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夢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大道誅天 > 第七百一十章 又見偈語

第七百一十章 又見偈語

    余寒停住了腳步,面前的兩塊玉佩,其中一塊,隱約有兩股不同氣息相互糾纏著流轉不定,正是蘊含著仙魔引神通的那一塊。

    他逐漸將目光落在另外一塊玉簡上。

    這塊玉簡,上面布滿著密密麻麻的紋理,熟悉到了極點。

    “真是這兩塊玉簡!”余寒沒有第一時間走過去,而是看向那座小塔。

    這顆珠子,是鑲嵌在小塔頂端的,而且似乎這兩塊玉簡,都是從其中攫取的力量用來保存自己的力量。

    余寒目光閃爍,方要繼續靠近查看,那尊小塔忽然之間朝向地下沒入,只留下一顆珠子裸露在外,其余部分再也無法看到。

    同時,珠子各自釋放出兩道光芒,將這兩塊玉簡包裹在了其中。

    見到這一幕,他臉色微微一變。

    就在這時,一道身影忽然從遠處飛掠而來,朝向這邊靠近。

    “高手!”

    感覺到了對方的氣息,余寒臉色陡然一變,這人,至少也是通玄境界的強者。

    那種壓迫感,讓他忍不住腳下一陣虛浮,忍不住踉蹌著朝后退去。

    那道身影,直接降落在了他的面前。

    余寒臉色一變,脫口道:“前輩……”

    那人好像根本沒有看到他一般,目光落在那兩塊玉簡上:“這七絕戰域,除了白骨之外,竟然還有其他的東西存在?”

    話音落,他蹲了下來,看向了近在咫尺的兩塊玉簡。

    “應該是太古時期遺留下來的功法或神通玉簡!”

    說完這句話,他手臂探出,直接將那兩塊玉簡攝拿在了手中,仔細翻看起來。

    “奇怪,都有禁制封印,并不是能夠直接進行修煉的神通玉簡!”

    “前輩……”

    “我且試一試,能否將其破開!”那人似乎依然沒有聽到余寒開口,開始嘗試著探入到這兩塊玉簡內部。

    “前輩!”這一次,余寒提高了聲音,再次呼喊了一句。

    那人依然沒有理會,心神全部都沉浸在了掌心的兩塊玉簡當中。

    “不對!”余寒一步步的走到那人的背后,果然,他還是沒有任何反應。

    “前輩!”余寒呼喚了一聲,小心的將手搭在了對方的肩膀上。

    呼!

    然而,手卻再次撈了一個空,從那人的身影上掃蕩而過。

    “果然,還是幻象!”余寒微微嘆了口氣了,剛剛那股氣息,真是讓他嚇個半死!

    與此同時,那人也緩緩站起身來,眉頭皺得越來越深。

    “禁制竟然如此厲害,以我的修為,都無法進行探查!”他深吸一口氣,繼續道:“先帶回學堂再說吧!”

    說完這句話之后,他又轉頭看了一眼那顆珠子:“這顆珠子似乎也不錯!”

    在余寒目瞪口呆的注視之下,那人用盡全力,將珠子硬生生的從小塔頂部掰了下來。

    那顆珠子方才被他攝拿在手中,忽然爆射出一道璀璨的赤紅色光芒,沖天而去。

    那人臉色大變,飛速便要朝后退去。

    然而,那道光柱在貫穿了天地之后,忽然折射下來,漸漸凝聚,化為幾行字跡,懸浮在半空中。

    “左龍右鳳一人皇,兩玉相融百年開,但見巫山不見云,幾人識得真天道?”

    那人輕輕念道,隨后,光芒消散,那些字跡也徹底失去了蹤跡。

    “這偈語,到底是什么意思?”那人沉默了片刻,自語道:“人皇已經隕落了這么多年,難道是預示著新人皇的誕生?”

    “第二句,必定是與這兩塊玉簡有關系,難道這兩塊玉簡,與新人皇有關系?”

    “可如果真是這樣,后面那兩句又該如何解釋?”

    那人搖了搖頭,根本無法洞悉其中的奧秘,只能搖了搖頭,輕輕嘆了口氣。

    然后連同兩塊玉簡一起,丟入到了儲物戒指中,朝向遠處飛掠而去。

    看著那人逐漸消失的背影,余寒心中暗暗冷笑:“于長老,果然是在吹牛逼!”

    他冷哼道:“這位前輩,才是真正將玉簡帶出去的,但很明顯不是那個于長老,這么大年紀了,竟然還吹牛,也難怪,應該是睡糊涂了吧!”

    他一面自言自語,一面說道,目光卻落在了之前玉簡所在的地方。

    在那人離開之后,這尊小塔再次浮現了出來,只是沒有了頂部的那顆珠子,光芒黯淡了不少。

    余寒雙目微瞇,小塔的塔身上,一條條紋理浮現出來,流淌出來的氣息,竟是與這塊玉簡和珠子一般無二。

    “看來,想要解開玉簡的真正秘密,就在這尊小塔上!”

    他微微沉默了片刻,依稀記得,這處秘境,應該叫做七絕戰域,而且就在玄武天之中。

    既然如此,出去之后,便就打探一番,看看能不能再進去一次,將小塔帶出來。

    他的這個念頭剛剛生出,周圍的空間一陣扭曲,等到光芒消散,塵埃落定,身形已經再次出現在了羅浮宮的第一座大殿之中。

    目光朝向周圍掃了一眼,赫然看到了那些散落在地的兵器,果然與自己在七絕戰域中見到的模樣一般無二,只是卻已經沒有了那些白骨。

    余寒輕輕嘆了口氣,看著那些散落的兵器說道:“真沒想到,你們竟然會是來自那里,不過既然被我得到,那便盡可放心,我不會讓你們蒙塵的!”

