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夢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大道誅天 > 第一百六十四章 行云長老

第一百六十四章 行云長老

    劇烈的波動順著棋盤狂涌而出,周圍的氣機,一下子變得紊亂了起來。



    余寒雙目微瞇,這一刻,他的腦海里,出現了一幅特殊的畫面。



    那是一片層巒疊翠的山峰。



    有一片宏偉的建筑,就屹立在這片山峰之間。



    高矮平齊,每一座樓閣似乎都遵循著一種特殊的天道軌跡。



    “原來,這一劍誅神陣并非是教書長老創造出來的陣法!”



    他眼中閃爍著通透的感悟,同時也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



    一劍誅神陣,也就是講武堂的護宗大陣其實并非真正的存在,也不是教書長老構建出來的一座陣法。



    而是在講武堂建立開始,就隨著樓閣的建筑,融入到了整個講武堂之中。



    這完全就是一件杰出的創世之作。



    此刻他手里的這張棋盤,就是操控整座陣法的陣眼。



    直到余寒體內八百條道紋全部融入其中!



    他這才深切感覺到那股可怕的力量,已經隱約間溝通了整座講武堂。



    每一座樓閣都聯通著下方那條巨大的靈脈,將其源源不斷的抽取出來,融入到了其中。



    然后,整個講武堂的每一處地方,全部都在這一刻顫抖了起來,化為一道偉力在半空中凝聚,最后形成一把巨大的光劍。



    這道光劍,足有百米長度,周身彌漫了密密麻麻的符文,運轉著一股可怕的氣息。



    看著半空中那道巨大的光劍成型,所有人紛紛露出一絲難以置信的神色。



    當初護鏡長老假扮教書長老的時候,曾經將這把大劍召喚出來,從而嚇退了一眾仙門長老。



    但是那把大劍,與此刻余寒召喚出來的這道比起來,有著莫大的差距。



    “終于催動了嗎?果然,教書長老留下的后手就是余寒,他竟然當真能夠喚醒護宗大陣,這份實力當真厲害!”講武堂一眾長老紛紛看向那金光籠罩之下的白色身影。



    之前余寒帶著內院弟子在仙門三英的縫隙之中,獲得試煉的最后勝利。



    從這件事情開始,讓他們從心底感覺到了佩服。



    那么此刻,這些長老們看向余寒的目光,便像是之前那些內院弟子一般,絕望之中帶著一種期望。



    “一劍誅神陣?這小子,怎么可能催動這座護宗大陣?”行知長老臉色驀然變化。



    他旁邊,一名東玄宮長老冷哼道:“裝神弄鬼,以這小子的實力,根本不可能催動這座大陣,我且試他一試!”



    話音落,身形直接朝向余寒撲殺了過去!



    “不可!”



    行知長老一掌逼退了護鏡長老,想要阻止住這名長老,無奈還是慢了一步。



    那長老雙手同時派出漫天掌印,將化骨初期境界催動到了極致,可怕的力量近乎瘋狂的朝向余寒覆蓋了過去。



    “哼,既然你找死,那就作為這座大陣開啟的第一個祭品吧!”



    那百米長度的巨大光劍狠狠斬落,將周圍的虛空都撕裂了開來,可怕的勁氣瘋狂的肆虐。



    “不好!”那名長老直到此刻方才感覺到了那把大劍傳遞過來的肅殺之氣。



    想要后悔已然不及。



    漫天掌印被那道光劍劈中,根本無法阻攔絲毫,便被斬碎成漫天靡粉。



    繼而,大劍一斬而過,恐怖肆虐的劍氣直接將這名長老的身形吞沒到了其中。



    余寒面色冷峻,那把大劍就懸浮在他頭頂,運轉著一股無形的壓力。



    他目光在臉色蒼白的一眾仙門長老身上掃過。



    “還有誰想要試試的,不妨一起出手,也好省的我四處去尋找你們動手了!”



    包括行知長老和上官長老在內,這些仙門長臉色十分難看。



    原本以為,被那護鏡長老忽悠了一次,從而失去了先機,還損失了那么多的直系核心弟子,造成了不可預估的損失。



    所以心中十分后悔,要先行云長老到來之前一步,將講武堂徹底毀滅。



    然而卻沒有想到,那個叫余寒的小子,竟然再次催動了護宗大陣,召喚出了那把讓仙門膽寒不已的大劍,輕輕一斬就斬殺了一名長老。



    如此威勢之下,讓他們的心里都仿佛糾結了起來。



    “既然你們都不敢來,那就讓我先來好了!”



    余寒眼中精芒閃爍,仙門必定還會有更加強大的援兵到來,此刻自己雖然能夠催動一劍誅神陣。



    但能夠明顯感覺到體內承受的巨大壓力,這套陣法威力太過強橫,以自己的實力根本無法支撐長久,所以繼續拖延下去,恐怕會對自己不利。



    所以他眼見著挑釁的一句話沒有激起這些仙門長老的怒意,只能自行出手。



    百米從長度的大劍凌空斬落下來,帶著不可一世的狂暴氣息,狠狠的朝向所有仙門長老鎮壓了過去。



    “大家全力抵擋,這座大陣雖然厲害,但這小子修為不高,催動這座陣法必定無法堅持太長的時間,所以只要我們守住一段時間,陣法便會不攻自破!”



    上官長老微微開口道,同時取出一枚淡金色的令牌,真氣注入其中。



    那令牌瘋狂暴漲,帶動著周圍的氣息也一下子狂暴了起來,率先朝向那把大劍迎了上去。



    幾乎是在同時,聽到他的話之后,其他的長老們也紛紛動手,催動自己最強大的力量,要聯手抵擋住一劍誅神陣的轟殺。



    “不能讓他們聯合在一起!”



