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夢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大道誅天 > 第九百零二章 希望
    “變異法相!”感受到那股漆黑光芒之中傳遞過來的威壓,余寒脫口驚呼。

    變異法相,是最難以判斷其真正力量的一種法相,如今被呂承殤全力施展出來,未知的可怕和危機,卻讓周圍眾人也紛紛將目光投遞過來。

    類似于余飛的法相,便就是屬于變異法相的一種,它涵蓋了太多的變數。

    所以最無法判斷其真正實力的,就是變異的法相。

    所以此刻,這道法相轟然降臨的那一刻,連同余寒頭頂那尊黝黑的雷池,也感覺到了一股危機感,開始不斷顫抖起來。

    它傾瀉下來的雷漿束成一道銀白的光柱,劇烈的碰撞,想要將那些黑霧盡數劈成粉碎。

    然而這些黑霧就像是粘稠的泥潭,那些雷電之力進入其中,竟是紛紛被吞噬。

    雖然在那股可怕的雷電力量鎮壓之下,黑幕的氣息也顯得異常凌亂,但終究還是壓制住了無上雷罰相一頭,將其一點點的磨滅。

    余寒臉色一瞬間蒼白如紙,這是他自從凝聚出這道法相以來,第一次承受如此直接的碾壓,以無上雷罰相的品級,依然不敵對方的法相。

    口中不斷傳來粗重的喘息之聲,汗水也順著額頭流淌下來。

    余寒雙目微微瞇起,眼中帶著幾分莫名的震驚與不可思議。

    反觀呂承殤,眼中則是跳動著興奮的光芒,咧嘴大笑道:“你還有什么本事?”

    “真沒想到,余寒竟然凝聚出了無上雷罰相,那可是排名前十的法相,居然會出現在玄武天,只是可惜,卻遇到了呂承殤這樣的變態!”天乾門門主嘆息道。

    下方的丁進等人也是微微咬牙,眼中滿是擔憂,他們自然清楚余寒的法相,一體雙向是他最大的底牌,只是沒想到,這種底牌,呂承殤也有。

    而且無論在力量還是品級上,都要壓過余寒一頭,這完全就是沒有任何反轉的一幕。

    幾人看向對面的對手,手上的力量也越發強橫,從現在來看,余寒應該不會再是呂承殤的對手,這一場戰斗,估計到了此刻也應該結束了。

    玄德大帝懸浮在半空之上,目光遠遠看向這邊的戰場,剛剛生出的喜悅也漸漸消散。

    與此同時,周圍的戰場之上,一些正在觀望著這里的雙方大能人物紛紛上升到了半空中。

    就在玄德大帝對面,一名身穿黑色龍袍的王者傲立在那里,負手而立。

    “劉玄德,你們大蜀神國的年輕一輩,竟然也會出現這樣的天才,真是出人意料,只是有些可惜了,他的成長,終究還是晚了幾年!”

    曹孟德淡淡一笑,臉色平靜如常:“如果給他和呂承殤足夠的修煉時間,今天的結果怕是要變一變了,但命運,終究是命運,沒人能夠打破!”

    玄德大帝也將目光投遞了過去:“戰斗還未結束,你便著急要判斷結果了嗎?”

    孟德大帝搖了搖頭:“還真是不見棺材不掉淚,難不成你還真以為,他還有能力反轉?”

    玄德大帝良久沒有開口,只是搖頭道:“我相信,一切皆有可能!”

    這一次,孟德大帝也不再開口,話不投機,已經多說無益。

    余寒雙目微微瞇起,眼見著對面呂承殤的那尊法相在全力催動之中再次恢復如初,被無上雷罰相破開的部分也漸漸修復完畢,心中漸漸凝重起來。

    “余寒,真沒想到,一個我都認為沒有資格作為對手的小子,竟然能夠逼我將一身底牌全部都施展出來,所以今日你即便是死,也沒什么遺憾了!”

    呂承殤微微開口,目光帶著點點倨傲與釋然,還帶著幾分輕松。

    “可惜了,如果不是遇到呂承殤,余寒必定能夠成長為真正的精英,到時候他與呂承殤便如同當年的呂奉先和趙子龍一般,笑傲整個玄武天!”

