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夢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大道誅天 > 第三百四十七章 以后見到,我便告訴你

第三百四十七章 以后見到,我便告訴你

    眼見著那一團耀眼的劍芒席卷而來,余寒臉色一變。

    在那團劍光的正前方,有一道身影正在飛速狂奔。

    這些劍光,竟是在朝向那道身影進行追殺。

    與此同時!

    那人似乎也看到了余寒,急忙身后朝向他使勁揮了幾下,示意他危險,趕緊躲開。

    “這家伙,到底做了什么傷天害理的事,讓這些劍光窮追不舍的!”余寒一面朝向一側飛奔著避開了這些鋒芒,一面暗自想道。

    那片劍光十分可怕,至少以自己的實力,恐怕瞬間便會被吞沒。

    而那個人雖然被追趕的狼狽,而且不斷有散碎的劍芒朝向他攻擊過去,但目前看來,尚且能夠抵擋。

    “此人的實力非同一般,至少要超過我不少!”余寒雙目微瞇。

    這道身影看起來年紀不大,所以應該不會是長老之流,如此年紀便有這般修為,應該是圣武院的弟子。

    隨著那團劍光的臨近,余寒目光閃爍,體內的劍意星河和丹田終于同時開始跳動起來。

    他渾身一震,腳下也不由自主的停止了下來。

    同時不可思議的看向那團劍光,嘴角勾起一絲淡淡的笑容:“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

    能夠同時引起丹田和劍意星河產生波動,便就是那套劍術無疑了。

    想到這里,他心中越發期待起來。

    而就在此時,那道身影距離他也越來越近。

    “再離遠點,這劍氣太厲害!”那年輕人朝向余寒喊道。

    余寒也知道對方是好意,不過這個機會,他是斷然不能放棄的。

    所以此刻,他似乎沒有聽到那年輕人的話一般,直挺挺的站在那里,腳下也忘記了移動。

    “真是服了你了,哪來的新弟子?遇見你真倒霉!”那年輕人眼見著余寒愣神,失去了逃走的最佳時機,竟是猛地咬牙,硬生生的止住了腳步。

    同時,背后長劍終于出鞘,狠狠朝向前方的那片劍光劈落下去!

    “轟隆!”

    一聲震天巨響震徹天地,無數道散碎的光芒朝向四面八方激蕩,雖然他這一擊,將大部分劍氣全部震散。

    但仍有不少透過這道攻擊的阻隔,朝向他的身體籠罩了過去。

    余寒眼中有精芒閃爍,因為此刻,他也被這片散碎的劍芒包裹在了其中。

    這名年輕人的修為雖然不弱,但是面對如此強橫的劍光,卻還是略顯不足,這一劍抵擋,不僅沒有起到絲毫的作用,反而讓那些散碎的光芒,更多的朝向余寒覆蓋了過去。

    只不過,此刻他已經無暇顧及,身體同時被那片碎裂的劍氣秋風掃落葉一般席卷了過去。

    好在這片劍光掠過的同時,他周身蕩漾起一片眩目的劍光,再次抵擋住了大部分的力量。

    所以雖然他渾身被那片劍氣掃過之后,長衫全部都化為了一條條的碎布,看起來狼狽不堪。

    但身體卻并沒有受到多么嚴重的傷勢。

    而逃過一劫之后,他第一時間看向了余寒,眼中閃過幾分愧疚。

    在他看來,以余寒的實力,根本無法抵擋住如此可怕的劍光,說到底,還是自己害了他。

    即便之前已經開口提醒,但這弟子明顯面生,應該是見到如此可怕的場面,嚇得有些呆住了。

    然而,當他目光看向余寒的時候,眼中的愧疚立刻化為不可思議的震驚。

    “不……不可能吧!”他張大嘴巴,怎么也不敢相信眼前見到的一幕。

    那些連自己都無法抵擋住的劍芒,此刻被一片眩目的星河包裹住,竟然與之緊緊糾纏在了一起,好像是舊識一般,很是平和的在“敘舊”!

    “這是咋回事兒啊?”年輕人一臉的懵逼,似乎連此刻自己一身狼狽的尷尬模樣都忘記了,目光死死的注視著余寒。

    隨著劍意星河與那片散碎劍光之間越來越多的接觸,余寒越發感覺到了那股熟悉的氣息。

    的確,這便是那套劍術。

    看來這個不知道是那個主院的師兄,必定也發現了那套劍術,以至于不僅沒有弄到手,反而將其惹毛了,一路追殺到這里。

    “散開吧!”

    余寒口中輕輕一動,這一次他催動了劍意星河之中的其他五套石壁浮屠古劍術,與這些劍光產生了共鳴,從而將其暫時穩定住。

    如今隨著這片劍光對劍意星河的承認,它蘊含的殺機也漸漸斂去。

    然后,在余寒可以的溝通劍意星河引領之下,潮水般的朝后退了回去。

    看著那片離開的劍光,他嘴角漸漸勾起一絲笑容:“稍等我片刻,一會兒便去尋你們!”

    隨后,他轉頭,看向了身上掛著一條條碎布,看起來滑稽無比的那道身影。

    尤其是他瞪大雙目,震驚的看向自己,加上這一身狼狽不堪的模樣,實在讓他憋不住笑容,一下子笑出聲來。

    那年輕人卻渾然未覺一般,朝向余寒走了過來,眼中的驚訝已經化為了欽佩。

    “師父在上,請受弟子一拜!”

