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夢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大道誅天 > 第五百一十章 一撇一捺便是“人”

第五百一十章 一撇一捺便是“人”

    自余寒從人群中走出開始,一直到他在與秦王不足十步的距離處停止下來,秦王便就那么靜靜的看著他們,沒有開口,也沒有阻止。

    周圍靜悄悄的一片,時間也仿佛靜止了一般!

    “你很有勇氣!”秦王看著對面的余寒微微開口。

    余寒搖頭笑了笑:“我其實很害怕,畢竟……誰都怕死!”

    聽到這句話,秦王忍不住嘿然笑了起來:“可你還是走了出來,站在了我的面前!”

    余寒沒有開口去評價這句話,而是回頭看了一眼身后的眾人。

    “可以……饒過他們嗎?”

    秦王目光閃爍的看著余寒,并未給出結論,似乎等著他繼續說下去。

    “你是太古真龍,將來必定不會永遠留在此處!”余寒微微道:“你要離開這片世界,院首身上有兩尊仙方,加上你身后的那兩個仙門掌教各有一尊!”

    “一共四尊,拿到了之后,便可開啟離開此處的通道!”

    說完,他伸手從懷中掏出一枚玉簡,朝向秦王丟了過去。

    看著他伸手接過,這才繼續說道:“放逐之地,有一處秘地叫做仙墳,那里便是通往外面世界的通道,這四尊仙方,便是開始仙墳的鑰匙!”

    “我憑什么相信你?”秦王握住玉簡,目光淡淡的看著余寒。

    余寒攤開雙手:“我沒有必要騙你!而且,你應該知道,我只是想要救他們!”

    秦王點頭,這個理由,或許不是理由。

    但卻足夠了!

    “我答應你,不殺他們,可是你必須要死!”他聲音帶著幾分遺憾。

    如果以秦王的角度來看,這個晚輩著實讓他喜歡,也是繼承他衣缽的最好人選。

    然而此刻,他不僅僅是秦王,還是太古真龍。

    而當年他進入這片洪荒世界的真正目的,就是為了眼前的余寒。

    所以,無論如何,他都要殺了他。

    只有這樣,他離開洪荒,返回到自己的那片世界之后,才有足夠的底氣去談判。

    聽到這句話,余寒的臉上并沒有多少驚訝,反手緩緩將背后的銹劍抽出,指向秦王。

    “讓我……在戰斗中隕落!”

    話音落,他一劍刺出,眩目的劍氣凌空怒卷,朝向秦王當頭碾壓了下去!

    “這混蛋小子,竟然連我的話都不聽了!”李乾坤咬牙怒道,想要沖過去,卻牽動了傷勢,忍不住又是一口鮮血噴出。

    一旁的司徒小花伸手替他拍了拍后背,柔聲道:“他若不走出去又能如何?我們到最后,還是守不住他,守不住身后的這些弟子們!”

    李乾坤聞言不禁渾身一震,眼中也閃過幾分落寞。

    竇玄衣站在人群之中,一雙妙目不斷的流轉,晶瑩的淚花縈繞在眼圈之中,卻并沒有掉落下來。

    “你放心,他日我若擁有足夠的實力離開這里,這仇……必定幫你報了!”

    她握緊了拳頭,低下頭去。

    因為那一幕,實在不忍心去看。

    秦王沒有動,任由余寒的劍氣,狠狠斬落在了他的頭頂,卻連護體真氣都沒有斬破!

    他的目光淡淡的看向余寒:“剛剛忘了一件事情,這些人中,除了你之外,還有一個人,必須要死!”

    不等余寒反應過來,他右手猛地探出,一只巨爪的虛影飛速的穿過眾人,將低垂著臻首的竇玄衣一把攝拿了過來,丟到了余寒的旁邊。

    “玄衣!”余寒眉頭一皺,一面扶起竇玄衣,一面看向秦王:“你這是做什么?”

    秦王的目光一眨不眨的看向竇玄衣:“沒想到,會在這里見到了故人之后!”

    竇玄衣俏臉也是一陣蒼白,想到自己的身份已經被他識破,便也不再隱瞞什么:“所以你也要殺了我?”

    秦王點了點頭:“即使是在那個地方,我若見到你,也會出手格殺,因為你們這一族的身份,實在太過敏感,這個你應該很清楚!”

    “你住口!”竇玄衣像是發了瘋的母豹:“我們雖然體內擁有魔氣,卻從未做過損害這個世界的事情,一切,都是你們要排除異己的借口而已!”

    “不要狡辯了!”秦王搖頭道:“寧殺錯,不放過,所以……沒有人會相信!”

    竇玄衣胸口劇烈的起伏,看著身旁的余寒,混亂的氣息忽然漸漸安定了下來。

    “那就動手吧,說這么多,又有什么意義?”

    說完,手臂輕輕挽起了余寒的手臂。

    “況且, 真的沒什么可怕的!”

    余寒沒有去問竇玄衣心中的疑惑,若是想要說,她不會隱瞞自己。

    所以,他也抬起頭來,看向了對面的秦王!

    “動手吧!”

    秦王深吸一口氣,然后緩緩吐出。

    “后生可畏,抹殺了你們,我感到很遺憾,可是,不殺你們,我便更加不會心安!”

    “所以,那便死了吧!”

