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夢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大道誅天 > 第四百三十一章 余家血脈

第四百三十一章 余家血脈

    那虛影微微抬頭,迎著虛空輕輕按下。/p>

    繼而,空間崩塌,直接化為虛無!/p>

    三位名家高手怎么也沒有想到,那個氣息微弱,站立在余寒身旁的一道虛影,竟然有如此可怕的力量。/p>

    然而一切都晚了!/p>

    他們賴以驕傲的攻擊力,在對方輕輕一掌的擠壓之下,便如同脆弱的皮球一般破碎。/p>

    “不——”/p>

    三人仰天悲鳴。/p>

    心中充斥著強烈的不甘!/p>

    為什么此處會有如此可怕的存在?/p>

    甚至,連那道虛影為何會稱呼余寒為少主,都已經來不及去考慮!/p>

    那一掌傳遞出去的波動,翻滾不休!/p>

    只是片刻之間,便將三人吞沒在了其中。/p>

    余寒忽然感覺到背后一陣冷。/p>

    “這才是真正的殺伐果斷,一擊出手,便要將對方徹底毀滅!”/p>

    瞬間秒殺了三人,在他眼里,似乎就像是拍死了三只蒼蠅一般。/p>

    身形早已經退回到了余寒身邊。/p>

    他目光炯炯,看向旁邊的余寒:“少主,那三人已滅殺!”/p>

    余寒這才從適才的震驚中回過神來。/p>

    他深吸一口氣/p>

    這道虛影的修為,絕對不在李副院主之下,如果能夠將其帶回去,絕對可以震懾一方大能。/p>

    到時候,即便名家想要動自己,也要好好考慮一下。/p>

    想到這里,他目光閃爍,看向虛影:“你此刻的狀態,能夠和我一起離開嗎?”/p>

    那虛影目光帶著幾分低落。/p>

    然后輕輕搖了搖頭:“屬下的這一縷殘魂,已經與祭壇融為一體,無法離開這處小世界!”/p>

    余寒輕輕嘆了口氣,有些遺憾。/p>

    那虛影沉默了片刻,繼續說道:“少主仁義,屬下感激不盡。然而生死有命,當年我等雖然拼盡全力擊殺對手,但對方的生命力太過強悍,我們也不敢保證,他們就真正隕落了!”/p>

