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夢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大道誅天 > 第七百六十七章 刀鈍人乏

第七百六十七章 刀鈍人乏

    “哪有這么簡單?”

    面對著眾人聯手的襲殺,即便乾坤兩儀相再強大,也終究無法支撐太久。

    余寒很少孤注一擲,尤其是進入這里之前,便已經預料到了這種困境發生。

    只是沒有想到會這么快。

    眼見著眾人要以法相破自己的乾坤兩儀相,他腳下道印便如同開了閘的洪水一般傾瀉在了大地之中。

    繼而,朝向四面八方蔓延了開去。

    以他為中心,整個戰場所在的區域內,隨著道印的衍生,一副巨大的道圖陡然成型。

    所有人的目光全部都看向天穹之上的乾坤兩儀相,根本沒有想到,他們的腳下,一抹殺機已經悄然蔓延。

    “母氣囚天陣!”

    來自八荒十三陣的絕頂陣法,此刻被他全力催動。

    這是一早就準備好的底牌,真真正正的四級陣法,而且還是一座困陣。

    八荒十三陣中的陣法,大多數都是殺陣,像是這樣單純的困陣,這還是頭一座。

    那位陣道前輩能夠將此陣作為精華陣法留存,足可見其威力。

    因此,就在道圖凝聚出來的那一刻,周圍的空間陡然劇烈的扭曲起來。

    地面之上,一道道玄黃母氣從地下被抽取了出來,化為光帶,將這些弟子們盡數籠罩在了其中。

    猝不勝防之下,即便是四名幫會老大,也沒有想到會發生這般恐怖的一幕。

    更加沒有想到,以余寒這樣的境界,在遭到所有人如此鎮壓之下,還有這等可怕的后手。

    當然,這也只是其中的一個客觀原因而已。

    這座母氣囚天陣,融合了大地深處的萬物母氣,雖然不是真正的玄黃之氣,但卻厚重到了驚人的地步。

    被那些黃色的純凈氣息糾纏在周身, 萬鈞重力瞬間鎮壓下來。

    饒是法相后期的一眾強者也只能咬牙堅持,不斷與那股鎮壓的力量抗衡。

    至于其他普通的弟子,有的甚至已經跌坐在地上,滿臉的蒼白如紙。

    懸浮在他們頭頂的法相,像是破碎的泡沫一般,迅速的崩潰。

    可怕的光芒不住搖曳,越來越多的氣息在糾纏不休,眾人的抵擋,儼然便如同困水的蛟龍一般,根本無法阻止大地母氣的鎮壓。

    余寒嘴角泛起一絲冷漠,強行催動這套陣法,對他元神的損耗也是極大。

    所以根本無法支撐久遠,尤其是眾人拼了性命的抵擋,已經讓他的元神開始震蕩。

    如此之下,恐怕根本無法支撐太久,便會直接崩潰。

    他強行忍住強烈的困倦感,手中平城劍化為一道道流光,穿梭在眾人之間。

    劍氣順著那些母氣的縫隙穿插進去,迅速的收割著一條條性命。

    四名幫會老大噤若寒蟬,周圍的這些陣法氣息,甚至已經讓他們九成的力量全部用來抵擋,如果余寒此刻沖殺過來,根本就無力抵抗。

    他們眼底流淌著蒼白的無奈與后悔。

    可誰又曾知道,這小子的戰斗力,竟然強大到了這般境地?

    此時此刻,他們方才有些清楚,為何大長老會忽然間支持十四會的成立。

    單憑余寒這個人,便就已經等同于一個幫會,他無懼群戰,無懼單挑。

    仿佛就是為了戰斗而生!

    所有人的心中紛紛涌出一個想法,如果再給他們選擇的機會,絕對不會再與他為敵。

    只是很可惜,無論現實還是余寒,都沒有打算再給他們這個機會。

    一條條性命不住的隕落,帶動著周圍的氣息也在這一刻變得凝重起來。

    四大幫會的老大沒有等待太久的時間,余寒不傻,自然清楚這座陣法根本不足以支撐自己將所有人全部抹殺。

    所以只能先把有威脅的那些人干掉。

    四大幫會的老大首當其沖,所以就在余寒擊殺了七八名法相后期境界強者之后,身形終于來到了一名幫會老大的面前。

    群英會老大噤若寒蟬,臉色一瞬間蒼白如紙:“你要做什么?”

    余寒根本沒有回答,平城劍帶起一蓬鋒銳的劍氣,直接洞穿了他的眉心。

    群英會老大隕落!

    加上之前在外面被他擊殺的精武會老大,十三會中,竟是有兩位老大已經隕落。

    這是自從五幫十三會成立開始都不曾出現過的情況。

    要變天了!

    不少弟子們心中紛紛一陣低吼,可這卻還只是一個開始,余寒的目光,再次落在另一位老大身上,森寒的光芒,讓那名老大直接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四大幫會的老大,終究還是沒能逃脫被襲殺的命運,一個個的被余寒斬殺。

    隨后,便是剩下的幾名法相后期境界強者,也都一一被擊殺。

    對于這些人,余寒沒有絲毫的留手,眼見著母氣囚天陣氣息已經開始漸漸變弱,目光呆滯的同時,臉色也有些凝固。

    他已經殺得有些麻木了。

    這些人或許罪不至死,但在這個關頭擋住自己,如果不將其擊殺,他們會追隨著自己的蹤跡,找到那座小塔,甚至會對自己營救子魚造成影響。

    這是隱形的威脅,他不敢用子魚去賭,所以只能殺光所有的人。

    法相中期弟子們早已經失去了反抗的意識,高高在上的他們,從沒想到過,會有這么一天,就這樣無助的等待著死亡的降臨。

    然而卻沒有絲毫的辦法,連幫會老大都隕落了,即便沒有身旁的這些陣法,他們便能殺了余寒嗎?

