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夢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大道誅天 > 第八百九十五章 無名塔

第八百九十五章 無名塔

    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

    東華宮一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傳遍整個青龍天,短短一天的時間,大蜀神國天才少年橫闖東華宮,救公主、毀禁地一事被無數人傳頌。

    至此,在繼學堂大比之后,那個少年的名字,再一次傳遍整個青龍天。

    不僅如此,通過邊關城,這道消息飛速的蔓延,一直傳遞到了大蜀神國的境內。

    在經歷了上一次公主被劫之后,士氣低迷的大蜀神國,終于聽到了讓他們振奮的消息。

    戰士們紛紛鎮臂高呼,尤其是平天軍的戰士們,那是他們的將軍,代表著他們平天軍,所以聽到這個消息之后,腰桿也忍不住挺直了不少。

    而其他神國,之前因為大蜀神國發生的事情,都處在看熱鬧的觀望狀態。

    沒想到這個消息傳來,之前坐山觀虎斗的計劃全部落空,大蜀神國不僅扳回了漂亮的一局,還壓制的東華宮吃了大虧。

    這是以前任何神國都不敢想的事情,他們卻做到了,而且做到這件事情的,還是大蜀神國以為年輕的天才。

    大魏神國終于撕開了之前的偽裝,大軍再次進發,朝向大蜀逼近。

    他們也是沒有辦法,如今大蜀神國士氣日益高漲,如果繼續下去,他們將再無機會。

    大蜀神國境內的百姓更是盛傳,余寒將軍將帶著公主從仙門安然歸來。

    一旦余寒當真帶著小瑤平安回到大蜀神國,他們將陷入深深的被動,想要利用攻心手段戰勝大蜀,恐怕再無絲毫的可能。

    所以孟德大帝親自下達了命令,大魏神國大軍傾巢而出,再次匯聚了將近六十萬大軍,浩浩蕩蕩的與大蜀神國此刻邊關僅僅二十五萬左右的隊伍對峙。

    兩大神國的戰斗一觸即發,另一側,作為響應的大吳神國也是如此,由周公瑾帶領的隊伍再次與蜀軍廝殺在了一處,平靜了沒有多久的大戰,再次爆發。

    而且這一次,其他兩大神國也知道,如果再次無法拿下大蜀神國,他們以后將再無絲毫的機會,所以此刻,他們完全是抱著背水一戰的態度。

    就在三大神國又開始酣戰不休的時候,余寒也帶著小瑤回到了天乾門。

    馮重陽早已經按照之前和余寒的部署,將一切都準備妥當,對于這一切,果然如同之前余寒所說的那樣,門主和長老們并沒有反對。

    他們也一直都焦急的等待著,而且派出了不少弟子暗中打探周圍的消息。

    直到從東華宮的消息傳遞回來,馮重陽等人,甚至包括天乾門門主等一種高層在內的所有人,都為之震驚了。

    尤其是馮重陽,余寒的消息傳遞過來之后,他臉上就開始洋溢著笑容。

    對于他來說,余寒取得的成績越輝煌,他就越加開心,包括其他長老看向他的眼神,都漸漸發生了變化。

    秋葵也長長松了一口氣,看著遠處逐漸飛掠過來的身影,一顆石頭終于落地。

    小瑤看到了秋葵之后,自然也是十分親切,在軍營的那段時間,她與秋葵關系一直都不錯,而且在大蜀學堂的時候,秋葵也給了她諸多的照顧。

    此刻安然脫險,見到秋葵之后自然是更加親切。

    余寒的臉上卻沒有多少輕松,簡單的與眾人敘舊之后,只字未提在東華宮的種種,而是直接來到了天乾門門主的面前。

    “前輩,準備好了嗎?”他深深的問道,語氣中也充斥著幾分凝重。

    天乾門門主點了點頭,然后深吸一口氣“我已經將整個天乾門的命運,全部都壓在了你一個人的身上,余寒小子,莫要讓我失望了!”

    余寒點了點頭“我其實并沒有多大的把握,不過試一試,總歸還是比坐以待斃的要好!”

    “所以前輩非要給我施加壓力,那么我也只能厚著臉皮應承下來!”

