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夢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大道誅天 > 第八百四十章 天降神兵

第八百四十章 天降神兵

    聽到丁進的話,余寒眼前陡然一亮,環顧四周,六旗軍此刻已經開始呈現出敗象,戰士們苦苦抵擋,卻因為陣法逐漸被破,顯得越發艱辛。

    兩軍交戰開始,他心中一直想著如何破敵,卻忘了自己還有一張沒有掀開的底牌。

    如今眼見著對方二千法相戰士開始破開他們的阻攔,余寒當即雙目微瞇。

    呼!

    用力一掌橫掃而出,身形脫離了重圍高高飛起,與此同時,一股強悍之極的氣息就在他的周圍迅速的擴散而出

    “司馬長風,你以為,今日你便吃定了我六旗軍嗎?”

    他遠遠看向了司馬長風,眼中滿是冰冷的殺機:“現在,就讓你知道,六旗軍真正的底牌是什么!”

    一道道身影從他周圍突兀的出現,然后懸浮在了半空中。

    繼而,恐怖的氣息一瞬間朝向周圍彌漫。

    這一幕,讓正在交戰中的雙方忍不住紛紛抬頭看向了半空中,那百余道身影。

    羅浮軍!

    余寒身旁此刻站立的,便就是羅浮軍。

    當初在羅浮宮內,他與羅寒槍的一縷元神達成了條件,逼得他加快了煉化的過程。

    這將近兩個月的時間里,有時間他便會進入到羅浮宮內,開啟這些羅浮軍的封印。

    一直到現在,已經有一百零五名羅浮軍成功解封。

    這些羅浮軍從創立開始,便軍紀嚴明,見到了余寒身上的宮主烙印之后,當即紛紛臣服。

    他們能夠甘心在這里被封印萬年,等待著新宮主的出現,這份衷心,不是任何一支部隊能夠比擬的。

    “一百,通玄戰士?!”連同司馬長風在內的諸多滅天軍戰士紛紛臉色大變。

    他們此刻不知道是怎樣復雜的一種表情,目光 變得難看到了極點。

    好在司馬長風經歷了不少場面,稍微的震驚之后,隨即穩定了下來,看向了半空中的余寒,冷笑道:“你以為,這一百通玄軍,就能夠彌補雙方之間的差距嗎?”

    “雖然他們人數不少,但我兩千法相軍,如果全力出手,你以為你就能抵擋住?”

    “如果他們都是通玄中期,那么今日我只能認栽,但是很可惜,他們都只是通玄初期而已,這樣的實力或許很難得,但還遠遠達不到逆轉戰局的層次!”

    而對于丁進等人來說,則是意外驚喜,他們五人要阻擋兩千法相軍,又有十大通玄境界強者從中襲殺,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天知道余寒這家伙從那里弄來這些天兵天將,當真是天降神兵!

    雖然這一百通玄初期的戰士尚且不能真正的改變戰局,但是多拖延一些時間,還是能夠做到的。

    想到這里,心中也各自安定了許多。

    余寒卻是淡淡一笑,看向司馬長風道:“也只有大魏學堂那種地方,才培養出你這樣愚蠢的弟子,真不知道司馬懿在哪里灑下的種子,種出了你這種奇葩!”

    “你說什么?”司馬長風臉色大變,怒目看向了余寒。

    余寒卻是揮手道:“你還沒有看清楚,這些戰士,與我之間有著契約像連接嗎?”

    “他們的實力,遠不止如此,只是因為我的修為等級限制,才會只能夠發揮出通玄初期境界的實力!”

    司馬長風臉色瞬間大變。

    不等他開口,余寒雙目微瞇,體內氣息在一瞬間沸騰而起,他的周圍,一道恐怖的漩渦瞬間成型,無與倫比的力量朝向四面八方擴散了開去。

    繼而,以他為根本,一道光柱沖天飛起,似乎要將這片天際都捅破了。

    “要突破了嗎?”看著渾身氣息暴漲的余寒,丁進等人忍不住紛紛握緊了拳頭。

    “怎么可能?不是說,他剛剛突破法相后期不久的時間嗎?怎么又要突破通玄初期了?”司馬長風滿臉的不可思議。

    “你不知道的事情還很多!”余寒猛地睜開雙目,一抹精芒一閃即使,體內氣息姑姑蕩蕩,直接沖破了通玄境界的壁障。

    司馬長風咬了咬牙:“攔住他!”

    “已經晚了!”余寒冷哼一聲,周圍的光芒盡數收斂,他的氣息,已經穩穩當當的停留在了通玄初期境界。

    水滿自溢,這段時間他雖然沒有醉心于修煉,但卻通過淬煉霹靂雷彈子,細微的淬煉無上雷罰相,使得對法相的控制達到了一個鼎盛。

    正因為如此,無上雷罰相進步非常大,早已經達到了突破的邊緣,只是因為另外兩道法相還未完全凝聚成型,所以余寒并未著急突破。

    但是眼下這等形勢,如果自己還有所保留,下面的這些兄弟怕是也剩不下多少。

    所以他立刻選擇了突破,終于在這最緊要的關頭,破開了壁障,直接一躍成為通玄初期境界的強者。

    “終于追上我們了!”丁進巴咂了一下嘴道:“想要拉下這家伙真是不容易!”

    竇玄衣聞言忍不住看了他一眼:“你打得過他嗎?”

    丁進臉色一下子垮了下來:“玄衣,說話就說話,能不能別打臉?”

