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夢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大道誅天 > 第二百零三章 你去殺了他!

第二百零三章 你去殺了他!

    “紫氣云鐘!”



    眼見著那道可怕的劍意星河當頭轟殺過來,角之涯臉色大變。



    情急之下,一道金光沖天飛起,化為一尊巨大的銅鐘,鐘身之上云紋繚繞,綻放著一股古樸蒼涼的紫氣。



    旭日東升,紫氣東來,那是一種太古初氣,比不上鴻蒙和玄黃之氣,卻也十分稀有。



    “轟——”



    劍意星河終于碾壓下來,狠狠撞擊在紫氣云鐘之上。



    鐘身劇烈顫抖,嗡鳴顫抖,然而卻抵擋住了無窮劍意的轟殺。



    “烏龜殼真夠硬的!”



    余寒開口說道,表情有些不悅,因為那個家伙,剛剛就搶了自己這句臺詞,后說出來的感覺,明顯不太美妙。



    “你怎么會發現千機掌的漏洞?”



    角之涯咬牙開口,千機掌乃是洞明宗的一項絕學,威力并不強大,但卻玄奧至極。



    無窮無盡的掌印籠罩之下,根本無法分辨出哪一道掌印才是終極的殺手,所以很容易在猝不勝防之下被擊中。



    但余寒卻一舉擊中了千機掌最薄弱的部位,從而將其硬生生的攪碎,這讓角之涯有些不敢相信,眼中也閃過濃濃的驚訝。



    如果不是紫氣云鐘護體,這次恐怕直接就會重傷,從而被對方擊殺。



    余寒淡淡的看著他,同時搖了搖頭。



    “很難嗎?”



    “這么多掌印,以你的操控能力,根本無法完全把握,所以真正關注的焦點,就是那幾道實實在在的掌印,只要感受那些波動便是了,有什么值得驚訝的?”



    他的淡然和輕松,讓角之涯的臉色越發的難看起來。



    “給我開!”



    一聲怒吼從口中響起,同時,紫氣云鐘猛地朝向上面抬起,悠揚的鐘聲響起。



    厚重的紫氣一舉將劍意星河震的倒卷而回。



    “大五行法印!”



    余寒一掌拍落,五行流轉,玄妙的組合在一起,五行相生,威力立刻激增到了極點。



    然后化為巨大的掌印,一舉將紫氣云鐘覆蓋住。



    紫氣是太初古氣,五行之氣同樣也是。



    雖然此刻大五行法印,已經步入劍意星河的力量強悍。



    但是在這種古氣的對抗中,那種品級之上的碾壓,比劍意星河更加干脆。



    “當——”



    悠揚的鐘聲立刻變得扭曲了起來,光芒搖曳之間,紫氣爆碎。



    紫氣云鐘直接倒飛了回去。



    連帶著角之涯的身體,也在飛速的后退。



    他看向余寒的目光,越發的凝重起來,之前的輕視和驕傲已經盡數消失。



    “你成功激怒了我!”



    話音落,他雙手不住的在身前捏動印訣,古怪的符箓自雙手之間流淌出來,組成一道道璀璨而又奪目的光紋。



    “四方守靈印!”



    “呼——”



    恐怖的氣息一瞬間蜂擁而出,夾雜著恐怖的亙古氣息,從四面八方席卷而來。



    紫氣云鐘則是在頭頂懸浮,垂落下道道紫氣,護住周身。



    “青龍、朱雀,左右襲殺!”



    “白虎,玄武,給我鎮壓!”



    可怕的四色真氣分成四道龐大無匹的四方靈獸模樣,將余寒覆蓋在了其中。



    “二月焚天!”



    余寒雙目微瞇,角之涯的這一招的確不錯,竟然催動了最初的四大靈獸之力。



    雖然僅僅是模仿,但也有了幾分真意,相對于神通來說,這一招很可能已經不如到了地階的層次。



    “二月焚天!”



    他一步踏出,身形不退反進,朝向前方沖擊過去。



    左右手之間,各自出現了一彎新月,有淡淡的白焰升騰而起,冰冷蝕骨的寒意彌漫。



    與此同時,頭頂金芒閃爍,巨大的八卦靈輪凌空浮現,飛速旋轉,狠狠的迎上了當頭鎮壓過來的白虎和玄武。



    而兩道白焰,卻正好與左右來襲的青龍和朱雀對撞在了一處。



    角之涯的眼中,帶著一抹冷漠的殺機,同時嘴角也有一抹笑容綻放出來。



    “地階下品神通,憑你,能抵擋得住嗎?”



    白虎和玄武,被八卦靈輪陣阻擋在外,相互纏斗不休,一時間難分伯仲。



    而他手中的白焰,卻化為一道道絲帶,將青龍和朱雀盡數纏繞在了其中。



    “抵擋不住嗎?那倒不見得!”



    青龍和朱雀不住的翻騰,顯然對這種冰冷蝕骨的氣息十分不喜,想要將其掙脫。



    然而彎月所化的白焰便如同跗骨之蛆,任由它們如何掙扎, 卻反而越束縛越緊。



    角之涯臉上的笑容漸漸凝固,取而代之的則是一抹駭然之色。



    “怎么會如此強大?”



    他看向余寒的目光已經變得可怕至極,這家伙,怪不得會被玄宗列為必殺的對象,竟然如此恐怖。



    余寒的身形,裹帶在一片劍芒之中,瞬間沖擊到了他的面前。



    “呼——”



    劍意星河狠狠肆虐,一舉擊中當頭罩落下來的紫氣云鐘,這一次,他早有準備,劍意星河的力量也催動到了極致,將那紫氣云鐘震得沖天飛起。



    角之涯倒吸了一口涼氣,一抹冰涼的劍意忽然抵在了他的喉嚨處,只要再次前進幾分,就會將其刺破。



    他的臉色終于變了,多年的驕傲一瞬間支離破碎。



    “怎么會這樣?”



