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夢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大道誅天 > 第八百五十二章 活死人!

第八百五十二章 活死人!

    余寒五人終于進入到了荒村之中。

    從外面看來,這不過就是一個普通的村落,雖然到處都是太古的痕跡,卻并沒有什么不妥之處。

    然而此刻,直到走進來,眾人紛紛感覺到周圍景色一變,連同那些荒涼的茅屋,似乎也活靈活現起來。

    這種活靈活現,并不是因為它有多么栩栩如生,而是其中多了幾分生氣。

    就是生氣,生命的氣機!

    五人相互戒備,目光也朝向四周看了過去,眉頭同時皺起,臉色已經是一片凝重。

    “這里竟是這塊世界碎片中的小世界,大家小心一些,之前那些大金神國的家伙,也一定在這里遇到了什么難纏的危機!”余寒提醒道。

    他的話音方才落下,一抹森寒的氣息陡然間從旁邊傳遞了過來。

    五人急忙將目光投遞過去,赫然發現,不遠處的一座茅屋門口,有一道身影站立在那里。

    他身上穿著破舊的獸皮,上面打了幾個補丁,就那么孤零零的站在那里,披頭散發。

    可是他的身高,卻足足比余寒等人高出一大截。

    “傳說,太古時期食古未化,人族茹毛飲血,然后漸漸靈智初開,感悟天道,修煉大道神通,但在這之前,人族卻可憑借著肉身的力量與妖獸抗衡!”

    “他們身形高大,力大無窮,單單是肉身的力量便恐怖至極!”竇玄衣目光閃爍。

    她塵封的記憶里面,似乎又有一些東西脫跳出來,不由自主的開口說出了這段秘辛。

    對于余寒等人來講,卻并不知道,太古時期的人族竟然如此模樣。

    如今眼前那道身影,高大壯碩,雖然一動不動,但從那對森寒的眸子中能夠依稀感覺到充滿野性的氣息。

    只不過,他散亂且打綹的頭發,遮住了大部門的面孔,加上滿臉的絡腮胡子,根本無法判斷出真正的容貌如何。

    “玄衣,你的意思是,他有可能是太古時期的人族前輩?”余寒皺眉道。

    竇玄衣點了點頭:“很有可能,我腦海中似乎記得一些依稀的片段,這位前輩的身形和氣息,都與太古時期的人族十分相似!”

    “可是,這快世界碎片,是在上一次人魔大戰的時候被斬落的,既然如此,那個時候的人族已經脫離了太古的范疇,怎么還會出現?”余寒說出了心中的疑問。

    竇玄衣搖頭:“并非如此,太古人族雖然在不斷的進化之中,褪去了原有的特性,變得如同現在一般,但還有一些生活在深山老林之中,不與外界接觸的部落種族,一直延續著從前的生活方式,所以他們的外貌并沒有多大的改變!”

    “據說,那一次大劫來臨的時候,一些魔族強者便占據了他們的家鄉,也是從那個時候,他們開始走入所有人的視線中!”

    “也是那一次,魔族慘敗,不少高手紛紛隕落在了這支太古遺民的手中!”

    眾人紛紛眉頭緊皺,臉色也變得凝重了許多,因為那道身影,正緩緩朝向這邊走來。

    竇玄衣盯著那道逐漸走進的身影,繼續說道:“傳說他們力大無比,而且周身都是大道,幾乎被天地大道融入到了每一寸血脈之中。”

    “所以這個種族的人,一度被稱為距離天道最近的種族,這一點,連號稱上天入地的先祖都自慚形穢!”

    “也正因此,這個部落遭到了仙族眾多勢力的算計,從而無數次被魔族強者圍殺,數量也是銳減,如果不是人皇陛下出手相助,恐怕早已經滅族!”

    “呼——”

    竇玄衣的話還未說完,那道身影忽然動了,他腳下狠狠一踏地面,那堅硬的地面竟是紛紛龜裂,朝向周圍延展開去。

    隨即,身形如電,朝向幾人狠狠的撞擊過來。

    “小心——”

    余寒最先反應過來,大乾坤浮屠當即施展出來,化為七層浮屠塔,擋在了他們面前。

    蓬!