    說完這句話之后,他目光微微閃爍“事不宜遲,我們現在就開始吧!”

    感覺到了體內的小塔再次開始蠢蠢欲動起來,而且依照適才在東華宮鬧出來的動靜,他還真的沒有多少時間了。

    天乾門眾人也知道時間緊迫,當即按照之前的部署,一部分弟子率先離開了天乾門,化整為零,朝向邊關城走去。

    他們這些核心的強者,則是在門主的帶領之下,來到了主峰之上。

    那座所為的封天塔依然矗立在那里,周身流淌著一片淡淡的光輝,使其更加神圣。

    余寒則是眉頭微皺,一步步走到了它的面前。

    這一刻,連天乾門門主等人都紛紛握緊了拳頭,目光一眨不眨的看向了封天塔。

    余寒沒有繼續壓制,將體內的小塔釋放了出來,使其冉冉升起,懸浮在頭頂。

    見到這座小塔,天乾門門主等人忍不住紛紛驚訝不已,雖然之前聽到馮重陽說過這件事情,但是直到此刻親眼所見,方才感覺到其中的巧合。

    同時心里不禁又是多了幾分信任,這兩座小塔之間十分相似,其中必定有著某種聯系。

    而且祖師當初帶回封天塔的時候就曾經說過,這座小塔并不完全,好像只是其中的一部分,所以此刻見到余寒帶

    來的這座小塔之后,似乎更加驗證了這一點。

    就在所有人殷切的目光注視之下,余寒頭頂的小塔忽然間嗡鳴了起來,隨后再次朝向上方懸浮起來,原本黯淡無光的本體上,已經開始有隱約的光芒流淌出來。

    共鳴!周圍眾人紛紛感覺到了這兩座塔之間的共鳴,而且是本質上的共鳴。

    似乎它們之間,在取得某種聯系,相互溝通一般。

    然后,余寒頭頂的小塔驀然放大,竟是變成了與封天塔相同大小的形態,兩座寶塔就那么各自懸浮在半空中,再無一絲一毫的差別。

    “這……”連早有準備的天乾門門主也忍不住有些不知所措。

    其他長老們更是大氣也不敢出,目光死死的注視著兩座安靜對立的寶塔。

    余寒處在距離最近的位置,對于兩座小塔所釋放出來的氣息,他也更加的清晰。

    忽然之間,一股劇烈的牽引之力朝向周圍席卷了過來,余寒的臉色也在這一刻猛然變化。

    因為他忽然感覺到,那股牽引之力,已經纏繞在了他的周身,任憑他如何掙扎,竟是無法撼動分毫,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周圍一片光芒閃爍,瞬間便消失不見了蹤跡。

    寶塔不斷綻放出一道道光芒,兩座小塔竟然在所有人的目光注視之下開始漸漸靠近。

    然后,相互接觸在了一起。

    秋葵與小瑤緊握的手臂更加緊了幾分,甚至能夠明顯感覺到彼此之間手臂的顫抖。

    他們眼中滿是擔憂,對于這些所謂的至寶,兩人倒是沒有多大的興趣,只要余寒能夠平安無事才好,好在此刻兩座塔雖然接觸在了一起,但卻并沒有多么劇烈的變故。

    這讓她們心中多少有一些安慰。

    可就在這時,剛剛貼合在一起的兩座小塔,竟然彼此朝向中間融合了起來。

    天乾門門主等人紛紛倒吸了一口涼氣,這兩座塔,果然是一體的。

    它們終于明白了彼此之間的看法,卻不與小瑤和秋葵一樣,擔心著消失的余寒。

    因為此刻他們的眼睛里,只剩下這座至寶。

    尤其是二長老,他的眼中滿是貪婪,一部分的封天塔,便可以造就天乾門這樣一個巔峰時候能夠排進前十的龐然大物,如果兩塔合一,可見他們的未來會有多么輝煌。

    想到這里,連同天乾門門主在內,手臂都不由自主的顫抖起來。

    兩座小塔越來小,已經開始有一大部分融合在了一處,而且隨著時間的流逝,越來越靠近,彼此之間還未交差的部分也越來越小。

    就在外面眾人心神不一的時候,處在小塔內部的余寒,則是睜開了雙目。

    映入眼簾的,是一片灰蒙蒙的世界,似乎連同周圍的天和地都變了顏色,完全混淆在了一起,根本無法分清楚,到底哪里是天空,哪里是地面。

    周圍是一片混沌的氣息,又像是傳說中天地初開時候,鴻蒙宇宙的初始之氣。

    他大口的呼吸,每一道氣息進入毛孔之后,好像一只只跳動的精靈,要將周圍的一切都囊括在其中。

    這里到底是什么?

