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夢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大道誅天 > 第二百九十章 化蝶
    這座沉寂了無數歲月的祝人廟,似乎是受到了兩人攻擊的影響,終于從沉睡中蘇醒。

    那些散落出來的金色光芒,只是隨意的擴散,就將兩人看似狂暴到了極點的攻擊全部碾碎,讓這片虛空都變得安靜了下來。

    這是那對神仙眷侶的不滿。

    因為這是他們沉睡的地方,更是屬于他們的一片安靜世界,所以不允許任何人打擾。

    在毀滅了兩人之間的所有攻擊之后,祝人廟的上空,出現了一道金色漩渦,那些散碎的金色光芒,便是從這道漩渦之中噴射出來。

    呼!

    余寒身形閃爍,退到了子魚身旁,看著祝人廟散發出來的奇景,兩只手臂緊緊交纏在了一起。

    華正陽也朝后退了回去,那股氣息讓他感覺到了恐懼。

    不過目光掃及余寒和子魚緊握的雙手,眼中殺機更勝,同時也充斥著幾分不甘。

    如果不是祝人廟忽然釋放出異象,他有絕對的把握在三招之內取了余寒的性命。

    可惜,卻功虧一簣,這家伙竟然如此命好。

    華正陽目光閃爍,心中卻也逐漸平靜了下來,祝人廟此刻雖然釋放出異象,可禍福難料,如果能夠挺過這一關,他還會有擊殺余寒的機會。

    想到這里,臉色稍微好看了一些:“余寒,希望你能挺過這一遭,因為你一定要死在我的手里才行!”

    嗡!

    金色的光芒將周圍的散亂氣息盡數抹平,并未朝向眾人發動攻擊,而是在所有人警惕的目光中,漸漸收回到了那道漩渦之中。

    與此同時,那道金黃色的漩渦也逐漸收攏,再次從那幾乎只剩下斷壁殘垣的古廟沒入了進去。

    周圍的氣息緩緩變得平靜下來。

    見到這一幕的華正陽,眼中光芒卻是越來越盛,看著余寒,嘴角的笑容漸漸綻放。

    “吱呀——”

    一聲輕微卻又清晰可聞的聲音傳來,所有人的目光再次朝向祝人廟看去。

    只不過這一次,卻看向了那從存在開始,就從未開啟過的廟門!

    余寒和子魚距離廟門最近,他們也同樣轉身,看著逐漸開啟的那扇搖搖欲墜的舊門,兩顆心幾乎同時變得顫抖了起來。

    隨著廟門的開啟,華正陽三人臉上全部都化為了一股強烈之極的狂熱。

    在整個修羅路幾乎所有的機緣秘地之中,祝人廟的排名算不上靠前,但絕對能夠處在中上的層次,甚至猶在七里陵園和落霞谷之上。

    而在這兩處秘地,不少人都得到了數不盡的好處。

    那么,作為祝人廟第一次開啟,即將顯露出來的機緣,絕對非同小可。

    果然,就在一對對灼熱的目光注視之下,祝人廟開啟的門口,忽然開始變得扭曲了起來。

    更加奇怪的是,這座古廟本身就不大,但是直到廟門開啟的瞬間,他們也一直都沒有看清楚廟內的情況。

    那里似乎是一團迷霧,你根本無法看清楚其中到底有什么存在。

    此刻,那道牽引之力,同時讓余寒和子魚感覺到了一股召喚的力量。

    兩人相互對視了一眼,暗暗點頭。

    他們來到這里,便是為了進入其中,不為得到傳承,只為得到這兩位前輩的見證。

    此刻廟門開啟,里面傳遞過來的那股淡淡的意念,讓她們心里也忍不住有些期待。

    當即不再有半分的耽擱,身形順著那股吸引的力量,在華正陽三人睚眥欲裂的目光中,直接沒入到了其中。

    “我們也進去!”

    華正陽心中一急,匆匆說了一句,便率先動身,身形閃爍,朝向廟門穿梭而去。

    與此同時,隕仙石垂落在一道道七彩光芒,將他周身護住。

    雖然余寒和子魚能夠輕松進入其中,但他一向小心慣了,對于修羅路內的古跡,更是不敢有半分的大意。

    蓬!

    就在他的身形即將沖入廟門的那一刻,一道淡淡的光幕忽然出現在他面前,將他的前路徹底封堵住,擋住了去路。

    繼而,渾厚的反震之力,從那層看似不起眼的薄薄光芒中狂涌出來。

    隨著一聲悶響!

    隕仙石在他體外形成的那一層保護罩轟然破碎!

    華正陽臉色一變,張口噴出一大口鮮血,身形倒飛而出。

    看向祝人廟的目光,已經化為了一片駭然之色。

    只有被這股力量驅逐,他才感覺到,那來自于祝人廟內,直透心靈深處的恐怖氣息。

    他毫不懷疑,如果還要繼續強行進入其中,這道阻攔的氣息,很可能會化為可怕之極的殺招,到時候,自己就不僅僅是吐血拋飛這么簡單了。

    很有可能會死!

    所以他停住了腳步,不敢繼續去嘗試。

    而跟隨在他后面,比他稍微慢了一步沖向祝人廟的海如風和鐵知心,同樣也是臉色大變。

    他們幾乎硬生生的停止住了前行的腳步,在那道光幕沒有波及到他們之前停止住了身形。

    然后飛速的朝后主動退了出去!

