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夢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大道誅天 > 第四百七十六章 你個沒良心的!

第四百七十六章 你個沒良心的!

    余寒雙目微瞇。/p>

    這周叢云為了殺自己,準備還真是充分啊!/p>

    連倚天教和玄宗,也暗中派了高手過來。/p>

    只是不知道,七州武院有沒有探知到這里的消息。/p>

    不過想來,應該不會的。/p>

    因為龍氣的緣故,老院會時刻關注著這里。/p>

    然而七州武院直到此刻依然沒有人與自己對接,說明他們根本不知道周叢云的布局。/p>

    如此的話,自己此行便真的危險了。/p>

    想到這里,他腦海中靈光忽然一閃。/p>

    也不見得,或許,還有希望!/p>

    周叢云眼見著余寒不肯回答自己的話,以為他心中正在想著如何脫身。/p>

    當即哈哈大笑道:“余寒啊余寒,今日這秦州講武堂,便是你的葬身之地!”/p>

    “要怪,就怪你自己太過托大了,非要暗中準備這么久才繼任,給我留下了準備的機會!”/p>

    他目光掃了一眼地上滾落的頭顱。/p>

    “殺了這些廢物又能如何?真正決定勝負的,并不是他們!”/p>

    呼!/p>

    就在這時,一道流光劃破虛空,帶著刺耳的摩擦之聲,狠狠朝向周叢云轟擊了過去!/p>

    “誰敢偷襲?”/p>

    盤龍古印光芒搖曳,直接撐開一道光芒,擋住了那道攻擊!/p>

    轟隆!/p>

    可怕的轟鳴之聲響徹!/p>

    盤龍古印劇烈跳動,那金龍所化的光罩也瘋狂搖曳,險些直接破碎了開去!/p>

    周叢云心中猛地一跳,借著這個空隙朝向四周看去,想要找到是誰再出手。/p>

    然而目光整整掃視了一周,也沒有見到半個身影。/p>

    “是誰偷襲?還不滾出來?鬼鬼祟祟的,算什么英雄好漢!”/p>

    交戰之中的余寒卻是心中暗笑。/p>

    只有他知道是誰出的手,千算萬算,卻把這個小家伙給忘記了。/p>

    它可是個級大高手呢!/p>

    當初與大公雞副院主聯手,創造了一系列的美名,至今仍然被七州武院廣為流轉。/p>

    目光暼及處,小家伙正蹲在高臺下方不遠處的一塊空地上!/p>

    它的周圍,堆滿了一塊塊石頭,竟有不下百塊之多。/p>

    不知道這么短的時間內,它是怎么弄過來的!/p>

    此刻的噬空鼠,一只小爪子握住一塊石頭,看著周叢云咧嘴笑個不停!/p>

    掄圓了膀子,兩顆石頭同時激射了出去!/p>

    與此同時,周叢云的目光,也終于落在了它的身上,忍不住眉頭一跳!/p>

    “竟是你這畜生!”/p>

    雖然心中憤恨,但是他也不敢大意,因為這兩道破空而來的石頭,力道著實太過可怕。/p>

    真的很難想像,噬空鼠那小巧的身軀,如何爆出這般可怕的力量。/p>

    不過他已經來不及多想,盤龍古印垂落下一道道光芒,護住了周身!/p>

    隨著兩聲巨響再次傳出,周叢云的目光越震驚。/p>

    頭頂的盤龍古印不斷震蕩,仿佛抵擋不住一般,讓他的心也忍不住揪了起來!/p>

    而此刻,噬空鼠又抓起了兩塊石頭……/p>

    周叢云睚眥欲裂,臉色變得越來越難看。/p>

    自己打不過余寒也就算了,現在連一只松鼠都敢光明正大的欺負自己。/p>

    這世道,竟然已經變成了這般模樣嗎?/p>

