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夢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大道誅天 > 第六百八十一章 歸隊!

第六百八十一章 歸隊!

    馬孟起率領駐守在此的十萬大軍,此刻已經全部動作起來,圍成一個圓圈,將五百英雄營戰士和三大獨立營戰斗的區域整個包裹在了其中。

    五百英雄營戰士來回沖殺,五支隊伍相互依托,將陣法演繹得淋漓盡致。

    麒麟營的殘兵也再次加入到了戰斗之中,只是楚云瀟卻因為重傷,并且被余寒封印住了修為,所以暫時無法參加戰斗。

    而天機營和無雙營則是比較穩定,見識到了麒麟營一觸即潰后,他們在心中也收起了對英雄營的輕視,全力狙擊之下,漸漸穩定住了形勢。

    英雄營戰士并未下殺手,出刀之間,也手下留情。

    但依然避免不了傷亡,畢竟相比之下,三大獨立營下手還是比較黑的。

    如果不是大五行殺陣凌厲之極,并且相互之間的運轉配合即為默契,怕是早就出現傷亡了。

    但他們畢竟只有五百人。

    而天機營和無雙營作為大蜀最為強大的兩大獨立營,戰斗力十分驚人。

    大吳的赤霄軍和逍遙軍也勉強能夠與之抗衡,只有破玄軍能夠壓過他們一頭。

    如果他們不是經過了余寒的伐毛洗髓,也不可能達到此刻這樣的程度。

    可人數上的巨大差距,卻在戰斗持續過程中開始逐漸顯現出來。

    尤其是此刻,雙方主將之間的戰斗還沒有完全結束。

    竇玄衣素手不斷幻化出一道道光芒,一雙小巧的拳頭給關同造成了極大的麻煩,甚至開始漸漸占據了上風。

    關同的臉色變得十分難看。

    他深得叔父的真傳,手中大刀已經有了幾分青龍偃月刀的神韻,并且成功凝聚出了法相。

    本以為能夠穩穩壓過風中秀等人一頭。

    但是沒想到,對方竟然厲害到了這般地步,憑借著還未完全凝聚出來的法相,便成功將自己壓制,而且隱約之間,這種壓制更加明顯。

    關同心中暗暗著急,余光瞥及風中秀與余寒之間的那片戰場,駭然發現,風中秀的情況竟然還不如自己。

    經過了幾次硬碰之后,他的臉色已經蒼白如紙。

    不僅如此,那余寒頭頂那尊劍爐,竟是漸漸放大,將風中秀逼迫得支離破碎。

    激斗之中,余寒的目光變得越來越凌厲。

    雖然風中秀此刻已經不足為懼,但是英雄營的情況卻讓他心中有些擔憂。

    如今外面已經被馬孟起的部隊層層包裹,自己這五百戰士想要突圍出去,怕是不會那么容易。

    一念至此,他不再繼續耽擱下去,劍爐飛速激蕩出一片刺目的劍意,徑直將對面的風中秀籠罩在了其中。

    風中秀臉色微微一變,手中長劍帶起一蓬厚重的血色長芒,要將對方斬開。

    然而下一刻,他駭然發現,自己的劍芒卻如同泥牛入海一般,遇到了極大的阻礙。

    “想要破開?哪有那么容易!”余寒嗤笑一聲,劍爐旋轉著當頭壓下。

    風中秀的那道劍芒瞬間破碎,隨即張口噴出一大口鮮血。

    劍爐卻在這時繼續沖破了阻隔,朝向他胸口撞了過去。

    急速后退之中,風中秀猛地咬牙,長劍用力挑出,想要將劍爐挑飛出去。

    叮!

    一聲清脆的聲音傳來,風中秀手臂如遭電擊,長劍竟是脫手飛出。

    他駭然的抬頭,卻只見到一抹劍光,瞬間奔襲到了面前,朝向咽喉急速劃落!

    “我命休矣!”風中秀絕望的閉上了眼睛。

    他很清楚,自己與余寒激戰了這么久,每一招、美意式都沒有絲毫的留情,勢必要將他徹底抹殺。

    所以此刻落敗不敵,后果可想而知。

    “豎子敢爾!”一道冷冽的聲音便猶如春雷炸裂,瞬間響徹在了周圍。

    連同那些激戰的士兵,也不禁耳膜鼓蕩,痛苦不已。

    余寒首當其沖,直接被那道聲音的力量沖擊,劍勢一緩,擦著風中秀的脖頸掃過,帶起一蓬嫣紅的鮮血。

    風中秀慘叫一聲,身體無力的朝向地面栽倒。

    好在適才余寒的劍鋒偏移,雖然劃破了皮膚,卻并未要了他的命。

    馬孟起踏著虛空朝向這邊飛馳而來,目光如電,落在了余寒的身上。

    “對于同袍手足,也施展如此辣手,如此心狠手辣,我豈能留你?”

    言罷,大手一揮,一掌遙遙朝向余寒拍落下去!

    余寒雙目微瞇,一抹精芒一閃即逝。

    “戰魂!”

    五百英雄營戰士瘋狂運轉,五道代表著五行屬性的長刀同時化為一道可怕的光芒,瞬間在他頭頂凝聚。

    繼而,余寒雙手合十,凝結出一道玄奧的法印。

    他的眸子,一瞬間變得漆黑,頭頂處,一道漩渦出現,一舉將那道刀芒吞沒。

    呼!

