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夢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大道誅天 > 第八百零八章 以你頭顱,祭我兄弟!

第八百零八章 以你頭顱,祭我兄弟!

    “不好!大家快散開!”

    易疾行立刻感覺到了一股可怕的氣息充斥在周圍,雖然不知道余寒到底有什么手段,但那股氣息,著實讓人恐懼,所以他立刻下達了命令。

    余寒雙目微瞇,單手一張,百余道光芒從他的掌心激射而出,狠狠的貫入到了易天軍的陣營之中。

    轟隆隆——

    一聲聲爆炸的聲音傳來,恐怖的力量在周圍激蕩。

    連同易天軍的那道光罩,也轟然炸成了糜粉,破碎了開來。

    余寒嘴角勾起一絲寒意:“躲得倒是不慢!”

    他倒是舍得,整整一百件神兵就那么在易天軍中引爆,如果不是易疾行反應迅速,這股力量足以將他們全軍覆沒。

    饒是如此,依然有三千多名易天軍戰士隕落在了這場爆炸之中。

    “撤軍!”此刻的易疾行,再也沒有絲毫反抗的心思,身形閃爍,一面下達命令,一面朝向山下就要飛馳而去。

    只不過,他的身形還未來得及完全動彈,便只見一道身影,鬼魅般的沖到了近前。

    “別人都可以走,唯獨你不能!”

    平城劍遙指易疾行,余寒的聲音仿佛臘月寒冰:“因為你的頭顱,要祭奠我死去的兄弟!”

    “就憑你?”

    易疾行冷笑一聲,頭頂法相呼嘯而出,此刻是生死存亡的重要關頭,他根本無暇顧及其他,因為對方同樣有諸多強者尚未出手,一旦自己落入其中,必定是死亡的結局。

    好在眼前這個余寒,只有法相中期境界,比起自己足足差了一個等級。

    如此之下,只要先將他擊殺,或者破開他的阻攔,自己魚游大海,便再無危險。

    所以,這一出手,便將全部真氣和法相融合在了一起,要將余寒碾壓!

    “將軍小心——”

    楚飛等人見狀立刻臉色大變,他們知道余寒的修為,和對方之間有著巨大的差距,雖然這半年的時間,以將軍的資質必定有巨大進步,但比起法相后期,還是差距太大。

    “放心,你們將軍厲害著呢!”

    旁邊的丁進忍不住笑著說道。

    他的話音方才落下, 便直接余寒的頭頂,有一尊巨大的陰陽太極圖案出現。

    “乾坤兩儀相?”

    易疾行臉色大變。

    隨即,兩道法相在半空中交織在了一處,針尖對麥芒,可怕的氣息也朝向四面八方沸騰了開去。

    楚飛等人呆呆的看著頭頂那巨大的太極圖案碾壓之下,逐漸破碎的法相,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將軍,已經這么厲害了嗎?”

    易疾行睚眥欲裂,然而被余寒狠狠鎮壓,法相逐漸破碎,卻無法動彈分毫。

    “我說過,所有人都可以走,只有你不行!”

    轟隆!

    乾坤兩儀相終于降落下來,狠狠的將他的法相轟成了糜粉。

    易疾行倒飛而出,口中鮮血狂噴,重重的朝向地面墜落。

    余寒的身形卻是如影隨形,劍氣毫無阻礙的破開了她的防御,將他周身的光芒劈得粉碎,繼而,手筋和腳筋紛紛被劍氣切斷,連同丹田,也被刺穿了。

    易疾行無力的摔落在地,丹田被廢,經脈一陣空蕩蕩的,再也無法凝聚出一絲真氣。

    他眼中閃過一絲茫然與恐懼:“怎么可能?”

    余寒緩緩降落在他面前,一千多名易天軍殘兵已經朝向山下奔逃而去,卻并未下令追擊。

    山下還有初裳等人布置的埋伏,這已經丟盔棄甲的一千多名易天軍逃不掉!

    他深吸一口氣,抬頭看向天空。

    “他們快來了,就先送你一程吧!”

    劍鋒偏轉,化為一道光芒,將那易疾行的頭顱切下。

    他拎起血淋淋的頭顱,朝向楚飛等人走去。

    “清媛,你帶著弟子們,幫助楚飛他們恢復傷勢,把兄弟們的尸體都帶上,稍后戰事一了,我們去見陛下!”

    徐清媛點了點頭,帶著弟子們扶著受傷的英雄營戰士療傷去了。

    丁進等人知道他的意思,紛紛抽出了兵器,站在他的身旁。

    “記住,一個都不要落下,找不到尸體的,就把他們的血帶回去,我們有英雄村,兄弟們應該回家的!”余寒的語氣有些沉重。

    “是!”楚飛熱淚盈眶,將那易疾行的頭顱接過,放在旁邊的一塊大石上。

    眾人默默的在無數尸體中尋找著。

    這五百學生軍,多數都是從戰場上走出來的戰士,然而像是這般慘烈的戰斗,他們還是第一次遇到。

    沒有一名英雄營戰士,是躺倒在地的,他們即便犧牲,也都用手中的兵器支撐著身體。

    每個人的周圍,都堆積著不少易天軍的尸體。

    看著這一幕,他們這才知道,為何這支軍隊,被稱為大蜀戰斗力最強大的軍隊。

    面對一萬易天軍的圍攻,依然安定自若,重創敵軍,這份勇悍,也當得起這個稱呼。

    呼!

