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夢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大道誅天 > 第六百六十五章 過癮嗎?

第六百六十五章 過癮嗎?

    朱雀天,大宋神國和大金神國的交界處,一隊商隊滿載著貨物而行。

    他們速度不快,但卻很穩健,即便有一些流寇和兩國的戰士,見到這商隊經過,也都沒有出手去搶奪。

    因為這支商隊,是徐家商會的商隊。

    作為朱雀天第一商會,徐家商會的勢力不可小窺,尤其是家主,那是連兩大神國的國主都要禮讓三分的人物。

    所以,一些江湖宵小,凡是看到徐家商會的旗幟,都會選擇繞路,遠遠避開。

    這便是徐家商會的名號。

    而且是實打實的打出來的。

    曾經有一支聲名頗為可觀的流寇,將徐家的一支商隊洗劫,獲得大量的物資。

    然而第二日,這伙流寇全部化為冰冷的尸體,無一生還。

    再有就是一名大金神國的千夫長,仗著自己的出身和背景,將徐家商隊截住,索取買路錢財。

    同樣也是第二日,這名千夫長以通敵叛國被斬殺,連同他背后的那股勢力,也被連根拔起。

    至此,徐家商會聲名鵲起,成為整個朱雀天最難招惹的勢力之一。

    有徐家商隊經過的地方,黑白兩道皆盡避讓。

    便如同眼下這支商隊一般,就那么逍遙自在的從兩軍對壘的戰場穿過,肆無忌憚。

    商隊最后跟隨著一輛華貴的馬車,十分寬敞。

    一名少年斜靠在那里,吃著這個時節很難買到的新鮮水果,愜意之極。

    他的對面,少女有些無奈的看了他一眼:“做護衛做到你這種程度,也算是極品了!”

    丁進嘿然一笑:“我這不是狐假虎威嗎?”

    “我這輛馬車,連我爹都沒有上來過,你還是第一個敢上來,并且比我還隨意的人!”

    徐清媛說道這里,俏臉卻是先一步紅了起來。

    丁進撓了撓腦袋:“這不也是為了更方便保護你嗎?”

    徐清媛莞爾,剛要開口,卻只見丁進臉色一變,一臉的懶惰瞬間消失不見。

    隨即,身形直接飛身撲了上來,在她還未來得及反應之際,一把將其抱住,翻滾著跌出了車廂。

    幾乎是在同時,一道細不可查的劍氣從頭頂貫入,直接斬在了丁進之前所在的位置。

    徐清媛俏臉羞紅,鼻間不斷傳來那股熟悉的氣息,心中不禁窘迫之極。

    羞惱之下,剛要開口,余光卻也瞥及那馬車頂上忽然出現的身影,立刻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看向丁進的目光,也有些歉意。

    周圍的十多名護衛紛紛抽出兵器,將兩人守護在了中心。

    馬車頂上,那道黑色身影冷哼一聲,身形如同一只蒼蠅,再次朝向人群撲了過來。

    劍鋒所指,赫然朝向了丁進。

    感受到那股冰冷的殺機,丁進眉頭一皺,反手將徐清媛推到了一側:“是沖我來的!”

    他心中一沉,自己這個外來人,在這里根本就沒有仇人。

    而且從一開始就在徐家商會,更加接觸不到外面的人。

    可是,到底是誰想要殺自己呢?

    感受到那股冰冷的氣息,丁進也忍不住來了火氣:“真當老子是紙糊的嗎?”

    他雙手一揮,撐開一片炙熱的火焰,竟是迎上了那名殺手!

    看著激斗在一起的兩人,徐清媛的目光半分也不敢移開,尤其是眼見著丁進竟然隱約之間被對方壓制在了下風,俏臉更是一片蒼白。

    “你們還圍在我身邊做什么?還不快去幫丁進?”情急之下,只得朝向身側的那些護衛們吼道。

    護衛們卻不敢離去,他們接到的任務就是守護大小姐,自然能夠分清輕重。

    而且此刻尚且無法確定對方便只有一人。

    如果他們離開了,對方忽然再有一人攻向大小姐,自己即便有十條命都不夠賠的。

    所以這些護衛們很理智的選擇了沒有聽從她的命令。

    徐清媛氣的跺了跺腳:“你們不去,那我去!”

    話音方才落下,身形便如同一只乳燕,合身朝向丁進那邊撲了過去。

    這些護衛也沒有想到大小姐竟然會做出這樣的選擇,當即紛紛揮舞著兵器追了上去,

    “不用幫我,趕緊走!”丁進見狀急忙揮手道。

    適才在戰斗中,他心中也有所猜測,對方將自己這邊摸得如此清楚,或許真正的目標,并不是自己,而是背后的徐清媛。

    所以此刻眼見著她竟然不顧生死的朝向自己這邊沖殺過來。

    感動之余,心中也是猛地一沉。

    便就在這時,空氣中有一道細膩的波動震蕩而出。

    繼而,又是一道黑色身影突兀出現,劍鋒所指,赫然將徐清媛籠罩在了其中。

    那些護衛雖然反應還算是迅速,但終究還是慢了一步。

    徐清媛貝齒緊咬,手中那把秀氣的長劍反手刺出,要將那名殺手的這一劍逼退。

    然而,兩道劍氣在半空中碰撞在一起的時候,徐清媛忍不住嬌軀一震,身形竟是直接被震得倒飛了出去。

    “清媛!”丁進揚手打出一道火刀,將對手逼退,同時腳下狠狠一踏地面,朝向徐清媛俯沖了過去。

    看來自己猜測得沒錯,對方的目的果然是徐清媛!

