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夢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大道誅天 > 第八百九十一章 我帶你回家!

第八百九十一章 我帶你回家!

    感受著懷中少女顫抖的身軀,余寒的心也在這一刻軟化了下來。

    他輕輕拍打著小瑤的后背,鼻子隱約的有些發酸:“妹子,我來晚了!”

    小瑤拼命的搖頭,淚水順著臉頰流淌了下來,所有的堅強都在這一刻崩塌。

    “我以為,你不會來了!”

    余寒握住她有些冰冷的小手,柔聲說道:“我不會放棄你的,這一次來,就是要帶你回家!”

    小瑤四下看了一眼,小手胡亂的將眼淚涂抹干凈,這才壓低聲音說道:“哥哥,這周圍一共有四名通玄后期境界的強者看守,我們根本就逃不出去!”

    “而且他們一直都密切關注著這里的消息,有任何風吹草動,整個東華宮都會知曉,想來也是怕有人偷偷潛入過來!”

    她的目光變得越來越擔憂:“哥哥,小瑤能夠見你一面已經足夠了,你千萬不要逗留,否則一旦被他們發現,就走不了了!”

    余寒伸手在她頭上輕輕揉了揉,目光帶著幾分寵溺:“我來都來了,要是不把你帶回去,陛下恐怕也饒不了我!”

    小瑤低下了頭,貝齒緊咬:“可是即便你能夠帶我回去,東華宮還是會把我搶回來!”

    “到時候整個大蜀神國都會因為我一個人而受到牽連!”

    余寒嘆了口氣:“你還小,對于人心無法猜得太透,你只是他們的一個借口而已,即便沒有你,你以為他們就會放過大蜀神國嗎?”

    “對于東華宮來說,大蜀神國便就像是一根魚刺,就橫貫在他的咽喉里,你說,他們會容忍這樣一個存在嗎?”

    小瑤嬌軀輕輕一震,目光也變得有些猶豫。

    “上一次讓東方名朔帶你離開,已經讓陛下后悔不已,如果不是我主動請纓,怕是他會自己親自前來此處了!”

    “大蜀神國的命運,不會系在任何一個人的身上,你的天才和資質,都是陛下最擔心的事情,東華宮恐怕不會任由你這樣迅速的成長!”

    “當然,他們也不糊任由大蜀神國平穩的成長,如果再出來一個子龍將軍,他們豈不是還要再等幾百年?”

    說到這里,他有些不屑的嗤笑一聲:“這些仙門中人說出來的話就和放屁沒什么兩樣,所以與其聽他們對你的承諾,倒不如去豬圈里面聽著豬崽子咧咧!”

    小瑤被他一句話說的忍不住笑了出來,然后繼續道:“可是一旦東華宮發動了攻擊,父親很可能會將整個大蜀神國的本源都搭進去!”

    “到那個時候,大蜀神國就真的灰飛煙滅了!”

    余寒深深嘆了口氣:“如果當真是那樣,是大蜀神國的劫數,過不去了,誰也改變不了!”

    不等小瑤開口,他繼續說道:“后面的事情就聽我的吧,你暫且先離開這里,那四個通玄后期境界家伙,我一進來就感覺到了,都不太好對付,想要避過他們的耳目,恐怕沒有那么容易,此事還需要好好謀劃一番!”