    “倘若還有強者茍且存活,日后,必定會成為少主的心腹大患!”/p>

    聽到這番話,余寒忍不住渾身一震,耳邊的聲音卻再次傳來。/p>

    “所以這么多年,即便已經身化塵埃,屬下一直提心吊膽,直至此刻,終于見到少主!”/p>

    說道這里,他的聲音漸漸低沉下去。/p>

    “我心甚慰,這執念,終究可以安然消散!”/p>

    此言一出,余寒渾身一震,眼見著那虛影眼中帶著的幾分解脫,當即搖頭道:“前輩,我不是——”/p>

    那虛影微微一笑,卻揮手打斷了他的話。/p>

    “少主之前說過,忘記了很多事情,而在我第一次稱呼你的時候,你就一直處在猶豫之中。”/p>

    “當時,我也有所懷疑,你是不是真正的少主!”/p>

    余寒額頭漸漸滲出一絲冷汗。/p>

    饒是自己自作聰明,信口胡謅,不想卻已經被這位前輩懷疑。/p>

    可既然懷疑,他卻并未開口揭穿自己,反而還幫助自己擊殺了名家三人。/p>

    心中正值疑惑之際,那虛影再次開口:“但是,隨著越來越近距離的感覺到你體內的氣息,屬下已經確定無疑,你……就是少主!”/p>

    他微微抬手,食指探出,輕輕點在了余寒眉心。/p>

    呼!/p>

    余寒渾身劇震,臉色一瞬間蒼白如紙。/p>

    腦海中,出現了一幅難以置信的畫面!/p>

    那是一片灰暗的天空,百余道身影行色匆匆,朝向前方急狂奔!/p>

    他們簇擁著一尊水晶棺,被牢牢保護在了中心!/p>

    “大家全力戒備,少主是我余族的希望,萬不可出事!”一道聲音傳來。/p>

    與此同時,余寒的目光,似乎穿透了虛空,看向了那座水晶棺之中。/p>

    借著透明的棺蓋,能夠隱約看到安靜躺在其中的孩童。/p>

    他的年紀,看起來也只有四五歲左右,雙手平放在胸前,像是睡著了!/p>

    然而,當目光落在那張白皙的面孔上,余寒的身體忍不住劇烈的顫抖起來。/p>

    這個面孔,看起來稚嫩無比。/p>

    卻熟悉到了極點!/p>

    赫然與自己同樣年紀的時候,一模一樣!/p>

    “怎么可能?”/p>

    他眼中閃爍著難以置信的光芒!/p>

    呼!/p>

    那副畫面也在這一刻突兀的消失了!/p>

    余寒大口的喘息著,眉心劇烈跳動,身上已經被汗水沁透。/p>

    “現在,少主還要懷疑嗎?”那虛影微微開口:“這是封存在你體內的一角記憶,現在,我也只能打開這么多,如果你不是少主,不可能會看到!”/p>

    “我不是齊州余家弟子嗎?”/p>

    余寒目光帶著幾分迷茫:“我的父親叫余占元,我沒有母親,從小就沒有,但我有一個弟弟,他叫余飛,可他的母親,不是我的母親!”/p>

    “那么,我的母親是誰?為何父親從未對我提及過?”/p>

    他臉色蒼白如紙:“或者,我到底是誰?”/p>

    那虛影眼中帶著幾分不忍,掌心光芒涌動,注入到了他的體內。/p>

    余寒迷茫的眸子漸漸恢復了光芒。/p>

    “此事,需要問一問父親,一切便可知曉!”/p>

    他不怪父親,如果這件事情是真的,父親也一定有不得已的苦衷,否則不會隱瞞自己。/p>

    想到這里,他緩緩站起身來,深吸一口氣,朝向那虛影微微行了一禮。/p>

    那虛影沒有避開,欣然接受!/p>

    “無論我是不是他,前輩拼死守護,作為余家血脈弟子,這一拜,敬您!”/p>

    虛影帶著幾分欣慰看向他,微微開口道:“少主宅心仁厚,乃我余族之大幸!”/p>

    他抬頭,看向籠罩著周圍的滾滾死氣。/p>

    “你們,在這里猖獗了這么多年,以為我只剩下防守的力量了嗎?”/p>

    這一刻,他體內豪氣激蕩,嘴角也漸漸浮現出一抹笑意:“少主歸來,我族復興,即便你們卷土重來,又有何懼?”/p>

    話音落,他一掌拍出,滾滾氣息瘋狂的激蕩而出!/p>

    與此同時,可怕的爆炸之聲響徹,連同天地,都開始瘋狂的顫抖起來!/p>

    那座由石頭堆砌而成的祭壇上,一道道光芒沖天飛起,朝向四面八方奔襲!/p>

    “當年我龜縮在這里,便心存執念,希望有朝一日,能夠再見少主一面!親眼看著他安好!”/p>

    “如今,這心愿已然實現,要這殘魂,便再無用處!”/p>

    他身形緩緩懸浮,竟是朝向天空之上飛去!/p>

    “如此,便以我這道殘魂,還天地一片清明!”/p>

    “前輩不可——”/p>

    余寒抬手道,他終于知道,這位前輩此刻想要做什么。/p>

