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夢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大道誅天 > 第八百七十一章 荒村,或許騙了人!

第八百七十一章 荒村,或許騙了人!

    余寒目光微微閃爍,目光看向了周圍臉色不善的四人,忍不住苦笑道“我們的事情后面再說,現在,先幫我一個忙!”

    說到這里,率先動作,腳下魔王神器陡然發動,璀璨的光芒一瞬間奔騰而出。

    與此同時,許飛四人也同時出手,四道光芒化為光柱,催動著遠古祭壇,頃刻間便化為滾滾光芒,融合在了一處。

    呼!

    一面巨大的光罩,直接將眾人全部包裹在了其中,當然,各大勢力的弟子們卻被隔絕在外,使其無法感覺到其中的氣息,也看不到其中的真實情況。

    作為原本以為必死的其他勢力弟子而言,眼見著眼前那股危險的壓力消失,從而連同中心一片巨大的區域全部都被陣法束縛住,心中這才稍微輕松了一些。

    只有宋若飛、龍滅空以及馮重陽等有數的幾人微微皺眉,心中替余寒他們擔心。

    眼見著余寒等人操控著陣法,將外面徹底隔絕,“斬青云”的臉上滿是不屑。

    “作繭自縛,你們竟然連自己逃走的道路也堵死了,如果催動陣法破開鎖魔宮的束縛,怕是我也攔不住你們,但是現在,你們卻自己將自己的生路放棄!”

    說到這里,他也輕輕搖頭“真是愚蠢到了極點!”

    余寒也是淡淡一笑“愚蠢?你以為,人族也和你們魔族那些蠢貨一樣頭腦簡單嗎?”

    不等“斬青云”反應過來,他嗤笑著繼續說道“你以為,就只有你才帶了幫手?”

    “這個世界,是我們人族的世界,你們不過是魔族的殘兵敗將罷了,還妄圖想要重新建立秩序,在我茫茫人族世界中插下一根釘子?”

    “天道昭昭,你們這些漏網之魚,今日終究還是要煙消云散!”

    說到這里,他周身光芒搖曳,羅浮宮瞬間開啟,一道道身影從里面沖出,一字排開,站立在了他的面前。

    整整一百名羅浮軍戰士,整齊劃一的站在他的面前,雖然人數不多,那股嗜血的氣息卻讓人忍不住心神顫抖,完全是在生與死之間徘徊的那種強者。

    這些魔衛都曾經與人族的鐵血大軍戰斗過,這種氣息他自然不陌生。

    所以見到了這些羅浮軍戰士,他們的臉色忍不住紛紛變化,尤其是看著面前那一張張堅毅的面孔,一眾魔族強者的臉色越來越蒼白。

    “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擁有太古人族的血戰軍隊?”那“斬青云”倒吸了一口涼氣。

    余寒微微一笑“你不知道的事情還很多,不過也沒有必要知道了!”

    從他修為突破到了通玄中期之后,這一百名羅浮軍戰士的實力也提升了一個等級,從最開始的通玄中期境界,直接提升到了通玄后期!