    三人一眨不眨的注視著那扇廟門,目光閃爍著復雜的神色。

    尤其是華正陽,在恐懼之后,則是咬緊了牙關,眼中滿是怨毒和嫉妒。

    他們都知道祝人廟意味著什么。

    這里面有一對神仙眷侶的祝福,各大勢力也都曾經派出了情侶弟子來到這里,目的就是為了得到祝人廟之中的傳承。

    然而無一例外,全部都失敗了。

    而據失敗者描述,他們之中沒有一對能夠進入廟內。

    但是有數的幾對情侶,卻真實的得到了來自祝人廟內的考驗,而考驗的標準,就是彼此之間的真心。

    所以他們都失敗了。

    但現在,余寒和子魚卻成功的進入到了祝人廟內,同時也證明他們兩個的感情,已經經受住了祝人廟那對神仙眷侶的考驗。

    或者說他們兩個彼此之間的真心,已經超過了歷年來所有進入這里的各大勢力情侶弟子。

    這個推測,讓華正陽的臉色難看到了極點,牙齒咬得咯咯作響。

    海如風和鐵知心同時感覺到了從他身上散發出來的那股冰冷之極的殺機,忍不住暗暗搖頭。

    “我們已經無法進入其中,留在這里也沒有什么用處,不如趁早離開吧,畢竟這一次修羅路最后試煉的目的,是在天碑之上留名!”海如風微微搖頭。

    華正陽卻是目光閃爍:“不殺余寒,我華正陽即便可以進入七州武院,也終究會淪為笑柄,你們兩個可以離開,我便在這里等他便是。”

    海如風兩人聞言不禁相互對視了一眼,嫉妒果然是一個了不起的東西,強如華正陽,都會變得如此的執著。

    “我們四大主城本就是一家,既然你有如此決斷,我們留下來陪你便是了!”海如風兩人最終還是做出了這樣的選擇。

    華正陽微微點了點頭:“放心,你們在這里的損失,我會全部進行補償!”

    兩人卻沒有開口,只是輕輕搖了搖頭!

    …………

    祝人廟內,余寒和子魚同時感覺到周圍一陣劇烈的扭曲。

    腳踏實地的時候,身形已經站立在這座古廟的正中心。

    古廟從外面看就很小,勉強只有五六十平米的模樣,加上幾根破舊的木柱,便顯得更加擁擠起來。

    兩人的目光朝向四周掃視了過去。

    整個廟內空空如也,除了幾根木柱之外,什么都沒有。

    甚至沒有神像,也沒有祭壇。

    余寒和子魚相互對視了一眼,然后同時點了點頭。

    他們緩緩朝向前方踏出幾步,然后躬身行禮:“晚輩余寒、子魚,見過兩位前輩,今日來此,打擾了兩位前輩的寧靜,實有無奈!”

    沒有人回答,周圍一片靜悄悄的,什么都沒有。

    余寒深吸了一口氣,握住子魚柔荑的大手微微緊了緊。

    “早聽說過兩位前輩的傳說,雖然并不詳盡,但卻也為兩位前輩的真心感到欽佩,我們二人來此,也想請兩位前輩做一個見證!”

    他看著俏臉有些發紅的子魚,柔聲繼續道:“我余寒,這一生絕不會辜負子魚,無論前方荊棘滿地,還是刀山火海,除我命隕滅,此情不休!”

    子魚眼睛里滿滿的都是柔情。

    這是她聽過最好聽的情話,同時也是唯一真正聽得完整的情話。

    “子魚也是如此,無論后面的路有多困難,我必等他來接我,爾后,笑傲蒼穹!”

    她微微開口,聲如黃鶯,卻堅定不移。

    四目相對,兩人雙手交叉,緊緊扣住。

    呼!

    一絲淡淡的波動忽然傳來。

    兩人的目光同時轉頭看去。

    之間前方的空地上,不知何時,出現了兩只翩翩起舞的白蝶。

    這對白蝶左躲右閃,在這片枯燥的空間之中飛行,它們相互纏繞,構型一個很小的世界,

    兩個小巧的身體環繞之下,就是整個世界。

    看著這對白蝶,余寒和子魚的目光漸漸迷離。

    這里什么都沒有,卻在此刻出現了一對白蝶。

    難道,它們便是當年隕落在這里的兩位前輩?

    他們心中同時生出幾分疑問。

    正值思量之間,那對白蝶環繞的虛空之中,忽然傳來一陣陣清微的波動,繼而朝向四面八方擴散了開去。

    那道微弱的波動,覆蓋面卻極廣,甚至每一個角落都被覆蓋在了其中。

    與此同時,余寒和子魚同時感覺到面前的景象一陣扭曲。

    光芒閃爍之間,已經進入到了另外一個世界!
广西快三计划网页版 鄄城县| 泊头市| 甘泉县| 晴隆县| 余姚市| 通海县| 上饶市| 重庆市| 沈阳市| 阿勒泰市| 永吉县| 沧州市| 阿克陶县| 平安县| 巴青县| 万年县| 乐亭县| 石台县| 阿拉尔市| 朝阳市| 五华县| 柘荣县| 慈利县| 旺苍县| 资兴市| 澳门| 湘潭县| 衡东县| 临泽县| 蒙城县| 浮山县| 延长县| 和龙市| 汝南县| 离岛区| 方城县| 剑河县| 五台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