    他做出了一個讓余寒驚訝無比的決定,走過來之后,竟是單膝朝向地面跪倒了下去。

    “這位師兄,你這樣做,卻是有些不妥了!”

    余寒急忙伸手將其扶住,嘴角也露出幾分苦澀,他感覺今天的事到處都有幾分古怪。

    那年輕人抬起頭,可憐兮兮的看向余寒:“請師父收下弟子,讓弟子可以跟隨您修行無上劍術!”

    “無上個屁!”余寒忍不住爆了粗口,然后指了指他,提醒道:“你先把衣服穿上!”

    那年輕人似乎這才發現自己此刻不妥,帶著幾分尷尬笑了笑,從乾坤袋中取出一套衣服迅速的換好。

    這才轉過身繼續看著余寒:“師父……”

    “你先別叫我師父!”余寒急忙揮手道:“我才入門半年多的時間,承受不起!”

    “學無長幼,達者為先!”

    “你比我厲害,理應做我的師父!”那年輕人似乎很執著,目光炯炯,看的余寒心里發毛。

    “你若是不起來好好說話,我現在就走!”

    那人指了指余寒,很認真的說道:“師父,你修為不及我,想走也走不掉!”

    “我靠,那你到底想怎么樣?”余寒咬牙道。

    “我是真的想要拜你為師!”

    “這不可能,也不現實!”

    “可我是認真的!”

    “你到底想干什么?”

    “拜你為師!”

    “我靠……”

    余寒索性一屁股坐在地上,他覺得心里很累,跟他說的每一句話,似乎都是多余,甚至多余到讓人無可奈何。

    “拜我為師,這件事情肯定行不通,你就實誠點告訴我,到底想怎么樣?”沉默了片刻,他終于咬牙做最后的掙扎。

    年輕人嘿嘿傻笑了片刻,這才繼續說道:“剛剛追趕我的那片劍光,很了不起,我在這片葬劍嶺找了一個多月才找到的,可就是弄不出來,還被他們一直追到了這里。”

    余寒心中釋然,果然如果自己猜測一般,是發現了古劍術的秘密,這才被那些劍光追殺。

    “你想讓我幫你弄到那套劍術?”

    “不敢不敢!”年輕人急忙揮手:“弟子實在沒有那么高的福分,所以懇請師父前去將那套劍術弄來,然后再傳給弟子便是了。”

    余寒心中一陣苦惱。

    雖然對方比自己大不了幾歲,但修為之深厚,甚至已經達到了歸先境界。

    如此境界之下,竟然纏著自己叫師父。

    他實在想不明白,這家伙到底是哪來的奇葩。

    而且毫不避諱的將目的告訴自己,他很想問一問,你丫的長沒長腦子。

    不過對方的目光卻十分真誠,真誠到他都忍不住拒絕。

    所以面對這樣的人,他只能苦笑著搖了搖頭:“我不敢保證能不能得到這套劍術,但我也是為了它而來!”

    年輕人聞言忍不住點頭道:“這或許就是傳說中的緣分,讓我留在這里等待一個多月,然后替師父先行打探到了那里的情況,然后冥冥之中又指引著我前來與師父會合!”

    余寒咬牙,強忍著心中的煩悶揮手道:“你若是再叫我師父,我現在就離開!”

    “我是真心實意的!”

    余寒二話不說,轉身就要朝向遠處走去。

    那弟子急忙快步擋在了余寒面前,訕笑道:“我不逼你就是了!”

    余寒這才停住了腳步:“如果我能成功得到這套劍術,可以答應將其傳授給你,不過我有一個條件!”

    “您說什么我都答應!”那弟子目光閃爍。

    “第一,你我平輩論交,別稱呼我為您,我不想英年早逝!”

    “第二,以后不許叫我師父。”

    “第三,我不敢保證能不能教會你,所以你不要后悔。”

    聽到余寒的話,這年輕人明顯一愣,有些苦惱的將目光投遞了過來:“可這分明是三個問題。”

    “買二贈一不行嗎?你就說你答不答應吧!”余寒不耐煩的揮手。

    “我答應!”年輕人鄭重的點了點頭。

    余寒總算是松了口氣,好像是打了一場艱苦的勝仗一樣,扭了扭脖子。

    “那我們什么時候出發?”

    余寒看向年輕人:“你來帶路,我們現在就出發!”

    他嘿嘿一笑,身形一閃,朝向前方飛掠而去。

    余寒跟隨在他身后,感覺到他身上不斷傳遞過來的氣息:“對了,你是哪個院的弟子?叫什么名字?”

    那弟子沉默了片刻,終于還是搖頭道:“我不想說!”

    “為什么?”

    “因為你不是我師父!”他很認真的想了想,然后繼續說道:“如果以后能見到,我就告訴你!”
广西快三计划网页版 波密县| 金昌市| 长武县| 巴林左旗| 漳州市| 兴安县| 屯门区| 鄄城县| 唐河县| 湖州市| 托克逊县| 天水市| 新乡县| 屏山县| 凤城市| 华安县| 贵南县| 大兴区| 平安县| 托里县| 陕西省| 乾安县| 阿图什市| 页游| 老河口市| 江孜县| 汕尾市| 岳阳市| 云梦县| 安达市| 竹北市| 天峨县| 五河县| 和硕县| 武鸣县| 旬邑县| 墨竹工卡县| 巴楚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