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夢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大道誅天 > 第九百零三章 烏云壓頂

第九百零三章 烏云壓頂

    這一夜,余寒與竇玄衣聊了許久,兩人就那么相互依偎著,第一次。

    他們沒有回軍營,而是靠在那里,感受著戰后這難得的寧靜。

    “這段時間,你一直奔波,從未休息過,現在我們已經勝了,大魏神國要繼續發動攻擊,估計也要等幾日,你該好好休息休息了!”竇玄衣柔聲道。

    少女原本是心懷忐忑,然而隨著近距離的接觸,卻又變得平靜如水。

    這種柔和,已經許久不曾出現過,自從子魚那一次曇花一現之后,竇玄衣的心思無疑是復雜的,雖然那個讓她挑不出任何瑕疵的少女并未多說什么。

    而且給予自己的更多還是寬容和理解,但她心頭的那一關始終沒有過去。

    直到這一戰之中,當死亡降臨下來,她忽然發覺,自己壓抑了這么久,其實歸根結底都是在欺騙自己,同時也欺騙了他。

    秋葵的死,應該在余寒心里留下了深深的陰影。

    她很清楚,余寒施展出了荒古圣人相,就等于公布了自己的身份,即便那個知道真相的呂承殤已經隕落,但有心人必定能夠猜出一些端倪。

    當初上界的大戰,人皇被暗算,至今不知所蹤,然后余寒被封印,送到了洪荒之中。

    這一切的一切都在證明著,整件事情背后有一只大手在操控。

    所以余寒此刻的暴露,無疑是早了一些,而且歷經這么久的時間,那些本已經死心的人,很可能會再次活躍起來。

    斬草除根,這是任何人都不能拒絕的一種方式。

    余寒不是魯莽之人,他若是想要擊殺呂承殤,應該不止只有這一種方法,因為這一次他歸來之后,真氣明顯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加上帶著天乾門眾人回來,所以此刻的他很可能已經洞悉了真正的大乾坤訣。

    可饒是如此,他依然用出了這張底牌,然后將呂承殤徹底磨滅,她知道,他所做的這一切,都是在為自己出一口氣。

    因為那個時候,他看向自己的目光是紅色的。

    想到這里,竇玄衣的心便是一陣柔軟,輕輕摩挲著余寒的臉頰,溫柔至極。

    余寒深吸一口氣:“這只是一個開始而已,大魏神國或許不會進攻,可是那些仙門,怕是等不了那么久了,而且我的法相,很快便會傳遞給他們!”

    “作為很有可能是當初暗算我父親元兇的仙門,他們自然會看出我的身份,我現在只是擔心,他們會有方法通達上界,然后將這里的消息傳遞出去!”

    說到這里,余寒微微嘆了口氣:“我的實力還是不夠啊,否則豈會如此被動?”

    竇玄衣將俏臉與他的臉頰貼在一起,感受著彼此的溫度:“我們還有時間!”

    “沒有時間了!”余寒嘆了口氣:“我答應過子魚,要在兩年之內趕到他的面前,但是現在,已經過了將近四年,我食言了!”

    “子魚不是小氣的人,她會等你,無論什么時候!”竇玄衣開口。

    余寒雙目微瞇:“上一次她來到這里與我相見,我想她現在應該也承受著巨大的壓力,或許她的家族有什么事情發生,否則她不會這樣沖動!”

    竇玄衣眉頭微微皺起,此刻她已經能夠想起一次曾經的事情,還有來自功法傳承的記憶。

    “如果真是這樣,你猜測的沒有錯,好在我們現在距離飛升,也差不了多久了!”

    余寒深吸一口氣:“如今此處這般模樣,總歸還是要將這里的事情解決掉,我們在這里呆了這么久,不看著這個國家平靜下來,我們沒辦法就這樣離開!”

    “是啊!”竇玄衣也是嘆息道:“誰又會知道,短短一年的時間,我們會對這里生出這樣的情感,有時候我真的將自己當成是大蜀神國的一員!”

    余寒微微一笑,轉移話題道:“仙門那些家伙,應該很快就要到了,以我現在的實力,恐怕還不是東方名朔或者是火云邪神的對手,所以我們的危機,依然沒有解除!”

