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夢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大道誅天 > 第九百零五章 你拿什么來抗衡?

第九百零五章 你拿什么來抗衡?

    關云長搖了搖頭“我知道,以你現在的實力,我怕也不是你的對手,但東方名朔的實力深不可測,你比起他,還有一段不小的距離,而且你也清楚,東方名朔此行很大程度上就是為了斬殺你,不讓你成長起來,所以你萬萬不可意氣用事!”

    余寒微微一笑“云長將軍,我自己雖然不是東方名朔的對手,但如果加上許飛他們四個,要攔下他應該沒有什么問題!”

    聽到這句話,關云長才點了點頭,的確,余寒一人根本不是東方名朔的對手,但如果有許飛四人相助,再加上他的陣法,應該沒有問題。

    “那火云邪神就交給我吧!”他終于還是選擇了拖鞋。

    玄德大帝卻是徑直走到了他的面前,伸手在他肩膀拍了拍“火云邪神是我的!”

    關云長一臉的苦澀,曾經他是大蜀神國名列第二的絕頂人物,更是被稱為武圣。

    聲名也僅次于趙子龍,排在十玄第四位,當之無愧的絕世強者,但是現在,他發現即便趙子龍和呂奉先先后離去,他的地位不僅眉頭提高,反而降低了許多。

    想到這里,當即低頭嘆了口氣“看來我真是已經老了啊!”

    玄德大帝笑著說道“不是你老了,而是你有更加重要的任務!”

    關云長猛地抬頭,耳邊也傳來玄德大帝的聲音。

    “仙門這一次來了這么多人,無非就是想要將我大蜀一網打盡,至少也能讓我們元氣大傷,可我偏不給他這個機會!”

    “對他們來說,此戰志在必得,但對我來說,這個局,也要讓他們有來無回!”

    “云長,你的實力我們都清楚,不要忘記在我們周圍,還有翼德虎視眈眈,我已經感覺到他暗中潛入到了這里!”

    說到這里,玄德大帝眉頭微微皺起“翼德這段時間一直潛伏不出,恐怕也是在等待著這個機會,這是他唯一向大吳神國納下投名狀的機會,所以他必不會放棄!”

    “這些大蜀戰士都不適合參與這次大戰,否則那傷亡不是我們能夠承受的,你抽出十名通玄境界強者,潛伏在軍中,一旦張翼德出現,務必將其擒下或者是擊殺!”

    關云長深吸一口氣,他幾乎已經忘記了張翼德這個名字,從最開始一直到現在,張翼德也從未出現過,更加沒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到底是大吳神國還是大魏神國。

    但是聽玄德大帝的意思,應該是已經確定了下來,如此的話,張翼德出現在這里的可能性非常之大。

    想到此處,當即點了點頭,終于還是應承了下來。

    隨著于吉和天乾門等人離開之后,玄德大帝的大帳周圍卻顯得更加冷清了起來。

    余寒的目光一直都在注視著玄德大帝,之前他便猜測,玄德大帝可能會有后手,此刻見他目光平靜,氣息也沒有了之前那種緊迫,想來還是留了一些手段的。

    不過到底是不是自己猜測的那個結果,還要等真正危險來臨之后才能確定。

    想到這里,他深吸一口氣“小瑤,這一戰沒有你的事情,立刻回平天軍,訓練一天都不能少,此事你與楚飛一起聯手!”

    小瑤本以為沒有人會關注到她,此刻聽到余寒的話,這才低著頭走了出來。

    然后慢慢的抬起頭來,第一次沒有聽余寒的話“我已經是四級陣宗了!”

    聽到這句話,不僅是玄德大帝,連同周圍的眾人也忍不住震驚萬分。

    小瑤才多大?而且解除陣法也不過是一年多的時間,可就在這一年多的時間里,她的陣道修為已經達到了四級陣宗的品級,這完全是相當于通玄境界強者的實力啊。

    看著小瑤稚嫩而又帶著倔強的面孔,眾人不禁紛紛搖頭苦笑,果然是虎父無犬女。

    余寒輕輕在她頭頂拍了拍“你的確是四級陣宗,可充其量只是初期而已,這一場戰斗,已經不是你能夠主宰的,更加不是你能夠參加的,回去吧!”

