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夢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大道誅天 > 第七百四十六章 硝煙彌漫

第七百四十六章 硝煙彌漫

    “他說的沒有錯,那一次長老會的決定,的確不應該成立!”

    “因為我沒有到!”

    隨著這道聲音傳來,所有人都忍不住一怔,堂主連年閉關,很少出現。

    對于這些弟子們而言,大長老就是天,從來沒有人敢忤逆他的意思,更不用說,如此裸的反對,而且這份反對中,還夾雜著一絲不屑。

    大長老更是皺緊了眉頭,臉色瞬間大變。

    看著那道逐漸走來的身影,眼中的殺機卻是越發濃郁,險些壓制不住。

    “二長老!”

    “是二長老!”

    不少弟子們紛紛驚呼。

    二長老,是僅次于大長老的存在,修為深不可測,只不過神龍見首不見尾,這么多年,也很少出現在弟子們的視線之中。

    所以,很多新生弟子對于二長老所知甚少。

    只是隱約聽說,這位素未謀面的二長老,著實是一個傳奇人物。

    而且,聽說他曾經是堂主的關門弟子,修為精深,甚至已經超越了大長老,在大蜀學堂地位極重,也是堂主最為看重的一名長老。

    尤其是他的年紀似乎很年輕,比起大長老相差了足足三個時代。

    所以,知道二長老的人,都在以他作為榜樣。

    此刻眼見著傳說中的二長老出現,而且方才到來,便直接否定了大長老的話。

    所有人都聽出了一絲不同尋常的味道。

    余寒更是目光閃爍,他的懷里,還有那個神秘老者交給二長老于吉的一塊玉簡。

    只是沒想到,此刻他竟然直接出現。

    想到這里,他心中不禁暗暗轉念,難道二長老是已經知道一些什么了嗎?否則從不理會學堂事務的他,又怎么會來到這里?

    于吉緩緩走到了大長老的面前,嘴角也露出一絲微微的笑容:“小師弟天性醇良,當初那件事情,本來就不是他的錯,也沒有必要上升到長老會的程度!”

    “而且,上一次長老會的時候,沒有人通知我,所以,不算數!”

    大長老淡淡笑道:“二長老,我知道你們師兄弟情深,我如此處罰,你心中不甘,但是不要忘記,當時你是在閉關的,堂規規定,如若有長老閉關,長老會可自行跳過!”

    “現在你卻說那一次長老會不算數,是要將我大蜀學堂長老會當成玩笑嗎?而且當著這一眾弟子的面說出這樣的話!”

    “所以,不要忘記你的身份!”

    二長老搖了搖頭:“我自然清楚自己的身份,只不過,我當時并未在閉關,那只是外界的傳言而已,而且,你也沒有派人確認過!”

    “你——”

    大長老目光閃爍:“你今日,是鐵了心要守著他了嗎?”

    “我只是幫理不幫親而已!”二長老于吉的表情很輕松,仿佛根本沒有放在心上。

    余寒等人自動的退后了幾步,此刻的形勢,已經不是他們能夠控制的。

    尤其是如今兩大長老之間劍拔弩張,一眾弟子們更是噤若寒蟬。

    論到門下勢力,大長老無疑是要超過二長老太多的,這么多年的經營,類似于五幫十三會之流,已經多半都聚集在了他的門下。

    尤其是天下會,更是他暗中操手,想要做大學院派的產物。

    至于其他幫會勢力的弟子,基本上都在左右搖擺,表面上或許臣服,但遇到真正的事情,并不保險。

    這一次他傳令讓天下會和胡泉不讓其他人走出來,也是為了敲山震虎,讓那些左右搖擺的幫會盡快的安下心來。

    只是沒想到,會生出這樣的變故。

    二長老卻因為常年不出,本身也很少拉幫結派,所以真正能夠支持他的,只有學堂幾個堂口的弟子而已。

    因為那些堂口的長老,多半都曾經是他的師兄弟,所以無形之中,也算是同一個陣營。

    “大長老!”一直沒有開口的甘寧此刻終于開了口。

    他目光朝向四周掃蕩了一圈,然后繼續說道:“當年大蜀學堂之變,天絕戰域險些崩潰,并非是我的過錯!”

    “這么多年,我一直都在暗暗尋找著當年那件事情的線索,直到前些時日,方才找到了一些蛛絲馬跡,所以才會深入到了荒域古牢之中,遇到了秋葵他們!”

    大長老冷哼道:“你還有臉提及當年?當年天絕戰域的變故,使得天地震動,不僅僅是大蜀學堂,大蜀的半壁江山都鮮血毀在那一次變故之中!”

    “你口口聲聲說你這么多年都在追查線索,但是那一次,除了你之外,根本沒有別人進去過,而且,又是大家親眼所見,出事的當天,你才從那里走出來,現在你還抵賴?”

    甘寧長老微微道:“是我做的,我便不會抵賴,但那件事情,真的不是我做的!”