    小瑤心里一暖,點了點頭,又輕輕抱了余寒一下,這才戀戀不舍的走出了陣法。

    周圍,四名通玄后期境界強者見到小瑤消失在了陣法之中,心中正值有些懷疑,準備也進入陣法查探之際,小瑤便從里面走了出來。

    他們這才停止住了身形,看著再次回復冷漠的小瑤,心中的擔憂這才盡數揮去。

    余寒等人一直都呆在了陣法中,從來都沒有現身,這也是小瑤故意為之,她原本就沒有準備教授這些弟子們什么東西。

    如今既然已經答應了要和哥哥一起離開,那就更沒有什么好說的了。

    到了第二天中午的時候,眾人才被小瑤放了出來。

    這些人能夠應付之前小瑤的陣法,對于陣道一途都有著一些不弱的資質。

    所以出來之后,也紛紛帶著一些問題。

    小瑤就坐在那里,在這種情況之下,倒是沒有隱瞞,一一替他們解答過之后,便再次將眾人丟入到了陣法之中。

    這一次,她沒有繼續進入其中,卻深知這件事情的不容易。

    連哥哥都需要思考這么久,可見周圍情況的確沒有這么簡單。

    直到第三天的時候,小瑤再次放出眾人的時候,余寒朝向她使了一個眼色。

    小瑤立刻會意,在眾人都進入期中后,身形一閃,也進入到了其中。

    四人眼見著小瑤再次消失,目光相互對視了一眼,然后聚集在了一處。

    “這丫頭到底搞的什么鬼?難不成是真的在關注這些弟子?不太可能啊!”一人疑惑道。

    他身旁的另一名強者目光閃爍道:“沒什么不可能的,聽說這丫頭從小就被玄德大帝丟在了一戶鄉下農戶里,險些丟了性命,如果不是機緣巧合,恐怕不見得能夠活著回到大蜀神國,所以她對劉玄德和大蜀神國,不見得有那么深的感情!”

    “如今這等形勢她也能夠看得清楚,東方宮主顧念舊情,到了這里依然將她奉為公主,如此大恩,她應該不會感覺不到!”

    “而且適才的情況你們也都能夠看得清楚,她雖然之前是拒絕了教授這些弟子,但答疑的時候,卻沒有任何保留,說的都是最直接的道理!”

    “這是他給我們反饋回來的一個信號,這丫頭人小鬼大,聰明的很,懂得如何判斷局勢!”

    其他三人聞言也是紛紛點頭。

    “我們只管繼續留在一旁監視便是,她應該也知道我們的存在,要做面子上的事,也不會這般逼真,所以只要沒有人前來救她,那就暫時不必理會!”

    “適才那些新弟子可靠嗎?”另一人問道。

    說話的這名強者微微一笑:“那幾個長老已經派人前去調查他們的底細,估計再過一兩天就能夠有消息了,到時候就知道他們可不可靠了!”

    其他三人這一次沒有再說什么,只是身形一閃,消失不見了蹤跡。

    陣法之中,小瑤看著對面的余寒,眼中跳動著莫名的光芒:“哥哥!”

    余寒點了點頭,然后伸手指了指地下:“我適才構建了一座母氣囚天陣,連通了地下的大地之氣,我們可以借助大地之氣,從地下離開!”

    “有了這座陣法作為掩蓋,應該能夠支撐到我們離開,只要能夠離開東華宮的勢力范圍,出去之后,他們即便反應過來,也晚了!”

    小瑤卻是微微皺了皺眉頭:“可是出去之后,我們怎樣才能離開青龍天?”

    余寒神秘的一笑:“這件事情,我路上和你慢慢說,現在我們先想辦法離開這里!”

    “這鬼地方氣息著實不怎么樣,多待一分鐘我都感覺到渾身不自在!”

    一念至此,他目光閃爍,繼續說道:“稍后你先出去,然后我制造出一些波動……”

    小瑤的眼睛越來越亮,哥哥的安排天衣無縫,而且即便不是天衣無縫,她也會相信。

    是那種沒有任何理由的相信,她只相信他。

    與余寒商量好了對策之后,她很快就離開了陣法,然后目光在周圍的氣息上不斷查看了一番,這才盤膝坐倒了下來,看似平靜,心中卻開始劇烈的跳動起來。

    周圍的那四人見到小瑤如此,適才那少許的疑惑也都漸漸消失。

    又過了大概半個小時的時間,陣法忽然開始微微跳動了起來。

    盤膝坐倒在那里的小瑤猛地睜開眼,隨即身形一閃,直接沒入到了這座陣法之中。

    那四名強者眼前如此,紛紛臉色一變,其中兩人立刻就要沖過去查探一個究竟。

    然而卻被另外兩人阻攔住。

    “不必驚慌,應該是里面修煉陣法的新弟子出現什么問題,這種小事情我們不用理會,否則一旦被她抓住了把柄,宮主怕是也會怪罪我們無能!”

