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夢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大道誅天 > 第五十九章 五方雷霆陣

第五十九章 五方雷霆陣

    那柄大劍,凌空懸浮,帶動著周圍的空間都開始產生了微微扭曲,宏大浩瀚的破滅之氣充斥在周圍。

    余寒眉頭一皺,首當其沖的他,對這一招的感覺最為強烈。

    那柄大劍還未攻擊下來,可怕的毀滅性氣息便已經透體而入。

    “真是恐怖啊!”

    他緩緩探出右手,四十六條道紋迅速的幻滅,相互交織在了一處。

    “余寒還要用陣法嗎?山河伏魔陣明顯抵擋不住這一劍的攻擊,這是黔驢技窮了嗎?”下面觀戰的丁進都忍不住擔憂起來。

    “陣法或許可以壓制普通的武魄后期境界強者,然而很可惜,我并不普通!”頭頂那把大劍綻放出一道道璀璨的劍芒,映襯著陳清揚的身形有一種說不出的神圣。

    “這招一劍誅仙,是陳家壓箱底的絕學,據說是當年一名仙門強者留下來的,威力無窮,沒想到陳清揚竟然修行成功了!”廖青衫也忍不住目光閃爍。

    “余寒能夠走到這一步已經實屬不易,以他武魄中期的實力,擁有這等戰績,即便接不下這一招,也足以自傲了,畢竟他的時間還長!”戚征也搖頭嘆息。

    很顯然,所有人都不看好余寒。

    尤其是陳戰,看著余寒開始構建陣法,他的忍不住搖頭,眼中有一抹失望一閃即逝:“余寒,這便是你所有的底牌嗎?還真是無趣啊!”

    “受死吧!”

    此刻的陳清揚,雙手虛抱合攏,狠狠朝向下方劈下。

    那道巨大的劍芒,伴隨著他手臂落下,凌空帶起一蓬可怕的誅滅之力,將余寒籠罩在了其中。

    “就憑這一招想要殺我,還差得遠呢!”余寒的嘴角終于咧開一絲笑容。

    隨即,掌心羅織出來的道紋,終于成型!

    “五方雷霆陣!”清朗的聲音在他口中響起。

    然后,以他的周身為中心,噼里啪啦的電火花繚繞不定,越來越多的雷電之力蜿蜒往復,繼而停留在了他的掌心。

    一顆足有尺余直徑的雷球,在他手中凝結出來,上面纏繞著可怕的雷電,充斥著暴虐的氣息。

    “本來是要留給陳戰的,既然你這么著急要干掉我,那就先來體會一下吧!”余寒的嘴角,勾起一絲莫名的冰冷,拖住雷球的手臂平推而出!

    那圓形的雷球,就在脫離手臂的那一刻,化為一道手臂粗細的巨大雷電,將整個決戰臺都鍍上了一層銀白之色。

    “你們是否還記得,早年時期,教書長老曾經憑空幻化出一道巨大的電芒,從而一舉擊潰了仙門強者?”看著那道巨大的閃電,首座也忍不住目光閃爍道。

    他旁邊,陳長老與郭長老同時點頭,心底涌起一絲苦澀:“沒想到,他竟然連這等高難度的陣法都能夠構建出來,這道雷電,只怕已經達到了武魄后期的巔峰了,陳清揚,不是他的對手!”

    在余寒和陳清揚之間,粗大的雷電與宏大劍氣兩相碰撞到了一起。

    針尖對麥芒!

    可怕的的氣息朝向四周狠狠掀了出去。

    地面的青石板紛紛碎裂,席卷了滿天都是!

    在那混亂的氣流之中,兩道身影朝后跌退了出去。

    余寒踉蹌著飛退,嘴角有一絲血跡沁出,一直退出了十余步距離,方才穩住身形。

    然而他卻并未停止,眼中的光芒一閃即逝,腳下一踏地面,身法展開,鉆入到了那股暴虐的混亂氣流之中。

    陳清揚的身體,整個橫飛了出去,雙臂率先遭到了強大的震蕩,齊齊骨折。

    隨即身體重重的摔落在地,繚繞著噼里啪啦的電火花在身體上閃爍不定,每一次閃現,都讓他的身體狠狠的抽搐一下。

    “這座陣法,不好對付!”陳戰眉頭微微皺起,看向余寒的目光也多了幾分驚艷:“你果然沒有讓我失望,看來要對付你,所有的底牌都藏不住了!”

    與此同時,丁進終于松了口氣,隨即苦笑連連:“余寒這個家伙,你永遠都不知道他最后一刻會帶給你怎樣的驚喜!”

    “那是因為他懂得隱忍,這是你要學習的東西!”劍閣長老的聲音傳來。

    丁進重重的點頭。

    余寒的身形出現在了陳清揚的面前,嘴角的血跡早已經被他擦拭干凈,就在他面前蹲了下來。

    “從你上臺的那一刻,其實就想要置我于死地,然而我卻不清楚,是誰給了你們這么大的勇氣!”他淡淡的開口。

    陳清揚眼中閃過一抹決然,冷哼一聲,一句話也不肯說。

    余寒輕輕一笑:“我也沒想過要讓你說出來,郭長老和你們陳家的長老沒有這個能耐,能夠這樣做,還不怕教書長老怪罪的,恐怕也只有首座了吧?”