    護鏡長老目光閃爍,身形也在這一刻發動,竟是朝向即將動手的行知長老主動殺伐過去。



    其他講武堂長老緊隨其后。



    煞時間,雙方再次陷入到了可怕的爭奪之中。



    慘烈的戰斗也在這一刻徹底爆發。



    因為護鏡長老等人分走了一部分實力強大的仙門長老,余寒的壓力也小了許多。



    然而那上官長老一語戳中了要害,這份心機讓余寒也忍不住皺起了眉頭。



    一旦他們當真朝向自己發動碾壓的力量攻擊,那么結果對自己來說絕對是可怕的。



    好在講武堂的一眾長老還是十分給力,在這關鍵時刻抵擋住了大部門的力量。



    如今只剩下對方的上官長老等不足十人的聯手攻擊,壓力驟然降低。



    當即目光閃爍,全力催動一劍誅神陣,那道巨大的光劍瘋狂斬落。



    破碎的聲音傳來,那大劍所過之處,所有的光芒盡數被碾壓成了靡粉。



    “給我破開——”



    他雙手握住那面黝黑的棋盤,道紋不斷在黝黑的棋盤上流轉,繼而形成一道道璀璨的光紋流轉不定。



    如果不是他的五獄觀心術已經突破到了五獄境界,單單是陣法對心神的撞擊力量,便足以讓他徹底失去所有的斗志。



    因為那股力量實在是太過強大了。



    饒是如此,那一道道沖擊過來的力量,在崩滅了對方的勁氣之后,對他身體的沖擊,也達到了一個恐怖的層次。



    余寒咬緊牙關,大劍繼續朝向降落。



    立刻就有幾名仙門長老承受不住那股恐怖的力量,張口噴出一大口獻血,直接被掀飛了出去。



    即便是上官長老祭出的那件至寶“鉆天梭”,此刻也光芒搖曳,承受著巨大的壓力。



    “都給我死了吧!”



    余寒眼中殺機爆閃,如此僵持下去,對自己絕對沒有任何好處。



    他體內五座牢獄同時晃動了起來,連帶著鎖住心神的五條巨大鎖鏈,也不斷散發出一陣陣刺耳的嗡鳴之聲。



    大劍化劈斬為橫掃,狠狠的肆虐了出去。



    三名仙門長老根本來不及反應,慘叫一聲,身體被那股恐怖的劍氣硬生生斬碎。



    “噗——”



    上官長老的臉色也猛地蒼白了幾分,鉆天梭光芒搖曳,終于再也無法支撐,籠罩在周身的光芒被掃過的劍氣碾壓成靡粉,朝向四面八方擴散。



    “想要侵占我講武堂,就憑你們這些人,還不具備這個實力,既然你們貪得無厭,那么久注定了今日隕落的下場!”



    余寒嘴角帶著一股肅殺的冰冷,眼中更是有濃郁的殺機流淌出來。



    大劍狠狠鎮壓下來,又有兩名仙門長老經受不住那股力量的鎮壓,直接被碾得爆碎。



    余寒的臉上,也在同時略過一絲蒼白。



    同時,一抹急迫在他眼底浮現出來。



    大劍橫空,全力催動之下,劍身上籠罩的符文漫天飛濺,形成一股可怕至極的力量席卷而出!



    “給我死來!”



    他臉色驀然一變,整個身體狠狠都沐浴在一片眩目的光華之中,逐漸衍化成一股近乎瘋狂的力量。



    然后在包括上官長老在內的幾名長老身上碾壓過去!



    隨著與一聲聲慘叫之聲響徹,一名名高高在上的仙門長老就此隕落。



    上官長老眼中充斥著一股深深的駭然之色。



    身形也拼命的后退,面對這股力量,他根本就無力抵擋,甚至連逃走都將會十分困難。



    所以趁著幾名長老被吞沒時候產生的一絲阻滯,不斷掙扎著想要脫離開那股可怕力量鎮壓的范圍。



    只不過一切都是枉然,他的速度看似飛快,實際上卻在氣機的牽引之下,身形也被壓制到了一個最低點。



    如今眼見著那股冰冷的殺機越來越臨近。



    他眼底的駭然之色越發的明顯起來!



    “要死了嗎?”



    上官長老嘴角生出一絲無力的感覺!



    朦朧的目光中,他看到對面的那個白衣少年,臉上有一抹震驚出現。



    然后,身體一輕,竟是直接從那股力量的鎮壓之下脫離了出來。



    幾乎是在同一時刻,一道身影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在他略帶震驚的目光中,單手一掌拍出,化為一只金光四溢的大手,一舉抵擋住了那把大劍的降臨!



    “你終于來了!”



    “東玄宮的行云長老!”



    余寒微微開口,眼中卻閃過一絲凝重。



    

广西快三计划网页版 博湖县| 东城区| 盈江县| 彩票| 滦南县| 调兵山市| 白水县| 石渠县| 永胜县| 西城区| 渭源县| 福安市| 平顶山市| 中江县| 余干县| 保山市| 逊克县| 高邮市| 五大连池市| 武穴市| 乐亭县| 肇源县| 永平县| 阿荣旗| 甘德县| 鹿邑县| 扎鲁特旗| 山东省| 桓台县| 安乡县| 兴国县| 三亚市| 白水县| 遂平县| 东丽区| 英山县| 滕州市| 抚松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