    單純的從戰斗力來比,一百羅浮軍戰士的單體戰斗力,絕對不在這些魔衛之下。

    而他們的數量,卻是比魔衛的三倍還要多。

    之前的人數優勢,此刻被對方狠狠碾壓,“斬青云”的臉色要多難看有多難看。

    此刻,他終于知道,為何這個后來的少年敢口出狂言,連同大人也都被他重新鎮壓了。

    現在看來,這少年的確有幾分本事,而且從他適才真氣流轉的時候也能夠看出,他體內的血脈力量,是屬于人族皇族的血脈力量。

    對于與人族激戰良久,對于人皇陛下的了解甚多的他們的來說,對這股血脈氣息自然并不陌生,所以余寒的血脈稍微鼓蕩,他們便已經看出了一些端倪。

    此時此刻,余寒也懶得繼續與他們耽誤時間,大手一揮,一百羅浮軍戰士同時出手,潮水般的朝向一眾魔族強者沖殺了過去。

    “斬青云”想要動作,無奈還未來得及出手,余寒親自帶領許飛四人操控陣法,先一步將其囊括到了自己的攻擊之下,陣法瞬間逆卷,完美的陣法被激發出來。

    “斬青云”悲鳴一聲,感覺到已經暴漲了十倍左右的這座太古陣法,立刻就被壓制在了下風,苦苦支撐著不被擊敗。

    光罩的外面,馮重陽等人只是依稀能夠看到光罩不斷傳遞出來的震蕩,證明著里面正在進行著一場殊死的爭斗。

    “師兄,你說大蜀神國的那幾個小子,能順利擊敗這些魔族的強者嗎?”一名弟子問道。

    火大牛卻是轉頭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不該問的,不要隨便問,只管看著就是!”

    火大牛的身旁,呂承殤卻是搖頭嘆息道“大家經歷了這般生死,讓他們知道又能如何?還是怕這些弟子們知道你自己的心里,同樣也沒有底氣?”

    火大牛轉頭看了他一眼,咬牙道“你又何嘗不是與我一樣的想法?”

    呂承殤深吸一口氣“我的確也是這樣的想法,對余寒這些人沒有信心,但我與你們不一樣,因為一直到現在,我的心里還是有些矛盾的!”

    “我希望余寒他們取得最后的勝利,因為這樣的話,整個四靈獸天域,這場巨大的浩劫也將會消弭于無形,但是……”

    他眉頭微微一皺“

    我又不希望他們獲得最后的勝利,因為這樣會意味著,三十一名通玄后期境界的強者都不是他們的對手!”

    說到這里,他轉頭看向了火大牛“那么我們呢?據我所知,你們也在追他們的一個弟子!”

    “如此的話,他們將這些魔族高手消滅之后,如果將鋒芒指向我們,我們的危機,實際上還是沒有結束,或者說依然免不了一死!”

    火大牛聞言卻是哈哈大笑起來,看著呂承殤的目光也多了幾分不屑。

    “呂承殤,你倒是好算計,現在就說出這樣的話,就想著一旦余寒那些家伙們勝利之后,拉我做幫手,一起與他們抗衡是不是?”

    他輕輕哼了一聲,撇嘴道“我和那個叫丁進的小子沒什么大的仇恨,所以不會如同你適才所說的那般,只會落得一個不死不休的局面!”

    “但是你呂承殤不同!”

    “因為你是大魏學堂的弟子,以你們大魏和大蜀目前的形勢來看,已經勢同水火,如果有機會,我相信以余寒那小子的性格,絕對不會放過你!”

    “但是我們則不一樣,如果我們不主動出手,他不會做這樣的傻事!”

    呂承殤卻是搖頭道“你們太天真了!”

    “東華宮如今的動作,已經證明了仙門的態度,而且這一路上,你們對大蜀學堂弟子們的鎮壓還不夠嗎?或許除了大宋學堂之外,沒有任何一股勢力不擠兌他們的!”

    “甚至你們仙門其他的幾個門派,手里還沾染了大蜀學堂弟子的鮮血,你以為,這個結就這樣容易解開?還是你認為,余寒是個好說話的家伙?”

    呂承殤冷哼一聲,嗤笑道“不要白日做夢了,我承認我適才有拉你一起入伙的意思,但這對你們來說,又何嘗不是一個機會?”

    “他們操控這里的陣法,不可能會有更多的時間將陣法力量帶出去解決麻煩,所以很可能會考慮一勞永逸。斬青云已經隕落了,現在對他們有影響的只有我們兩個!”

    看著火大牛漸漸變得沉思的臉色,呂承殤知道自己適才的話已經成功說服了他。

    當即話音也變得柔和了起來,壓低聲音道“為今之計,我們只有一條路可以走!”

    火大牛皺眉看向了他“你且說來聽聽?不過最好不要糊弄我!”

    呂承殤點頭道“稍后一旦里面的戰斗結束,在光罩消散的那一刻,應該還算是安全的,所以我們要立刻出手,將大宋學堂和大蜀學堂兩方勢力的弟子們全部控制住!”

    “只有拿捏住他們的性命,才有可能逼迫余寒他們投鼠忌器!”