    可怕的氣息瘋狂肆虐,他體內氣息瘋狂保障。

    與此同時,竇玄衣嬌軀一閃,出現在了他的身側,兩人相視一眼,紛紛點頭。

    竇玄衣的一雙手掌,緊緊貼合在了余寒的背后,體內真氣沒有絲毫保留的灌注了進去。

    余寒的雙目越發深邃,平城劍因為大量的真氣灌注,不住的嗡鳴顫抖。

    他深吸一口氣,一劍劈出。

    劍鋒掃過,在半空中留下一道宏大的長虹。

    兩道光芒,在眾人頭頂轟然炸裂開來,破碎成了漫天光點。

    余寒與竇玄衣悶哼一聲,口中鮮血狂噴,相擁著摔落在地,濺起漫天塵土。

    兩人相視一眼,紛紛苦笑不已。

    馬孟起的實力實在太過強悍,在這等威勢之下,他們能夠保住性命已經殊為不易,此刻經脈劇痛,竟是一絲力氣也無法提聚起來。

    呼!

    五百英雄營戰士紛紛沖上前來,適才戰魂被擊破,他們雖然也遭到了一些震蕩。

    但因為余寒將那道戰魂融入自己的身體,所以并未真正對他們造成太大的傷害。

    五百人整齊劃一,手中長刀齊齊指向半空中懸浮的馬孟起。

    馬孟起目光閃爍,雖然殺機濃郁,卻也不敢繼續出手。

    第一下他含怒出手,可以推說是一時沖動,但此刻若是再次朝向他發動攻擊,身后已經出現的玄德大帝等人怕是也不會善罷甘休。

    馬孟起暗暗咬牙,眼中也是閃過幾分震撼,竟然能夠硬扛下自己的全力一擊而沒有隕落,這小子果然有幾把刷子。

    感受到身后玄德大帝等人已經漸漸趕來,馬孟起眉頭一挑,冷哼道:“同袍情誼,居然下如此重手,不要以為有子龍將軍照應,就沒有人敢對你怎么樣!”

    在英雄營戰士的攙扶之下,余寒與竇玄衣相互依偎著站起身來。

    他微微一笑,用力擦掉嘴角的鮮血看向馬孟起:“傻逼!”

    馬孟起一怔,他下方的一眾兵士也是紛紛怒目而視。

    對他們而言,馬孟起便是神一般的存在,如今竟有人這樣侮辱他們心中的神,他們絕對不容許這樣的事情。

    五百英雄營戰士則是紛紛大笑著朝向將軍豎起了大拇指。

    敢面對面罵馬孟起傻逼的,自家將軍還是獨一份。

    馬孟起冷冷的掃了余寒一眼,沉聲道:“逞一時口舌之利,會徹底斷送你的前程,小子,希望你好自為之!”

    余寒嘿然一笑:“斷送前程?我現在就罵你傻逼了,你能如何?”

    “你——”

    馬孟起怒極反笑,然后冷聲道:“大帝親自來此,稍后我看你如何向他解釋!”

    他心中十分清楚,余寒帶兵硬闖大營,這已經足夠造成死罪。

    即便有再大的功勞,也無法得以保全。

    所以此刻他看向余寒的目光,就像看著一個死人。

    人群自動分開,首先沖到近前的,并不是大帝的護衛,而是楚飛等人,甚至包括小瑤在內,也飛撲了過來。

    “將軍,我就知道你命大,沒那么容易掛掉!”楚飛等人看著對面的余寒,忍不住哈哈大笑,笑著笑著眼淚就掉落下來了。

    余寒伸手指了指他們,輕輕咳嗽了兩聲:“我現在受了傷,不和你們多說!”

    楚飛等人這才反應過來,隨即看向了身后一臉漠然的馬孟起。

    “將軍,第一小隊楚飛,請求歸隊!”

    “將軍,斥候隊蕭邦請求歸隊!”

    “將軍,班休請求歸隊……”

    余寒欣慰的看著眼前那些戰士,揮手道:“等你們很久了!”

    “英雄營,列隊迎敵!”

    楚飛等人立刻抽出長刀,即便玄德大帝就在身后,他們依然沒有半分的猶豫。

    英雄營一千二百戰士,這一刻終于再次集結在了一處,將余寒緊緊守護在了中心。

    與此同時,玄德大帝與諸葛孔明也從眾人之中穿梭出來,來到了戰圈外面。

    他的臉色有些難看。

    “你們再做什么?神國給你們的刀,都是為了對準自己兄弟嗎?”

    玄德大帝沉聲呵斥道。

    “陛下,我們的刀,不是神國給的!”蕭邦下意識的回答道。

    身旁的楚飛急忙伸手捅了他一下。

    蕭邦這才低下頭去。

    “那你們的兵器是誰給的?”玄德大帝收起了冷漠,笑著看向蕭邦。

    蕭邦沒敢繼續開口,而是伸手指向了余寒:“我們的兵器,從未發放過,手里的刀,都是將軍給的!”

    “是他給的,就可以朝向自己的兄弟動手嗎?”玄德大帝聲音再次凌厲起來。

    只不過這種雷聲大雨點小的呵斥,讓諸葛孔明都忍不住有些詫異。

    大帝,什么時候變成這樣了?
广西快三计划网页版 永春县| 高雄县| 山阳县| 莲花县| 云霄县| 容城县| 隆林| 白城市| 林州市| 贡嘎县| 连山| 同德县| 阜新市| 乌兰县| 米林县| 宾阳县| 潞城市| 营山县| 无锡市| 江油市| 藁城市| 肇东市| 金沙县| 渭南市| 洪江市| 集安市| 谷城县| 礼泉县| 吐鲁番市| 南康市| 德清县| 江西省| 拉孜县| 洪江市| 平和县| 荥阳市| 中卫市| 本溪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