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夢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大道誅天 > 第八百四十三章 學堂大比

第八百四十三章 學堂大比

    進來的那名斥候臉色有些急迫,看了周圍一眼,似乎有些猶豫,這種關頭是不是要將消息稟告。

    “魏軍又要進攻了嗎?”玄德大帝一眼看到這名戰士,當即忍不住問道。

    那名斥候這才整理了一下思路,抱拳道:“魏軍使者求見!”

    “魏軍的使者?”玄德大帝目光閃爍,隨即笑道:“那不成是曹孟德那家伙被打怕了,要休戰不成?”

    他目光朝向周圍掃視了一眼,繼續道:“讓他進來,在最末的位置加一張席子,我大蜀不是連一頓酒都請不起的!”

    余寒則是目光閃爍,大魏使者此刻到來,多半還真是為了休戰。

    不過他想不到曹孟德要休戰的理由。

    雖然魏軍在這場大戰中敗退,但遠遠達不到要休戰的程度。

    而且大魏兵強馬壯,后續還會有兵源補充進來,而大蜀雙線作戰,壓力倍增之下,論到補給力量,絕對比不過他們。

    殺敵一千,自損八百!

    大蜀的損耗也不小,眼下便只有周圍的二十萬大軍,能夠勉強與魏軍抗衡。

    所以如果說曹孟德要在這個時候休戰,絕對還有其他的想法。

    可到底是什么呢?

    思量之間,那名使者已然快步走了進來,目光先是朝向周圍看了一眼,然后落在了余寒的身上,嘴角微微抽搐的兩下。

    “大魏學堂弟子秦倚天,參見玄德大帝!”

    劉玄德雙目微瞇,看著秦倚天道:“原來是號稱大蜀陣武同修第一天才的秦倚天!”

    “你來的倒是時候,我們這酒,才剛剛喝了第一杯,入座吧!”

    秦倚天四下看了一眼,新加的席子和座位就在余寒的旁邊。

    玄德大帝見狀也是微微一笑:“這座位加的好啊,算起來,你和余寒也是老相識了,正好坐在一起,有什么想聊的,那就多聊聊!”

    秦倚天臉色微微發窘,心里將玄德大帝的十八代祖宗全部問候了一遍,真他娘的是哪壺不開提哪壺,忒也欠揍。

    看著他難看的臉色,諸多蜀將紛紛大笑起來,讓秦倚天的臉色更加難看,站也不是,坐也不是,滿臉通紅,牙齒也緊緊咬了起來。

    便就在這時,余寒忽然看著他噗嗤一笑:“飯菜還未端上來,你倒是先磨了牙,你們大魏的軍糧有這么差嗎?”

    “你——”秦倚天看著余寒滿臉欠揍的嬉笑,心里更是怒火中燒。

    勉強壓下了心頭的怒火,朝向玄德大帝抱拳道:“玄德大帝,在下此次奉了孟德大帝的命令前來,是有要事轉告,說完就走,就不浪費你軍中的糧食了!”

    “畢竟,在下這一個人的飯食,對你們大蜀來說,也著實不易!”

    玄德大帝目光閃爍,沒想到這秦倚天倒是有一些膽氣,面對自己也敢出言譏諷。

    旁邊的幾名武將都不是好脾氣,聞言當即紛紛站了起來。

    玄德大帝卻是揮了揮手:“年少輕狂是好事,你們何必這么火急火燎的站起來?有失我大蜀國威,還不坐下了?”

    看著幾名武將訕訕的坐下,秦倚天的臉色這才好過了一些,清了清嗓子,剛要開口。

    余寒卻是端起酒杯指了指旁邊剛剛端上來的菜肴:“你就坐下來吃一點吧,不用客氣,我們糧食多的要不然剩下也是喂狗,你多吃一點,狗就少吃一點。”

    那些臉色難看的武將聞言紛紛朝向余寒豎起了大拇指,娘的頭一次感覺到,罵人要是罵贏了也是這么過癮。

    不過這樣罵人不帶臟字,也著實厲害了一些,看來余寒將軍不僅僅是打仗厲害,這訓斥人的本事,也著實不弱。

    秦倚天冷哼了一聲,連續在余寒嘴下吃癟,心里也暗暗起了防范,當即抱拳道:“在下來此,是有消息要帶給玄德大帝,可不是和你這等草民逞口舌之利的!”

    余寒卻是嘖嘖道:“從你進來開始一直到現在,已經說了三遍有事要說,可一直到現在也不說那件事情是什么,你要是饞我們大蜀的飯,吃過便是,不用不好意思,下次打仗的時候,多輸幾次就是了!”

    秦倚天鮮血一口鮮血噴將出來。

    玄德大帝也是龍顏大悅,卻強自壓住了心頭的笑意,假裝訓斥余寒道:“余寒,秦倚天乃是魏軍使者,遠來是客,何必如此擠兌?”

    余寒急忙咧嘴一笑,抱拳道:“陛下恕罪,屬下這臭毛病真是不好改,從現在開始,我絕對不再多說一句話!”

    玄德大帝滿意的點點頭,然后看向了臉色陰晴不定的秦倚天:“秦倚天,你若不坐下來與我等同飲,那就快點說出來,我們還等著大醉一場來慶功!”