    他們已經徹底的失去了戰斗的勇氣!

    轟隆!

    母氣囚天陣終于支撐不住,破碎了開來,余寒的身軀也是微微一震,臉上閃過一絲蒼白。

    劍意星河!

    他冷哼一聲,手起劍落,再次將三名目瞪口呆的十二會弟子斬殺。

    其余不到二十人這才反應了過來,屁股尿流的爬了起來,朝向四面八方逃離了開去。

    余寒沒有追趕,戰斗結束,一股異樣的困倦傳遞過來,讓他的臉色變得更加蒼白了幾分。

    身軀搖晃了幾下,以平城劍支撐著,這才穩定了下來。

    洪荒小世界不斷釋放出一道道柔和的力量,溫潤著損失過度的元神。

    連續催動這套陣法,對于此刻的他來說,還十分吃力。

    如果道印達到了十萬枚的數量,他有足夠的把握困殺一名法相后期境界的強者。

    只不過此刻距離那個程度還有著不小的差距。

    余寒雙目微微瞇起,平城劍歸入背后的劍鞘中。

    這才催動身法,便要朝向子魚所在的方向繼續逼近。

    他此刻已經無力催動陣法,即便是風神陣這樣簡單的陣法,所以只有利用身法的優勢。

    只不過,身形還未來得及動彈,一道身影忽然擋在了面前。

    “真是好手段,這么多人圍殺,竟然都沒有讓你受傷,只是損耗嚴重!”

    見到來人,余寒雙目微微瞇起,一抹精芒一閃即逝:“歷輪回?”

    外門十大天才中排名第二的歷輪回,僅次于風靈的存在。

    還有人說,風靈的實力,不一定就能夠敵得過歷輪回,只不過兩人似乎已經結成了道侶,關系非常,所以那一次比試,歷輪回也有所保留。

    但無論如何,余寒在此刻這等情況之下面對歷輪回,著實要吃虧不少。

    “在一旁躲了這么久,眼見著師兄弟們一個個的隕落都不敢出來,卻在這個時候來撿便宜,你這第二的名號,卻也沒多少含金量!”

    聽到余寒的譏諷,歷輪回卻只是輕輕一笑。

    “兵不厭詐,而且像你這么強大的對手,我還是第一次遇到,怎能不重視!”

    隨即,又有些嘆息著說道:“整個外門,這么多年,能夠讓我重視的師兄弟,你還是第一個,連風靈都不行!”

    “那我是不是應該慶幸,然后謝謝你?”余寒笑道,笑得很灑脫。

    歷輪回搖了搖頭:“你應該知道,以你目前的情況,即便我給你一刻鐘的時間來恢復,都不可能再度施展出那套陣法!”

    “而且,沒有了元神力量的支撐,你的法相雖然排名第二十七,但又能堅持多久?”

    說到這里,他雙目微微瞇起,也不理會余寒故意的拖延時間,一步步的朝向他走去。

    “不過,真沒想到,你竟然能夠凝聚出乾坤兩儀相!”

    “看來靈法池的傳說果然不假,現在想起來,真是有些遺憾了!”

    嘴角帶著幾分不屑看向了一動不動的余寒。

    “不過也無妨,殺了你,你的法相同樣能夠被我吞噬,到時候這些感悟,都是我的!”

    說到這里,歷輪回英俊的面孔帶著幾分扭曲。

    呼!

    他的頭頂,一道璀璨的光芒沖天飛起!

    繼而,越來越厚重的紅芒漫天激射,炙熱的能量瘋狂的蔓延開來。

    “天元重火!”

    余寒眉頭一皺,這歷輪回果然不愧是外門十大天才排名第二,單單是這天罡三十六相中排名第二十九的天元重火,就不可小覷。

    雖然比起乾坤兩儀相有所不如,但差距并不大。

    “我的法相,雖然比你的在品級上低了兩位,但眼下這種形式,你卻差得太遠了!”

    “所以……受死吧!”

    無邊的火海扭曲著虛空,朝向余寒狠狠碾壓下來。

    面對著那股可怕的壓力,余寒嘴角漸漸浮現出一絲笑容。

    他握緊的拳頭表面,忽然有一道道電光蔓延而出!
广西快三计划网页版 东方市| 丰都县| 临清市| 定日县| 梨树县| 张家界市| 清水河县| 吴桥县| 马山县| 威远县| 咸宁市| 双辽市| 肥城市| 宁化县| 华安县| 屏山县| 盐池县| 临西县| 平定县| 房山区| 昌宁县| 玉环县| 泰州市| 交城县| 铜川市| 虹口区| 伊宁市| 宁都县| 贺兰县| 福建省| 乡城县| 普格县| 宜昌市| 宣武区| 肥城市| 张掖市| 丽水市| 彰化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