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夢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大道誅天 > 第七百三十五章 我往哪里逃呀!

第七百三十五章 我往哪里逃呀!

    “鎮天印!”

    電光火石之間,秋葵直接催動了鎮天印,夾雜著一股厚重的氣息,狠狠撞擊在了那道藤條之上。

    蓬!

    那藤條似乎具有靈性,感覺到鎮天印的氣息,竟然猛地翻轉,猶如神獸巨尾,驀然橫掃,從正面迎上了鎮天印的一擊!

    碎裂的光芒炸成了漫天碎末,迎風飄灑。

    秋葵踉蹌著后退,在那股巨力的沖擊之下,竟然被震得臉色蒼白,氣血翻騰。

    “好厲害!”

    秋葵倒吸了一口涼氣,還未來得及反應,那道長藤再次蜿蜒而出,這一次,足足有將近二十多米的長度全部從地下探出,在半空中張牙舞爪,要將她徹底淹沒在其中。

    秋葵咬緊牙關,催動鎮天印全力抵擋,嬌軀被震得不斷顫抖,臉色越發蒼白。

    余寒眉頭緊皺,雙目也微微瞇起,看著那條粗大的藤條。

    “這些東西,到底是從哪里來的?”他順著它穿梭出來的方向,朝向前方看去。

    “難道是地下?”余寒臉色微微一變,如果這怪物當真是從地下鉆出來的,那么他們腳下的這片看似普通的土地,絕對沒那么簡單。

    正值想念之間,耳畔忽然響起秋葵急促的聲音:“余寒,帶著火麟玉快走,我要支撐不住了!”

    他猛地抬頭,正好看到兩道光芒朝向自己激射而來,伸手接過,竟然是那兩塊寶玉。

    他有些不可思議的抬頭看向了秋葵,這女人,這個時候竟然將這兩件寶玉交給了自己,而她則是擋住那些藤條,從而給自己創造出一絲逃離的機會。

    “這女人,關鍵時刻,還挺講義氣的!”余寒嘴角露出一絲笑容,隨手將兩塊寶玉丟入到了羅浮宮內,平城劍再次出鞘。

    然后,腳下輕輕一踏地面,身形貼著地皮飛掠而出,劍芒暴漲,斬在了藤條之上。

    叮!

    一聲清脆的聲響傳來。

    余寒眉頭一皺,平城劍的鋒銳,再加上自己的劍道奧義灌注,這一次竟然沒有將藤條斬斷,只是留下了一道兩指深度的傷口。

    呼!

    他的這一劍,就像是一個引起,直接讓藤條暴怒了起來,巨大的身體不住的搖曳,竟是要一舉將兩人纏繞在其中。

    秋葵張口噴出一口鮮血,看著余寒喝道:“你怎地還不離開?”

    余寒沒有轉頭去看他,目光如電,平城劍手起劍落,準確無誤的再次斬在之前留下的那道傷口之上!

    藤條不住的扭曲,似乎感覺到了疼痛,猛烈的攻擊如同暴風驟雨一般,這一次竟是瞄準了余寒,全力降臨下來。

    秋葵不敢大意,自己催動法寶尚且只能夠勉強抵擋住這些藤條的攻勢,以余寒的修為,只怕一個照面便會被拍成肉泥。

    所以她嬌軀一擰,竟是擋在了余寒的身前,鎮天印迎風暴漲,再次擋下了那些攻擊。

    站在她的背后,余寒手中長劍一直都沒有停止過,不斷落在那道傷口之上。

    使得那道傷口越來越深,達到了被斬斷的邊緣。

    余光瞥及處,能夠明顯看到秋葵嬌軀的顫抖,顯然承受著巨大的壓力。

    “太阿!”

    他心中一緊,秋葵此刻已經達到了承受的極限,怕是支撐不了多久。

    一想到這里,他也不敢耽擱,全力催動太阿劍意,以最剛正不阿的浩然正氣,再次劈斬在那道缺口之上。

    咔嚓!

    碗口粗的藤條終于在余寒不斷的劈斬之下斷裂成了兩截。

    隨即,漫天飛舞的藤條一瞬間失去了所有的力量,轟然掉落在地。

    余寒長長舒出一口氣,臉色也變得難看到了極點,目光閃爍處,帶著幾分莫名的寒意。

    噗!

    秋葵再次噴出一大口鮮血,氣息起伏不定,傷勢極為嚴重。

    她從懷中掏出兩顆丹藥服下,沸騰的氣血這才逐漸穩定下去,隨即杏目圓睜,看著余寒道:“你為什么不離開?知不知道有多危險?”

    余寒攤開雙手,有些無奈的掃了一眼四周:“你讓我逃去哪里?”

    秋葵語塞,的確,這周圍全部都是空間壁障,他們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在哪里,又如何能夠逃離出去?

    “那你不會躲遠一點嗎?”她咬牙堅持。

    余寒揮了揮手:“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

    然后,他定定的看向了秋葵:“我好像已經找到了離開的方法!”

    秋葵被他有些灼熱的目光掃及,沒來由的一陣心慌,竟是沒有聽見他的話。

    余寒也沒有察覺到她的慌亂,指著適才那道藤條鉆出來的地方說道:“適才那道藤條朝向我們攻擊的時候,明顯有一絲微弱的風出現!”