    那道身影信手一拳轟出,正好擊中了大乾坤浮屠。

    號稱以防御見長的大乾坤浮屠,竟然就被他隨手一拳轟擊的支離破碎,徹底炸裂。

    余寒臉色蒼白,背后平城劍陡然出鞘,鋒銳的劍氣一瞬間呼嘯而出,帶動著一股恐怖至極的氣息,再次迎著那道身影斬落下去。

    與此同時,竇玄衣等人也紛紛出手,五道光芒,交織成一片光網,將那道身影牢牢壓制在了下風。

    此此刻五人的實力,聯手之下,恐怕列入十玄境界的強者也有的一拼,然而,那身影只是被壓制住了片刻,隨即怒吼一聲,硬生生的將那五道光芒再次震碎。

    五人同時踉蹌著后退而出,臉色也閃過幾分不可思議的震驚之色。

    “結大五行法陣!”

    余寒劍舞銀蛇,將喉頭的一口鮮血硬生生的咽了下去,身形浮動占據了金行位置。

    繼而,五人同時動作,衍化大五行法陣,再次將那道身影籠罩在了其中。

    那身影停住了腳步,冰冷的眸子不帶絲毫的感情,就那么徑直的看向余寒。

    “他好像沒有了生機,全憑借著一股死后不屈的意念支撐著這副軀體!”余寒心中一顫,忽然想到了一個可能。

    “活死人?”他的話,讓旁邊的四人也是臉色陡然大變。

    活死人,并非是一種人族,而是已經死去的人類,即便魂飛魄散,卻因為體內求生的意志力強大,從而以另外一種方式存活了下來。

    他們保存著生前的強大實力,只是沒有了意識,不會思考,只能夠憑借著前世的那份執著的信念做著沒有做完的事情。

    能夠化為活死人的,生前全部都是無上的大能人物,否則絕對不可能擁有如此恐怖的信念支撐,所以眼前這個活死人,怕是連趙子龍都不是他的對手。

    甚至已經達到了一種無法想象的程度。

    大五行法陣連通著五行大道,將五人的力量相互疊加著發揮了出來。

    然而此刻面對這名活死人,卻沒有絲毫的勝算。

    “我們且戰且退,此地就是一個陷阱,要盡快逃離出去才行,他們似乎無法離開這里!”

    余寒雙目微瞇,那兩道目光,至始至終都落在自己的身上,他的目標,似乎只是自己而已。

    他下意識的看向周圍,那些茅屋的院落里面,果然有一尊尊矗立的石人,上面流轉著紋理,似乎是被封印了。

    當下心中明白了一些,自己之前猜的沒有錯,那些院子里面的石人,應該就是這個村子的村民,當然,他們卻并不是普通的村民。

    因為這個村落,很有可能就是竇玄衣適才所說的那一支太古遺民的聚集地。

    思量之間,那道身影再次動作,再次朝向余寒沖擊了過來。

    五道身影同時流轉,演化出一道道恐怖的光芒,將其籠罩在了其中。

    隨即相互對視了一眼,朝向后方退了出去。

    那身影怒吼一聲,雙臂同時一震,大五行法陣衍化出來的束縛,還是沒能將其壓制,被硬生生的震成了靡粉。

    余寒眉頭微皺,眼見著此人腳步不停,速度竟然比他們催動風神陣還要快速幾分。

    當即心中猛地一緊:“這名活死人,應該是這個村落的守護者,我們退出村落!”

    那道光紋就在背后,然而此刻活死人也沖到了他的面前。

    鏘!

    光芒四起,五人的兵器同時斬向了他的頭頂。

    活死人抬起一只右手,光芒搖曳,竟是一舉將五把神兵全部都擋在了那里,一動也無法動彈。

    不僅如此,五人紛紛感覺到一股強大的牽引力量從他的手掌傳遞過來,竟是連兵器也無法抽取回來,當即臉色大變。

    “松開兵器,快走!”余寒張口說道,可還是晚了一步,因為那道身影,已然出現在了他的面前不足五米的距離之外,再次站立在了那里。

    五人深吸一口氣,根本就不是一個檔次,此刻他們絕對已經陷入到了無匹的危機之中。

    所以即便拼盡全力,也無法抵擋住這名活死人的攻勢。

    好在他并未直接發動攻擊,而是就站在五米左右的位置,看著對面的余寒。

    丁進身后捅了捅余寒:“這家伙為什么一直看著你?是不是沖著你來的?”