    就在周叢云糾結無比,被噬空鼠壓制的時候。/p>

    虛空之上,一艘小型的渡天舟破開虛空,懸浮在了那里。/p>

    見到這艘渡天舟,周叢云的眉頭終于舒展了開來:“你們總算是來了!”/p>

    “是仙門的渡天舟?他們是怎么進來的?”/p>

    蒙凡虎與王意之兩人同時看向了一側的古笑沖和呂空涯兩人。/p>

    如果說周叢云等人能夠進入這里,是因為呂秋陽暗中相助,蒙蔽住了守護長老。/p>

    可是這艘渡天舟的到來,卻著實讓他們心中漸漸冰冷下來。/p>

    連護宗大陣,都沒有啟動,便讓人這般闖入進來了嗎?/p>

    如此講武堂,還叫什么講武堂?/p>

    還憑什么領導整個欽州的強者?/p>

    “你們兩個,竟然做出如此大逆不道的事情,真是丟盡了我秦州男兒的臉面!”/p>

    蒙凡虎目光閃爍道:“我蒙凡虎,羞于與你們并列成為四大家族!”/p>

    王意之也重重的點頭:“不錯,你們兩大世家,體內根本不配流淌秦州的血脈!”/p>

    呂空涯滿臉通紅,感覺到很冤枉。/p>

    這件事情,他是一點都不知道。/p>

    但是自從兒子將周叢云等人帶入進來之后,他們呂家的腦門上已經寫上了“內奸”兩個字,如今無論如何解釋,只怕也沒有人會相信了。/p>

    帶著幾分痛苦和無奈,他微微閉上了雙目,重重的嘆息了一聲。/p>

    一旁的古笑沖卻是忍不住哼聲道:“有什么好嘆息的?勝者為王,敗者為寇,今日若是周公子能夠擊殺余寒,奪下這講武堂,從今以后,整個秦州都將是我們兩下的天下!”/p>

    “這樣不好嗎?”/p>

    “富貴險中求,想要將自己的家族揚光大,便要做好應有的犧牲!”/p>

    聽到這番話,呂空涯的目光終于漸漸堅定了起來。/p>

    從自己開始站在這邊起,一直到兒子帶來了周叢云,然后隕落在了余寒手中。/p>

    呂家與余寒一方的仇恨,便已經達到了不可調和的程度。/p>

    所以這一次,既然已經選擇了這條路,那便只能硬著頭皮走下去了。/p>

    他抬頭看向了那艘渡天舟!/p>

    不少人也紛紛看向了那艘古船!/p>

    “渡天舟上,是哪一位兄弟?可否下來一見?”/p>

    “是你大爺!”/p>

    一道散漫的聲音忽然傳來。/p>

    與此同時,一道身影從船艙里走出,站立在了船頭,目光閃爍著看向這里!/p>

    “是你?”周叢云臉色瞬間大變。/p>

    “當然是你大爺我,你是不是感到很失望?不過也無妨,你要等的人也在這里,既然你不想見我,那便見他吧!”/p>

    說完,他一腳踢出。/p>

    一具軟綿綿的尸體直接從渡天舟上飛落下來,朝向周叢云降落過去!/p>

    “柳實景!”見到徑直掉落在自己面前的那道尸身,周叢云臉色微變。/p>

    沒想到倚天教,竟然將他派了過來!/p>

    但是,卻怎么碰到了龍騰?/p>

    難道七州武院,還有其他人已經過來了?/p>

    那渡天舟上站立的身影,赫然正是七州武院原圣武榜排名第一的天才弟子龍騰!/p>

    眼見著他出現,余寒嘴角漸漸浮現出一絲笑容。/p>

    “等了你這么久,終于舍得出現了!”/p>

    聽到這句話,龍騰先是一怔,隨即苦笑道:“你怎么知道我要來?”/p>

    余寒微微道:“因為你是秦州人啊!”/p>

    龍騰從那渡天舟上飄落而下,臨行之前,還不忘記伸腳將另外幾具歸先中期境界的倚天教長老尸體丟落了下去。/p>

    “過來幫忙,然后細說!”/p>

