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夢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大道誅天 > 第六百零二章 太玄
    余寒與竇玄衣臉色瞬間蒼白一片,眼睜睜的看著那片光網將所有人全部都囊括在了其中,心底一片冰冷。

    此刻這座陣法所釋放出來的力量,遠遠要比之前束縛李乾坤和三名長老搖強悍的太多。

    古仙掌心鮮血狂噴,失血過多讓他的臉色也有些蒼白。

    然而臉上卻是一片獰笑。

    “竟然耗費了我這么多的精血才能徹底將其開啟!”

    “不過只有這樣……才是真正的圣祭!”

    話音落下,那光網一寸寸的朝向下方呼嘯而來。

    “大人——”同樣被籠罩在其中的顏子虛等人則是一臉的蒼白如紙。

    此時此刻,即便他們再蠢,也應該能夠明白一些什么。

    他們被古仙拋棄了!

    古仙淡淡的看著他們幾人:“原本是想留著你們這幾條狗的,只是你們實在太蠢了,而且這里這么多的血晶草,我隨時都能再次創造出幾個先天境界來。”

    “所以有沒有你們,已經沒什么區別了!”

    “既然如此,便都作為祭品,一起獻給這座祭壇吧!”

    “不要——”除了霍眾和顏子虛之外,其他兩人睚眥欲裂,眼中滿是恐懼。

    古仙冷冷一笑,同時雙目也是微微瞇起。

    那漫天光網,終于傾瀉而下,朝向他們碾壓下來。

    無匹的氣息使得這片被籠罩的區域內,滿滿的都是一片荒蕪。

    自始至終,余寒都沒有多說一句話,而是轉頭看向竇玄衣:“你怕嗎?”

    竇玄衣笑著搖了搖頭:“我活了這么久,每一天都在迷茫之中渡過,甚至連自己到底是誰都不知道!”

    她深深的看向余寒:“直到遇見了你,我才逐漸復蘇了一些記憶,知道了一些事情,雖然只是一些片段,卻也不至于像是以前一樣渾渾噩噩!”

    “余寒,我一直都沒敢告訴你,我是魔龍一族的人!”

    “體內流淌著一半天外神魔的血液,我能夠記得的并不多,唯一一點就是,我們這一族的存在,讓整個世界所有種族都產生不滿!”

    她有些自嘲的一笑:“因為我們,不屬于任何一方!”

    “原本,是不想告訴你這些的,可是……”

    “你不想告訴我,是害怕我也會因為你的身份,會和其他人一樣?”余寒眼中閃爍一種莫名的寧靜,讓她心安的寧靜。

    所以她點了點頭,算是默認。

    余寒伸手在她瀑布般的發絲上輕輕摩挲了兩下,然后說道:“只要你還是竇玄衣,便就算天下人都排斥你們,還有我——”

    竇玄衣鼻子發酸。

    因為他的目光始終與自己對視,那份真摯做不得假,所以她愿意相信。

    囁嚅了兩下嘴角,似乎還想要說什么。

    古仙那帶著幾分扭曲的聲音卻在此刻傳遞過來:“魔龍一族,天下不容,如果不是他們太過強大,只怕早已經滅亡!”

    “而且,你們不知道那里的情況,凡是與他們接觸者,均視為叛逆,天下共誅!”

    竇玄衣嬌軀猛地一顫。

    余寒卻是柔聲道:“別聽他逼逼!”

    她心中那一分芥蒂便就在他這一句話之下冰雪消融。

    面對余寒的臟話,古仙輕輕哼道:“也罷,跟你們說這些也都是廢話而已,因為以后的事情,你們都沒有機會知道了!”

    他抬頭看向那座祭壇,以及被血網籠罩在其中的眾人,長長嘆了一口氣。

    “圣祭,終于要真正開始了!”

    嗡!

    好像是為了回應他的話一般,一股恐怖的氣息瘋狂席卷。

    那股無盡的力量,終于徹底彌漫。

    與此同時,李乾坤等人終于睜開了雙目。

    在這最危急的關頭,他們的傷勢也盡數恢復,如今紛紛站起身來,匯聚到了余寒身旁。

    “怎么會這樣?”丁進目光閃爍。

    感覺到那股危險籠罩下來,連同臉色也變得難看到了極點。

    余寒搖了搖頭:“也只能這樣了!”

    “我們全力出手!”李乾坤咬牙道。

    他將所有人都帶了進來,卻沒有一個人能夠出去。

    作為院首,心情自然十分沉重。

    哪怕周圍包括顏子虛在內的幾名仙門高手也同樣沒有機會離開,依然無法釋懷。

    余寒點了點頭:“那便出手吧!”

    他率先發動,劍爐嗡鳴,帶動著那股恐怖至極的劍意,轟然在半空中匯聚。

    李乾坤張口一吐,一道劍芒轟然凝聚,只不過這道劍芒,漆黑如墨。

    竇玄衣深深的看了李乾坤一眼。

    這股力量,她十分熟悉,赫然正是莫魔道的力量,只是沒想到,作為七州武院的院首,他的體內竟然還有這等純凈的魔道真氣。

    司徒小花嬌軀一顫,方要開口,耳邊卻傳來李乾坤的聲音。

    “這是這么多年,我體內聚集的魔氣,一直都被萬卷古書的力量壓制,已經凝固了,適才我以血晶草的力量將其包裹住,徹底從體內抽取了出來!”