    “如果諸葛先生能夠先一步解決大吳神國就好了,到時候有他在,或許東方名朔也不敢胡來!”竇玄衣微微開口。

    余寒搖頭:“諸葛先生那邊的情況,不會比我們這里要輕松多少,那邊有仙門的全力支持,加上大吳學堂的一些高手,諸葛仙門也會很吃力!”

    兩人說著說著,天色已經漸亮,這才發現竟然已經在不知不覺間過了一夜,便紛紛起身,牽著手朝向營帳走去。

    一路之上,不少戰士們紛紛肅然起敬,這一次大蜀神國能夠成功退敵,都是余寒的功勞,這位少年將軍至此,終于在大蜀神國上升到了一個新的高度。

    十玄第一!

    呂承殤是公認為已經超過了典韋和關云長的,而余寒卻能夠將其擊殺,其實力已然達到了十玄的最頂峰,這一點是所有人都看在眼里的。

    所以此刻,就在趙子龍的神話時代結束之后,一代少年新星已經冉冉升起。

    回到大帳的時候,許飛和丁進等人都不在,這倒是讓余寒有些訝然,喚過幾名戰士一問才知道,一大早的時候,他們便被玄德大帝傳喚了過去。

    余寒料想應該是有了事情發生,當即也不耽擱,帶著竇玄衣一起,朝向中軍大帳走去。

    ……

    仙門,東華宮內。

    除了天乾門之外的三十五仙門幾乎全部都已經聚齊,這一次各大仙門足足派出了一大半的高手,應了東方名朔的邀請來到了東華宮。

    所有人都知道,東方宮主籌謀許久的這一戰,終于要拉開帷幕了。

    經過了這么久的閉關,東方名朔的傷勢已經痊愈,如今迫不及待,要一雪前恥。

    趙子龍以一人之力險些顛覆了東華宮,這筆賬既然找不到他,那就由大蜀神國來承擔。

    東方名朔站立在那里,他的身邊就是火云邪神,看著下方那黑壓壓的高手。

    “除了空冥宗等十個宗派,高手已經全部調集到了大吳神國之外,剩下的其他仙門強者,已經全部都到齊了!”火云邪神微微開口。

    此刻他的聲音明顯是帶著幾分恭敬的,從東方名朔閉關之后,他就已經能夠感覺到,他的實力似乎更近了一步。

    之前如果他拼盡全力,即便不是他的對手,也能夠與之抗衡一番。

    但是現在,估計已經不是他的對手,因為東方名朔的目光,實在太過可怕了。

    聽到火云邪神的話,東方名朔點了點頭,這下方光是通玄后期境界的強者便已經達到了千余人,這股力量,足可以顛覆任何一個神國。

    自從四靈獸天域成立開始,仙門還從未這般傾巢而出過,所以此刻,東方名朔的心里也不禁生出了幾分豪氣,因為自己將會成為仙門歷史上,第一個成就輝煌的人物。

    所以他微微抬手,看向了眾人:“大家都知道,前些時日大蜀神國欺壓我仙門,使得我仙門年輕一輩強者凋落,對我們來說,這是莫大的恥辱!”

    “尤其是他們前幾天竟然派出了一個無名小卒,在我們的臉上又狠狠扇了一巴掌!”

    “這筆賬,仙門絕對不能就這樣算了,所以我決定,全體出擊,覆滅大蜀神國!”

    說到這里,他臉上洋溢起一絲莫名的笑容:“此事若能成功,接下來便是大魏神國和大吳神國,我們仙門在這青龍天盤踞了太久了時間!”

    “玄武天的那片沃土,不應該只是留給那些土包子,它將屬于我們仙門!”

    東方名朔單手傾斜指天,一道光芒沖天飛起,與天穹連接在了一處。

    “仙門秉承天地大道而存在,衍生,然后發展至今,那人族修煉本就是逆天而行,大道之下,不容逆天,所以今日,我們當借天道而誅之!”

    “火云,這一次我們兩人帶隊,如有強者反抗,立刻將其擊殺,對于大蜀神國,我們不能給他們留下一絲一毫的機會!”