    余寒點了點頭,心中不免有些緊張:“好像真是沖我來的,之前大金神國的人絕對沒有碰到他,否則根本就沒辦法活著走出來!”

    竇玄衣等人也是點頭:“他是怪你之前催動大乾坤浮屠擋了他一下?”

    余寒苦笑著搖頭:“我哪里知道?不過既然他是沖著我來的,你們暫且散開便是,為今之計,根本擋不住,只能賭一賭!”

    竇玄衣卻是急聲道:“賭什么賭?我們若是離開了,他一巴掌就能把你拍死!”

    余寒苦澀道:“你們都在這里,他一巴掌也能把我們五個全都拍死!”

    眾人紛紛低下頭去,出道至今,即便遇到了不可阻擋的強敵,可也沒有達到眼下這種程度,是真真正正的沒有絲毫抵擋的意思。

    許飛轉頭看了丁進和余飛一眼,三人同時點了點頭。

    “人皇印!”

    “世界珠!”

    “定天法!”

    三人同時大吼一聲,然后,頭頂各自有一道光芒沖出。

    那是他們從那座小塔中得到的機緣,一共三大神器,直到此刻方才真正的施展出來。

    一方金黃色的大印、一顆通體玄機的赤紅色珠子、一只流轉著大道紋理的玉如意,就那么懸浮在了活死人的頭頂。

    活死人第一次從余寒身上移開了目光,落在了那三件神物之上,眼中帶著幾分迷茫,似乎在想些什么。

    “這三件至寶威力無窮,以我們此刻的實力,支撐不了多久,你們現在就走,否則就來不及了!”許飛轉頭朝向余寒和竇玄衣說道。

    兩人也相互對視了一眼,然后笑道:“你們都不走,我們還走了做什么?”

    話音方才落下,活死人忽然伸出手,輕輕撫摸在了人皇印上,眼中的冰冷,竟然也漸漸消退,然后,又相繼在世界珠、定天法兩件神物上撫摸了一下。

    讓許飛三人都有些不解的是,這三件孤傲的神物,竟然并沒有反抗。

    而此刻他們,卻因為全力催動這三件神物,損耗巨大,臉色也蒼白如紙。

    余寒眉頭微微一皺:“你們暫且將神物收回去,他或許……不會傷害我們!”

    三人聞言紛紛露出幾分不信,丁進更是咧嘴道:“余寒你做夢呢吧!”

    “你少廢話!”余寒凝重道:“適才玄衣說過,這個族群,之所以沒有被覆滅,是因為人皇陛下的出手相助,你們手里的這三件神物,便就是人皇陛下遺留下來的!”

    “這也是為何,他沒有直接出手的原因,我想他適才盯著我,也是這個原因!”

    三人聞言紛紛點頭,轉頭看去的時候,活死人果然沒有動手抵擋三件神物,雙手也是低垂了下來,似乎在等待著什么。

    眼見著如此,三人同時收回了神物,那周圍的光芒也在這時悄然散去。

    便就在這時,活死人原本安靜下去的氣息陡然瘋狂暴漲。

    幾步欺近到了余寒的面前,一把扣住了他的肩膀,然后在四人還未來得及反應的時候,身形接連后退而出,與四人拉開了一段距離。

    “余寒!”四人臉色大變,同時喊道。

    ……

    斬青云等人在一座山峰面前停止了下來,那片黑霧,已經縮小到了將近十米方圓大小的黑色球體,就懸浮在半空中。

    它的正下方,是一座宮殿,建立在這座山峰的半山腰處,看上去有些陳舊,顯然已經破落了。

    斬青云雙目微瞇,帶著幾分貪婪之色看向了前方不遠處的那那團黑霧,拳頭緊緊握起。

    “它將我們帶到這里,難道是要我們進入其中?”