    余寒微微道。/p>

    龍騰的度很快,劍鋒偏轉,化為一條璀璨奪目的劍氣,狠狠劈斬下來,接下了余寒的一名對手!/p>

    “你到底是怎么猜到的?我是秦州人不假,可這也不能證明什么啊?”/p>

    余寒神秘一笑,一面催動銹劍將對手震得連連后退,一面說道:“我離開的時候,你沒來送我!”/p>

    “我忘了不行嗎?”龍騰猛翻白眼!/p>

    “還有一個原因!”/p>

    銹劍裹帶著數種本源劍意,形成一道宏大的劍芒,將對方震得接連后退而出!/p>

    然后在龍騰不解的目光中說道:“我臨走之前,院告訴我,說你可能在這段時間也會回來,讓我與你多加聯系!”/p>

    “當時我還有些郁悶,你這家伙,要回秦州也不和我同行,反而還藏了起來!”/p>

    “卻沒想到,這也是院的一步暗棋!”/p>

    龍騰一臉的咬牙切齒:“說了半天,你早就知道了,我還以為你多牛逼呢!”/p>

    余寒微微一笑:“行了,廢話少說,既然都已經到了,趕緊多出一點力,再拿下一個!”/p>

    “你干掉了倚天教的那個家伙,還有玄宗沒有到呢,我們依然不輕松!”/p>

    龍騰點了點頭,修為突破到了歸先后期之后,他的實力也有了長足進步。/p>

    如今全力催動之下,比起一些歸先巔峰境界的強者也絲毫不弱。/p>

    “玄宗也要來嗎?”聽到余寒的話,他忍不住懊惱道:“早知道就多等一會兒,將他們也干掉好了!”/p>

    聽著兩人之間的對話,周叢云的臉色一陣青白!/p>

    倚天教派來的援兵,竟然還未來得及照面,便全軍覆滅了。/p>

    都是這個可惡的龍騰!/p>

    他狠狠的咬了咬牙,如今只能看一看玄宗了!/p>

    此刻的情況,如果玄宗能夠及時趕到,他們還有贏下來的機會。/p>

    不知何時,那自認為沒有懸念的一戰,已經變得越來越對他不利!/p>

    想到這里,周叢云目光閃爍,然后微微看向天空之上。/p>

    那里,又有一艘渡天舟緩緩馳騁了過來!/p>

    “終于來了啊!”/p>

    周叢云終于長長松了口氣,好在還不晚。/p>

    如果等到龍騰他們再次擊殺自己方幾人,到時候即便玄宗強者來到這里,怕是也無法扭轉戰局!/p>

    一念至此,周叢云仰天道:“玄宗的這位師兄,如今形勢已經十分危機,懇請立刻下來相助!”/p>

    呼!/p>

    像是要回答他的話一般。/p>

    一道身影從船艙里走出!/p>

    那是一道窈窕的身影。/p>

    籠罩在一身玄色長裙之中,顯得英氣十足!/p>

    她俏生生的站立在了渡天舟上,目光落在了余寒的身上。/p>

    “余寒,你這個沒良心的!”/p>

    “當初你把我帶回家的時候,就把我丟下跑了!”/p>

    “現在我來找你,你便裝著不認識了是不?”/p>

    //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手機版閱址:
广西快三计划网页版 长治县| 东兴市| 万山特区| 伊宁市| 鄄城县| 西贡区| 长沙市| 石城县| 徐州市| 义马市| 垫江县| 威信县| 福泉市| 上虞市| 定南县| 确山县| 辽宁省| 伊通| 平湖市| 祁门县| 楚雄市| 鄢陵县| 惠州市| 井冈山市| 东海县| 靖宇县| 西充县| 荣昌县| 旅游| 德州市| 德昌县| 咸丰县| 武义县| 临颍县| 武安市| 元谋县| 垫江县| 湟源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