    秦倚天此刻的臉色,絕對比鍋底還要黑。

    一眾武將這一次只是悄悄的豎起了大拇指,陛下這罵人的功夫,著實比余寒還要強悍幾分,隱晦中有不乏鋒芒畢露,實乃個中高手。

    余寒也笑著低下了頭。

    秦倚天咬了咬牙,這才抬頭道:“陛下讓我轉告玄德大帝,十日之后,便是學堂大比的日子,因為這一次是青龍天主持,在白虎天進行,所以為了避免我玄武天被外人詬病,陛下希望玄德大帝能夠以大局為重,休戰三個月,待學堂大比結束之后,再行決戰!”

    “學堂大比?”

    連玄德大帝也沒有想到,曹孟德讓秦倚天過來,會是這個事情。

    當即陷入到了沉思之中。

    眾將也紛紛低下了頭。

    如此情況之下進行學院大比,對他們來說著實有些太過牽強了一些。

    如今學生軍多數都散落在南北,參加了戰斗,而且此刻也都融入到了軍中,而且連續的征戰,弟子們身心都十分疲憊。

    此刻進行學堂大比,著實有些太過吃虧了一些。

    諸葛孔明輕搖著羽扇,小瑤就坐在他的旁邊,那一戰結束之后,小瑤便被諸葛孔明喚了過去,成為他門下的唯一弟子。

    諸葛孔明的陣道修為遠超過余寒,由他來親自教導小瑤,絕對比余寒教要強很多。

    雖然小瑤明顯有些不太樂意,可是也不愿意忤逆了余寒的意思。

    “先生,哥哥會參加這一次的大比嗎?”

    諸葛孔明微微一笑,低聲道:“他是一定要參加的,要不然曹孟德這一次豈不是吃了大虧?”

    “先生的意思是,大魏要啟動學堂大比,是為了對哥哥不利?”

    小瑤眼中滿是擔憂:“那樣豈不是很危險?我得勸勸父皇,萬不能就這樣答應了!”

    小丫頭說完就要站起來,卻被諸葛孔明拉著重新坐倒了下來。

    “你先別沖動,余寒有他自己的決定,如果他不愿意參加,陛下不會勉強的!”

    秦倚天說完這句話之后,目光是看向余寒的,眸子里充斥著挑釁。

    他想要激一激余寒,從而促成此事,然而對方只是低著頭,好像根本沒有聽到他開口一般,又端起酒杯一飲而盡,還意猶未盡的嘖嘖嘴唇。

    玄德大帝終于開口:“三大神國如今酣戰不休,學堂的弟子們也都參加了戰斗,曹孟德要在這個時候參加學堂大比,到底是安的什么心?”

    秦倚天笑道:“陛下猜測玄德大帝會說出這句話,所以讓我再轉告大帝一句話,這一次是關乎玄武天的榮耀,而不是大魏!”

    玄德大帝哈哈大笑:“好一個關乎玄武天的榮耀,他曹孟德與大吳聯合,便就等于與仙門聯合,與那走狗有何分別?”

    “如今卻還口口聲聲說是為了玄武天的榮耀,當真是荒謬!”

    秦倚天臉色也陰沉了下去:“玄德大帝莫不是不敢讓大蜀學堂的弟子參加不成?”

    玄德大帝一揮衣袖,一股勁風立刻呼嘯而出。

    秦倚天如遭電擊,整個身體朝后退出十多米距離,張口噴出一口鮮血。

    “這便是你大蜀的待客之道?”

    玄德大帝冷哼道:“對我們大蜀而言,你們每一名大魏戰士的手里,都沾染了我們兄弟姐妹的鮮血,你還認為你是客人嗎?”

    “你有機會站在這里跟我劉玄德說話,我已經給足了你面子!”

    “在朕面前還敢胡言亂語,放肆妄言,當真以為朕不敢殺你?”

    玄德大帝身為一國天子,舉手投足之間威勢十足,那秦倚天再狂妄,也忍不住臉色蒼白,不敢直視他的目光。

    “大帝若是想要殺在下,那只管殺了便是,話已經帶到,在下的任務已經完成,雖死無憾!”他咬牙說出這句話,然后抬頭看向了玄德大帝。

    玄德大帝雙目微瞇:“滾回去告訴曹孟德,他說的,朕答應了,區區一個學堂大比,我大蜀學堂還不屑賴賬!”

    秦倚天哪里還敢逗留?當即轉身走了出去。

    夜風清冷,不知不覺間,背后已經被汗水浸透。

    秦倚天卻是一點也不敢耽擱,迅速的朝向營地外走去。

    “這秦倚天倒是有幾分傲骨,面對陛下的氣勢,還能夠穩住氣息,著實不易!”關云長直接將目光轉移到了余寒的身上。

    “余寒,你覺得這個對手怎么樣?”

    余寒卻是咧嘴一笑:“一般般吧!”

    等到眾人將疑惑的目光投遞過來,他才繼續說道:“他后被都濕了!”

    “我沒這么沒出息!”
广西快三计划网页版 个旧市| 合川市| 济南市| 南宫市| 二连浩特市| 苍梧县| 门头沟区| 丰原市| 苍溪县| 泾川县| 伊宁县| 太仆寺旗| 拉孜县| 河曲县| 高尔夫| 邵东县| 房产| 开封县| 磴口县| 方城县| 霍山县| 镇巴县| 涿鹿县| 安塞县| 乌兰县| 柳林县| 尉犁县| 屏边| 镇远县| 柘城县| 蕲春县| 秀山| 修文县| 阿拉善左旗| 鹿邑县| 大同市| 莱州市| 房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