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夢小說網 > 穿越小說 > 回到古代當匠神 > 第三百零六章 震驚
    “于禁,還不束手就擒?”周倉原本在東門外埋伏,但抓到的卻都是些逃軍,正自遲疑,卻聽的這邊傳來喊殺之聲,當下便留了一支人馬看住東門,自己帶人迎向喊殺聲傳來的方向,正將于禁堵了個正著。

    周倉認得于禁,于禁自然也認得周倉,看到周倉的瞬間,心就涼了半截。

    只是此刻停下來卻是不可能,于禁咬了咬牙,舉起寶劍,厲聲喝道:“殺!”

    狹路相逢勇者勝,此時于禁已身陷絕境,后方是關羽大軍,于禁自知不敵,但周倉所率兵馬并不多,拼死一戰,突圍未必不能!

    “找死!”周倉見狀,粗獷的臉上,笑容逐漸變的猙獰,揮舞著新到手的大刀,也不管別人,直奔于禁,抬手便是一招力劈華山!

    于禁此刻鼓足了勇氣,見狀不閃不避,揮劍迎上。

    “咣~”

    一聲悶響聲中,于禁只覺一股恐怖的力道自對方的刀身之上涌來,吃力不住,只得錯步讓開。

    “過來吧!”周倉趁機一把抓住于禁后領,往后一拖,于禁一個立足不穩,便被周倉拖在地上。

    于禁所長乃是統兵打仗,武藝雖也不錯,但多是馬上功夫,如今沒有戰馬,哪是周倉這等擅長步戰將領的對手?

    反手就要揮劍砍殺,卻被周倉一腳踩在手上,還使勁搓了搓,疼的于禁一張臉扭曲起來。

    跟隨于禁的曹軍早被周倉帶來的人馬殺得潰不成軍,哪有余力來救于禁,于禁被擒時,曹軍殘軍早已被殺敗。

    待到關羽領中軍趕到時,戰事已然結束,于禁被周倉反剪了雙手,押到關羽身前。

    “跪下!”周倉踹了于禁一腳。

    于禁身體踉蹌了一下,咬牙瞪向關羽。

    “莫要辱他。”關羽皺了皺眉,擺手道。

    他昔日在曹操那里時,曹營諸將與他關系都不差,如今沙場相見,算是各為其主,但既然被擒下,關羽也不想過分相逼。

    “喏!”周倉聞言,答應一聲,讓人將于禁綁了。

    “文則看來是不會降了。”關羽看著于禁,淡漠道。

    “請君侯斬我頭顱!”于禁搖了搖頭。

    “帶下去,好生看管,待我攻破襄陽,再做計較!”關羽沉默片刻之后,終究搖了搖頭。

    于禁他暫時不想殺。

    “對外會稱文則已降!”末了,關羽看著于禁道。

    “你……君侯也會使這等伎倆?”于禁聞言怒視關羽,關羽這般做法,還不如殺了他,不但名節有虧,留在鄴城的家人都有可能直接被誅殺!到時候,他除了降劉備,還有什么選擇?

    “兵不厭詐!”關羽皺眉看了于禁一眼,不明白他為何這么大反應:“若你投降,襄陽士氣必然低糜,如今你已為階下囚,我也未迫你投降,只是借汝名爾。”

    于禁:“……”

    突然之間,不知該如何回答?

    說不借?好像由不得自己。

    “帶下去。”關羽看于禁那一臉糾結的表情,有些不明所以,揮了揮手,示意侍衛將其衣甲除去,而后暫且關押在樊城,待他攻破襄陽之際,再一并交由劉備去處理。

    “喏!”

    “君侯,樊城既下,攻破襄陽指日可待!”周倉看向關羽喜道,兩日便破樊城,這個戰績可不弱,何況對手還是曹軍名將于禁。

    “傳令三軍撤出樊城,不得擾民,于城外休整一日,明日攻打襄陽!”關羽聞言笑道。

    “喏!”

    周倉領命收兵,攻入樊城的兵馬在各級將領的指揮下徐徐退出樊城。

    次日一早,關羽渡江抵達襄陽城下,對著襄陽發動一次試探進攻。

    襄陽城防自非樊城可比,不但護城河寬達三丈有余,城中守軍充足,哪怕有云梯、投石機這些攻城利器,弓箭射程也要優于守軍,但李典這邊已有準備。

    確是此前于禁自知樊城難守,已派人趁夜潛入襄陽將荊州軍兵甲之利交代清楚,還有于禁一些心得,關羽揮兵攻打一日,雖能占得上風,卻難以如樊城那般壓制。

    只要關羽這邊遠程武器轟擊,李典直接讓人躲在女墻后。

    城墻上搭建了觀察敵情的斗拱,負責發號施令,只要荊州軍靠近城墻,便直接將事先備好的滾木礌石往下扔,等對方弓箭稍停,便讓弓箭手放箭。

    好好的攻城戰硬是被李典玩兒成了游擊戰,關羽眼見急切間難以攻克,便下令收兵,升帳議事,詢問諸將有何破敵之策?