    他竟是要破碎自己的殘魂,與這片死氣的陣法同歸于盡!/p>

    “少主,陣法破開后,這片小世界也會縮小,但卻能夠留存三日,我的一身精氣神,都封存在這座祭壇內,直到三日后方才隨之飄散!”/p>

    “所以,能吸收多少,便看少主的造化了!”/p>

    “這是屬下,為少主留下的最后機緣,望少主有朝一日,可大興我余族!”/p>

    話音落,他的身形沖天飛起!/p>

    轟隆!/p>

    整片空間,生了劇烈的爆炸,仿佛天崩地裂,蔓延到了整座死人谷!/p>

    這一片區域,徹底崩潰!/p>

    與此同時,外面正朝向里面探查的幾道身影同時抽身后退。/p>

    饒是他們反應迅,依然被那股余波掃中,紛紛吐出一口鮮血,摔落在地。/p>

    “好可怕的力量!”/p>

    四人不可思議的抬頭,看向那道沖天飛起的光柱,以及迅消散的黑氣,滿臉的震驚!/p>

    “如此可怕的力量,名遠他們三個,怕是已經隕落了!”/p>

    其中一人目光閃爍,帶著幾分嘆息。/p>

    另外一人也是點頭道:“這里散碎的氣息,估計要持續五日才可散去,我們立刻將此事稟告家主!”/p>

    “不必了!”/p>

    一道聲音忽然傳遞了過來。/p>

    四人身形微微一動,從懷中掏出一面古鏡,上面光芒繚繞,赫然出現了家主的面孔。/p>

    “此事,我已知曉!”/p>

    “死人谷生異變,名遠他們,絕無活下去的可能!”/p>

    “只是便宜了余寒那個小子,竟然會以這樣的方式隕落!”/p>

    名家家主嘿然冷哼道:“名迅、名季,你們兩個,立刻前往七州武院,與名坤他們會合,既然余寒已經隕落,接下來,就只能滅了他們燕州和齊州的血脈了!”/p>

    四人中的兩人同時領命。/p>

    名家家主卻是繼續說道:“七州武院那邊,有四大主院接應,此番定可將他們一網打盡!”/p>

    “家主,七州武院那邊,不會有什么麻煩嗎?”/p>

    “麻煩?”/p>

    名家家主嘴角露出一絲冰冷的笑容:“連四大主院都牽連其中,若是有麻煩,他們豈敢如此?”/p>

    …………/p>

    丁進與許飛并肩而立看著對面的數十道身影,忍不住目光閃爍。/p>

    “便只有這么些人趕來嗎?”/p>

    沈東玄與步輕煙的臉色也有些難看。/p>

    “我們已經將消息傳遞給了每名燕州和齊州的師兄,然而他們……”/p>

    許飛揮了揮手。/p>

    “來到七州武院這么久,過慣了平靜的日子,如今這種情況下,他們又豈會冒險?”/p>

    “那接下來,我們該怎么辦?”/p>

    沈東玄等人目光閃爍,他們也沒有想到,這些曾經的師兄竟然會如此絕情。/p>

    不過一轉念,也在情理之中。/p>

    洪荒七州的弟子,進入七州武院后,多數都是依附在四大主院之下。/p>

    如今四大主院的態度已經十分明顯,他們自然不會忤逆。/p>

    所以,除了一些不被四大主院看好而放棄的那些游離弟子之外,根本無人來蹚這渾水!/p>

    夫妻本是同林鳥,大難臨頭各自飛!/p>

    眾人齊齊搖頭,夫妻尚且如此,何況他們之間,還沒有任何關系。/p>

    思量之間,一道身影急匆匆的闖了進來。/p>

    “不好了,名家的人,已經到了山下!”/p>

    許飛與丁進對視一眼,目光同時閃爍。/p>

    “書院的小師兄們,可都安頓好了?”丁進微微道。/p>

    冷川站了出來:“小師兄們,已經全部送到了凌音閣,只是先生沒走!”/p>

    兩人眉頭同時一皺。/p>

    卻聽冷川繼續道:“先生關閉了書房,任誰敲門也不開,說是要和書院共存亡!”/p>

    /p>

    //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手機版閱址: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加入書簽
广西快三计划网页版 广州市| 昌江| 安丘市| 枣强县| 株洲市| 青阳县| 虎林市| 扶风县| 新巴尔虎右旗| 盘山县| 荥阳市| 汉沽区| 通城县| 沈阳市| 肃北| 宁德市| 车致| 沧源| 昂仁县| 天水市| 岢岚县| 尼玛县| 阳城县| 泸水县| 大余县| 岐山县| 霍林郭勒市| 烟台市| 新河县| 湘潭县| 青浦区| 游戏| 兖州市| 青岛市| 琼海市| 辰溪县| 碌曲县| 彭州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