    不少人紛紛搖頭嘆息,戰斗進行到了這里,似乎已經不再有任何的懸念。

    呂承殤一步步的朝向余寒走去,恐怖的威壓鋪天蓋地,讓下方眾人都清晰的感覺到。

    竇玄衣和許飛等四人紛紛凝聚了真氣,對手已經逐漸被他們壓制,如今他們想要脫離戰場,協助余寒,這些人必定攔不住。

    但是他們沒有動手,因為至始至終,余寒都沒有朝向他們投遞過來目光。

    所以,他若沒有求助,他們便不能出手,哪怕余寒當真會隕落在這一擊之下,他們也同樣不能動手,這代表著一個精神,也是余寒的氣勢。

    正因為如此,他們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半空中那已經定局的戰斗,卻無法插手。

    玄德大帝和關云長等人也是如此,雖然嘴上并未否定,但實際上,他們對余寒的看法并沒有多大的變化,也知道此刻的形勢對他們不利。

    典韋嘴角則是漸漸浮現出一絲笑容:“奉先將軍惜敗于趙子龍之手,遺憾終生,今日他的弟子,斬殺趙子龍弟子在此,也算了卻了他的一樁心愿!”

    聽到典韋的話,關云長則是轉頭道:“戰斗還未結束,說不定還會有什么變化!”

    聽著他自己都沒有底氣的一句話,典韋忍不住搖了搖頭,卻是沒有與他抬杠。

    余寒站立在那里,一身白色長衫獵獵飛舞,仿佛驚濤海浪中的一葉扁舟,在那片黑暗的籠罩之下顯得尤為出奇。

    馮重陽有些難過的閉上了眼睛,說實話,適才余寒的表現,的確驚艷到了他,不僅是他,連同天乾門眾人,他們的大局觀也正在悄然轉變。

    連同天乾門門主的態度都有所緩和,對于大蜀神國的支持也終于放在了明面上。

    然而這一切都是建立在余寒能夠擊殺呂承殤,然后撐起大蜀神國一片天的基礎上。

    但是現在,面對著呂承殤的第二法相,余寒的第二法相明顯遭到了碾壓,這等形勢之下,他根本再無反轉的可能。

    馮重陽看向門主,果然,門主的目光再次變得猶豫了起來。

    “余寒,已經浪費了這么多的時間,現在就死了吧!”呂承殤嘴角勾起一絲笑容。

    就在這時,余寒緩緩抬起頭來,他的周身上下,一片炙熱的金色光芒在綻放。

    好像是一顆炸裂的恒星,再用最后的關頭,將這片天地徹底映射在自己的光芒之中。

    余寒的身形,也在這片金光的包裹之下緩緩懸浮而起,宛若一尊天神。

    他的頭頂,出現了一尊巨大的虛影,金黃色的虛影方一出現,便有無數亙古洪荒的久遠氣息流淌出來,仿佛要穿透天地,崩滅天地。

    “這是……”饒是劉玄德與曹孟德兩位大帝經歷了悠久的歲月,見識廣博,也從未見到過有這樣的法相,而且法相最終凝聚出來的形態,是自己本人。

    沒有錯,余寒頭頂那尊巨大的法相虛影,赫然正是他自己的模樣,樣貌神態如出一轍。

    甚至連同目光流轉和表情的變化也一般無二。

    與此同時,呂承殤的那些黑色的法相氣息直接被金色光芒阻止住,竟是無法入侵分毫。

    而且,黑色的法相之力在被金色的法相之力籠罩之后,紛紛冰雪消融一般不見了蹤跡。

    半空中,那巨大的法相緩緩開口,赫然正是余寒的聲音。

    “你的第二法相當真不錯,憑借著變異的能力,竟然能夠碾壓我的無上雷罰相,得此法相,也證明了你,的確有資格讓我掀開這張底牌!”

    呂承殤感覺到迎面而來的恐怖威壓,好像是荒古圣人一般,生出頂禮膜拜的感覺。

    他全力對抗著那股入侵過來的力量,連同目光也在這一刻變得驚駭莫名。

    “那一次在白虎天的時候,你的話打動了我,我尚且以為,大魏神國雖然不怎么樣,但總算還有一個能夠看得過去眼的人!”

    說到這里,那巨大的虛影目光投射,俯視著呂承殤:“可是現在的你,讓我很失望,不過也很釋然,畢竟對你們大魏神國,我從未抱有過任何的希望!”