    ……

    中軍大帳之中,關羽端坐于帥位之上,在他手下,文聘、周倉、廖化、馬良分立兩側。

    攻破樊城的喜悅此刻已消散了不少,襄陽城如今看來可不似樊城那般容易對付。

    最重要的是,那李典對于荊州軍的攻城器械有了對付的法子,雖然那法子也只是延緩攻城進度,只要時間足夠,攻破襄陽并不是問題,但段時間內襄陽難破確是最要命的。

    曹軍的支援隨時可至,留給關羽的時間可不多。

    “仲業,你久居襄陽,可有破城良策?”關羽見眾人沉默不語,皺眉問道。

    “襄陽城本就是堅城,景升公在世時,更數度加固,急切間恐難攻克。”文聘搖搖頭道:“不過如今樊城既下,漢水盡為我軍所掌握,可以水軍沿漢水阻攔曹軍援軍,為君侯破城爭取時間。”

    攻城就那么多套路,沒多少奇謀妙策,既然無法急下,也就只能用兵力來耗了。

    襄陽城守軍不多,關羽這邊的攻城利器還是有些作用的,至少能將雙方的傷亡比拉近。

    而樊城的作用也就在這個時候體現出來了。

    襄陽一帶被漢水環繞,曹軍要支援襄陽,只能通過樊城、中盧等地,都要經過漢水,樊城無疑是最容易的,如今樊城一失,文聘再領水軍截斷漢水,曹軍兵馬再多,急切間也難突破文聘的水軍支援襄陽。

    關羽聞言點點頭,如今最大的問題就是擔心曹操援軍,這個問題解決了,攻破襄陽也只是時間問題。

    “君侯。”馬良沉吟片刻后,對著關羽拱手道:“南陽一地,多有向漢義士,如今曹軍征伐漢中,南陽亦是空虛,何不命人前往南陽聯絡這些義士共討曹賊?若能截斷曹仁糧道,則我軍近日無憂矣。”

    順勢攻下南陽有些懸,畢竟只是一群烏合之眾,但給曹軍制造些麻煩還是可以的。

    “季常所言,深得吾心,便依季常之言。”關羽顯然對于馬良的計策頗為贊同,當即拍板道。

    定了計策,當下關羽便命眾人依計而行,文聘率水軍游弋漢水,威懾襄陽的同時阻截曹軍隨時可能到來的援軍。

    馬良負責聯絡南陽義士作亂,為關羽爭取時間,關羽自帶周倉、廖化揮兵攻打襄陽,連攻一月,繞是李典守城有方,奈何終究不及關羽兵力雄厚,一月下來,襄陽城岌岌可危。

    與此同時,樊城被破的消息也在這一月間徹底傳開。

    一時間,天下嘩然,無需馬良聯絡,南陽之地在旬月之間,便接連有大量豪紳響應關羽。

    南陽之地于曹操而言算是一處傷心地,當年大將典韋、愛子曹昂還有曹家英杰曹安民盡皆死在此處。

    雖說曹操接納了張繡投降,不在追究此事,但曹氏宗族對這里顯然并不友好。

    再加上赤壁之敗,曹軍急需鞏固襄樊一帶防線,對南陽盤剝的極為嚴重,是以南陽一帶匪患一直頗為嚴重,如今關羽攻克樊城,兵圍襄陽的消息一傳來,頓時令這些人亢奮起來,馬良前來說項,幾乎是一呼百應,從者云集。

    曹操在得到樊城被破,于禁投降的消息后便立刻傳令曹仁退兵回襄陽,同時曹操也開始將大軍撤往關中。

    只是來時容易,此時想走,張飛卻不愿,死死纏住夏侯惇主力,同時命關平集結上庸、房陵兵馬拖住曹仁。

    原本不慍不火的戰場隨著關羽攻占樊城的消息傳開,立刻便如同往滾燙的油鍋里滴入一滴水一般,徹底炸開了,甚至劉備親自領兵抵達漢中支援張飛。

    ……

    荊州,江陵

    “府君,傅將軍在外求見。”糜芳的親衛走進來,對著糜芳拱手道。

    正有一批糧草準備運往前線,對于傅士仁在這個時候到來,糜芳有些皺眉,身為公安守將,傅士仁這個時候不好好守公安,卻總往自己這里跑是什么意思?

    而且他總覺得最近傅士仁的言語有些過了。

    糜芳不是傻子,雖然之前也怨恨關羽,但最近關羽對他的態度有所改變,自己作為劉備的小舅子,總不能因為之前的一點氣就在這個時候扯關羽后腿吧?

    “就說我公務繁忙,沒時間見他。”糜芳隱約已經猜到傅士仁的意思,此時已有些排斥。

    “慢!”門外突然響起一道年輕的聲音,緊跟著,房門被推開,便見一名少年邁步進來,對著糜芳微笑道:“府君,在下以為,此人還需見一見!”

    “鄧艾?”糜芳見到少年的樣貌,有些吃驚的瞪大了眼睛……
广西快三计划网页版 富民县| 逊克县| 长寿区| 山丹县| 九龙坡区| 桃园县| 剑阁县| 玉山县| 荆门市| 横峰县| 梁河县| 罗甸县| 荣昌县| 盱眙县| 拉萨市| 门头沟区| 桃源县| 德江县| 顺平县| 云南省| 北安市| 华容县| 广州市| 揭阳市| 绿春县| 台东县| 五大连池市| 库车县| 津南区| 新巴尔虎右旗| 连平县| 平舆县| 克东县| 张家口市| 黑山县| 方山县| 新兴县| 伊通|