    竇玄衣抿嘴一笑,抬頭看向了半空中的余寒。

    隨著他修為的突破,周圍那一百零五名羅浮軍戰士氣息也是暴漲,竟然就那么平淡的在所有人的目光注視之下,提升到了通玄中期境界。

    “司馬長風,現在你可滿意?”余寒抽出背后的平城劍,遙遙指向了他。

    “今日,我六旗軍,將踏著你們滅天軍的尸體,成為真正的天下第一獨立軍!”

    “諸位兄弟,隨我一同殺敵!”

    吼!

    被苦苦壓制的六旗軍戰士眼見形勢驚天逆轉,當即忍不住紛紛仰天狂吼。

    而此刻,余寒的命令一下,一八零五名羅浮軍根本沒有絲毫的猶豫,狠狠的撞入到了兩千法相軍的陣營之中。

    隨著一百零五道法相升起,那股嗜血的氣息,竟然在半空中凝結。

    然后形成一道可怕的血海,所過之處,那些被淹沒的法相紛紛悲鳴著化為飛灰。

    慘叫之聲不絕于耳,一百零五名通玄中期境界強者,絕對是一股不可阻擋的恐怖力量。

    司馬長風眼底已經是一片茫然之色,呆呆的看著眼前的形勢,忍不住震驚的看向余寒:“你到底是誰?怎么可能會有如此恐怖的契約戰士?”

    余寒微微一笑,腳下接連踏出,竟是合身朝向他撲殺了過去:“等你死了,自己去查吧!”

    大陰陽劍術催動,灰蒙蒙的劍氣一瞬間激蕩而出,一舉就將司馬長風籠罩在了其中。

    十名千夫長當即調轉了身形,便要朝向余寒攔截過去。

    許飛等人又豈會讓他們如意?

    當即紛紛出手,將那十人盡數攔截了下來。

    “羅浮軍,分出二十人,支援下方戰場!”余寒一劍將司馬長風震退,然后朝向羅浮軍下達命令。

    雖然法相軍已經不是這些羅浮軍的對手,但下方六旗軍的戰士想要扭轉戰局,卻也沒有那么容易,所以余寒只能分出一部分羅浮軍上前幫助。

    眼見著余寒再次朝向自己伏殺而來,司馬長風忍不住咬牙切齒:“余寒,我承認我當真是小看了你,不過你也不要得意,不過剛剛突破到通玄初期而已,就想要與我單打獨斗,殺了你,我看這些契約戰士,還有你們六旗軍如何勝利!”

    鏘!

    他腰間的長劍終于出鞘,劍舞銀蛇,在半空中凝聚成為一道巨大的血色八卦。

    “血八卦!”

    隨著口中怒吼一聲,那道血色八卦狠狠朝向余寒的頭頂罩落下來。

    “劍爐!”余寒的頭頂,一尊小巧的劍爐瘋狂搖曳所過之處,純粹的劍意瘋狂肆虐而出,立刻就將那道血色八卦徹底切割了開來。

    不僅如此,恐怖的劍意甚至開始穿透了他的血八卦,繼續朝向他當頭碾壓下來。

    “大乾坤浮屠!”

    余寒空閑的右手朝向虛空輕輕一按,以防守著稱的大乾坤浮屠直接化為一座囚牢,朝向司馬長風的頭頂罩落下去。

    如果說,之前司馬長風還以為余寒一劍逼退自己,是因為借著一口方才突破的余力。

    但是此刻,隨著兩人交換了招式。

    他的目光越發驚駭,這小子,怎地會有如此可怕的戰斗力?

    即便自己比他高出一個等級,卻依然被他穩穩壓制,眼見著那座浮屠寶塔字頭頂鎮壓下來。

    司馬長風猛地咬牙,手中長劍劃出一道道詭異的符文。

    “天若有情天亦老!”

    劍鋒所過之處,連同周圍的氣息都變得飄忽不定起來,那周圍的力量顯得更加凌亂。

    余寒眉頭微微一皺。

    這司馬長風果然不簡單,不僅是陣武同修,還將陣道融入到了劍術之中。

    那道劍氣竟然硬生生的將大乾坤浮屠劈成了兩半,單單是這份實力,便足以笑傲大魏學堂。

    只是可惜,他遇到了自己。

    話音落下,風神陣啟動,他的身形,直接化為一道流光。

    “大乾坤法印!”

    巨大的陰陽法印狠狠降臨下來,立刻就將籠罩在司馬長風頭頂的那片光芒斬成了靡粉。

    與此同時,他的身形也欺近到了司馬長風面前。

    平城劍就那么平淡無奇的刺出。

    劍鋒所過之處,空間都被斬開了一道縫隙。

    灰蒙蒙的劍氣糅合著陰陽兩道奧義,一舉就將司馬長風面前的劍鋒劈成靡粉。

    然后,劍氣逆轉,從他的脖頸間也掃而過!

    滅天軍主將司馬長風。

    隕落惠山!
广西快三计划网页版 神池县| 茶陵县| 凤翔县| 阿城市| 建瓯市| 乐都县| 海城市| 崇左市| 南木林县| 久治县| 义马市| 安义县| 诸暨市| 鄂托克旗| 三亚市| 浦江县| 治多县| 衢州市| 中方县| 礼泉县| 紫阳县| 乃东县| 特克斯县| 定远县| 全南县| 册亨县| 湾仔区| 麻栗坡县| 贵阳市| 新泰市| 澄江县| 综艺| 文登市| 上高县| 谢通门县| 贵溪市| 昭觉县| 霍林郭勒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