    火云邪神點了點頭,方要開口,一道身影卻是忽然之間投射過來,降落在他們的面前,然后恭敬的跪倒下來。

    “血衣,有什么消息嗎?”東方名朔目光閃爍著問道。

    叫做血衣的男子點頭道:“大蜀神國與大魏神國的戰斗,已經傳來了消息!”

    “大魏神國新晉升十玄的呂承殤,在那一戰中不敵余寒而被擊殺,大魏如今已經退兵,駐扎在邊疆,等待著進攻的時機!”

    “呂承殤據說修為已經超越了典韋,成為玄武天新的十玄第一,他竟然被余寒擊敗了?”東方名朔有些不信,繼續追問道:“可是公平的單打獨斗?”

    血衣點了點頭:“是單打獨斗,據說原本呂承殤是壓制余寒的,顯得還將他擊殺了,只是后來余寒居然施展出了諸天三十六相排名第三的荒古圣人相!”

    “呂承殤沒能挨過這道法相的碾壓,直接隕落了!”

    “荒古圣人相?”東方名朔與火云邪神同時對視了一眼,臉上紛紛閃過震驚之色。

    “那是第三代人皇余荒的本命法相,位列諸天三十六相第三,曾經跟隨著余荒這個名字創造出太多的輝煌,但是隨著余荒的失蹤,荒古圣人相也消失了,為何會出現在這里?”火云邪神有些不解的喃喃自語道。

    然后他似乎想到了什么, 轉頭看向了旁邊的東方名朔。

    東方名朔也看向了他,目光閃爍之下,是一種莫名的驚訝:“那小子也姓余,難道是當年那個罪惡的種族遺留下來的罪民?”

    火云邪神深吸一口氣:“如果真是這樣,這件事情恐怕不是那么容易解決的,余族的罪民出現,必定會掀起一片驚濤駭浪,而且這么多年,上面一直都在圍剿余族的殘存罪民!”

    “我們必須要想辦法聯系上面,此事牽扯到的,恐怕不止是四靈獸天域!”

    東方名朔的眉頭也是緊緊皺起,聽到火云邪神的話,當即點頭道:“真沒想到,這小子竟然傳承了余族的至高法相,真是了不起!”

    “余族之中,只有余荒才有荒古圣人相,此人即便不是余荒的直系血脈,也必定與他千絲萬縷的關系,此事不宜耽擱,應該立刻派人前往上界!”

    聽到這句話,火云邪神忍不住渾身一震:“你要啟動那座古老的陣法?”

    東方名朔點了點頭:“此事關系甚大,已經沒有時間解釋了,如果這余寒當真是余族的直系血脈,殺了他,我們就是大功一件!”

    “太上長老!”東方名朔朝向他揮了揮手,命令道:“你即刻帶領其他三位太上長老一起,通過古陣前往上界,將余寒的影像玉也帶過去!”

    三名太上長老當即點了點頭,身形閃爍,便回去準備了。

    火云邪神問道:“那我們還去不去大蜀神國了?要等到他們傳回消息之后再行動吧!”

    東方名朔卻是搖了搖頭:“那余寒成長的速度極快,我們不能在這里等待下去了,再給他一些時間,怕是我們也無法將其拿下!”

    “此事我們只需要確認了便是,不必非要等到他們將消息傳遞回來,如果能夠生擒這小子最好,如果不能,那就殺了也無妨!”

    火云邪神點了點頭:“既然如此,我們即刻出發,速戰速決!”

    當即,在東方名朔和火云邪神的帶領之下,千余名仙門強者御空而行,朝向玄武天奔襲而去。

    ……

    古陣之中,東華宮的三名太上長老站立在那里,掌心光芒涌動,聯手催動之下,注入到了那面古老的陣盤之中。

    隨著真氣的注入,陣盤不斷旋轉,連同灰塵也不斷掉落下來,上面古老的附錄一點點的流轉而出,形成一道若有若無的可怕光芒,投射到了古陣之中。

    繼而,就在他們面前,一條巨大的門戶赫然出現,猶如塵封已久的世界,到處都是一片古老而又久遠的氣息。

    眼見著大門終于被開啟,三人相視一眼,同時露出一絲笑容。

    “我們出發,一定將消息傳遞出去!”