    火大牛點了點頭“可是你說的這一切,都是在余寒他們能夠成功消滅那三十一名魔族高手的基礎上,我一直都不認為,他們能夠成功!”

    呂承殤嘆了口氣“我之前就說過,對于這一點,我的心里實際上是矛盾的!”

    “如果余寒他們沒有辦法成功擊殺這些魔族強者,那么我們或許連活著的機會都沒有了!”

    說到這里,他目光落在了那片刺目的光罩之上。

    “到那個時候,三十一名通玄后期境界強者同時出手,我們又有誰能攔得住?”

    火大牛聞言目光也閃過幾分復雜之色,隨即點了點頭“我答應你的請求,不過光我們兩個勢力怕是還不夠,應該將其他實力也一起拉進來!”

    呂承殤微微一笑“這是自然,要對付他們,我們必須要先一步謀劃!”

    兩人相視點頭,心照不宣,然后各自退回到了各自的陣營之中。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里面的戰斗一直持續到了將近兩個小時,才終于徹底結束。

    不過那些光罩依然沒有散去。

    余寒看著對面一百名重新歸隊的戰士,雖然各自受到了不同程度的輕傷,但對他來說,適才也著實捏了一把冷汗。

    這些羅浮軍戰士,都是在太古年間與魔族戰斗過的精銳部隊,而且在那場血戰之中他們都不曾隕落,依然活了下來,如果隕落在這里,自己恐怕也沒有辦法與他們交代。

    好在戰斗進行的十分順利,他們先是通過陣法將那附著在斬青云身上的魔族高手擊殺。

    斬青云的意識,也在最后的關頭蘇醒了過來。

    瀕臨死亡,他的目光也變得柔順了許多,朝向余寒豎起了大拇指,雖死無憾。

    余寒將一百名羅浮軍戰士全部收入了回去,頭腦忍不住一陣眩暈。

    要與這些羅浮軍戰士們一起戰斗,他的元神損耗也極其強大,同時連通著一百名通玄后期境界強者的意識,饒是他元神力量強大,也不忍不住疲憊不已。

    心中也暗暗決定,如果日后不是生死關頭,萬萬不可暴露出這張底牌,先不說他們一旦暴露出來之后對自己的影響。

    即便是這種對元神的消耗和反震,就足以讓自己重傷了。

    他全力運轉真氣,借助著腳下魔王神器的力量方才勉強抵擋住了這股反噬。

    回頭看了一眼周

    圍,許飛等人借助著祭壇的力量,傷勢已經恢復了大半,這才展顏一笑。

    然后將目光落在了竇玄衣的身上,發現那一對秋水般的眸子,正帶著擔憂看向自己,直到他將目光投遞過去,這才如同受驚的小兔一般逃離開去。

    余寒忍不住苦笑片刻,身形閃爍,撤去了周圍籠罩的光芒。

    與此同時,許飛等人也相繼離開了祭壇,來到了余寒的身邊。

    余寒掃視了一眼四人,沉聲道“這一次,我們很有可能是被荒村太古遺族的那些人給騙了,如果不是我后來才得知,魔王氣根本不是魔王的一口氣,而是這魔王神器,怕是我們全部都要栽在這里!”

    許飛也忍不住皺眉“可他為什么要騙我們?難道荒村如同這些魔族一樣,并不是傳說中的那樣,而是親近于魔族,從而被人族前輩封印?”

    余寒點頭道“很有可能是這樣,不過具體,得需要我們回一次荒村才能清楚!”

    丁進聞言忍不住咧嘴道“上一次我們險些就沒了性命,現在你還要回去?我們應該得到的機緣,也全部都得到了,至少比外面的那些家伙強了許多!”

    “而且除了修為進步之外,在外面的宮殿里,我還得到了不少的好東西,可以說是大豐收,到時候武裝整個六旗軍,也將帶來巨大的進步!”

    丁進的話還未說完,余寒便苦笑著搖頭“不是我非要進去,而是從進來之后,我就有一種預感,從我們離開荒村的那一刻,我們的氣息便已經留在了那里,如果我們不回去,恐怕他們也不會讓我們離開!”