    面孔開始劇烈的扭曲了起來,他不甘心失敗,因為這么多年,生活在無數的光環之下,他從未經歷過失敗,也不能失敗。



    然而此刻,性命被對方捏在手中,他還是敗了。



    漫天光芒盡數散去。



    紫氣云鐘也掉落在了旁邊,發出一聲沉悶的聲響。



    角之涯看著余寒,扭曲的面孔漸漸恢復了平靜,眼睛里,終于閃過幾分駭然。



    他甚至從未想過,會有這么一天,距離死亡如此的近。



    “你會殺了我,對嗎?”



    艱難的吞了一口唾沫,角之涯很幼稚的問道。



    余寒嘴角涌起一絲冰冷的笑容:“我說過,我不想罵人的,所以拜托,不要問出這樣的問題好嗎?我怕我忍不住!”



    “可是你為什么這么厲害?為什么比我還要強?這沒有道理啊!”他好像是在自言自語,又好像不甘心就這樣失敗。



    余寒沒有繼續開口,劍光落下,那道不甘的目光也漸漸渙散。



    他目光再次落在了那四道身影身上。



    “不好,快逃!”



    四人這才從震驚之中回過神來,連角之涯都如此快就敗了,他們如何能夠是余寒的對手?



    當即便要離開。



    “現在才走,太晚了!”



    “九龍困仙陣!”



    余寒口中,冰冷的聲音響起,道紋激蕩,一道道可怕的氣息沸騰出來,將四道身影全部都納入到了其中。



    …………



    天塹對面,胡奇看著遠處沖天而起的光芒,眉頭漸漸皺起。



    影子衍錚站在他的旁邊,聞言也隨著他的目光看了過去。



    “是角之涯的方向!”



    胡奇眼中的光芒越發冷漠起來,一道道殺機自眼底浮現出來,冰冷到了極點。



    “余寒,你終于出現了!”



    “我去殺了他!”



    衍錚開口,卻沒有動,等待著胡奇的指示。



    胡奇掌心微微碾動,三顆小巧的石珠在掌心不斷滾動,然后他搖了搖頭。



    “先去接應云錦,那兩顆石珠,應該已經落入余寒手中了,但剩下的兩顆,不能有失!”



    衍錚點頭,身形便要飛掠出去。



    “讓云錦,將石珠帶回來,然后,你去殺了他!”



    這一次,衍錚沒有開口,身形瞬間消失在了原地。



    胡奇目光低垂,看著掌心三顆小巧的石珠,上面道紋流轉,似乎有一股牽引的力量,與那石壁之間相互連通。



    這讓他更加堅定心中的猜測,這七顆石珠,果然就是開啟天塹的鑰匙,然而那個可惡的小子,卻非要出手阻攔。



    但是,能阻攔的住嗎?



    對于衍錚,他很放心,面對衍錚的刺殺,連他自己都不敢說能夠平安的避過,那個余寒,清微中期的修為,即便具備越級挑戰的實力,但終究也只是清微中期而已,絕對無法逃脫。



    他深吸了一口氣,轉頭看向了那道巨大的天塹。



    “希望你不會讓我失望吧,圣骨,一旦融合成功,即便沒有晉級,劍明也不會是我的對手!”他眼中閃爍著幾分淡淡的精芒。



    …………



    風之眼入口不遠處,仿佛是一片修羅地獄一般,到處都是一片狼藉。



    已經變形的尸體橫七豎八的躺倒在那里,失去了所有的生機。



    “呼——”



    身形閃爍,三道身影再次出現,看著滿地的尸體,眼中紛紛閃過一絲驚訝與不可思議。



    這四人,正是冷川,以及其他兩名核心弟子。



    就在他們即將離開風之眼的時候,冷川忽然停了下來。



    他想到了玄蛇忽然出現,直接朝向連城出手的那一幕,沒有任何猶豫,加上后來,它不理會連城的話,再次發動攻擊。



    似乎一切都在證明,玄蛇就是特意來護送他們離開的。



    想到這里的冷川,忽然感覺自己若是這般離開,連那條玄蛇都不如。



    所以商議之下,他帶著兩個師弟先趕了回來,凌源等四人則是守在入口處等待。



    只是沒想到,趕回來之后,看到的卻是如此可怕的一幕。



    “大師兄,好像,已經用不到我們了!”



    身旁的那名核心弟子微微開口道。



    冷川心中涌起一絲駭然,如此強大的玄蛇,讓他忍不住心有余悸。



    想到他們師兄弟幾人之前還與它激戰,忍不住又是一陣恐懼。



    聽到這句話之后,有些木然的點了點頭:“那……我們也走吧!”



    “玄蛇不見了!”



    冷川心中不由得想到一個可能,眼中的駭然之色越發濃郁了起來,當即深深嘆了口氣。



    “它或許,還有其他的任務!”



    

广西快三计划网页版 易门县| 海阳市| 隆林| 呈贡县| 康马县| 石台县| 望谟县| 通许县| 合肥市| 汽车| 安西县| 湟中县| 客服| 石家庄市| 东兴市| 汝州市| 桃江县| 道真| 石河子市| 永修县| 武汉市| 云南省| 迭部县| 华池县| 荣成市| 留坝县| 合山市| 翼城县| 台江县| 凤城市| 大英县| 寿阳县| 桑植县| 博客| 长宁县| 海阳市| 漠河县| 仲巴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