    余寒就像是一尊從天而降的神邸,舉手投足之間都包含在一片金光之中。

    天乾門門主此刻也是渾身顫抖,臉上寫滿了震驚之色,口中喃喃道:“這……難道是!”

    就在馮重陽等人將目光投遞過去的那一刻,他終于說出了那幾個字。

    “荒古圣人相!”

    諸天三十六相排名第三,屬于傳說中的法相,只有上一代人皇方才擁有過。

    這道法相,已經脫離開了諸天三十六相的范疇,將它列入其中,已經是沾染了塵埃。

    即便是在上面那片天域,排名前三的法相自從三大人皇相繼隕落之后,便再沒有見到過。

    更何況此刻,他們還是在下面這片四靈獸天域。

    太古三相排名第三,荒古圣人相,終于有人識別出了它的名字,而它,卻是余寒的第三法相而已,他不是一體雙相,而是一體三相。

    形勢發生了驚天逆轉,連同兩位大帝再加上兩大神國的頂尖人物,都渾身劇震。

    當天乾門門主說出這個名字的時候,沒有人敢相信這是真的。

    余寒就那么看著對面的呂承殤:“他們說的沒有錯,我不是一體雙相,而是一體三相,而我的第三法相,就是諸天三十六相排名第三的,荒古圣人相!”

    此刻的呂承殤已經完全呆滯了下去,他臉上的震驚不比任何人少,雙目圓睜。

    余寒微微一笑:“我知道你想要問為什么,其實也沒有什么保密的,告訴你又何妨?”

    “你們大魏神國那些人猜得沒有錯,我并非是大蜀神國土生土長的人,而是來自下面那片被封印的世界,那里叫做洪荒!”

    呂承殤渾身一震,然后抬起頭,不可思議的看著余寒。

    “不只是我,許飛他們也都是來自那里,我們一起破開了那道封印,然后來到了這里!”

    “只是沒想到,會卷入到你們之間的戰爭中,好在遇到了子龍將軍,還有玄德大帝,他們對我們有恩,所以現在,我們也勉強算是半個大蜀神國的人吧!”

    “而且我還有一個身份!”余寒嘴角勾起一絲神秘,讓呂承殤臉色更加難看。

    “荒古圣人相,是當年第三代人皇余荒的本命法相,他曾經憑借著這道法相,力抗魔門,碾壓仙門,帶領人族走向了一片輝煌!”

    呂承殤似乎明白了一些什么,瞪大雙目看向了余寒:“你……你是……”

    余寒微微一笑:“你想的沒有錯,我是人皇余荒的兒子,所以我會荒古圣人相!”

    呂承殤猛地抬頭,雖然已經猜到,但是從對方親口說出來,依然無法接受。

    “該知道和不該知道的,都已經告訴了你,所以現在,你可以去死了!”

    半空中,那尊巨大的虛影緩緩舉起右手,迎著虛空輕輕按下。

    頓時,虛空崩塌,恐怖的力量直接將周圍的一切盡數湮滅,連同呂承殤的法相和肉身一起,都被磨滅在了其中。

    形勢發生如此變化,立刻讓原本已經準備好迎接結果的雙方都陷入到了一片震驚之中。

    誰也不曾想到,之前已經既定的局面,竟然就這般被扭轉了。

    金芒逐漸收斂,露出一身白衣的余寒,他的臉色蒼白得可怕,然而周身上下,卻流轉著一絲難以捉摸的氣息。

    在所有人的目光注視之下,他緩緩抬起頭來,單手一指指向了天空。

    那幅半成品的道圖光芒搖曳,一舉將血色麒麟壓制,逐漸的磨滅,化為虛無。

    光芒一剎那沒入到了他的體內,余寒手中平城劍傾斜著朝向下方遙指。

    “平天軍聽命!這天下,只有我們配得上獨立軍這個稱號,為了你們的榮耀,殺!”

    他的身形直接俯沖而下,手起劍落,收割著滅蜀軍戰士的生命。

    “豎子敢爾!”典韋冷哼一聲,便要沖上前去阻止余寒,以他此刻的實力,滅蜀軍根本無法抵擋,必定遭到生死的打擊。

    關云長卻是一刀劈出,青龍偃月刀帶動著一股龐大無匹的力量,將典韋囊括在了其中。

    “你的對手是我,我還沒有同意,就想要離開嗎?”