    那兩人這才收起了身形,在各自的位置降落下來,目光看向了那座陣法的波動。

    等到小瑤看到余寒的時候,在他面前,已經出現了一個土黃色的漩渦,大概有一人多高的樣子,就那么懸浮在他面前。

    “哥哥!”她的聲音有些微微顫抖,也不知道是激動還是其他什么。

    余寒淡淡一笑,伸手拉住了她依舊冰冷的小手:“準備好了嗎?”

    小瑤重重的點頭,心里也是一陣甜絲絲的,讓人不禁心生憐惜。

    “既然準備好了,那我們就回家吧!”

    “嗯,回家!”

    一股暖流在心間蕩漾,一如那一次哥哥背著她時,讓人心生安穩的后背。

    “走!”余寒輕喝一聲,帶著小瑤直接沒入到了那道土黃色的漩渦之中,繼而,陣法催動,母氣囚天陣被他經過了細微的道印調整,竟是衍變成了一種土遁的陣法。

    被玄黃母氣包裹著的兩道身影,竟然就那么直接沒入到了地下,隨著地下的母氣流動,朝向東華宮外面飛速的沖了出去。

    有著母氣的守護和偽裝,從外面根本感覺不到一絲一毫的氣息,所以那四名強者,一點兒都沒有發現其中的端倪。

    而且有著余寒留在這里的一枚道印,使得陣法的波動依然還在繼續,而且不斷的來回變化,偽裝成了好像小瑤一直在盡力的出手調整陣法一樣。

    四人的確沒有多想,依然看著下面那座不斷變化頻率的陣法。

    而此刻,就在外面,三名長老也完成了最后一關的考核,成功挑選出了八十名弟子加入到了東華宮之中。

    這一屆選舉的弟子們資質明顯要好過之前的幾批,所以他們臉上也帶著幾分興奮。

    可就在這時,一道身影卻是迅速的從遠處飛馳過來。

    三名長老見狀不由得微微一怔。

    “東華宮前輩,晚輩乃是空冥宗弟子,奉掌教之命來此有要事稟告東方宮主!”此番前來的一共有四道身影,為首的一人抱拳恭敬道。

    不過他的眼中卻帶著幾分急迫,顯然是事情有些緊急。

    那名長老微微開口道:“空冥宗有什么事情這么著急,東方宮主正在閉關,如果沒有什么大事,根本不可能出關!”

    那四人猶豫了片刻,然后說道:“有大蜀神國的奸細混入進來了!”

    “什么?”聽到這句話,三人忍不住同時臉色一變,然后身形閃爍,飛馳到了四人的面前,追問道:“你們的話可當真?有沒有證明?”

    為首的那名空冥宗弟子從懷中掏出一枚玉簡,遞到了三位長老面前。

    “我們空冥宗有幾名弟子,已經隕落在此人手里,而且通過弟子們臨死之前留下的影像玉,能夠看到那個人的面孔!”

    說完,他指尖真氣流轉,注入到了這塊玉簡之中。

    繼而,玉簡投射出一道光芒,化為一幅巨大的畫面,懸浮在了半空中。

    畫面很短暫,眾人只是看到一張布滿胡須的男子,一掌朝向這邊拍了過來,雖然只是短短片刻的影像,但那張面孔卻清晰的印在了他們腦海之中。

    當時余寒只是粘了一些胡須,并沒有隱藏住容貌,對于三名東華宮長老這等境界的高手,很容易從里面看出了一絲端倪。

    幾乎是在同時,三人臉色大變:“這人是余寒!”

    余寒?

    對于一眾東華宮弟子來說,余寒這個名字就等于是一個禁忌。

    他是唯一一個這么多年來,能夠在學堂大比上讓東華宮顏面掃地的弟子,雖然是年輕一輩的新生力量,但卻足以讓所有長老們重視。

    三人幾乎瞬間想到一個可能,余寒既然悄無聲息的來到這里,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營救小瑤。

    想到了三天前的新弟子考核,他們的臉色越發難看,如果說混入東華宮唯一的途徑,那就只有這一次考核,如此的話,此人應該已經進入到了東岳峰。

    他們的腦海中,幾乎同時出現了一道身影,就是那個陣武同修的少年。

    整個青龍天這么多年來,都不曾出現過這等妖孽的少年,尤其是此子的天才程度,如果當著加入到了天乾門,不可能會任由他離開門派。

    現在想起來,到處都是漏洞。

    三人的身形幾乎同時動作,化為三道光芒,朝向東岳峰的方向飛馳而去。

    四名通玄后期境界的強者正在那里目不轉睛的看著下面閃爍著光芒陣法,冷不防見到三道流光迅速飛掠而來,立刻如臨大敵。

    直到三位長老降落在他們面前,四人這才反應過來,來到了三人的面前。

    “小瑤公主在哪里?新來的那些弟子們呢?”

