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夢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大道誅天 > 第七百零四章 原因,就這么簡單!

第七百零四章 原因,就這么簡單!

    老者一面打著哈欠,一面從人群中朝向這邊走來!

    噗通!

    那名登記弟子已經跪倒在地,大氣也不敢出。

    “地上涼快嗎?跪著干嘛?”長老走到他的面前,用腳將他的身體勾起,一把推到了旁邊,一直走到了余寒和黃姓弟子的面前。

    他先是看了余寒一眼,然后又將目光轉移到了黃姓弟子身上。

    “我怎么不知道,藏書閣什么時候變得這么牛逼了?”

    黃興弟子比起那名登記弟子也好不到哪里去,臉色蒼白,低下頭甚至不敢去看長老的眼睛,腿肚也在不停的顫抖。

    “于長老……”

    崇蕭一見如此,便要開口勸慰幾句,料想著以自己的身份,這于長老也不能不給面子。

    “閉嘴!”

    他的話還未說完,便被于長老呵斥的聲音打斷了開來。

    “挑撥這幾個蠢貨去破壞規矩,讓我藏書閣丟了這么大的臉,我不找你算賬已經算是給你面子,這里哪有你插嘴的份兒?”

    崇蕭聞言不禁臉色一變。

    這名于長老很神秘,閉關了整整十年,也睡了整整十年,所以藏書閣的事務,一般都是由弟子們在打理。

    加上他與這些弟子們關系不錯,所以對這一切稍微了解一些。

    只是沒想到,這老家伙竟然如此不給自己和精武會面子,當即臉色也沉了下來。

    “于長老,我是精武會的……”

    “我管你是什么會,現在趁我還沒發火,乖乖在那呆著,要不然有你們好看!”

    “你——”崇蕭臉色一變,狠狠一揮衣袖,雙目微瞇道:“希望于長老不要后悔今日說過的話!”

    大蜀學堂的那些長老們平時修煉所用的那些資源,也都是十三會在供應。

    所以他們通常都會給這些弟子們的面子。

    但是此刻,這位于長老竟然當著這么多人的面,硬生生的扇了自己一個耳光。

    崇蕭心中忍不住怒火中燒,言語間也沒有留下情面。

    “聒噪!”

    于長老搖了搖頭,手臂揮出,一股可怕的氣勁立刻朝向崇蕭撲了過去。

    崇蕭臉色一變,體內真氣蓬然爆發,便要出手,擋下這一擊。

    然而,他的真氣方才凝聚,那道氣勁便已經奔襲而至,瞬間便將他的真氣震成靡粉,然后準確無誤的扇在了他的了臉上。

    崇蕭悶哼一聲,身形直接被扇飛了出去,劃出一道弧線,將那木格窗戶撞碎,摔落在了外面。

    “崇師兄!”剩下的那名弟子便要飛奔出去。

    只是還未來得及走到門口,身形一輕,慘叫著也是拋飛了出去。

    崇蕭爬起身來,臉色一陣青白,但是適才于長老的那一掌,飄忽不定,連躲都躲不掉,他即便再傻,也能夠看出對方的實力。

    根本不是他所能夠抗衡的。

    當即咬牙朝向里面喊道:“于長老,你會后悔今日的決定!”

    他的話音方才落下,有一道光芒從藏書閣飛奔而出,正好撞在了他的胸口。

    之前于長老的那一巴掌,畢竟是留了情面,眼下這次,卻沒有留手。

    那道光芒,將他震得大口噴出,身體橫飛了出去,再次摔落在地后,再也不敢多說一言,踉踉蹌蹌的朝向遠處飛逃而去。

    藏書閣內,于長老揮了揮手,不屑道:“這些蒼蠅還真是討厭,轟走了倒是好事!”

    說完,他拍了拍手,走到黃姓弟子面前。

    “外面的事情解決了,現在我們也該算一算賬了!”

    黃姓弟子雙腿發軟,便要跪倒在地,可就在這時,一股力量卻將他托起,這一跪,始終沒有跪下去。

    于長老搖頭道:“你們的骨氣都哪去了?說跪就跪,一點底線都沒有!”

    “說吧,這么做,是誰給你的膽子?”

    黃姓弟子囁嚅道:“長老,我……弟子一時糊涂,請長老降罪!”

    于長老深吸一口氣:“我這一覺睡了十年,這藏書閣,卻也衰敗了十年!”

    他有些索然無味,然后說道:“我也不懲罰你,你這就離開吧!”

    黃姓弟子猛地抬頭,看向于長老,方要開口討饒幾句,然而見到長老目光中的精芒,那些話終究還是憋了回去,灰溜溜的朝后退了出去。

    “你也走吧!”

    于長老朝向那名登記弟子揮了揮手。

    那弟子不過是最底層的人物,連黃姓弟子都一言不發的離開,他自然也不敢忤逆,當即縮著脖子朝向外面走去。

    于長老緩緩走到了御寒的面前:“這個處理,你可滿意?”

    余寒笑著點了點頭,適才于長老所做的一切,他都看在眼里。

    本來是有一些不太相信的,但是聽到他說一覺睡了十年,那么眼下的一切,倒還真與他沒有任何關系,所以也就作罷。

    此刻聽到他的話,當即微笑道|:“長老都做到這個份兒上,我當然滿意!”

