“怎么可能會是混沌劫?它已經很久都沒有出現過了,因為沒有人能夠引動!”

    “除了當年那個人之外,這是第二次,怎么可能?”

    她眼中滿是不敢相信,抬頭看了一眼對面的雷池,上面紋理浮動,不斷有雷光灑落。

    那是天劫的源頭,大道雷池,所有的天罰,都是從里面傳遞出去的力量。

    然而很明顯,上面屬于余寒的氣息已經消失了,也就證明,余寒已經脫離開了她的視線。

    呼!

    一道身影突兀的出現,降落在了她的身側。

    女人第一時間反應過來,掌心輕輕一揮,古鏡上面的畫面立刻切換成為另外一處渡劫時候的場景。

    那忽然出現的身影并未發現這個小動作,目光先是在銅鏡之上掃了一眼,這才露出一絲笑容。

    “陛下已經下了法旨,下界有渡劫之人出現,引動了混沌劫,讓我傳令你查清此事!”

    “所以,需要借你法鏡一觀!”

    女人微微一笑,目光很平靜“這是大道秘密,不是你想看,就能看的,既然有陛下的法旨,那便將法旨降臨下來一觀?”

    那人淡淡的看著她“我就知道,上一次天劫降臨,有逆天者出現,就是你搞的鬼,實際上那個人并未隕落對嗎?”

    女子輕哼一聲“我不想解釋無所謂的事情,信便由你,不信也由你!”

    那人嘴角勾起一絲玩味,信手一抖,一道金黃的法旨隨風飄蕩。

    看著上面的字,女子臉色陡然變化,她雙目微微瞇起,真氣凝聚,竟是準備出手。

    “你不要試圖救下那個還未成長起來的人,你應該知道,第一次混沌劫出現,給我們帶來了怎樣的毀滅,我們這里,都險些被他毀掉!”

    “陛下絕對不容許這等事情發生,所以你要自重!”

    女子點了點頭“你先收回法旨,我開法鏡給你觀看!”

    那人這才笑了一下,然后將法旨收起,走到了他的身旁。

    女子眼中寒芒乍現,真氣悄然凝聚,同時,法鏡畫面偏轉,再次投射到了余寒等人的身上。

    然而,鏡面之上,一片灰蒙,竟然什么都無法看到。

    見到這一幕,女子也是臉色一變。

    “怎么回事?”

    那人眼見如此,以為是女子搞的鬼,當即冷哼一聲,指尖一道真氣注入,催動法鏡,繼續朝向那灰蒙之中探查過去。

    蓬!

    一股強橫的力量忽然從法鏡之中沖出,穿透了他的眉心。好在他的體內,神識流轉,這才沒有被毀滅。

    “是誰遮蔽了天機?此事一定要稟告陛下,可能有大事發生!”

    話音落下,他帶著滿臉的恐懼,踉踉蹌蹌的朝向外面走去。

    女子一瞬間淚流滿面,她看著那面銅鏡之上的一片灰蒙,喃喃道“是你嗎?你真沒有死?”

    說到這里的時候,已經泣不成聲。

    而此刻,下界的余寒,全然不上上面已經有人開始關注了他。

    他的心神,已經全部進入到了那種玄妙的境界。

    因為一道乳白色的神雷,已經蜿蜒著朝向他的頭頂降臨下來!
广西快三计划网页版 静海县| 罗城| 梁平县| 永川市| 南靖县| 阿尔山市| 波密县| 荃湾区| 青州市| 乌恰县| 安化县| 霸州市| 沾益县| 柯坪县| 岳池县| 秭归县| 重庆市| 临潭县| 缙云县| 晋江市| 蒲江县| 化州市| 潜山县| 巴林右旗| 彰化市| 永泰县| 衡阳市| 绥江县| 枣强县| 慈溪市| 宁蒗| 麻江县| 甘谷县| 都匀市| 三江| 凌海市| 南康市| 永丰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