    四人被問得有些發懵,指了指下方依然不斷有波動傳來的陣法道:“他們在那里!”

    “從進來之后,就一直都在陣法之中感悟,小瑤公主一直都很本分,沒有什么特殊的變化,我們也一直都在旁邊看著,沒有什么問題……”

    他的話音方才落下,三名長老幾乎同時動作,身形閃爍之間,便降落在了陣法的上方。

    隨即同時出手,化為三道光芒,立刻九江這座陣法轟擊的破碎開來。

    四人這才知道情況有了變化,臉色一片慘白,當即也是飛馳過來,卻是一句話也不敢多說。

    呼!

    就在這座陣法破碎之后,立刻就有無數道玄黃之氣轟然暴漲,化為一道道粗大的鎖鏈,朝向三人纏繞了過來,恐怖的氣息一瞬間凌厲到了極點。

    三人同時催動真氣,將那些近身的玄黃之氣震碎,不過臉色卻是越發難看。

    小瑤的陣道修為,不可能構建出這般威力強大的陣法,可它卻出現在這里,恰恰證明了他們心中的擔憂。

    余寒來了!

    四人眼見著如此,也知道了事情的嚴重性,當即紛紛出手,幫助三位長老一起對抗這些玄黃母氣。

    不過余寒構建這座陣法的時候,并沒有真正想要擊殺一兩個高手,事實上以他的陣道修為,除非親自操控,否則也不可能做到。

    這些玄黃母氣,只是為了纏住他們而已,為兩人的逃離創造出機會。

    所以幾乎是此處的玄黃母氣方才發動攻擊,另一側正在逃離的余寒便已經感覺到了。

    他眉頭緊緊皺起,沒想到竟然被發現的這么快,比他想象的還要快。

    一念至此,他的臉色也變得凝重了幾分,速度再次激增。

    感覺到了他氣息的變化,小瑤乖巧的沒有多問,而是緊緊抓住他的大手。

    即便被發現了,只要哥哥還在什么,其實就沒有什么可怕的。

    這是她心中真正的想法,所以是真的沒有害怕。

    轟隆!

    足足被這些玄黃母氣纏繞了將近一盞茶的時間,合七人之力方才將這座陣法徹底崩滅。

    隨著光芒散去,之前他們好不容易挑選出來的那些弟子,竟然全部都是適才的劇烈對抗之中承受不住,被生生震死。

    掃視了一眼倒在地面上的尸體,卻唯獨沒有發現那個很可能是余寒的少年還有小瑤。

    三人的臉色已經蒼白到了極點。

    “糟糕,竟然在我們的眼皮底下溜了出去,真是好本事!”

    四名通玄后期境界強者身軀也忍不住顫抖了起來。

    一名長老飛掠到了地面之上,掌心輕輕按住。

    如果余寒他們是從外面逃離,這四名高手不可能沒有任何感覺。

    當他掌心貼在地面上的時候,眉頭緊緊皺起。

    “現在追或許還來得及,他們走的是地下,應該還未走遠!”
广西快三计划网页版 安塞县| 舒兰市| 明星| 仁化县| 大田县| 黄龙县| 乌兰浩特市| 盐城市| 安吉县| 上杭县| 福泉市| 太康县| 三河市| 泰兴市| 襄樊市| 库车县| 呈贡县| 运城市| 鄂伦春自治旗| 青州市| 桓台县| 威远县| 新和县| 衡山县| 都匀市| 海盐县| 衡阳县| 个旧市| 临漳县| 扶风县| 吉木乃县| 鲁甸县| 奉新县| 大丰市| 彰化县| 凯里市| 赤峰市| 正镶白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