    他冷哼一聲,一掌拍出,將兩人盡數籠罩在了其中。

    余寒眼中精芒閃爍,頭頂劍爐冉冉升起,便要將其催動。

    然而劍爐上面的光紋方才流轉出來,便直接被秦王的力量壓制得黯淡了下去,重新沒入到了他的體內。

    隨即,兩人便只覺身體被一股可怕的力量緊緊鎖住,連真氣也無法提聚。

    “娘的,差距太大了,根本沒力量反抗!”

    余寒忍不住罵道,臉上卻并沒有多少害怕和緊張。

    竇玄衣也是輕輕搖頭:“那就不要白費力氣了,就當是讓他一招又能如何?”

    “好主意……”

    余寒撤去了抵擋的力量,任由那道掌風,朝向頭頂一寸寸的逼近!

    秦王目光閃爍,眼見著兩人已經放棄了抵抗,也不再耽擱下去,光芒再次強橫幾分,朝向他們翻手鎮壓了下去!

    七州武院和秦州講武堂一方的眾人,紛紛低下頭去,不敢去看結果。

    尤其是李乾坤和司徒小花,更是僅僅閉上了眼睛,握緊的拳頭顫抖不已。

    呼!

    在秦王嘴角漸漸綻放出來的笑容中,那道掌風,瞬間就將余寒和竇玄衣吞噬到了其中!

    在那片如同驚濤駭浪一般的光昂納之中,兩道身影便如同一片殘葉,隨時可能破滅。

    就在這千鈞一發之間!

    余寒的胸口處,忽然有一道微弱的光芒亮起!

    然后,可怕的氣息瘋狂的攀升,朝向四面八方狠狠的沸騰了開去!

    嗡!

    光芒搖曳之間,那秦王所催動的掌風竟是被一舉震得粉碎了開來!

    “怎么可能?”秦王忍不住后退了兩步,眉頭緊緊皺起,不可思議的看向余寒。

    在余寒的不解和竇玄衣的驚訝目光注視之下,一頁紙張從他胸口處緩緩飛起。

    那是一頁疊的整整齊齊的紙張!

    它飛出之后,就那么懸浮在了半空中,閃爍著微弱的光芒。

    “這是……”

    余寒倒吸了一口涼氣,眼中閃過濃濃的驚訝。

    他幾乎已經忘記了這張紙的存在。

    而之所以將它貼身放在了胸口,是因為這是先生臨走之前,留給自己的最后一件禮物!

    他是完全當成是紀念品在收藏。

    直到此刻,它自動從胸口飛出,懸浮在了面前。

    然后,隨著光芒逐漸加深,自動的張開,露出上面濃墨渲染的一個字!

    人!

    這是很簡單的一個字!

    一撇一捺便是人!

    先生的字很漂亮,尤其是在那一層光芒籠罩之下,越發顯得飄然出塵!

    余寒的目光劇烈跳動。

    他原本以為,當初先生給自己留下了這個字,便是為了告誡自己,要堂堂正正的做人。

    也是他作為先生,最后教給自己的一堂課。

    然而如今再次見到這個大字,他心中忽然再次明白了起來。

    先生教給自己的,不僅僅是做人的道理。

    還有這象征著紅塵大道的人之道!

    它只有簡單的兩筆,卻筆畫如鋒,深深刻畫在了心上!

    秦王的目光比他還要震驚。

    這一頁看起來便如同學堂先生隨手寫在宣紙上面的粗陋書法,為何卻讓他有一種心顫的感覺?

    “呼——”

    就在三人之間,這一張懸浮在那里的白紙,光芒終于覆蓋在了上面!

    然后,那一撇陡然間脫離了紙張,化為濃濃的一筆,好像從九天之上降臨下來,一舉朝向秦王畫了過去!

    “滾開!”

    秦王怒吼一聲,雙手同時拍出!

    九五至尊龍氣在這一瞬間被催動到了極致,迎上了那鐵畫銀鉤的一筆!

    蓬!

    沉悶的聲音響徹!

    秦王那不可一世的攻擊,在這看似普通的一筆濃墨落下之際,如擊敗革,轟然破碎成了漫天光點!

    噗!

    他張口噴出一大口鮮血,身體竟是倒飛了出去!

    似乎感覺到了戰場上發生的異變,所有人紛紛抬起頭來。

    然后,見到了他們永生無法忘記的一幕!

    秦王半跪在地上,半邊身體都被鮮血沁透,大口的喘息著抬起頭來。

    他之前還猖狂桀驁的面孔上,已經化為了一片震驚之色。

    “這是……余寒做到的嗎?”

    “還是有人暗中幫忙?”

    “可是,這洪荒之中,連老院首和所有勢力的掌教都敗了,還有人會是他的對手?”

    沒有人敢相信眼前發生的這一幕是真的。

    好在這時,余寒替他們證明了心中的猜測!

    那張普通的宣紙上,僅剩的一捺也在這一刻消失。

    然后,失去了墨跡的宣紙自動分解,飄散在了虛空之中。

    而那一捺,卻與之前那一撇一樣,劃破了半邊天際,滾滾而來!
广西快三计划网页版 若羌县| 丹阳市| 贞丰县| 垦利县| 东乌珠穆沁旗| 昂仁县| 南召县| 饶阳县| 无为县| 博客| 抚松县| 二连浩特市| 沅陵县| 宁海县| 贡山| 枣强县| 海南省| 金寨县| 茶陵县| 涟源市| 吉林市| 新乐市| 杂多县| 类乌齐县| 阜宁县| 焉耆| 威宁| 哈尔滨市| 内丘县| 巧家县| 资中县| 甘谷县| 托克托县| 延长县| 浦城县| 旌德县| 新田县| 绥中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