    大長老冷哼一聲,卻沒有繼續開口。

    人群之中,余寒用手臂輕輕碰了碰秋葵:“天絕戰域,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依稀記得,自己懷中的那塊破舊的玉簡,便就來自那片戰域,如今這些長老們談論的焦點再次放在那里,而且似乎發生了什么事情。

    這讓他有些疑惑和擔憂,自己想要解開功法玉簡和珠子的秘密,就必須要進入那片戰域,直覺告訴他,此事很可能與當年那件事情有關。

    秋葵壓低聲音,解釋道:“天絕戰域,是上一次仙魔大戰時候,降臨到這座山峰上的一處小世界,比大蜀學堂成立的時間還要早!”

    “后來,學堂建立之后,大蜀的大能強者聯手將這片小世界開辟了出來,作為弟子們試煉的一處境域!”

    “里面氣息濃郁,而且有著不少的神兵利器,所以弟子們進入其中之后,也會收獲到一些福緣,甚至有人還從里面得到過品級極高的修煉功法!”

    說到這里,秋葵輕輕嘆了口氣:“但是就在二十年前,這片戰域卻發生了一件天大的事情!”

    “誰也不知道具體發生了什么事情,只是天空出現了異象,天絕戰域竟然被一道光芒貫穿,一道光芒從里面沖出,不知逃去了哪里!”

    “而且,就在那道光芒消失之后,天絕戰域瘋狂震蕩,險些崩潰,可怕的力量,帶動著方圓數千里的范圍內,全部都震蕩起來!”

    “連同大道軌跡都混亂不堪,險些崩滅!”

    “后來是玄德大帝帶著子龍將軍等人及時出現,連同幾大長老一起出手,方才將其鎮壓了下去,重新封印!”

    “那個時候,大家都懷疑是青龍天的仙門奸細闖入到了其中,從而破壞了里面的陣法,使得其中的一件核心至寶逃離了出去!”

    “也就是在那個時候,甘寧小師叔從里面走了出來!”

    余寒眉頭一皺,后面的事情,已經能夠銜接上,所以也不需要秋葵繼續說下去了。

    不過他心中漸漸生出一個疑問,忍不住問道:“當時玄德大帝和子龍將軍他們,就沒有其它的判斷嗎?怎么可能容許大蜀學堂內部出現這樣的事情?”

    秋葵搖了搖頭:“那個時候,玄德大帝他們已經離開了,等到天絕戰域穩定下來之后,甘寧小師叔方才出現的!”

    余寒目光微微一緊,帶著幾分異樣的光芒看向了二長老于吉。

    他清楚的記得,就在自己試圖解開那道功法玉簡秘密的時候,元神曾經神游其中,看到了當初這塊玉簡被帶出來的那一幕。

    而且當時,便曾經見到了一個人,將玉簡和珠子從那里撿了起來。

    此刻第一眼見到二長老的時候,他便覺得有些眼熟,此時想起這件事情,方才如夢初醒。

    這位二長老,赫然正是自己在天絕戰域中遇到的那個人。

    可想而知,當時二長老并未真正的閉關,而是進入到了天絕戰域內部,去探查里面的情況,從而找到了這塊玉簡和珠子。

    想到這里,余寒雙目微微瞇起。

    “如今幾乎可以斷定,胡泉等人的所作所為,便就是奉了大長老的命令,如此的話,大長老背后,一定在策劃著什么!”

    “尤其是他視這么多弟子的性命如同草芥,命令胡泉將所有進入荒域古牢的弟子們全部殺光,單單是這一點,便不足以讓人信任!”

    所以他目光微微閃爍之間,帶著幾分釋然的光芒。

    “看來,事情遠比我想象中的要復雜!”

    “大蜀學堂外面籠罩的平靜如水,卻正是在掩飾內部的暗潮涌動!”

    “如今隨著這一次荒域古牢事件之后,那隱藏在平靜水面之下的矛盾開始漸漸浮現出來!”

    “平靜了這么多年的大蜀學堂,終于要迎來了一場風暴!”

    他心中暗暗思索,瞬間就將事情看個通透。

    而且想到這里的時候,他又想到了那位被封印的老者。

    此人既然認識二長老,必定不是無名之輩,而且聽他的口氣,和可能是大蜀學堂的人。

    既然如此。

    那老者的身份,便蒙上了一層神秘的面紗。

    他心念電閃,不住的分析著眼前的情況和形勢。

    而就在這時,長老冷笑道:“凡事都要講究證據,二長老,你公然包庇甘寧,念及師兄弟的情分在里面,這一點情有可原!”

    “但是,想要所有人信服,那就必須拿出證據來!”

    “否則的話,我有權利再走一次長老會!”
广西快三计划网页版 赤壁市| 明星| 长阳| 庐江县| 华安县| 宜兰市| 平阴县| 宁远县| 枝江市| 积石山| 宜宾市| 精河县| 岑巩县| 博湖县| 龙门县| 鄂尔多斯市| 泸定县| 沂水县| 红原县| 方山县| 天柱县| 湖南省| 平原县| 滦平县| 黑水县| 高台县| 汝南县| 邯郸市| 安阳县| 东源县| 库伦旗| 北川| 夏邑县| 宁德市| 武城县| 始兴县| 肥城市| 逊克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