    他的話音方才落在,周圍那些兵器紛紛嗡鳴震顫,似乎聽懂了他的話一般。

    余寒深吸一口氣,心念一動,身形也離開了羅浮宮。

    那座石臺依然還在,上面的道圖也沒有絲毫變化,仿佛根本就沒有絲毫變化一樣。

    他輕輕搖了搖頭,便要退出珠子內部的世界。

    可是就在這時,石臺上面,忽然有一道赤紅色的光芒閃過,余寒定睛看去。

    那紅芒包裹之下,一顆拳頭大小的赤紅色晶體懸浮在那里。

    “這是……”

    他緩緩走到近前,目光帶著幾分莫名的光芒,看向了那顆晶體。

    晶體光芒搖曳,上面竟然透露著一股純凈的本源力量,而且,十分狂暴。

    余寒不敢大意,輕輕探出手臂,先是試探了一下,發現其并未對自己進行攻擊,這才一把攝拿在了手中。

    “這塊警惕,好像是某種神獸的精血,里面蘊含著恐怖的力量!”

    那晶體經營剔透,好像是一顆水滴的形狀,只不過似乎被斬成了兩半。

    他的這顆,很明顯是上半部分。

    “里面有東西!”

    晶體內部中心位置,有一顆頭顱的形狀鑲嵌在了其中。

    “看這上半身,應該是一頭麒麟!”

    說完這句話的時候,他的臉色陡然一變,心中似乎想到了什么。

    “這難道是麒麟的精血?據說只有達到神獸級別,流淌出來的精血才能夠化為晶體,而且中間會衍生出本體的形態!”

    “應該不會錯了,只是可惜,只有半顆!”

    余寒搖了搖頭,之前竇玄衣曾經說過,她的幽冥魔龍法相想要晉級,最好需要一顆神龍的精血。

    麒麟在神獸中的地位與神龍相當,也不知道能不能管用。

    想到這里,他身形閃爍,終于退出了這片世界。

    這一行,雖然沒有能夠解開玉簡中蘊含的秘密,但也得到了不小的實惠。

    體內的道印,因為推演石臺上面那套復雜的陣圖,竟然突破到了六千枚的數量。

    他蔡剛剛突破到三級陣宗不久,如今直接達到了六千枚道印境界,距離一萬枚道印的四級陣宗境界,也不過只差了四千條。

    當然,這是一個機遇,否則如果只是依靠修煉,必定會經過漫長的時間。

    竇玄衣已經急的如同熱鍋上的螞蟻,從余寒進入那顆珠子的內部,已經足足過去了三天三夜的時間。

    然而珠子根本沒有任何異象出現。

    這讓她心中越發擔憂,如果不是之前就答應余寒要留在這里守著,怕是早就進去了。

    呼!

    一道紅色光芒閃爍,余寒的身形也在這一刻出現在了她的面前。

    竇玄衣臉色一喜,同時漸漸恢復了自然。

    余寒低下頭,心中明顯感覺到了那股從對面傳遞過來的濃濃擔憂。

    不過下一刻,便煙消云散。

    “余寒,你沒事吧?”竇玄衣開口道,隨即也是快步走了過來。

    余寒笑道:“當然沒事,不過很遺憾,這塊玉簡,現在應該是打不開了!”

    “那不是白忙活了一場?”竇玄衣有些落寞。

    “也不算是白忙活!”余寒神秘的說道,同時,從懷中掏出那枚麒麟精血。

    竇玄衣瞪大美目。

    她是神獸之體,對于這種神獸精血的感應最為靈敏。

    所以,就在麒麟精血方才出現的時候,她便第一時間沖了過去。

    “真龍之血?”

    從余寒手中接過這枚晶體,仔細查看了一番:“不對,是麒麟精血!”

    余寒點頭:“是麒麟精血,之前你說過,需要真龍之血來提升法相的品級,這半顆麒麟精血,不知道能不能管用?”

    竇玄衣搖了搖頭:“同是神獸的精血,而且麒麟一族如果追溯到太古,與我龍族也有一定的淵源,但畢竟雜而不純,吸納了這顆精血,只會對我的修為有所幫助,卻無法提升法相的品級!”

    “可惜!”

    余寒忍不住嘆了口氣,隨即繼續道:“那你便吸收了,將修為提升上去也好!”

    竇玄衣笑了笑:“這顆麒麟精血,可沒有那么簡單!”

    說完,她單手扣住這顆精血,真氣流轉,猛地一引。

    里面那只有一半的麒麟虛影竟是直接被牽引了出來,懸浮在她的手掌之上!

    “一人一半,這才公平!”
广西快三计划网页版 平乡县| 华坪县| 河北区| 峨边| 宿松县| 泰顺县| 连南| 曲阳县| 德保县| 达日县| 迭部县| 磴口县| 辽中县| 虞城县| 龙州县| 金华市| 个旧市| 游戏| 桑植县| 双辽市| 林口县| 普安县| 资中县| 永春县| 云南省| 交口县| 司法| 莱芜市| 防城港市| 滦南县| 泰安市| 安多县| 宜丰县| 大邑县| 永顺县| 永胜县| 徐闻县| 长海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