    小瑤撇了撇嘴“可是哥哥……”

    “小瑤!”玄德大帝也在這時開口“聽余寒的話,現在不是逞能的時候!”

    小瑤扁了扁嘴巴,想要開口反駁,終究還是低下頭去,委屈的朝向大帳外走去。

    “她還小,何必對她那么嚴厲?好好說不就好了嗎?”竇玄衣有些嗔怪的說道。

    余寒卻是嘆息著搖頭“這一戰,動輒便會要了所有人的性命,我若好好說,她是不會聽的,剛剛的態度你也看到了!”

    竇玄衣知道他心里其實也是為了小瑤好,當下嘆了口氣,便不再多說什么。

    玄德大帝則是深吸一口氣,朝向余寒投去了一個感激的目光。

    說實話,小瑤對他還沒有對余寒要親,所以如果是自己勸說的話,恐怕還真勸不動她。

    余寒微微一笑,也看向了玄德大帝,目光里包含了太多的東西。

    玄德大帝沒有開口,心中卻是帶著幾分莫名的疑惑,不知道余寒這目光到底是什么意思。

    思量之間,一道身

    影急匆匆的闖入進來。

    “陛下,諸位將軍,探子來報,仙門眾人,已經進入大蜀神國境內了!”

    玄德大帝眉頭一皺“他們沒有從大魏神國走進來?”

    那名探子搖頭“他們從大魏神國境內就消失了,走了是另外一側,現在正從我們的后方趕來,而且大魏神國似乎也收到了消息,包括典韋在內的諸多高手都已經出現在了戰場之上,雖然沒有動手,但看那模樣,恐怕也不會善罷甘休!”

    玄德大帝深吸一口氣“該來的總歸還是會來的,諸將隨我出門,仙門這么大的陣仗,我們若是不出門迎接,顯得我們倒是小氣了許多!”

    早已經準備好的諸多將領紛紛哈哈大笑,最開始的時候是緊張,但是已經發展到了現在這種情況,所有人的心情反倒開始豁達了起來。

    玄德大帝以那當先,關云長和余寒一左一右守在他的身側,緩緩朝向外面走去。

    大蜀軍隊已經撤退了出去,將這片區域只留給了眼下這些高手。

    這一戰已經不僅僅是大蜀神國的榮耀,同樣關乎著大蜀神國的生死存亡。

    所以就在仙門眾人開始進入大蜀神國境內的時候,諸多大蜀神國的平民百姓也都發現了這個異狀,對他來說,天空之上成群結隊的仙人飛過,這盛景已經足夠引起不小的瞎想。

    所以,就在仙門有意無意的“路過”之下,整個大蜀神國都陷入到了一片恐慌之中。

    玄德大帝站立在虛空之上,看著從遠處迅速飛近的一片人海,雙目微微瞇起。

    他的身后,諸多強者紛紛站立在那里,目光閃爍著淡淡的光芒。

    手中兵器光芒吞吐,隨時準備一戰。

    呼!

    東方名朔一馬當先,來到了眾人面前,懸浮在那里,與玄德大帝相對而立。

    他的身旁,便是火云邪神,兩人并肩站立,代表著四靈獸天域的最強戰斗力。

    “劉玄德,上一次見面不算,到現在為止,我們也有好多年不曾這般說過話了!”東方名朔率先開口,目光帶著幾分淡淡的光芒。

    玄德大帝也是笑著看向他“是啊,之前又子龍守護著大蜀神國,你東方名朔有多大的膽子還敢來這里?”

    如果換成是之前,東方名朔必定臉色大變,怒目橫生,然而此刻卻異常的平靜。

    他臉上的笑容越發濃郁“你說的沒有錯,趙子龍的實力,值得仙門為了他不敢入侵大蜀神國半步,但是很可惜,他的實力進步的速度還是太快了一些!”

    “而且你們大蜀神國已經出了一個趙子龍,還妄想著想要再出一個嗎?還是你們自以為大蜀神國鐘山靈秀,絕世強者只會在你們這片土地上出現?”