    大乾坤訣就在這里嗎?他忍不住運轉了體內沒有完全合一的大乾坤訣。

    然而真氣流轉,那些鉆入體內的初始氣息越來越凝固,甚至達到了控制不住的程度。

    到了后來,這些氣息竟然自動開始將他大乾坤訣的運行路線大亂,而且徹底的全部大亂,反而按照一種特別詭異的軌跡自行運轉起來。

    余寒臉色微微一變,這種感覺對他來說很不舒服,連真氣都無法受到自己的控制,那種脫離掌控的感覺,他無法接受。

    所以他全力運轉大乾坤訣,硬生生的對抗著那股想要將他吞噬的氣息。

    余寒的目光也變得凝重了幾分,不敢有半分的大意,他有些懷疑,等到這些氣息吞噬掉了自己的修為之后,會不會進一步吞噬自己的血脈力量。

    所以此刻他的臉色變得難看到了極點,同時暗暗咬牙,連同那變異的丹田似乎也感覺到了他的異動,開始釋放出一道道玄奧的紋理出來。

    不過這些紋理并沒有如同想象中的一般幫助他一起運行大乾坤訣,對抗那股氣息。

    然而漸漸與那股異樣的詭異氣息一起,連頻率也達成了一致,竟是吃里扒外的幫著那股氣息一起,將大乾坤訣和自己死死的壓制在了下風。

    余寒只覺體內轟鳴作響,之前所有的一切都紛紛被碾碎,連同頭頂的光芒也在這一刻化為了漫天碎片,不由得一陣咬牙切齒。

    想要反轉過來,但是在那股氣息的帶動和丹田的配合之下,不由得他反轉絲毫。

    然后,體內的那股氣息侵入的越來越多,逐漸將自己的真氣也盡數取代,化為一股特殊的氣流橫貫在了丹田之間。

    奇怪的是,丹田似乎對這股氣息并不排斥,這是他心中還未完全放棄的原因。

    他很清楚,當初自己丹田被廢掉,險些成了廢人,是因為那株小草的一片葉子,方才重鑄了丹田,從而獲得了新的生命和機會。

    可以說,這只新生的丹田,一直都在幫助著自己,而且已

    經成為了自己身體的一部分。

    他之前是因為害怕這股氣息會對自己不利,所以心中生出反對的意思,然后全力出手,想要將這種被動的情況反轉過來,但是現在看來,卻根本不是這樣。

    因為他又之前的想法,是因為對自己體內丹田的不信任,所以才會如此。

    但是此刻,他頭腦略微清醒了之后,想到了這只陪伴了自己從低谷一直走到現在的丹田。

    它是自己體內的一部分,如果想要害自己,恐怕早就能夠做到了,也不必等到現在。

    所以他也徹底放開了心神,任由丹田與那股氣息主宰著那道氣流,朝向體內蔓延。

    氣流運行的速度一開始很緩慢,而且像是自動演示著某種功法神通一樣。

    但是隨著一個大周天過后,越來越順暢,新生的真氣逐漸與丹田融為一體,化為他自己的修為。

    作為當事人,余寒明顯感覺到了自己體內的變化,連同氣息也在這一瞬間變得不同。

    他現在很清楚的看到真氣運行的軌跡,這是一套不知名的功法,不是大乾坤訣。

    但卻是大乾坤訣最初始的版本,代表著一個新生世界的開端。

    他也不知道,這是一套什么樣的功法,但是這座小塔的神秘,卻足以帶給一個門派巨大的氣運,加上天乾門靈脈的枯竭,多半是因為它的吸納造成。

    所以這座小塔內蘊含的這套功法,絕對十分難得。

    大乾坤訣,應該就是之前得到這座小塔的前輩從其中所領悟出來的,當時只是半部坤訣,然后帶走了出去。

    他們自己推演,小塔里面還存在另外半部乾訣,就如同天乾門祖師能夠從中領悟出天乾訣一樣,其實他們都錯了,真正的這套功法,并不是大乾坤訣。

    因為它其中所涵蓋的,并不是乾坤的氣息,而是包括萬象,是一方世界的大道。