    旁邊的一名弟子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如此的話,這團黑霧很可能擁有自己的意識,如此的話,那就可怕了。

    不等斬青云開口,那團黑霧飄忽不定,化為一道氣柱,沒入到了那座宮殿之中。

    其他幾名弟子紛紛松了口氣,連同馮重陽在內,心里一下子也輕松了許多。

    他的修為最高,但是此刻所處的位置,連門主都不敢說能夠穩操勝券,更不用說是他。

    所以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不可能將自己牽連在其中。

    一名東華宮弟子小心翼翼的朝向斬青云說道:“師兄,這座宮殿的氣息有些邪門,我們還是走為上策。”

    斬青云卻是雙目微瞇,然后伸手指向了那片宮殿:“你們看,這片宮殿,一共分為十座,除了最中心的那一座之外,周圍共有九座包圍!”

    “而且,這似乎是一個陣法的排列,那九座宮殿,鎮壓著中間的那座!”

    說到這里,斬青云嘴角竟是勾起一絲淡淡的笑容:“我終于找到了,這里應該就是鎮壓那名魔族大能的所在地,周圍的九座宮殿,應該就是九名強者聯手構建下來的壓制陣法,將他封印在了此處!”

    “我們進入其中,即便得不到那個魔族大能高人的傳承,或許也能夠得到太古時期九名強者的傳承,這是天大的機緣!”

    說到這里,斬青云的眼睛也閃爍著幾分妖異的貪婪之色。

    然后轉頭看了眾人一眼:“你們若是不敢進入其中,大可離去,不過我若得到其中傳承走出來,此事必定稟告宮主!”

    他又加了一句:“不要忘記,宮主讓我們進來的目的!”

    幾名東華宮弟子聞言紛紛渾身一震,當初宮主將地圖交給他們的時候便曾經有過交代,找到魔族大能的傳承,這也是他們的目的。

    如果他們盡力而為,最后當真沒有得到,宮主也無法說什么。

    可是此刻不戰而退,等待他們的也將會是最嚴厲的懲罰。

    一念至此,眾人的目光也紛紛堅定了下來。

    “既然這里是為了鎮壓那名魔族大能,想來那中間宮殿中的魔族大能,尚未完全隕滅,我們若是貿然進入,必定有危險,而且適才那團黑霧,說不定就是他引誘我們進去的手段,所以我們務必要小心行事!”

    馮重陽第一次發表了自己的看法,然后說道:“必要時候,要立即撤退出來!”

    斬青云冷哼道:“我們要怎樣做,還輪不到你來指手畫腳,而且這一次,也沒準備讓你隨我們一同進入到里面!”

    馮重陽沉默了片刻:“我來到這里的目的,只是為了對付余寒,但既然已經進來,自然是要與你們一同離開的!”

    “否則一旦我們出去的時候不在一起,到時候恐怕會引起不必要的麻煩!”

    斬青云沉默了片刻,目光漸漸閃爍起來。

    “你說的不錯,既然如此,那便隨我們一同進去便是,只不過,后面我不想再聽你多說一句話,否則休怪我劍下無情!”

    馮重陽點頭道:“我跟著你們便是!”

    眾人這才相互對視了一眼,身形閃爍,直接落入到了那片宮殿的外面。

    宮殿的大門并未關閉,眾人沒有分頭行動,直接朝向最靠近山下的那扇大門邁入了進去。

    他們的身形剛剛消失,中心大殿忽然綻放出一片玄黑色的光芒。

    然后,一道若有若無的笑聲傳來。
广西快三计划网页版 浠水县| 东明县| 镇坪县| 河池市| 廊坊市| 海盐县| 云南省| 青浦区| 汶上县| 苍山县| 夏邑县| 沙洋县| 诸城市| 五华县| 禹城市| 手游| 三台县| 正宁县| 甘谷县| 伊川县| 定陶县| 新干县| 奉节县| 邓州市| 迭部县| 瑞金市| 肃北| 兴山县| 泰和县| 黑河市| 合山市| 舞阳县| 搜索| 什邡市| 沁水县| 阜康市| 仪征市| 四会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