    “不過,這都是藏書閣的家事,長老給足了小子面子,小子自然知道該怎么做!”

    說完,他拉著竇玄衣朝向外面走去,一面朗聲說道:“藏書閣于長老果然光明磊落,真乃清明之人也!晚輩佩服至極!”

    “這小子,真是聰明!”于長老搖頭笑道。

    雖然自己懲罰了門下弟子,但對于他來說,怕是心中并不保險。

    反而對自己有著幾分防范,此刻這般大聲喊出來,即便自己有什么想法要對他不利,也無法實行了。

    “你等一下,我還有事呢!”于長老忽然想到一件事情,當即臉色一急,快步追了出去。

    “快走!”

    余寒拉起竇玄衣,催動風神陣,朝向修煉室的方向迅速的飛馳而去。

    “我猜的沒錯,那老家伙果然想要對我們動手,幸好我反應快,要不然被他抓住,估計我們會就玩完了!”

    竇玄衣微微一笑:“還好你足夠聰明,要不然——”

    “要不然我也沒想對你們不利!”

    她的話還未說完,一道聲音卻從旁邊傳遞過來。

    兩人臉色同時一變,轉頭看去,那于長老竟是與他們保持著同樣的飛行速度,一面咧嘴笑道:“我這次找你們是真的有別的事!”

    余寒勉強一笑:“剛剛我想到一件急事,所以那句話沒來得及聽到,既然長老有事,這樣談也不是辦法,不如下去如何?”

    他也是沒有絲毫的辦法,這老家伙的實力太強大了,自己兩人催動風神陣都被他追上了,逃又逃不掉,打是肯定打不過,所以只能認命了。

    三人緩緩降落了下來。

    竇玄衣不著痕跡的擋在了余寒面前,然后說道:“于長老現在可以說了。”

    于長老揮了揮手:“你們兩個小家伙不要擔心,老家伙雖然年紀大了,單也不會做這等以大欺小的事情,所以你們大可放心便是!”

    說完這句話,他先是看向了竇玄衣。

    “你竟然是魔龍一族的族人,而且還覺醒了雙重血脈,真是不錯!”

    竇玄衣眼中閃過幾分殺機,方要開口,那于長老繼續說道:“那套神通很適合你,對別人來說不會有絲毫的作用,但是對你而言,卻如魚得水,所以你選得不錯!”

    “前輩,你認識這套神通?”

    竇玄衣也皺起了眉頭,這套神通與她之間,有一種血脈相連的感覺,但她也曾經觀察過,只得其形,無法領悟其中的奧秘。

    于長老捋了捋胡須,然后笑道:“這個當然,因為這塊玉簡,當年便是我帶回來的!”

    “什么?”

    這一次,不僅是竇玄衣,連同余寒也忍不住驚訝起來。

    于長老微笑道:“這塊玉簡,是當初我在一處秘地中偶然獲得,所以自然清楚它所代表的東西!”

    “這么多年,我也一直都在觀察,所以將它從第三層,漸漸移動到了第二層,再到第一層,結果,卻始終沒有找到適合它的那個人。”

    說到這里,他看向了竇玄衣:“直到你走了進來!”

    “然后睡了十年的你,便醒了過來?”余寒微微道。

    于長老點了點頭,從懷中再次掏出一枚玉簡,遞到了竇玄衣的面前。

    “那枚玉簡之中封印的,是這套神通的一部分,另外一部分,則是在這里!”

    說完這句話的時候,他的臉色漸漸凝重:“這是一套,融合了魔氣和真氣神通,只有這兩塊玉簡合一,才可能見到它真正的奧秘!”

    話音落下,將那塊玉簡也遞到了竇玄衣的面前。

    竇玄衣伸手接過,目光卻是微微閃爍:“為什么要幫我們?”

    于長老哈哈大笑:“看到你們,便就像看到了當年的我一樣,何曾相似?”

    余寒心中一動,看向于長老。

    或許,這位長老當年,也是從平民軍旅派成長起來的,也只有這種可能,才會讓他對自己和竇玄衣多多關注一些。

    不過,即便如此,也不至于將這套至寶神通平白無故的相送。

    正值想念之間,于長老卻是繼續說道。

    “我知道你們或許不會相信,我會因為這么簡單的原因就幫助你們!”

    “但確實,就是這么簡單!”

    這一次,他看向了余寒,目光中滿含深意。

    然后,再次探手入懷。

    一顆珠子出現在了他的掌心。

    那是一個通紅的珠子,只有眼球大小,卻散發著一股暴虐的力量。

    “這顆珠子,是與那塊玉佩,一起找到的!”
广西快三计划网页版 旬阳县| 余干县| 定兴县| 太仆寺旗| 和平县| 海伦市| 景谷| 新乡市| 吉林省| 内乡县| 敦化市| 恩平市| 深水埗区| 海安县| 五寨县| 利川市| 四川省| 慈溪市| 呼伦贝尔市| 新泰市| 赤城县| 郴州市| 乡城县| 巫溪县| 驻马店市| 神农架林区| 巧家县| 津南区| 永丰县| 西平县| 建宁县| 南溪县| 同心县| 岳西县| 肥城市| 曲阳县| 绥芬河市| 遵化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