    然而卻并不是這個世界的大道,因為每一道氣息流淌之間,都是無窮無盡的鴻蒙氣息。

    好像是回到了宇宙的最初始階段,然后隨著時間的流逝,衍化出新生的宇宙。

    這才是這套功法的最根本。

    他心中豁然開朗起來,此刻丹田內的真氣,僅僅一道,便足以抵得過之前整個丹田的真氣,質量和品級有了超出想象的提升。

    此刻的他,好像是被廢除了修為一般,然后從最開始一點點的修煉,凝實。

    然而這個過程和速度是非常迅速的,甚至迅速到他都沒有辦法接受的程度。

    如果有旁人在場,甚至會更加驚訝,因為有那么一瞬間,余寒身體的所有氣息都消失了。

    就像是隕落了一般,在沒有他的生命印記存在。

    然后,就像是一點星星之火般,朝著周圍逐漸蔓延的同時,又有無窮無盡的光華閃爍。

    他的周天穴道,每一處都亮了起來,形成了一個微妙的循環。

    那道氣息,就這樣穿梭在體內的無數循環之中,漸漸凝實。

    他的修為,也從最基礎的程度,連續跨越了境界。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余寒終于恢復到了通玄中期的巔峰修為,不過此刻的實力,明顯比之前要增加了不知道多少倍。

    之前的大乾坤浮屠和大乾坤法印等諸多因為功法而衍生出來的神通也都盡數消失不見了蹤跡,甚至就如同在他的腦海之中被硬生生的抹除掉了一般。

    余寒雙目微微瞇起,他的臉色也在這一刻恢復了血色。

    然后順著那道軌跡,開始自行運轉起了真氣。

    這是一套無名的功法,卻讓余寒開啟了全新的修煉生機。

    他豁然站起身來,周身骨骼一陣噼里啪啦的作響,洪荒之力也在這個時候開啟,浩瀚的真氣滾滾呼嘯而出,實力不知道暴漲了多少倍。

    他之前就因為體內的洪荒之力,沾染了人皇的血脈力量,所以不敢直接催動。

    以至于在這片天域之中,也少了一種保命的手段。

    但是現在在這方世界之中,他體內的氣息根本就無人知曉,所以全力運轉出來,氣血的力量更加恐怖起來。

    看著周圍依然灰蒙蒙的一片,余寒忍不住目光閃爍。

    “與我之前對劍爐的設想一樣,都是代表著太初的力量!”

    “這套功法,出去之后,便可能會成為這一輩子都無法跨越的巔峰!”

    “天乾門的那些家伙一旦知道,恐怕也會對我不利!”

    想到這里,他的心情不由得沉重了幾分。

    這套神通一旦現世,必定是會引起一片廝殺的存在。

    所以務必不能將其交給天乾門。

    否則自己也會被滅口,給大蜀神國也遭來大禍。

    想到這里,他體內真氣運轉。

    之前設想的大乾坤訣,竟然自動衍生了出來。

    這套功法之中,竟然可以包含著大乾坤訣。

    如此,便可以給天乾門一個交代了。

    現在就看這些人夠不夠真誠,如果不夠真誠的話。

    他不介意大開殺戒。

    因為他現在有這個實力!

    。
广西快三计划网页版 峨边| 龙江县| 衡南县| 永年县| 龙州县| 琼结县| 伊宁县| 双城市| 兴文县| 龙陵县| 依安县| 于田县| 龙井市| 吉木乃县| 岚皋县| 衡水市| 丽江市| 公主岭市| 中西区| 临沧市| 滦南县| 霍邱县| 南江县| 泾阳县| 张家界市| 蒲城县| 改则县| 龙井市| 灵丘县| SHOW| 金塔县| 无为县| 泸水县| 桂平市| 娄底市| 五台县| 龙川县| 正蓝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