    陳清揚渾身一震,不可思議的看向了余寒。

    “你卑鄙!”他臉色大變,伴隨著沉重的傷勢,一瞬間蒼白如紙。

    余寒伸手在他肩膀輕輕拍了拍,用一種憐憫的目光看向了他:“論到卑鄙,誰又能比的過你們呢?對付我一個區區武魄中期的外院弟子,首座、長老,包括你們這些精英榜上的家伙,無所不用其極,我真的很想問你們一句,到底是為了什么?”

    他輕輕搖頭:“所以我不會動你,接下來的事情,你自己去向首座解釋吧,看看他是否相信不是你告的密?”

    陳清揚轉頭看向了首座,赫然發現首座看向自己的目光,已經是殺機乍現,一股徹骨的冰寒從心底浮現出來。

    “算你狠!這一次我認栽了,害人終害己,完全是我自作自受!”他有些自嘲的說道。

    “那就下去吧!”余寒站起身,一腳將重傷的陳清揚踢落到了臺下。

    “又勝利了!”所有的平民弟子,此刻眼中全部都充斥著無與倫比的狂熱,那不僅僅是對余寒的認可,還是一種寄托。

    “余寒果然沒有讓我們失望,他又一次勝利了,連外院三杰都不是他的對手!”外院弟子們紛紛握緊了拳頭。

    余寒站在決戰臺上,目光落在了對面的陳戰身上,一抹笑容浮現出來:“我說過,我們還會再相遇的!接下來,你可準備好了?”

    陳戰目光閃爍出一道精芒,淡淡的開口:“我會給你一個天大的驚喜!”

    “希望不會讓我失望吧!”他輕輕轉身:“首座,是否可以公布比試結果了?”

    首座臉上的陰鶩一閃即逝,然而作為整個外院的掌舵人,他的城府之深恐怕在場無人能比。

    等到抬頭的時候,臉上的表情已經與常人無恙:“這一輪的比試,可以說給了我們一個巨大的驚喜,沒想到陳戰和余寒這兩名弟子,竟然在短短不到一年的修煉之中,超越了外院三杰,成為我外院的傳奇弟子!”

    首座的話音方落,所有弟子忍不住一片嘩然,今日的大比,與往日那種枯燥的相互比試有著極大的不同。

    無論從任何方面,都會讓他們終身難忘。

    尤其是余寒一步步走過來的路,驚險之中也帶著一往無前的氣勢,那是一種鼓舞,所以此刻他們的眼中,充斥著一種欽佩。

    “很顯然,郭純罡在這次大比之中,只能位列第三了,如此的話,第一和第二,還需要繼續比試一場!”首座的聲音再次傳來。

    “果然還沒完!”所有弟子紛紛感覺到了意猶未盡,此刻聽到首座的話,立刻再次期待了起來。

    “余寒與陳戰之間,好像有什么過節,從一開始兩人就對上了,同樣是這一次大比的黑馬,他們兩個的戰斗,一定會非常精彩!”

    “是啊,他們兩個,無論誰會贏,到最后都不會遺憾了!”

    丁進卻握緊了拳頭,目光緊緊的注視著余寒:“終于到了最后一戰了嗎?余寒,你還行嗎?”

    他一直都對余寒充滿了信心,然而經歷了與陳戰一戰之后,對方那股恐怖的威壓,以及面對他時那種無力的感覺,至今依然心有余悸。

    無疑,陳戰的強大已經遠遠超出了他的意料。

    接下來,余寒真的可以嗎?

    丁進不知道,然而沒有人知道。

    余寒擦掉了嘴角的血跡,在所有人的目光中緩緩踏前幾步,站在了與陳戰距離不過十米的對面。

    “原本以為,你不可能走到現在的,你這家伙,隱藏的還真深啊!”陳戰看向余寒的目光,帶著幾分憐憫,仿佛這一戰注定了他會勝利一般。

    余寒卻很平靜,他淡淡的表情,與陳戰的鋒芒畢露形成鮮明的對比:“你不也是一樣嗎?只是可惜,隱藏的再多,也掩飾不住你曾經是我的手下敗將!”

    此言一出,不僅陳戰臉色大變,連同下方的眾人,也紛紛露出震驚。

    “他們竟然戰斗過,而且陳戰似乎敗在了余寒的手中!天吶!”有人忍不住驚呼。

    這個消息,像是春風野火一般蔓延了開去。

    議論的聲音此起彼伏,讓陳戰的臉色越發難看起來。

    “逞口舌之利,很有意思嗎?”陳戰雙目微瞇,一抹濃郁的殺機浮現而出。

    “既然沒有意思,那就開始吧!”余寒抬頭看了看已經快要落山的太陽,揮手道:“打完了我還要回去睡覺呢!”

    “既然你找死,那就受死吧!”陳戰雙臂狠狠一振。

    與此同時,一股鋒銳的氣息沖天飛起。

    他的頭頂,武魄冉冉升起,化為一把劍的形狀。

    劍魄!
广西快三计划网页版 七台河市| 台北市| 濉溪县| 临沂市| 安平县| 金坛市| 瓦房店市| 三台县| 遂平县| 云安县| 嫩江县| 龙里县| 健康| 宁化县| 赤水市| 普陀区| 云龙县| 西畴县| 乐都县| 霍林郭勒市| 聂荣县| 茌平县| 新邵县| 龙岩市| 平定县| 锡林浩特市| 灵山县| 冷水江市| 普格县| 陵水| 五家渠市| 余干县| 金沙县| 永宁县| 郁南县| 荔浦县| 新余市| 从江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