    他不敢有半分的大意,一把流轉著赤紅色光芒的長刀赫然在手,刀芒冷冽,擋在了徐清媛的面前。

    呼!

    幾乎沒有任何猶豫,后來出現的那名黑衣殺手再次消失在了虛空之中。

    當初在洪荒齊州的時候,丁進曾經與那名神秘的殺手聯手對抗強大與他們的小先天境界強者。

    當時便知這種專職殺手的可怕。

    如今正面面對,而且這兩人的實力都不在自己之下,他心里也忍不住有些莫名的沉重。

    不過,這兩名殺手顯然不想給他太多的機會。

    所以,幾乎就在第二名殺手再次消失之后,第一名殺手再次俯沖過來,劍鋒蘊含在了冰冷的氣息之中,可怕的嚇人。

    丁進猛地咬牙,長刀揮出,炙熱的刀光飛舞不定。

    同時,頭頂光芒閃爍,梧桐古樹再次出現,連同他的武魄火凰,也棲息在枝頭。

    隨即,刀芒再次暴漲幾分,想要從正面將這名殺手震退出去。

    可就在雙方的勁氣方才對撞在一處的這一刻。

    原本消失的第二名殺手再次出現,劍氣藏在劍鋒之中,越發的駭人,從一側刺向了他的心臟。

    這一劍如果被刺中,必定會是身死道消的結局,所以他心中十分清楚。

    左手因為護住了徐清媛,所以根本沒有辦法發動攻擊。

    迫不得已之下,梧桐樹上,火凰長鳴,雙翅猛然揮動,激起一道火光,將那道身影盡數籠罩在了其中。

    “丁進,你……沒事吧!”近在咫尺,看著丁進嘴角掛著的那道血跡,徐清媛忍不住心中一痛,柔聲問道。

    丁進搖頭:“這個時候,盡量別和我說話,容易岔氣!”

    他臉憋得通紅,顯然十分困難。

    兩側,十余名護衛終于找準了機會,出手朝向那兩名殺手圍攻過去。

    嗡!

    一陣讓人心顫的刺耳劍鳴之聲陡然響起。

    隨即,第二名刺客竟是從丁進激發出來的火海之中穿梭而出,劍芒森寒攔腰朝向他和徐清媛斬了過去!

    “是你!”見到這名刺客殺手,丁進眼中閃過幾分驚訝,眉頭也是緊緊皺起。

    的確,這道身影,赫然正是當初在洪荒齊州的那位。

    雖然他自始至終都不曾露過面,但那股氣息卻是熟悉之極。

    然而,就這么一耽擱,對面那道身影已然沖破了他那道真氣的阻隔,一舉奔襲到了他的面前。

    幾乎是在同時,另外一名殺手,竟也從十余名護衛的包圍之下越出。

    兩名殺手一前一后,兩把長劍,閃爍著冷冽的殺機,整個將他與徐清媛籠罩在了其中。

    丁進心中微微苦澀,眼見著那兩道劍光奔襲而來,再看了看懷中的徐清媛。

    只得搖了搖頭,掌心微微用力,將徐清媛朝向那些護衛們推送了過去。

    徐清媛猛地轉身,迎上了對面那個家伙投遞過來的目光。

    芳心一陣凄涼,眼見著兩道劍氣蜿蜒而下,已然將他籠罩在了其中,終于再也忍受不住,淚水奪眶而出!

    “丁進——”

    呼!

    丁進閉上了眼睛。

    他實在想不到,那個家伙明明和余家有一些關系,為何此刻還要殺自己。

    但是此刻,已經想不到那么多了!

    冰冷的劍鋒觸及到脖頸的那一刻,丁進心里有些遺憾。

    然后,在心底暗暗嘆息了一聲。

    只不過,等待了許久,那劇痛和死亡的氣息卻沒有來臨。

    他睜開眼睛,卻只見兩名黑衣人已經并肩站立在了自己面前。

    兩把長劍一左一右架在了他的脖頸上。

    冰冷的劍鋒依然近在咫尺,然而那股殺機卻已然消散!

    “丁進,我只想問你一句!”第一個出現的那名殺手緩緩摘下遮住面孔的頭巾,笑瞇瞇的看著丁進:“過癮嗎?”

    “臥槽——”

    看到這張面孔,丁進忍不住咬牙切齒:“我靠,許飛你個忘恩負義的東西!”

    他手指不斷的顫抖。

    許飛卻是眨了眨眼睛,然后又不著痕跡的朝向徐清媛那里努了努嘴:“我這可是額外幫了你!”

    丁進撓了撓腦袋,心里這才平衡一點。

    然后將目光轉移到了另一名殺手身上。

    “你們兩個什么時候鬼混到了一塊兒?”

    感謝喜歡旅途、aidi的月票支持,謝謝。。。
广西快三计划网页版 潢川县| 汶上县| 崇左市| 东山县| 永新县| 灌阳县| 东明县| 中超| 大同市| 黄龙县| 阿荣旗| 沾益县| 原平市| 汝城县| 阿图什市| 南江县| 扎赉特旗| 浦城县| 郑州市| 荆门市| 象山县| 那坡县| 达尔| 榆林市| 偏关县| 夏邑县| 简阳市| 库尔勒市| 文水县| 安庆市| 永春县| 双柏县| 海南省| 稻城县| 河西区| 灵璧县| 嘉荫县| 临清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