    看著眼前的一切,余寒心如絞痛,體內似乎有什么炸裂開來一般,噼里啪啦的作響!

    與此同時,他體內大乾坤訣自動運轉,竟然在這一刻迅速的升騰,連同一直壓制的那道法相中期壁障,也頃刻間支離破碎!

    他的氣息瘋狂暴漲,一瞬間突破到了法相后期。

    這還不算完!

    眼見著兄弟們死去,心神震蕩,這是完全自然形成的一種淬煉。

    體內道印,以一種可怕的速度在增長!

    三萬枚、四萬枚、五萬枚。。。。

    一直增長到了六萬枚的程度,這才停止了下來。

    這一次,竟然足足暴漲了三倍之多,他眼中劃過一抹精芒,心中卻一絲也高興不起來。

    “即便我再厲害又能如何?終究還是無法喚回你們的性命,不過你們,放心走好,凡是參與這件事情的人,我一個都不會放過!”

    余寒深吸一口氣,目光看向前方。

    那里,十道身影破開虛空,聯袂而來,幾個起落,便已經降落在了眾人面前。

    十人,竟然全部都是通玄初期境界的強者。

    丁進幾人不禁眉頭一皺,他們的實力,獨立面對一名通玄境界強者,全力出手之下,拼得兩敗俱傷也可將其擊殺。

    但對方的人數在自己等人之上,這一戰,恐怕沒有那么容易。

    余寒卻是淡淡的看向了對方:“終于來了!”

    為首的大魏學堂核心弟子將目光朝向四周看了一眼,然后落在了大石上的那顆頭顱上。

    “疾行師弟!”十人紛紛握緊了拳頭,雙目幾乎噴出火來。

    易疾行是大魏學堂的天才弟子,但他的天才,不單單體現在修為上,更多還是領兵打仗的本領。

    他的情況,與余寒差不多,作為易天軍的主將,即便在大魏學堂,也是響當當的名號。

    加上他手段諸多,與核心弟子和外門弟子的關系都很好。

    所以此刻眼見著如此凄慘,連頭顱都被割了下來,那十名核心弟子自然無法接受。

    目光最終定格在了余寒的身上。

    “你們真是好膽,殺了我疾行師弟,竟然還敢逗留在此處,既然如此,那么今日就不要走了,你用他的頭顱祭奠死去的戰士!”

    “那就用你們所有人的頭顱,祭奠我死去的疾行師弟!”

    余寒雙目微微瞇起:“你錯了,我們之所以沒有走,并不是因為托大,而是在等你們!”

    他深吸一口氣:“這么多的兄弟都死在這里,區區一個易疾行,配祭奠他們嗎?”

    “算上你們這些人,勉勉強強吧!”

    “大言不慚!”那為首之人怒道:“今日便看一看,你如何將我們都留下來?”

    十人眼中殺機爆閃,紛紛抽出了背后的兵器。

    丁進等人也紛紛踏前一步,與余寒并肩站立在了一起!

    余寒雙手捏動印訣,道印冉冉升起,在半空中形成一幅瑰麗的道圖。

    “寂滅天雷陣!”

    烏云壓頂,可怕的氣息瘋狂的肆虐開來,那烏云之中,無數道雷電凌空逆卷,噼里啪啦的響個不停。

    那為首之人冷哼一聲:“竟然還是陣師,倒是小看了你,只不過,這道陣法,也著實太弱小了一些!”

    話音落下,他腳下狠狠一踏地面,便要朝向那片烏云沖殺過去!

    然而就在這時,余寒空閑的左手輕輕一點:“哪有這么簡單?”

    “母氣囚天陣!”

    他口中斷喝一聲,眾人腳下的大地,忽然有一道道光芒亮起,巨大的道圖赫然成型。

    一道道恐怖至極的黃芒從地面升騰而起,只是一個瞬間,便將所有人都鎮壓在了其中。

    “不好,這小子有準備!”

    為首之人臉色驀然凝重,身形也被母氣壓制,重新落入了地面!

    轟隆隆——

    天雷炸響,與地下的母氣囚天陣相互配合,竟是將那十人所在的區域,徹底化為了一片汪洋與混亂的世界。

    余寒狠狠一振手中平城劍!

    “跟我一起,殺了他們,一個不留!”

    丁進等人紛紛點頭。

    繼而,武道身影化為一道流光,朝向那片混亂的區域沖殺了過去。

    他們的眉心處,各自有一道印記亮起。

    那是余寒留在他們身上的道印。

    有了它,才不會被陣法的混亂氣流誤傷!

    可怕的氣息依舊沸騰。

    眼見著余寒等人沖入進來,十名大魏學堂核心弟子的臉色終于化為慘白!

    感謝放不進媳婦同學的月票支持。。。。
广西快三计划网页版 新宾| 成安县| 彭山县| 嫩江县| 丰都县| 临洮县| 南和县| 邯郸市| 嵊泗县| 酒泉市| 和林格尔县| 重庆市| 锡林郭勒盟| 寻乌县| 左贡县| 贡嘎县| 郎溪县| 揭阳市| 西宁市| 金坛市| 高唐县| 新兴县| 韶山市| 临武县| 原阳县| 噶尔县| 垣曲县| 卢龙县| 庆云县| 绵竹市| 务川| 扶绥县| 云南省| 行唐县| 阳朔县| 巴塘县| 永春县| 承德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