    典韋恨得牙根癢癢,不過他與關云長本就在伯仲之間,他若出手阻攔,自己逃不掉。

    玄德大帝心中一松,轉頭看向了曹孟德,嘴角也勾起一絲微笑:“孟德大帝,很不巧,這結果讓你失望了!”

    曹孟德臉色鐵青,大袖一揮:“殺了呂承殤和滅蜀軍又能如何?我大魏如今大軍壓境,可不是一兩個人就能夠抵擋得住的!”

    說完這句話,他身形閃爍,回歸到了大營之中,與此同時,魏軍下達了撤退的命令。

    連續猛攻了這么久,終于以滅蜀軍的消亡,換來了大魏的暫時撤退。

    眾將紛紛感覺到一陣疲憊,但是想到終于可以安穩的休息幾日,紛紛一陣輕松。

    唯有平天軍和滅蜀軍之間的戰斗,還沒有完全結束。

    天乾門一眾強者圍困在外圍,甕中捉鱉,滅蜀軍戰士已經紛紛絕望,戰意盡數消退,潮水般的開始朝向外面突圍。

    已經看穿了局勢的天乾門自然不會在這個時候放水,因為此刻才是他們真正立下投名狀的時候。

    所以他們全力出手,斬殺那些滅蜀軍戰士。

    這一場戰斗足足持續了將近三個小時的時間,一萬滅蜀軍終于盡數被消滅。

    而這一戰,一萬一千平天軍,也只剩下六千左右,足足有將近半數的戰士隕落了。

    不過好在從此之后,大魏再無良將,想要繼續組織一支獨立軍,恐怕也欠缺了資源。

    大魏學堂雖然人丁興旺,但是連續兩支萬人的隊伍都被滅殺,已經讓大魏學堂動了根基。

    所以他們再也不具備組織起來獨立軍的力量了。

    余寒與玄德大帝親自祭酒,送行戰士的魂魄歸西。

    打掃戰場之后,玄德大帝更是抱著小瑤,牽著余寒的手走入到了大帳之中。

    看著那個與玄德大帝并肩站立的少年,眾人忍不住心中一陣唏噓。

    尤其是那些后來從大蜀學堂調集出來加入軍中的學生們。

    他們有一些曾經與余寒之間有過交惡,也曾經敵對。

    但是現在,他們駭然發現,余寒的眼睛里,已經根本在沒有他們存在。

    因為他已經站在了這個世界的最巔峰。

    自己等人,再無成為其對手的資格。

    大帳之中,玄德大帝整合三軍,擺下酒宴犒賞,自從魏軍壓境以來,眾人還是第一次如此放松。

    天乾門眾人也被分配到了諸多軍營之中,作為后備力量,融入軍中作戰。

    玄德大帝也答應天乾門門主,一旦大蜀贏得了最后的戰斗,必定會尋一處鐘山靈秀之地,給天乾門建立山門。

    余寒也將整理好的完整版大乾坤訣功法交給了天乾門。

    總算是讓天乾門平復了心中的芥蒂。

    酒過三巡,余寒卻先一步走出了大帳。

    夜色醉人,清冷的讓人心里也是不由自主的生出冰寒。

    他抬頭看著天穹之上的明月,秋葵的身影也出現在了腦海之中。

    “你獨自一人出來,有什么心事嗎?”

    余寒轉頭,正好看到竇玄衣明亮的雙眸。

    她一步步的走到了余寒面前,眼睛越來越亮。

    余寒鼻子一酸,一把將她摟過,緊緊環繞在了胸前,然后說道。

    “秋葵,隕落了!”
广西快三计划网页版 常宁市| 兴文县| 闽清县| 静海县| 神农架林区| 浦东新区| 城固县| 南京市| 郸城县| 扎囊县| 扬中市| 长兴县| 江北区| 阜新市| 宁陕县| 营山县| 屯门区| 永胜县| 江华| 南靖县| 巴塘县| 丰原市| 天柱县| 老河口市| 蒲江县| 石城县| 固始县| 潞西市| 临海市| 玛曲县| 名山县| 句容市| 贵定县| 大连市| 富源县| 县级市| 镇雄县| 清镇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