    玄德大帝淡淡一笑,目光在一眾仙門強者身上一一掃視而過,然后又轉頭看了一眼,后方戰場上,有意無意堵住他們去路的大魏神國諸多強者,輕輕搖了搖頭。

    “你們這一次弄出這么大的陣仗,無非就是看上了我大蜀神國的這片土地,如此的話,還出言貶低,倒是看不起你們自己了不成?”

    東方名朔哈哈大笑“劉玄德啊劉玄德,你還真是一點都沒有變,嘴巴如此厲害!”

    “講道理我是肯定講不過你的,但是今日,你大蜀神國的國運,將會終止!”

    說完這句話,他又將目光轉移到了余寒的身上,哼聲道“自從東華宮登上三十六仙門之首以來,敢悄無聲息的進入東華宮,還把我們重要人質帶走的,僅你一人而已!”

    “這么說,我是應該驕傲了?”余寒颯然笑道“其實進入你們東華宮真沒什么困難的,關鍵就是你們那些長老太傻逼了,一點兒防范意識都沒有!”

    他又搖了搖頭,帶著幾分痛心道“所以歸根結底,還真不是我厲害,而是你們這些仙門強者身上,都有一種說不出的——傻逼氣息!”

    竇玄衣伸手捅了捅他“你有開始罵人了!”

    余寒有些無辜的說道“我也不想,可是真忍不住,你看他們,哪一點不像?”

    周圍的眾人忍不住一陣哄堂大笑,連玄德大帝臉上都是光芒閃爍,余寒的這些話雖然聽起來有些不太雅觀,但不得不說,實在太解氣了。

    東方名朔的臉色也是微微有些變化,連帶著眸子的寒芒也漸漸升騰起來“嘴巴還真是硬,你應該很驕傲,因為現在整個仙門對你的評價都很高,尤其是連呂承殤都隕落在你的手上,這是我們始終都沒有想到的!”

    “如此,你應該是這一代十玄的第一人,更有不少人評價,假以時日,你將會成為第二個趙子龍,將來的成就也不會在他之下!”

    “我還聽說,你有三道法相,一體三相,這在整個四靈獸天域的歷史上,出現的幾率基本上沒有,所以我真的有些好奇,你到底能夠走到哪一步!”

    說到這里,他有些惋惜的笑了笑“只是可惜,我們怎么可能允許這樣的一個人成長起來?所以你注定只能含恨隕落在這里!”

    余寒哈哈大笑,揮手之間,一百名通玄后期境界的羅浮軍悍然出現。

    他們站立在余寒的面前,手中兵器整齊劃一,頭頂一道巨大的漩渦浮現出來,那是凝聚力達到頂點的存在。

    “就憑這一百人?還想要扭轉局面嗎?”東方名朔搖頭“不得不說,這一百人的力量,已經足夠強大,甚至能夠洞穿一個神國的防線,但是很遺憾,我身后有一千人!”

    “所以無論今日你如何掙扎,都只有死路一條!”

    余寒揮了揮手“無妨,只是你應該清楚一件事情,我今日即便隕落了,也有把握拉上你一起,所以你最好祈禱,不要和我交手!”

    “好大的自信!”東方名朔目光閃爍“通玄后期境界,不是這個世界的最巔峰,你還沒有達到當年趙子龍的程度,所以你不知道的事情還有很多!”

    “所以有這樣自大的表現,我也不怪你!”

    余寒搖了搖頭“我若是達到子龍將軍當年的程度,現在還有你說話的地方?”

    東方名朔臉色微微一紅,嘆息道“劉玄德啊劉玄德,你們大蜀神國還真是厲害,從上到下,都是死鴨子嘴硬的主,不如我主動給你一個機會!”

    “只要你帶著這些人投靠我們仙門,我保證在東華宮給你們劃歸出一片山頭來,讓你們安安穩穩的活著!”

    說完這句話,他用手指向了余寒“當然,除了這個小子,因為他太危險了!”