    就在他們方才真氣鼓蕩,準備朝向那道光門邁入的時候,一道聲音忽然響起。

    “你們不必去了,因為去了也沒用!”

    聽到這個聲音,三人駭然轉身,卻看到了一道讓他們目瞪口呆的一張面孔。

    然后,便是一片刺目的光芒,將他們的身體包裹在了其中。

    ……

    仙門傾巢而出的消息,只是片刻之間便已經傳遍了整個玄武天,所有人都知道,他們是沖著大蜀神國來的,所以大魏神國這一次也沒有阻攔,而是任由他們經過。

    仙門的借路強勢無比,對此曹孟德也沒有辦法,千余名通玄后期境界的強者,他眼下這五十萬大軍也不見得能夠抵擋得住。

    所以倒不如任由他們來到這里,將大蜀神國盡數剿滅,也省的他們如此憂心費力。

    而與此同時,大蜀神國也知道了這個消息,大蜀學堂的諸多高手強者紛紛趕到了此處。

    可以說,他們也是傾巢而出,連帶著大蜀神國的軍方,也后退了出去。

    神仙打架,凡人遭殃。這一場戰斗,絕對是有史以來最為殘酷的一戰,同樣也關乎著大蜀神國的命運,所以大蜀神國的高手,除了在西南戰場鎮壓的諸葛孔明等諸將之外,其他人紛紛都聚集到了這里,氣氛變得凝重到了極點。

    關云長等人原本想要聚集人馬,依靠著大軍的力量來對抗仙門眾人。

    但是玄德大帝卻下令將大軍朝向后方撤出,留給了他們一個正面抗衡的機會。

    所以此刻,大蜀神國上下紛紛將心思提聚了起來,連同之前那一場大勝,似乎也都在這等危機的遮蓋之下,變得越來越淡薄。

    玄德大帝坐在大帳之中,目光平靜如水:“仙門來的,比我想象的還要早一些,看來東方名朔這家伙,心思很急啊!”

    關云長嘆了口氣,于吉等人此刻也趕到了這里,但是即便算上天乾門的五十多名通玄后期,他們最多也只有一百多的數量而已。

    相比于仙門的大批高手,卻足足差了十倍。

    當然,余寒手里還有一百名通玄后期的精銳,而且這些精銳的力量十分強大。

    算起來,他們也有兩百多人,即便敵不過對方,也能支撐一陣子。

    讓玄德大帝欣慰的是,徐家商會也送來了五十多名通玄后期境界強者,都是商會傾力培養出來的高手。

    所以滿打滿算,大蜀神國這邊的通玄后期,竟然已經達到了將近三百人。

    如此龐大的數量,已經達到了鼎盛時期。

    關云長踏前一步,目光落在了玄德大帝身上。

    “陛下,仙門這一次,鐵了心要將我們大蜀神國覆滅了,如果我們這些人都隕落了,恐怕大蜀百姓和戰士們,也唯有覆滅,倒不如集中在一起,誓死一戰!”

    玄德大帝卻是揮了揮手:“不必了,此事我已經告知了戰士們,如果我們失敗,他們立刻解散,解甲歸田,仙門不會傷害他們的!”

    說完這句話,他沒有看向關云長,卻看向了余寒。

    因為至始至終,余寒都沒有說一句話,好像在思考什么事情一樣。

    他猜得沒有錯,余寒的確正在想事情。

    他在想,從學堂大比歸來之后的種種,似乎漏掉了什么。
广西快三计划网页版 肥东县| 探索| 阿巴嘎旗| 安西县| 明水县| 伊金霍洛旗| 浦北县| 安顺市| 寿宁县| 上思县| 嘉义市| 缙云县| 三门县| 合川市| 会宁县| 马山县| 友谊县| 阜宁县| 阳城县| 怀仁县| 黄骅市| 钟山县| 北安市| 万山特区| 朝阳县| 兰州市| 南宁市| 红安县| 平阴县| 漾濞| 泾阳县| 禄丰县| 宿州市| 长海县| 涿鹿县| 关岭| 兴宁市| 图木舒克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