    竇玄衣點頭道“我也感覺到了那股氣息的存在,適才我們將這些魔族強者滅殺之后,那些氣息便已經開始清晰的出現,只不過片刻就已經消失了!”

    余飛一直都不太喜歡思考,眼見著許飛和丁進聽到哥哥兩人的話之后,明顯沉默了下去,當即伸手指了指外面“那些家伙們怎么辦?”

    余寒微微一笑“距離試煉結束還有幾天的時間,讓他們自己離開吧,等我們把荒村的事情解決完之后,便各走各的!”

    “不趁機將他們全部擊殺了?”許飛目光閃爍。

    余寒搖了搖頭“現在我們與大魏學堂之間,應該是關系最為緊張,那司馬懿見到我們活著出去,絕對不會善罷甘休!”

    “如今加上斬青云也間接的隕落在我們手上,青龍天和玄武天最大的兩大勢力,幾乎都要與我們為難,如果將所有人都滅殺在這里,恐怕會引起眾人群起而攻!”

    “所以,能夠少樹敵的話,那就盡量不要惹太多的勢力!”

    聽到這句話之后,四人紛紛點頭。

    余寒繼續說道“如果我所料不差的話,呂承殤他們應該正在密謀,等到光罩散去,便開始將大宋學堂和我們的人全部都拿下,讓我們投鼠忌器!”

    “那我們應該怎么辦?”想到那個女扮男裝的少女,余飛忍不住心中一緊。

    他的超常反應,讓余寒也忍不住一怔,然后看向余飛。

    被大哥的目光掃及,余飛臉上閃過幾分紅暈,隨即撓了撓腦袋“我就問問!”

    余寒伸手在他肩膀拍了拍“余飛,從小你就不會說謊,從現在你的表情告訴我,外面有你在乎的人,是一個女孩子?”

    “哥,我對她沒有那個意思,只是剛剛認識而已!”余飛此地無銀三百兩的說道。

    不過這句話方才說完,連同竇玄衣等人在內,全都忍不住笑了起來。

    余飛無地自容,心中也暗暗后悔,和大哥他們斗心機,自己還是太嫩了。

    余寒也笑著拍了拍他的肩膀“沒事,這又不是什么丟人的事,喜歡上誰家的姑娘,大哥幫你搶回來!”

    “你放心,我可保他們無恙,現在我們一起催動陣法,按照之前他們的位置排列,應該是在那個方向!”余寒伸手指向了正東。

    “陣法破碎,便是我們動手之時,立刻帶著所有人,我們從正東的那座宮殿離開!”

    四人紛紛點頭,然后各自催動真氣,隨時準備動手。

    外面,呂承殤等人感覺到了里面打斗的聲音漸漸消散,同時也開始運轉真氣,隨時準備出手。

    可是等待了良久,依然不見那光罩散去。

    他和火大牛對視一眼,紛紛感覺到有些不可思議。

    隨后眉頭緊皺,心中也有些疑惑。

    便就在這時,那原本安靜懸浮在面前的光罩,忽然一瞬間沸騰起來,不等眾人反應過來,猛地爆炸成了漫天光點。

    恐怖的碎片一瞬間朝向周圍肆虐了開去。

    余寒五人同時出手,將雙方所在的區域徹底隔絕。

    同時,一道聲音也清晰的出現在了眾人耳中。

    “大蜀學堂,大宋學堂諸位師兄弟,請退往正東大殿,我們斷后!”

    宋若飛和龍滅空等人心中這才安定了下來,身形閃過,紛紛朝向正東大殿退了出去。

    。
广西快三计划网页版 清河县| 庆元县| 襄樊市| 隆昌县| 桐柏县| 清河县| 太仓市| 沅陵县| 体育| 肇东市| 广安市| 吉首市| 左贡县| 安仁县| 灯塔市| 汉川市| 沐川县| 泾阳县| 广丰县| 闽侯县| 瓮安县| 江山市| 新疆| 武宁县| 四川省| 拜泉县| 离岛区| 句容市| 固阳县| 萨迦县| 富蕴县| 杨浦区| 无锡市| 周至县| 崇义县| 陇川县| 新绛县| 德安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