    “那并不是我們勁氣席卷起來的風暴,而是真正的風!”

    “所以,這地下,必定別有乾坤,甚至很有可能,是離開的路!”

    秋葵皺眉道:“適才那道藤條雖然被你斬斷了,可真正的主干卻不知道還有多少存留,我們貿然下去,如果它還能發動攻擊,根本就無法抵擋!”

    “而且,我們不知道,下面還有沒有其他的藤條!”

    余寒點了點頭:“你說的不錯,可是富貴險中求,我們繼續留下來,只能始終被困在此處,倒不如拼死一試,或許還有逃出去的可能!”

    秋葵沉默了下去,黛眉緊緊皺起:“也不知道其他人怎么樣了,到現在還沒有他們的消息,如果大家能夠在一起,或許就不必這般辛苦了!”

    余寒笑著看向她:“如果所有人都在這里,你又能顧及過來幾個?”

    “到時候,恐怕不知道會有多少人會喪命在這些藤條之下!”

    說到這里,他看著秋葵道:“這些空間層疊交替的小世界,必定是因為一座陣法支撐著,我們只有離開這里,才能真正的看到那座陣法的本體!”

    “只有這樣,或許才有希望將陣法破開,或只是打開一道縫隙,接應師兄弟們走出來,否則的話,沒有絲毫的可能!”

    秋葵聞言不禁渾身一震,雖然不愿意相信,當他的話卻是真的。

    當即幽幽嘆了口氣:“既然你已經有了決定,那就按照你的想法吧,不過要等我傷勢恢復一些,否則這種狀態,我連一絲底氣都沒有!”

    余寒微微一笑:“這是自然,稍后如果遇到強敵,還要依仗秋葵長老!”

    秋葵點了點頭,沒有繼續開口,而是盤膝坐倒在地,全力恢復體內的傷勢。

    ……

    一個小時后,秋葵站起身來,緩緩吐出一口濁氣,看向余寒:“我們……動身吧!”

    余寒點了點頭,他的臉色同樣凝重。

    正如之前秋葵所說的那樣,自己兩人在這里,尚且會遭到地下那些怪物的攻擊,一旦潛入下去,所要面對的情況,將會更加艱難。

    但是,既然已經做出了這樣的選擇,無論前方多么困難,都要走下去。

    因為他已經沒有時間在這里耽擱了,一定要盡快從這里走出去。

    一念至此,不再耽擱,身形閃爍,直接來到了藤條破土而出留下的那個大洞旁邊。

    “我先進去!”

    眼見著他要直接鉆入進去,秋葵一把將其拉住,同時一面繞過他,一面說道。

    余寒搖頭道:“我稍后會以陣法進行試探,然后再行進入其中,而且我的修為不高,即便會有危險,也不可能會像你進去那樣,會直接引起騷動!”

    秋葵皺眉看向他:“這是我的法旨!”

    聽到她的話,余寒忍不住莞爾:“都這個時候了,還當自己是長老呀!”

    “能活著出去了,再跟我談法旨吧!”

    說到這里,掌心光芒涌動,道印彌漫,竟是直接鉆入到了那口深洞之中。

    與此同時,他的身形也沒有半分的停留,追隨在那道陣法之后,隱入到了其中。

    此刻,余寒的陣道修為,是一種十分尷尬的局面。

    空有數萬枚道印在體內,但卻并不完全屬于他,否則這樣的數量,已經穩穩步入到了四級陣宗的行列,也不用畏懼秋葵和胡泉這樣的長老。

    他真正的道印只有九千九百九十九枚,尚未突破到一萬枚的層次,相當于是三級陣宗的巔峰,但卻未到四級陣宗。

    可是自從那一日在那顆神秘的火紅色珠子內部感悟了陣盤之后,他駭然發現,自己的道印竟然產生了分列,足足比之前多出了三倍左右。

    如此的話,他所能夠使用的道印足有將近三萬的數量。

    可是,真正屬于他自己的,只有原有的那不到一萬枚。

    剩下的那些,全部都是以一種虛幻的形態出現。

    一旦出手使用的時候,它們會衍化和分裂出來,輔助主道印構建陣法,但卻只能作為填充,無法構建成為主體。

    而且只要收入體內,這些道印便會再次消失。

    連他自己也搞不懂到底為什么會出現這樣的原因。

    思量之間,腳下傳來一陣情況,緊接著就是空曠和陰冷的感覺。

    等到睜開雙目,眼前赫然出現了另外一片世界。

    他瞪大雙目,不可思議的看著眼前的一切,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

    緊接著就是一種毛骨悚然的冰冷直接透入心底。

    他狠狠的打了一個冷戰,呆呆的看著前方。

    “我的乖乖,這是地牢嗎?”
广西快三计划网页版 梓潼县| 蒲城县| 青河县| 那曲县| 聂拉木县| 洛阳市| 朔州市| 南川市| 静宁县| 抚顺市| 余姚市| 丽江市| 威信县| 广元市| 钟祥市| 綦江县| 佛学| 延津县| 张家口市| 拉萨市| 阿拉善左旗| 静海县| 武汉市| 合肥市| 准格尔旗| 齐齐哈尔市| 桃园县| 金堂县| 龙井市| 永昌县| 甘孜| 甘南县| 清河县| 赫章县| 翁源县| 东辽县| 颍上县| 宣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