    玄德大帝笑道“我還以為你有多大的本事,余寒不過是我們大蜀神國新一代成長起來的少年弟子而已,卻你們忌憚到了這般地步,好大的出息!”

    “像你們這樣的仙門,還真沒有讓我投降的資格,太丟人了!”

    東方名朔哼聲道“你難道當真想要眼睜睜的看著身后這些隨你一起出生入死的將士們,就這樣無辜的隕落?”

    玄德大帝猛地一揮手“沒有什么無辜不無辜的,他們都是大蜀神國的子民,身后還有他們的血肉至親,包括我劉玄德也是一樣!”

    “我們都可以死,因為我們心中有一個信念,但是你們不同,你們根本就沒有絲毫的信念,所貪圖的只是自己的一己私欲!”

    “住口!”東方名朔怒道“你把你自己說的太偉大了,當年如果不是你的自私,玉瑤怎么會香消玉殞,到現在連尸體都找不到?”

    玄德大帝眼中閃過幾分痛楚“玉瑤絕對不會留下自己的尸身,她來自天地,便會回歸天地,而且隕落在大蜀神國之中,這是她留下來的唯一方法!”

    “她在告訴我,她一直都與我在一起,在大蜀神國!”

    “不可能!”提及玉瑤仙子,東方名朔的臉色立刻變得通紅一片,咬牙切齒的說道“玉瑤是恨你的,否則她不可能不選擇活下去,而要隕落在這里!”

    玄德大帝冷哼道“這就是你不了解她的地方,所以和你說了也是白說!”

    “東方名朔,你與玉瑤青梅竹馬,可到最后,她還是沒有選擇你,你以為,這也是玉瑤自私嗎?歸根結底,是你自己的問題!”

    “是你太自私了,從一開始她就看透了你,所以她其實,從未信任過你!”

    “不可能!”

    東方名朔終于被玄德大帝的這句話徹底激怒,狠狠一拳朝向他轟殺了過去。

    不等玄德大帝開口,余寒與關云長雙雙搶出,一刀一劍兩道光芒交錯著斬出,狠狠將那道拳芒斬得粉碎。

    “當年你就只會龜縮在趙子龍的身后,沒想到這么多年,還是一樣的無恥和膽小!”

    “想激我憤怒嗎?你不會有得逞的希望!”

    說到這里,他語氣漸漸平息了下去“今日我依然不會先殺你,我要讓你看著身旁的這些人一個又一個倒在我的手里!”

    “我要讓你后悔終生,一輩子都不得安寧!”

    說到這里,他大手一揮,就要下達出手的命令。

    就在這時,余寒卻是開口道“先等一等!”

    東方名朔饒有興致的看著他“你要反水?不過你若肯立下誓言,我倒是可以考慮一下!”

    余寒搖了搖頭“你誤會了,我的戰友還沒有出來,你這樣就開始進攻,我還一點準備都沒有呢!”

    說完這句話,早已經通透的許飛等人從人群之中走出,站在了余寒的面前。

    余寒嘿然一笑,伸手指向東方名朔“已經等你很久了,你今天的對手是我們!”

    東方名朔有些不屑的在余寒等人身上一一掃視而過。

    “你們膽子倒真是不小,不過這樣也好,省去了不少的麻煩!”

    他掌心光芒繚繞,一把長劍赫然在手,劍芒激射出十米長度,浩然而又鋒利。

    余寒轉頭看向了許飛等人。

    “算起來,我們好久都沒有真正意義上聯手一戰了!”丁進咧嘴大笑。

    許飛目光閃爍“的確,所以這一戰,期待很久了!”

    。
广西快三计划网页版 化德县| 凤台县| 长兴县| 遂溪县| 河北省| 武陟县| 邹平县| 淅川县| 侯马市| 万载县| 琼结县| 钟山县| 浦城县| 伽师县| 同德县| 资兴市| 荔浦县| 荔波县| 读书| 佛教| 乌苏市| 准格尔旗| 墨玉县| 肇源县| 安泽县| 凤冈县| 石景山区| 瑞金市| 上林县| 富平县| 上杭县| 韩城市| 雅安市| 山丹县| 大姚县| 新龙县| 天全县| 英山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