    “雖然我的修為,因此會倒退回融血初期境界,但總算是徹底解決了麻煩!”

    “這么多年的修煉,不能就這樣白費了,便就讓它,綻放出最后一次輝煌吧!”

    所有人臉色紛紛一變,目光也變得凝重到了極點。

    司徒小花嘴角終于露出一絲輕松。

    她最擔心的就是李乾坤體內的魔氣,如今終于徹底解決,壓在心頭的那塊大石也隨之掀開。

    只不過,這份純真,便如同曇花一現,在這生死存亡的關頭出現。

    她心里很清楚,以目前周圍籠罩的氣息來看,即便眾人聯手,也不見得就能夠破開這道陣法的力量,所以,結局很有可能會是悲劇。

    然而,無怨無悔!

    包括丁進和許飛在內,所有七州武院眾人紛紛張開雙臂,催動了自己最強的力量。

    一道道光芒從他們體內沖天飛起,又在半空中凝聚,形成一片眩目交織的光芒,迎上了那片光網。

    “我們也動手!”顏子虛終于開口。

    他深知此刻所處的情況,古仙已經完全放棄了他們,所以只能依靠自己。

    如今七州武院這些人,卻成了他們救命的稻草。

    眼見著他們全力出手,也不敢放棄這次機會,同時催動自己的最強力量,也朝向那片光網碾壓了過去。

    可怕的氣浪在這片區域內沸騰不休,在光芒與那些光網接觸之后,彼此之間,發生了劇烈的交鋒!

    可怕的氣息瘋狂肆虐,周圍的空間也發生著劇烈的波動。

    看著下方不斷掙扎的眾人,古仙眼中的不屑越發凝重:“不要白費力氣了,以你們的實力,根本不足以破開這座陣法!”

    “也不見得!”

    人群之中的余寒,眼前忽然一亮。

    他的目光,似乎穿透了漫天光芒的阻隔,一樣望穿了那座遠古祭壇。

    真正構建這座祭壇的主體,絕對就是那塊蘊含著第九套古劍術的頑石。

    而且,它正在被一股力量鎮壓,通過陣法壓制,并且抽取著其中的力量,從而形成的這套超級陣法。

    便如同此刻眾人所施展出來的攻擊一樣,雖然光怪陸離,可怕無比,但實際上卻因為沒有任何章法,所以根本達不到應有的效果。

    這也是適才他想到的。

    如今加上自己和竇玄衣,七州武院一方還剩下九人,而教書長老所留下的陣法之中,恰好有一套適合九人施展的陣法。

    所以他便想要凝聚九人的力量,催動出這座陣法,將力量凝聚成一點。

    可是這個念頭剛剛生出,便立刻想到了那遠古祭壇鐵桶一般的陣法束縛。

    并不是因為上面刻滿了陣紋。

    而是那些石頭上刻畫出來的道紋,根本不是凝聚出周圍壓制眾人的這所謂圣祭的陣法。

    它們的存在,便就是為了鎮壓這座祭壇內部的那塊頑石。

    想到這里,他的臉色立刻變得靈動起來。

    如今周圍那些血網之中,能夠明顯感覺到一絲精純的劍道,只不過被壓制在了其中。

    相信之前平城劍和劍爐相互交替著朝向頑石進行呼喚,它并不是沒有感覺。

    而是無法突破開周圍那些陣法的壓制。

    所以,余寒的目光越來越通透。

    如今圣祭的力量被古仙全力催動,里面的氣息不斷激發出來。

    那些陣法開始瘋狂運轉,對于第九套古劍術的壓制自然也出現了一絲縫隙。

    所以它才會趁此機會,傳遞出來一道劍意,試圖與自己進行溝通。

    好在自己足夠細心,才能夠在這樣漫天散碎的光芒之中,找到那塊頑石所在的位置。

    “我已經找到破開這座陣法的方法,你們幫我暫時頂住片刻,我去去就來!”

    余寒深吸一口氣,腳下狠狠一踏體面,周身盡數被劍爐包裹住,朝向前方沖出。

    大五行法劍化為五道劍芒,在他周身不斷繚繞,同樣化為一片劍氣鎧甲。

    此刻的余寒,將周身力量催動到了極致,就那么迎著漫天光芒一步步挺近!

    前方,有一股雀躍的氣息越來越盛!

    余寒深吸一口氣,眼中閃過一絲狂喜之色。

    “果然,我猜的沒有錯!”

    劍爐嗡鳴,又有一道道劍意呼嘯著沖了出來,綿綿密密,無孔不入,竟是從那些血網之中滲入了進去。

    與此同時,那股熟悉的感覺越發明顯起來。

    余寒渾身一震,腦海中,忽然有兩個字閃爍出來。

    太玄!
广西快三计划网页版 静宁县| 古蔺县| 明光市| 阜城县| 桐梓县| 兴山县| 乐山市| 衡南县| 如皋市| 吐鲁番市| 龙州县| 扶余县| 巴彦淖尔市| 界首市| 麻江县| 霍林郭勒市| 博兴县| 黄梅县| 呼和浩特市| 井冈山市| 揭西县| 惠水县| 长白| 志丹县| 重庆市| 龙门县| 云龙县| 布拖县| 沁水县| 湘潭市| 兰考县| 石林| 通辽市| 温泉县| 平塘县| 财经| 玉环县| 云林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